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现实版人民的名义,这个医院院长表面穿破旧衣服、住筒子楼,背后却收受了 141 万

ZAKER潇湘 2019-12-06

这是一位 " 魏鹏远 " 式的医院院长。穿泛白的旧衣服,住老旧的筒子楼,皮带皱巴巴,穿鞋不穿袜 …… 但背地里,他却疯狂权利变现,大肆收受红包礼金、财物贿赂等。

近日,永顺县人民医院原党总支书记、原院长田吉云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防线失守,贪腐之门打开

出生于 1967 年的田吉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因家庭贫困,田吉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因知晓苦难滋味,他始终勤奋好学,并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永顺县人民医院。在这里,他的业务专长得到充分发挥,成为县里有名的骨科专家。

" 他很能干,总是不甘落后,经常说‘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 熟悉他的同事说。那时的田吉云积极上进,也正因如此,他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先后担任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县中医院院长及县人民医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等职务。

然而,变化也在此时发生。自 2009 年担任县中医院院长后,田吉云认为再也没有人能约束自己了,在医院里说一不二。不少医药供应商循着权力和利益的味道蜂拥而至。在医药供应商锲而不舍的 " 上门拜访 " 后,田吉云逐渐忘记初心。

2012 年,田吉云任县人民医院院长后不久,某医药供应商就 " 上门拜访 ",向其提出给该院供应 " 大输液 " 的想法。田吉云以 " 刚到医院就职,关系还未理顺,到时再看 " 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可几个月后,当该医药供应商再次 " 上门 " 后,田吉云在与其达成利润平分的前提下,答应了他向医院供应 " 大输液 " 的请求。

2012 年至 2017 年,田吉云共收受该供应商 141 万元。

田吉云开始一步步将手中的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任县人民医院院长期间,田吉云充分使用 " 院长实权 "。如利用审核签批药品销售发票的权限,多次收受药品供应商给予的现金回扣;在药品供应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以平分利润的方式,收受他人财物;违规录用医院工作人员等。

田吉云在忏悔书中写道:" 从担任领导职务后,自己就有些偏离了工作正常轨道,逐渐地把自己的行为与工作方式方法从制度笼子里放了出来,从法制的轨道上游了出来,从正常的事务中滑向犯罪的深渊。"

一边伪装清廉,一边收受贿赂

田吉云任领导职务十余年,对党的纪律和规矩十分清楚,他表面上也对纪律十分敬畏,在多个场合告诫医院医务人员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底线。

在同事、朋友和亲属面前,田吉云衣着十分朴素,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旧的,连请人吃饭都是吃大碗饭。一位认识田吉云的干部说,田吉云经常穿鞋不穿袜子,穿的衣服洗得泛白,皮带起了很多褶皱好像要断了似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田吉云的贪腐行为则十分疯狂。据办案人员介绍,对于熟悉的医药供应商和下属,从数千元的 " 红包 " 至几十万元的巨额贿赂,田吉云一一收入囊中。一路伪装一路受贿,长达近 10 年。

为了将 " 清廉 " 的戏码演得更为逼真,田吉云一直居住在 90 年代修建的单位宿舍内。有医院工作人员说,田吉云在台上讲纪律规矩讲得可顺溜了。

而这背后,田吉云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多次收受医药供应商及下属等人以 " 拜年 " 名义所送高档烟酒等礼品;违反组织纪律,买通他人通过舞弊的方式获得晋升正高级医师资格;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操办丧事,收受亲戚以外人员礼金。

在田吉云伪装清廉的道路上,其妻子戴某扮演了重要角色。田吉云将收受的不义之财均交由戴某(另案处理)保管,戴某在田吉云的授意下,以其特有的 " 理财 " 方式将这些不义之财打理得井井有条,分别用于购置房产、门面、地皮及投资放息等。

" 田吉云购置的房产、门面、地皮等,要么是用他爱人家族的名义购买,要么是用亲属的名义购买,这样做既可以规避财产申报又可以防止被人举报。" 办案人员介绍。就这样,田吉云自 2013 年就开始了他的 " 现金变资产 " 的 " 生意经 ",几年间,先后购买了 2 套房产、4 间门面、一块地皮等,与此同时,还有近百万元的欠条,资产逾千万。

这种瞒天过海的障眼法,看起来天衣无缝,但事实证明,用赃款去赚钱终究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

自作聪明对抗审查,难逃法律严惩

据介绍,2015 年 8 月,田吉云就因违反工作纪律,被永顺县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纪委调查问题时,田吉云有所收敛。但是,过了一段时间,田吉云自认为风声已过,又开始肆无忌惮地受贿。

" 田吉云很谨慎,名下的银行卡内没有大额存款。" 办案人员介绍,为掩饰自己的贪腐行为,精明的田吉云多数会选择在办公室完成 " 交易 ",并把钱款存放在办公室不起眼的纸盒内,当积累到一定数额后,独自一人在夜里拿回家交给其爱人保管,并叮嘱将钱以他人的名义搞投资,以此避免存入银行或放在家中可能留下的隐患。

2017 年 10 月,田吉云被调往县中医院工作,保留正科级待遇。自感没了实权的田吉云开始萌生了辞职的想法," 我已决定 2019 年辞职去开诊所或者到外地打工。"。然而,田吉云还未来得及踏上自己规划好的 " 退休之路 ",他的违纪行为就已经败露。

2019 年 1 月,田吉云得知永顺县纪委监委和公安机关正在对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后,他着急了,担心调查组会顺藤摸瓜,自己的违纪行为会随之暴露。

经过冥思苦想,田吉云心生一计,企图将还未转为 " 资产 " 的赃款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

" 为让这些不义之财更为隐蔽,他可谓是处心积虑,全部以他人名义购房、车、门面等,就连存汇款的银行户头也是别人的名字。" 办案人员介绍,此前,他收受了两笔工程贿款,为了把这笔钱隐蔽地处理好。借用朋友妻子的身份证开设银行账户,并将银行卡藏匿在单位宿舍外的电表箱内。

田吉云自以为一切安排妥当,准备安全着陆。但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调查组早已全面掌握了他的违纪事实。在大量铁证面前,田吉云交代了所有违纪问题。

潇湘晨报记者王欢 通讯员刘红 湘西报道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