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惊世发现!南昌这里挖出七星堆六朝墓群!

经过 475 天的田野发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对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区域内的七星堆六朝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记者从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本次抢救性发掘共清理了 73 座古墓葬,出土遗物 700 余件。

" 其中六朝墓葬数量最多、形制最丰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 考古队负责人告诉记者,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 A 发掘区的 16 座六朝墓葬,排列有序、布局合理、规划严谨,既是我省目前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的家族墓地,也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士族墓园。

6 年前 一块 " 网钱纹墓砖 " 牵出大型古墓群

2013 年 6 月,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湖滨南路土方施工中,挖掘出六朝时期 " 网钱纹墓砖 "。当时,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7 年 1 月改名为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南昌市博物馆立即在墓砖发现点周边迅速展开考古调查与勘探。

经过初步考古调查,考古人员勘探发现该处墓葬密集分布区约 5000 平方米,其中形制较为清楚的古墓 26 座,因取土破坏的残损古墓 19 座,共计 45 座古墓。据了解,该墓群也是南昌近年来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六朝古墓群。

2018 年 7 月 12 日,为支持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建设,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该墓群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同年 8 月 16 日,在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建考古队对该墓群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高科技助阵探究古墓群奥秘

江西省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位于赣江新区儒乐湖以南、赣江以西,分为 A、B、C 三个发掘区。A、B 区位于南坊村东约 750 米,东距赣江约 500 米;C 区位于赣江新区南坊村桃花埠自然村及其北侧岗地,核心区域在 A 区东南约 800 米,东距赣江约 200 米。

记者了解到,为了探寻七星堆六朝墓群奥秘,考古队用上了高科技——利用 RTK(载波相位差分技术,可精确计算坐标)、无人机航拍技术,以及三维扫描技术等对墓群所在区域的地理信息数据与影像数据进行采集,并利用 " 多图像摄影建模 " 技术对采集到的数据进行处理 …… 正是通过借助高科技手段,面积逾 5000 余平方米的七星堆六朝墓群被考古队员成功建造了三维模型,形成了正射影像、剖面正射图等等影像资料,为本次考古发掘发挥了重要作用。

揭秘

墓砖铭文现 " 豫章海昏 " 字样

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 A、C 区发掘出的墓葬均为砖室墓,规模庞大、形制多样,有横前堂、券顶、穹窿顶等。尤其是在一处墓群中同时发现多种墓葬形制且墓葬规模庞大,在江西省属于首次发现,在全国同时期的墓群中亦属罕见。

记者了解到,考古人员在砖室墓发现了多处铭文。其中有 " 周候 " 两字,还发现墓砖中铭刻有 " 豫章海昏中郎周遵字公先 " 及 " 周中郎 " 等字样,另外还发现有 " 甘露元年 " 纪年铭文等等。据了解," 甘露 " 作为年号,从西汉至十六国时期先后被 4 位皇帝使用。最早使用 " 甘露 " 年号的是西汉汉宣帝刘洵。汉宣帝 " 甘露元年 " 即为公元前 53 年,距今已有 2072 年的历史了。

省考古研究院考古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尽量不破坏墓葬,争取考古发掘 " 不新拆一块墓砖 ",考古发掘过程中特别注重文物本体的保护,尽量沿用墓葬已经破坏的区域或盗洞作为考古发掘的入墓口,使得墓群保存了多处完整的封门墙,对墓葬的砌建工艺研究有重要意义。

六朝墓群有主人曾是汉代皇帝的 " 近侍官 "

记者了解到,经考古队发掘研究,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 A 发掘区的 16 座六朝墓,应是六朝时期江州世族或地方豪强周氏家族墓地。其第一代墓主身份从墓葬形制等因素分析,其规格应不低。另外,其中一处墓室主人的官职据墓室铭文显示为 " 中郎 "。而据汉制,所谓中郎即 " 省中之郎 ",其职责是为皇帝专门管理车、骑、门户,属于帝王的近侍官。人们熟知的汉代人物苏武、蔡邕,都曾担任中郎官一职。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南昌特有的红土壤以及墓葬保存条件较差、盗墓等原因,墓内棺椁和人骨均已腐朽,无法提取标本。

700 余件遗物再现古人日常生活

目前,七星堆六朝墓群已出土了 700 余件遗物。按质地可分为瓷器、陶器、金属器、石器等,按照用途可以分为模型明器、日用器、陪葬俑、武器等。

从数量上看,瓷器占绝大多数。其中瓷器有盘口壶、钵、罐、盏、谷仓、灶、水井、畜禽模型、坞堡等,多为江西丰城洪州窑的产品;陶器有壶、罐、熏炉、灶、擂钵、灯台等。考古人员还发现有与墓葬墓园建筑相关的板瓦、筒瓦、兽面纹瓦当等,金属器有盆、鐎斗(底有三足、旁有持柄的器皿)、熨斗、铜镜、钗、镯、戒指、弩机等;石器有黛板、石臼等。

" 遗物充分再现了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 考古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墓群出土的遗物有大量日用品,例如像这次发掘出的铜制鐎斗,就是汉代军民广为使用的 " 温食炊具 "。它既可以烧火加热。羹汤、粥之类的流食,又能被人拿在手中敲打发出响声来示警。充分证明了六朝时期长江中下游地区商贸活跃、手工业分工精细、船运发达,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繁荣奠定了基础。

价值:是六朝移民 " 北人南迁 " 的历史见证

为寻找六朝豫章郡提供重要线索

" 七星堆六朝墓群既是六朝移民 " 北人南迁 " 的历史见证,又是古豫章郡政治、经济、战略地位显著提高的历史见证。" 专家介绍,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是目前国内罕见的保存较好的大型六朝墓群,是中国六朝考古的重大发现。七星堆六朝墓群与国内保存的其他六朝墓群比较而言,其规模、规格均是空前的。墓群出土的器物从数量、特色看,也是国内罕见的。

此外,七星堆六朝墓群 A 发掘区为江西地区首次完整揭露的六朝家族墓地,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世族墓园。为江西地方史研究提供了珍贵材料,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对江西六朝史研究有重要价值,也为寻找六朝豫章郡(今南昌、赣江新区)提供了重要线索。

同时,七星堆六朝墓群所处的江州位于长江中下游的居中位置,扼守着进入岭南地区的门户,从岭南经驿道到广州出南海又是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航线的交通要道。作为水路与陆路交通的枢纽,七星堆六朝墓群对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对研究六朝时期东亚文化交流发展进程有重要的意义。

记者了解到,七星堆六朝墓群发掘的价值与意义主要体现在 :

1、七星堆六朝墓群是目前国内罕见的保存较好的大型六朝墓群,是中国六朝考古的重大发现。七星堆六朝墓群与国内保存的其他六朝墓群比较而言,其规模、规格均是空前的。墓群出土的器物从数量、特色看,也是国内罕见的。

2、七星堆六朝墓群 A 发掘区为江西地区首次完整揭露的六朝家族墓地,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世族墓园。为江西地方史研究提供了珍贵材料,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对江西六朝史研究有重要价值。

墓葬布局和形制证实了因战乱而大批南迁的北人和本地土著居民之间的文化交流与融合,对研究早期客家民系、研究南昌乃至江西地区的地方史志均具有重要意义,也为寻找六朝豫章郡(今南昌、赣江新区)提供了重要线索。江西六朝史研究一直处于若昧若明的状态,该墓群的发掘为江西六朝史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料,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对江西六朝史研究有重要价值。

3、七星堆六朝墓群既是六朝移民 " 北人南迁 " 的历史见证,又是古豫章郡政治、经济、战略地位显著提高的历史见证。

六朝时期北方地区战乱频繁,长江以南相对安定,包括各种工匠在内的大批 " 北人 " 开始 " 南迁 ",为江南地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技术,七星堆六朝墓群是 " 北人南迁 " 的历史见证。

江西当时属江州,南昌、赣江新区当时属豫章郡,六朝时期江州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除了沿江屯兵、对抗北方政权的军事力量外,它还在南方政权内部的荆扬之争中处于制衡地位。江州既 " 雄踞一方 ",又 " 拱卫建康(今南京)",豫章郡(今南昌、赣江新区)作为其曾经的治所,战略地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该墓群的发掘也是古豫章郡政治、经济、战略地位显著提高的历史见证。

4、七星堆六朝墓群是长江中下游六朝时期经济繁荣、商贸活跃、船运发达的历史见证,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期形成的缩影,是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重要材料。

孙吴时期正处在丝绸之路从陆地转向海洋的承前启后与最终形成的关键阶段,孙吴之后的南方政权一直与北方政权对峙,更加促进了航海技术的发展以及航海经验的积累,六朝时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展期。

七星堆六朝墓群主要提供了海上丝绸之路东海航线的重要材料,墓群中出土遗物丰富,陶瓷器来源多元,窑口涉及湖南湘阴窑、江西洪州窑、浙江越窑等,充分展示了孙吴时期海上丝绸之路、海上贸易的繁荣,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期形成的缩影。

同时,七星堆六朝墓群所处的江州位于长江中下游的居中位置,扼守着进入岭南地区的门户,从岭南经驿道到广州出南海又是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航线的交通要道。

5、作为水路与陆路交通之枢纽,七星堆六朝墓群对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有重要的意义。

七星堆六朝墓群对研究六朝时期东亚文化交流发展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六朝时期中国文化向海东各国流传,当时朝鲜半岛北部的高句丽、东南部的新罗和南部的百济三国都曾遣使与六朝通贡交往。三世纪时,日本群岛以今奈良为中心形成大和政权,进入古坟时代,古坟文化上承弥生文化,下启飞鸟文化,时间跨度从三世纪中期到七世纪,是日本古代文化史中的第一个文化繁荣期,正和中国的六朝时期相重合。

这一时期日本经由其盟国百济接纳中国文化,《日本书纪》记载:倭王武时期,从百济引进了 " 陶部 "" 鞍部 "" 画部 "" 锦部 " 等各种工匠,铜镜和制镜技术则是直接从中国输入。日本为学习中国的 " 衣冠之治 ",还直接向南朝要求传艺,据《日本书纪》记载,日本曾多次向南朝求得织工和缝衣工,这些工匠的东渡使得日本服装出现较大变化。

朝鲜半岛和日本的文明进程在六朝时期中国的影响下有着质的飞跃,七星堆六朝墓群作为这一时期的重要发现,也将以其丰富而详实的实物资料推动六朝时期东亚文化一体化的研究进程。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