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为病人吸尿广州医生:吸了 37 分钟 第二口要吐了

日前,在广州飞纽约航班上,一名广州医生为救出现险情的老人,用嘴吸出尿液的短视频引发关注,被网友评价为 " 医者仁心 "。

记者了解到,上述航班为南航 CZ399,于 11 月 19 日凌晨 1 时 54 分起飞,航程近 13 小时。

事发时,机上一位年长的男旅客无法排尿,急需医疗救助,机上两名医生诊断出上述乘客的病情危急,老人的膀胱有超过 1000 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会有破裂危险。

一位穿白衬衣、戴眼镜的男子利用机上材料自制了穿刺吸尿装置施救,用导管帮老人吸出约 800 毫升尿液,持续 37 分钟。这位吸尿救助的医生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另一名共同救助的医生是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肖占祥。

为何要选择用嘴来吸尿?

为何用嘴吸尿的方式来救助?外人表示不理解。

对此,张红接受记者采访时录制了一段视频回应,他表示,这是当时唯一的解决办法。

" 当时在飞机上,由于条件所限,不具备救助所需的医疗设备。" 张红回忆说,救助之前,在飞机上找了很多种东西,找不到的情况下,用了仅有的两个大概 2 毫升左右的注射器的针头,接上吸氧的管道,管道比较粗,大概接近一厘米。

" 管道太粗,不能从尿管里导尿,同机的肖医生,就给患者做了引流管。" 随后,把病人平卧在地板上,之后经皮进行膀胱穿刺,问题由于长时间膀胱膨胀,膀胱没有张力了,虽然肖医生对他膀胱进行了轻轻按摩,但压力还不足于让尿引出来。

" 在这种情况下,尝试着吸了一下,能吸出来,但不会像‘虹吸’作用那样,吸出来后能不停地流出来。" 张红说,同时病人当时比较躁动、很不舒服,而好不容易才穿进去,担心第二次穿刺不成功,时间紧迫,救人要紧,所以就想到了赶快用嘴把尿吸出来。

" 这是实属无奈的情况。" 张红说。

救助只是本能本职工作

飞机上,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张红主任用嘴咬住导管外端,一口一口把尿液往外吸。

肖占祥把握着针头的方向和深浅度,不断调整病人体位,以便尽可能让膀胱里的尿液排干净。

经过 37 分钟,尿液吸出来了 700-800 毫升,最终老人的病情得到缓解,飞机降落后,老人被送医治疗。

" 吸尿是没有人不怕的,当时我没有害怕,是因为脑子里想不到别的办法,只想着怎么把尿吸出来,其实我吸第二口的时候都有点要吐了,味儿确实不好闻。" 张红表示。

记者了解到,张红目前仍身在纽约,下周一才回国。

此行他是飞往纽约进行医学交流。对于这次救助,他认为是在非常条件下,一个普通医生所遇到的一件事,救助只是一种本能,也是本职工作。

【相关新闻】

海南人民医院授予肖占祥 " 德艺双馨风尚奖 " 奖金 10 万

据海南省人民医院消息,11 月 21 日,海南省人民医院党委召开会议,决定授予肖占祥主任 " 德艺双馨风尚奖 ",奖励人民币十万元。

海南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赵建农、院长姜鸿彦表示,在国际航班空中复杂环境下,面对体弱多病的老人,根据现场条件制作简易穿刺导尿工具,辅助变换体位协助排尿,承担出血、气腹和感染等并发症风险,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医院为肖占祥主任感到骄傲和欣慰。

飞机上应该配导尿管吗?资深机长怎么看?

航班上,老人在飞机上突发膀胱疾病,医生无奈用嘴为其引流尿液,一定要医生用嘴吸尿吗?飞机上的急救箱里难道不应该配导尿管吗?

有人认为,医生航班吸尿新闻背后,掩盖的是航空公司航班急救物品严重不足的问题。

丁香医生发文指出,《国际民航组织关于卫生的有关文件》中规定,对批准载运 100 名以上乘客和航段长度超过 2 小时的飞机,配备一个医疗箱。

如国家规章允许,运营人可选择将推荐的药品放在急救箱中。不要让医生能够用操作器械解决的问题,非要自制简易设备吸尿。

对于为什么飞机上不配导尿管,而让医生自己用嘴吸尿的质疑,航空界业内人士怎么看?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资深机长陈建国 22 日在个人公众号上发文《丁香医生可能搞错了:飞机上真没有配导尿管的强制要求》表示,丁香医生提到的国际民航组织公约关于卫生的有关文件里确有提到导尿管,附件 6 的 6.2 章中是作为 " 推荐 " 内容,在附录 B 中的列表里列有输尿管,是推荐和指导,并不是强制要求,航空公司可以根据所属民航当局的要求配备物品和医疗用品。

而中国民航对飞机上没有配备导尿管的要求,不配备也是完全合规的。

" 这大概类似不是所有的医院都有抗毒蛇血清一样,不是每架飞机上都必须配导尿管。" 他认为,涉事的航空公司飞机上不配导尿管也是符合中国民航规章规定的。

新快报记者黎秋玲报道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ZAKER广州"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