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康得新碳纤维资产遇“生死劫”

中金网 2019-11-25

外汇天眼 APP 讯 : 11 月 19 日,上市公司康得新(002450.SZ)参加了证监会举行的听证会,对今年 7 月收到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进行申辩,处于等待结果的关键时期,其持股的碳纤维资产再次被尝试拍卖,而相关国资债权人及股东则试图阻止拍卖进行,一场碳纤维资产权益的 " 争夺战 " 正在上演。

康得复合材料有限责任公司(下称 " 康得复材 ")是蔚来汽车 ES6 核心部件碳纤维底盘供应商,天眼查显示,康得复材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 康得集团 ")、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康得新 ")和北京益圣恒通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分别持股 45.60%、14.40% 和 10.40%,其中,康得集团同时也是上市公司康得新的大股东。

此外,作为此次拍卖康得复材的委托方,湖北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 " 蔚来基金 ")持有康得复材 6.00% 股份,是康得复材的第四大股东,康得集团持有蔚来基金 16.40% 份额。

" 明天(注:11 月 26 日)是破产听证会,法院已经通知所有股东和债权人了。" 康得复材董事戴强(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国资债权人及小股东想通过破产重整保康得复材的资产,蔚来和康得集团是一心想拍卖。"

拍卖前债权人已提破产重整申请

涉及国有资产债权 21.5 亿元

今年 9 月 16 日,蔚来基金依据其取得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庭做出的仲裁裁决,向廊坊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其对康得复材约 7 亿元的债权。

有关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 10 月中旬,康得复材的国有资产债权人在拍卖前已向廊坊中院提交了对康得复材破产重整的申请,随后两周法院没有正面答复。

与此同时,蔚来基金的拍卖行动走在了其他债权人的破产重整前面,其委托廊坊中院对康得复材资产的拍卖于 11 月 4 日第一次挂网。

" 后来有几家国资债权人和康得复材小股东去法院提了拍卖执行异议,因蔚来这次委托拍卖的资产里包含了国资租赁公司的设备,拍卖才停了。但本周,拍卖又启动了。" 上述 人士表示。

从阿里司法拍卖获得的康得复材财产清单显示,其被评估的 " 固定资产——机器设备 "" 固定资产——办公家具 "" 无形资产——其他无形资产 " 分别有 262 项、23 项和 38 项,其中包括评估价值为 1820 万元的碳纤维多轴向经编机等。

第一次拍卖原定于 11 月 20 日举行,标的为康得复材的机器设备、办公家具、无形资产等,起拍价为 3.59 亿元,这与康得复材 2017 年审计报告显示的总资产 28.59 亿元相距甚远。公开资料显示,拍卖标的估值约 3.59 亿元,为买卖双方确认的价值,有康得复材公章确认价格,但未经过法院指定评估公司评估。

" 他们拍卖的几乎是康得复材的所有资产。" 康得复材董事戴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拍卖设备清单几百项包括办公家具等这么详细的内容,他们都保全了,如果康得集团不配合提供相关信息,是不可能做到的。"

本周,蔚来基金再次尝试拍卖康得复材设备,拍卖方式由整体打包拍卖改为单个设备逐件拍卖。11 月 24 日,新京报记者从阿里司法拍卖官网获悉,康得复材多项设备被单独挂网拍卖,开拍时间多为 12 月 5 日。

天眼查显示,康得复材至少有四位国资股东,分别是宁波维盛鼎轩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珠海融金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宁波璞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新能源汽车科技创新(合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背后国有资金来源为大型国有资产公司、央企及国家级事业单位等。

债权人方面,据康得复材某国资债权人提供的初步统计资料显示,康得复材的国有资产债权人公司至少有 9 家,合计债权资金初步统计约为 21.45 亿元,最终数字还需进入破产重整后,由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来确认。

戴强近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国资债权人以及小股东是想保康得复材的资产,蔚来和康得集团是一心拍卖。要是真的拍卖了,公司将成为一个空壳,债权人及股东的权益为零。"

康得复材其中一方的国资债权人表示,康得复材已无力偿还当前债务,公司具有的优势装备、产品、技术和市场,只有通过重整程序招募合格的战略投资人才能发挥其真正的经营价值。而不是由蔚来基金这样的关联方进行类似自买自卖,侵害债权人及小股东利益的可疑交易。

天眼查显示,康得复材成立于 2014 年 9 月 2 日,位于廊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定代表人为钟玉,实缴资本 5 亿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高分子材料、碳纤维复合材料及制品等。同时,钟玉还是康得集团法定代表人、大股东、实控人兼董事长和总经理。今年 5 月 12 日,据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 博发布消息称,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上市公司康得新于今年 5 月 30 日披露的《2018 年年报的问询函的回复》显示,康得新于 2016 年 4 月以自有资金投资康得复材 9000 万元,占比 14.40%,投资内容主要为碳纤维车体及部件产业化项目。

当时,康得新表示,受公司及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债务危机影响,公司对康得复材股权被债权人冻结,康得复材的财务状况及生产经营已处于非正常状态,地方政府也在帮助公司早日摆脱困境回归发展进行协调;上述股权投资的安全性存疑,但尚无确切的证据证明是否存在无法收回本金的情形。

" 按常理来说,公司大股东都是想方设法拖延拍卖保护公司资产,而康得集团作为康得复材的大股东,在此次拍卖中,资产清单提供、用印、资产评估都很快速,甚至直接用印回复廊坊中院不同意国资债权人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 戴强表示," 康得复材是很好的资产,就是账上全部资金约 15 亿元被大股东康得集团挪走,现金流搞断裂了。"

徐曙自今年 5 月掌握公章

康得复材对破产重整申请提异议

戴强表示,康得复材的机器设备是公司核心生产资料,一旦归属丧失,康得复材也丧失了继续生产经营的可能性,康得复材将毫无价值,必然破产清算,也无资产可清算。康得复材有上百名债权人,包括申请人在内的其他债权人的债权将全部无法实现,大额国有资产全部归零、被侵占。

对于上述破产重整申请,康得复材于 11 月 18 日提出了异议函,主要内容包括维盛基金的债权不稳定,康得复材将要向法院提出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康得复材不满足破产条件,2017 年审计报告显示康得复材资产大于负债;目前尚没有形成有确定重整方的重整方案等。

" 因康得复材不同意为康得集团债务提供担保,公章今年 5 月就被徐曙拿走了,并在 6 月自己用公章任命了自己的权力。" 戴强表示," 像异议函、拍卖评估价值、为第三方提供担保等,根据章程都需要召开相应的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我们都没有接到召开的通知,如果有召开,我们作为企业的董监高,秉承忠实勤勉义务,怎么会同意拍卖资产,怎么能认可蔚来作为卖方来指定评估机构?怎么会拒绝破产保护?"

资料显示,今年 57 岁的徐曙为康得新的主要创始人,其自康得新创立元年 2001 年起担任 CEO 一职,后于今年 3 月初离职。据康得新多位员工表示,徐曙深得康得新原董事长钟玉信任,在钟玉于今年 5 月因涉嫌犯罪被公安刑拘后,其帮助后者处理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的事务。

据证监会于今年 7 月 5 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徐曙作为康得新时任董事、总经理,是虚增利润、控股股东非法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关联担保未披露等多项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情节较为严重。其被证监会拟采取 10 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戴强表示:" 如果康得复材的核心生产资料通过司法拍卖被转移,其他债权人的债权除个别机构拥有土地和房产的抵押权之外,将全部落空,而拥有土地房产的机构也因资产不整合而丧失应有价值,被迫与拥有这次拍卖资产第三方折价或者租让。这不仅是对康得复材单体企业债权人的伤害,更是极大打击了相关资金方乃至整个融资市场对该地区营商环境、融资信誉的信心,影响极为恶劣。"

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徐曙进行采访,暂未得到回复。

以上内容由"中金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