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裁员百人后,华为警告在澳提供的 1500 个工作将流失

观察者网 12-03 55

(观察者网讯 文 / 吕栋 编辑 / 尹哲)

受 5G 禁令影响,华为今年 8 月表示,已在澳大利亚裁员 100 人。而在未来一年半内,该禁令或将导致更多当地人失业。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旗下 "ZDNet" 网站 2 日报道,华为澳大利亚企业公共事务总监杰里米 · 米切尔(Jeremy Mitchell)表示,如果把主要承包商雇佣的分包商计算在内,目前我们在当地电信建设行业提供的工作岗位约有 1500 个。但残酷的是,如果禁令没有撤销,这些工作岗位将在未来 18 个月内流失。

他同时指出,由于市场缺乏竞争,澳大利亚的 5G 部署速度十分缓慢

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周一还声称,5G 禁令并非是针对任何一家电信运营商,而是考虑到国家利益," 我们支持(禁令)"。

此外,据《悉尼先驱晨报》当天报道,华为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刘浩生(Hudson Liu )周一在年度供应商峰会上表示,华为澳大利亚籍员工及其承包商的员工正受到当局对华为禁令的严重影响。

据该报道,华为每年向澳大利亚的承包商公司投资 4.5 亿澳元(约合人民币 21.6 亿元),用于建设新的移动网络。但受禁令影响,该数字在 2019 年下降了 30%,预计明年将进一步下降 80%。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华为曾承诺,澳大利亚可以完全监督 5G 网络设备,包括基站、塔和无线传输设备,但后者仍一意孤行。

禁令后,华为曾向观察者网发来一份回应声明,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 5G 安全指导书,以安全为借口是出于政治因素的考虑,而忽视了澳大利亚人民的利益,使澳大利亚的企业和消费者承受缓慢而昂贵的网络连接,政府的错误决定却由企业和消费者来承担。

"ZDNet" 报道截图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截图

" 承包商们将陷入巨大麻烦 "

据 "ZDNet" 当地时间 2 日报道,华为澳大利亚企业公共事务总监米切尔表示:" 我们的承包商绝大多数是雇佣了 30 人左右的中小企业,一般情况下,华为贡献了他们 80% 的年收入。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华为,他们将陷入巨大麻烦。"

与此同时,他强调,如果把主要承包商雇佣的分包商计算在内,目前我们在当地电信建设行业提供的工作岗位约有 1500 个。但残酷的是,如果禁令没有撤销,这些工作岗位将在未来 18 个月内流失。

米切尔表示:" 每一次针对华为的诽谤,都是对我们努力工作的员工的诽谤。我们希望围绕网络安全的讨论能以事实为基础,而不是毫无根据的影射。但不幸的是,这些影射主导了当前的讨论。"

他同时指出,由于市场缺乏竞争,澳大利亚的 5G 部署速度十分缓慢

而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当地时间周一还在向记者解释,5G 禁令并非是针对任何一家电信运营商,而是考虑到国家利益," 我们支持(禁令)"

另外,华为当天宣布聘请 "Xenophon-Davis" 公司为其战略顾问。该公司由前政客兼特技演员尼克 · 色诺芬(Nick Xenophon)和前调查记者马克 · 戴维斯(Mark Davis)共同创办。

对此,米切尔指出:"Xenophon-Davis 公司将为我们提供至关重要的帮助,以帮助我们抵御那些企图损害我们声誉的机构的恶意攻击。"

而色诺芬坦言:" 一家优秀的公司正在被摧毁,同时澳大利亚数以百计的高技能工作也正处于风险中。我们将仔细调查这些指控,以寻求撤销虚假指控,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寻求法律赔偿。"

他同时指出,对华为的指控实际上是虚假且毫无事实根据的。

" 安静的澳大利亚人 " 正受严重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 5 月 18 日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中获胜后,莫里森在发表讲话时曾提到 " 安静的澳大利亚人 " 的说法。

他当时说:" 正是那些每天辛勤工作的澳大利亚人,他们有梦想,他们有抱负;去找一份工作,去做学徒,去创业 ...... 这些都是安静的澳大利亚人,他们今晚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

而据《悉尼先驱晨报》2 日的报道,华为澳大利亚公司首席执行官执行官刘浩生(Hudson Liu)在周一的华为年度供应商峰会上引用上述说法反驳了莫里森。

他表示,华为澳大利亚籍员工及其承包商的员工也属于莫里森口中的 " 安静的澳大利亚人 ",但他们的生活正受到当局对华为禁令的严重影响。

刘浩生说:" 澳大利亚将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我们能保持沉默吗?我们能让真相被忽视,允许关于我们公司和我们员工的谎言继续存在吗?不,我们不能。"

他强调," 我们必须让越来越多‘安静的澳大利亚人’知道,由于 5G 禁令政策,供应商之间、运营商之间的竞争非常有限,因此投资减少,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将流失。"

据报道,华为每年向澳大利亚的承包商公司投资 4.5 亿澳元(约合人民币 21.6 亿元),用于建设新的移动网络。但受禁令影响,该数字在 2019 年下降了 30%,预计明年将进一步下降 80%。

刘浩生在现场向供应商表示:"2020 年对华为澳大利亚公司来说将是艰难的一年,我们也知道这意味着对你们来说也是艰难的。但我想给你们一个非常明确的态度,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 正如莫里森先生所说,‘我一直相信奇迹’,我们也是。" 他说。

刘浩生(Hudson Liu) 图自《悉尼先驱晨报》

另据《悉尼先驱晨报》今年 8 月 22 日的报道,在澳当局禁令发出后,米切尔在发给澳移动电信协会的邮件中称,截至目前,华为已从 700 名员工中裁掉 100 人,未来将有数百人可能会失去工作。

米切尔在电子邮件中指出,"5G 禁令已影响到我们的业务,造成 100 人失业,如果澳当局继续对中国企业实施 5G 禁令,预计在未来 2-5 年内,失业人数将增至 400 人以上 "。

报道截图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机供应商,华为曾承诺,堪培拉可以完全监督 5G 网络设备,包括基站、塔和无线传输设备,无奈后者一意孤行。

而在澳当局发出禁令之后,华为就公司被排除澳大利亚 5G 市场给观察者网发来一份回应声明,表示澳政府行为以安全为借口忽视民众利益,华为将沟通并采取法律措施维护合法权益。

回应原文如下:

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 5G 安全指导书,以安全为借口是出于政治因素的考虑,而忽视了澳大利亚人民的利益,使澳大利亚的企业和消费者承受缓慢而昂贵的网络连接,政府的错误决定却由企业和消费者来承担。

华为从未收到任何政府要求华为配合政府情报工作的要求。中国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中国企业必须配合国家的情报工作。对中国相关法律的错误和片面的理解,不应该成为政府担忧华为的依据。

5G 架构跟 4G 没有本质区别,其核心网和接入网是分离的,5G 技术在安全和隐私保护上相比 3G 和 4G 有更完善的保障机制。政府应该客观管理安全问题,寻找长效解决方案,开放、创新、合作才是产业发展主潮流。

公平、充分的市场竞争是任何国家经济持续发展的关键,澳大利亚政府的行为严重违背了自由贸易的公平竞争和非歧视原则。华为从未收到过任何有关公司治理、安全以及在澳大利亚业务运营安全性的指控,华为将就此与澳大利亚政府进行沟通,同时将依据澳大利亚国内法以及国际条约的相关规定,采取一切可能的法律措施,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