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华为 21 轮交涉无果!今日宣布法庭上见

观察者网 2019-12-05

【文 / 观察者网 徐乾昂】

美方压制不断升级,华为反击也越来越果断。上月底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下称:FCC)禁止本地运营商拿联邦补贴购置华为设备,并给华为扣上 " 危害国家安全 " 的帽子。今天(12 月 5 日)华为在其深圳总部宣布反制措施:咱法庭上见。

华为此次并非突然和 FCC 撕破脸皮。双方至今已展开为期 18 个月的交涉。期间,华为向 FCC 提交过 21 轮详细意见,写过总计 128 页的信件,试图消除对方矛盾,但全部遭到 FCC 的无视。

不仅如此,坚信 " 华为和政府勾结 " 的 FCC,在给华为回应时尝试自行解读中国法律,但却把中国法律翻译错了。

起诉发布会现场 观察者网摄

至于 FCC 为何不让美企用政府补贴购买华为设备,观察者网注意到,除了 " 契合这届美国政府国土安全议程 " 外,FCC 似乎本身也有资金的压力。然而对比诺基亚和爱立信的设备报价,弃用华为设备的反而会给美国政府带来更多的成本压力。

" 甚至把中国法律都翻译错了 "

12 月 5 日,华为在其深圳总部正式宣布,将在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对 FCC 发起诉讼。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介绍,FCC 主席帕伊(Ajit Pai)和其他委员未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认为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指控。自 2018 年 3 月 FCC 首次提出这项提议开始,华为和美国农村地区运营商提交了多轮事实依据和反对意见,但 FCC 却对这些事实依据和意见完全忽视。

" 华为还提交了 21 轮详细意见,阐述该决定对偏远地区用户和企业的伤害。但 FCC 却无视所有这些意见。"

观察者网注意到,华为于 2018 年 7 月给 FCC 写了封 118 页的长信。信中华为列罗大量证据,指出 FCC 禁止的是领先的通信技术。" 如果允许华为自由竞争,在 2017-2020 年之间,美国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将节省至少 200 亿美元。"

华为第一次致信 FCC

今年 6 月华为再次致信 FCC:若 FCC 一意孤行,会令美国农村电信运营商存活堪忧。在这封 10 页的信中,华为列举多家美国中小运营商代表、客户观点,称 FCC 的做法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对美国农村电信产业造成损害。华为甚至援引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观点,试图说服美国政府摘下有色眼镜。

华为第二次致信 FCC

值得一提,华为法律政策和 IP 战略副总裁樊志勇补充道,华为从去年 6 月至今年 11 月向 FCC提交过 7 份有关中国法律的专家报告。这些报告逐一分析了中国法律有关安全方面的法条,指出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迫使华为在其设备内安装 " 后门 "。但是 FCC 忽略了这些意见。"FCC 在回应里,作了该机构对中国法律的分析,甚至把中国的法律都翻译错了。"

华为其中一份报告指出," 将华为踢出自由市场竞争,将给美国 5G 推进议程带来 6 个月至 18 个月的延迟,给美国 GDP 造成 1000 亿美元至 2400 亿美元的损失。"FCC 再次无视。

需要注意的是,FCC 在提交华为的回应中,认可了自身在网络安全方面经验的缺失。" 实际上华为在 1 年多的时间内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为消除担忧,约见 FCC 的委员,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来见我们,只会安排他们的下属来见我们。但是他们会去接见我们(华为)的竞争对手,和这些竞争对手讨论如何限制华为的对策。所以我们希望从法律层面寻求一个更公平的对待。" 樊志勇说道。

切断美国农村运营商的 " 生命线 "

此案中,FCC 以 " 国家安全 " 为由,不许美企使用的那笔政府基金,名为 " 通用服务基金(USF)"。FCC 于 1997 年设立 USF,目的是为了遵照《1996 年美国电信方案》。该法案明确规定,法案设立的目的,是为了" 让所有人加入到通讯产业里来,让任何通讯企业在任何市场互相竞争。"

FCC 官网对《1996 年美国电信法案》的介绍

讽刺的是,FCC 阻截华为进入美国市场的行为,破坏了美国市场的自由竞争。尤其是在美国四大电信运营商掌控的电信市场,FCC 这样的做法,危及到美国农村中小电信运营商存活。

细分 USF,可分为 4 个子基金。其中和美国农村运营商有紧密关系的,即 " 生命线基金(lifeline)"。该基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设立,本是为资助低收入人群链接电话设立。但随着宽带、无线网络的普及,基建成本增加,这项基金规模不断扩大。

直到 2018 年初,特朗普任命的 FCC 新主席阿吉特 • 帕伊(Ajit Pai)以 " 滋生腐败 " 为由停止 " 生命线基金 " 的扩容。帕伊认为此举将鼓励电信相关企业向低收入人群投资,并有效减少政府的支出。然而美国有 800 万人的网络和这条 " 生命线 " 相连接,FCC 这个决定遭到当时 9 位美国参议员的反对。

帕伊资料图 图自东方 IC

此外,帕伊还于 2018 年 5 月决定将 FCC 存于私人银行的 80 亿美元转交给美国财政部。此举又遭反对人士指责:这笔存款每年可获利息 5000 万美元,本来可以用于资助农村地区的电信产业。

观察者网注意到,FCC 作出这个决定,除了 " 契合这届美国政府国土安全议程 " 外,该机构本身也有资金的压力。白宫预算办公室在制定联邦政府 2020 财年预算时,曾发表公开信明确指出,下一财年的目前是缩减联邦政府部门、各机构预算 5%。

白宫给 FCC 设定的预算,呈逐年减少趋势

而从 FCC 本财年申报的联邦预算来看,该机构于 2020 财年预算比 2019 年少 1%——近三年来呈逐步减少的趋势。特朗普方面则要求美国法院赋权 FCC 收取频谱费用,若 2020 年获批,至 2029 年,FCC 可从执照持有者手中收取约 40 亿美元的收入。

FCC2020 财年预算申请情况

美国政府不让中小电信运营商使用政府补贴购买华为设备,而这些运营商近期开始寻求华为竞争对手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报价。有商家透露:" 没有折扣的话,我们是付不起这两家公司的设备的。" 而今天的发布会上,华为方面指出,本案涉及的 90 多家美国农村运营商,有 56% 反对 FCC 的决定。" 华为竞争对手的报价,是华为的 2 到 3 倍。"

对此,华为企业沟通部副总裁、曾任华为美国 CEO 的宋凯表示,FCC 的这项决定不利于提升美国农村地区的联接水平,因为这些地区依赖华为的设备来接入网络,而其他厂商不愿意在 " 非常偏远、地形条件艰苦以及人口稀少的 " 地区开展业务。他还表示,这项禁令以及随后发布的移除和替换华为设备的提案,将带来数亿美元的额外成本,甚至会导致一些小型运营商破产。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