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你们花 2000-4000 元一场请的“腾讯阿里专家”,很多都是假的……

注:本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的一切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或组织观点,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注意,本公众号的内容不等于正式的研究报告。

本怪盗团负责人 裴培

archibaldpei#icloud.com

2018 年 6 月,我在深圳的一家茶餐厅吃午饭,有人跟我介绍了一个 " 腾讯游戏专家 ",据说刚刚从 " 腾讯游戏数据中心 " 离职,掌握有 " 所有核心游戏数据 "。我本来不想赴这种局(因为我本来就认识一打腾讯的朋友),但是是免费试用的,而且对方吹的特别凶,于是我就去了。

这位 " 腾讯游戏专家 " 对我大肆炫耀他如何拥有全部数据权限,包括还在内测阶段的游戏数据。我问他:" 有什么数据可以分享一下吗?" 他犹豫了一下,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神有点虚弱;但是,他还是坚定地迎难而上,说出了以下蠢话:

" 第一,《王者荣耀》的流水已经滑落至单月 15-18 亿,并且还在持续滑落。"

" 第二,《魔力宝贝》手游的内测数据很差,首月别抱什么希望。"

我安静地等着 " 第三 ",但是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呵呵的笑,因为我昨天刚刚跟一位腾讯游戏的朋友在科兴科学园讨论过上述两个话题。答案跟他说的完全不同。但是,或许我冤枉了他呢?或许他确实有点价值,只是恰好说错了两个数字呢?

于是我拿出手机,里面有一张数据表的截图。我问他:" 您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如果假专家没回答我的问题,可能就不会露馅?)

他认真看了五秒钟,表情困惑。我遮住最后一列:" 看到前面这些列,你能告诉我,最后一列的数据标题是什么吗?"

他答不上来。我礼貌地买单离去了,没有通过他加微信好友的申请。附带说一句:我给他看的是一款腾讯游戏的内部数据表截图(这种截图我也只有几张),既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应该没有腾讯游戏的数据权限。

2019 年 5 月,我在上海的一家投资机构路演,本来话题与云计算无关(我不研究云计算),但是偶尔提到了阿里云 / 腾讯云 / 金山云。我随口说:" 在可见的未来,阿里云仍将占据市场优势,但是鉴于在云计算领域不存在技术代差,所以腾讯云 / 金山云 / 华为云仍然是不可忽视的 ……"

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惹怒了对面坐着的投资人。这是一个很年轻的人,情绪不太稳定。他大声反驳我:" 不!据我所知,阿里云与其他几朵云存在明显的技术代差,市场份额差距还会进一步拉大。"

我无意纠缠这个话题:" 唔,那就算是吧,不过我存疑。回头我可以确认一下。"

这个年轻的投资人激动的脸都涨红了:" 还有什么可存疑的!我研究云计算,我见过阿里云的好多专家!我告诉你,别的云除了当备胎,没有任何出路!如果不考虑备胎需求,那么阿里云的市场份额可能达到 100%,这是自然垄断。"

当天晚上,我就跟我在阿里云的老朋友通了电话:" 喂,我不太懂技术,但是据说你们与别家存在技术代差,可以轻松达到 100% 的市场份额?"

阿里云的老朋友哭笑不得:" 首先,这不是我们说的;我们尊重竞争对手,对技术进步保持敬畏。其次,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没听说过谁在公有云市场占 100% 份额的,能占 50% 的都很少。最后,你说对方见过好多阿里云的专家?见的都是谁啊,让我们查一下行不行?"

(空气中有一股尴尬的气息,我该如何回答?)

我当然不会去问 " 专家名字 " 并且告诉对方——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啊。又过了几个月,某个周末,我跟朋友探讨腾讯股票是否值得抄底的问题。这纯粹是周末下午茶的闲扯淡,不代表任何严肃的投资建议。那个朋友(也算资深投资人了)却对我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喂,你知道腾讯出大问题了吗?"

我一脸无辜的表情:" 喔?谁死了?"

那个朋友神秘兮兮地说:" 据说,Pony 已经被架空了。"

我说:" 唔。" 反正我也没有 Pony 的微信,无法验证。

那个朋友继续神秘兮兮地说:" 据说,Allen 从来不去深圳,一天到晚打高尔夫球,WXG 一片混乱。"

我说:" 唔,你居然知道张小龙的英文名是 Allen 啊。"

那个朋友浑然不觉地继续说:" 据说,IEG 的人都快被头条游戏挖空了。"(这倒是有一些事实因素,不过主要发生在 2017-18 年,而且没那么严重。)

由于下午茶是对方买单,我没有任何反驳的意图。当对方用渴望认同的目光灼伤我时,我咳嗽了一声:" 今天天气好晴朗,鸟忙蜂也忙 …… 对了,你是从哪儿找的腾讯专家呢?"

朋友承认,有很多第三方在给他提供互联网行业专家资源——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网易,应有尽有。专家的价码一般是每场(每小时)2000-4000 元。很多时候,专家会亲临他的办公室,在上班时间开会,甚至还用 PPT;如果专家不方便亲自出面,则会开一个内容丰富的电话会议。只有极少数专家的价格更贵。专家一般都用化名,但是你可以看到头衔。说实话,那些头衔让我非常惊讶:XX 公司 XX 业务线负责人,XX 公司 XXX 总监,XX 公司 XXX 产品 / 发行 / 运营主管,XX 公司战略 / 投资部 VP……

但是下一秒钟我就更惊讶了:其中有几个头衔的人就在我的微信上,我可以确认他们没去当专家,因为过去几个月他们就一直在出差,甚至在国外。根据物理定律,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而且,就算他们在,以他们的身家和收入水平,除非意外破产,否则不可能去赚这点钱 ……

我马上想起了 2018 年底,我跟几家机构投资者一起蹭过 " 腾讯专家路演 " ——我纯粹就是想免费蹭个学习机会,为此甚至牺牲了年假时间,结果大失所望。当时,在我麾下恰好有一位腾讯出身的妹子。我们一起听了五六位 " 腾讯专家 " 的交流,然后她低声对我说:" 天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互联网公司可能有个 " 天降部 ",专出 " 天降专家 ")

我半信半疑地问:" 你是说他们根本不是腾讯员工?"

妹子说:" 有可能是腾讯的,但是级别很低;也有可能早已离开腾讯了;或者在腾讯属于边缘化部门,不是自己所说的那个部门。"

我追问:" 你确信?"

妹子很确信:" 其中可能有 1-2 个是真的。但是大部分非常值得怀疑。例如那个自称腾讯 CDG 战略部的人,我向 CDG 的小伙伴确认过,没有一个人认识他。当然,可能他把真实身份隐藏的很好,或者我问的小伙伴不够多。但是 …… 你懂的。"

事实上,腾讯是所有互联网公司当中,对员工去外面当专家赚外快管的最松的(今年开始也管得严了)。阿里、字节跳动管的明显更严。拼多多更不用说了——它的核心员工一天到晚忙的要死,我想约里面的朋友吃个饭还要提前一星期呢。

咳咳,让我们说的更直接一点吧:街上到处被请的 " 互联网专家 "(主要是被求知欲过剩的投资机构请),到底是真是假,取决于两个因素。

第一,2000-4000 元一场(也可能更高,例如到 6000 元,但是很少再高),到底能不能请到任何互联网公司的人。

第二,假设真的能请到,能请到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性质的交流。

我的微信上应该有 500-1000 个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其中大约 100 人是我能够比较放心的说真心话的。我曾经逐一询问过他们:" 如果给你 2000 元一小时的开价,你愿意为投资人提供专家服务吗?"

大部分人的回答是这样的:

" 我司禁止一切泄露商业机密的行为。"

" 对不起,我们查的很严,这点钱不足以铤而走险。"

"2000 元?打发叫花子吗?"

" 如果是 2000 元,我可以叫实习生去,钱也不用分我了。"

" 哥们,没喝多吧?你少打了一个 0?"

……

(早知如此,何必做这种无聊的测试啊 ……)

在一番自取其辱之后,我把 "2000 元 " 提高到了 "4000 元 "。总算有了一点变化:有朋友表示,4000 元打个电话可以考虑,但是要确保不录音;真有一两个人同意以一场 4000 元出面,但是 " 不能超时、不能做记录、必须你亲自带我 "。总而言之,大约有 5-10% 的人能接受 4000 元的价码。

于是,我不失时机地附加了一句:" 客户也是要休息的,他们希望你们用工作日时间去拜访他们,或者在工作日时间打电话 ……"

我得到了如下回答:

" 滚。"

" 你一天到晚拉黑人,尝过被拉黑的滋味吗?"

" 我的下班时间是晚上 9 点半,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楼下交流吧。"

" 等我年底一连串出差结束了,看我心情。"

曾经有人问我,腾讯、阿里、字节跳动、拼多多这样的顶尖互联网公司员工,收入到底是什么水平。我说:" 基层员工薪酬其实不高。但是到了中层,只要有了股票,一般都是中产阶级以上;至于你们最感兴趣的阿里 P9/ 腾讯总经理这些中高层要职,你可以理解为薪酬全在几百万水平。当然,这取决于年景—— 2017 年通过股票赚了一大笔钱,2019 年不会。"

听了我的话,对方认真做了一下算术,然后对我认真地抗辩:" 就算年薪两三百万,一个小时的价码也到不了 4000,所以我觉得,4000 元是请的到他们的。"

我当时正在喝咖啡,差点一口咖啡吐到邻桌妹子的包包上。惊魂初定,我遏制住剧烈咳嗽的冲动,勉强解释说:

" 想想看吧,你是腾讯 / 阿里 / 字节跳动的中高层干部。你年薪不带股票就能过百万,带了股票有可能两三百万甚至四五百万。现在有人花 4000 元一小时来买你的时间。首先,这可能违反了公司纪律;其次,你别忘了中介公司还要提成,对方花的 4000 能有 2000 落到你手里吗?再次,你还得对一群什么都不懂的人讲一个小时常识,过程充满了挫败感,你自己也提高不了。最后,假设你要亲临对方办公室,你还得算上路上的时间、误工成本,等等。那么,你会不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对方保持沉默。我接着说:" 用 2000-4000 元一小时当然能请到这些互联网巨头的人,但是——很多是基层员工;很多是离职员工;很多是边缘化部门的员工;很多是换工作间隙随手捞一把。我就挑明了说吧——十年以上的腾讯、阿里老员工,哪个屁股底下没有几套房子、一栋楼。 你可以相信自己花几千块请到了他们,还各种问东问西。人,有梦想总是好的。"

(你以为你能,其实,你不能!)

在本文的末尾,我有必要对文章开头那个 " 腾讯游戏专家 " 的言论做一些小小的解毒,尽管聪明的读者肯定早就知道答案了。

《王者荣耀》在 2018 年绝大部分月的流水均高于 20 亿,2019 年的最高流水纪录为 2 月的 71 亿,最高单日流水纪录为 13 亿。

《魔力宝贝》手游前三天流水即突破 8000 万。虽然后面掉的有点快,但是首月仍然拿下接近 5 亿的流水(而且是在有世界杯的情况下)。

我认真询问了好几个腾讯的朋友,是否存在离职员工还能随时随地接触核心数据的情况。对方表示,确实有个别这种情况,但是一般而言是不会的。

关于 " 张小龙从来不去深圳开会、沉迷高尔夫球 " 的怪谈,来自某个自媒体,其最初来源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所有人的论点都出自那个来源。现实中的张小龙经常去深圳,很少在工作时间打高尔夫球。

喔,这一切,岂不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El Psy Kangroo!

(有人认为此处应该是 Cangroo, 但是如果你玩过《命运石之门》PC 版游戏,就会发现原台词确实是 Kangroo!)

以上内容由"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