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如果唯品会卖掉物流,就等于“自废武功”

亿欧网 11-22

双十一的快递,你是否都已经收到了?

令人惊讶的是,唯品会和京东的快递竟然在双十一结束的第二天同时到达。

唯品会与京东,是为数不多电商自建物流仓的代表。旗下成立于 2013 年的品骏快递,承接了唯品会 80% 以上的物流配送服务,经营模式秉承着 " 全直营,不加盟 " 原则。

但此前曾传出消息,唯品会考虑将品骏快递卖给顺丰,这与其回归 " 特卖 " 的战略有关。特卖的本质是零售,核心是货品与供应链,而自建物流的巨大投入与唯品会近年来不断放缓的业绩增速不成正比,剥离物流从短期看来的确是个不错的买卖。

但放眼未来,没有自营物流支撑的唯品会很难再打开新的市场,差异化、个性化的服务是否还能保证也是个未知数。

京东物流的成功让我们看到了 " 商流 " 合一的巨大潜力,尤其对于唯品会所聚焦的细分服装市场来说,单一的服装物流业务已经不足以支撑起物流体系的建立,寻找社会化、规模化的利润增长点迫在眉睫。

" 商流 " 主导平台才是未来服装物流行业发展方向

独创性的开箱验货、当面试穿、当场退货等服务,是唯品会服务 C 端用户的优势所在。对于其核心客户——女性消费者来说,这样的方式无疑是为她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 " 试衣间 "。

因为这块服务本质上来说也算是服装物流的一种。我们就先从行业入手来谈谈其现状。

作为物流行业的细分领域之一,服装物流按照其供应链流程可将其划分为生产物流、销售物流、逆向物流(退换货)三个类别,若按照物流服务商的类型划分,又可划分为企业物流、第三方物流、电商物流等。

诞生于服装品牌商旗下的企业物流,受服装行业传统性的影响,在物流方面的表现具有很大局限性,基本上只做单纯的仓储和物流中心,批量干线运输、末端门店配送进行外包。第三方物流企业,又可分为专业服务于服装物流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和综合性物流企业,此类企业提供标准化的产品服务,仓储、运输信息化程度高,有完善的产品储运、配送体系。

企业物流和第三方物流本质上都是非常传统的物流方式。在服装物流行业,规模远远不及电商们所打造的 " 商流 " 合一平台。

其中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大多数精力都集中在零售领域的品牌商来说,物流说白了就是一个开销大,也没啥产出的部门,对于线下零售的贡献也十分有限,整体费用率一般维持在 2.5%-5.5% 左右,所以老板们心里也清楚,业绩好不好跟物流关系不是很大,也就自然而然地弱化了其在供应链体系内的价值。

第三方的外包物流也越来越难做。比如说业务百分百为服装运输的上海春风物流,2018 年营收 3.6 亿元,净利润仅为 132 万元,同比下降 18.49%,但就是如此,仍是该细分领域营收第一的第三方物流公司。此外,因为服装行业的商业模式变动较大,一般的服装物流企业难以支撑起多家品牌商的物流方案需求,所以目前服装物流市场中很难成长出一个专业的巨头企业。

而反观以唯品会为代表的电商物流,仓配一体化是其突出特点。主要是利用大数据预测消费可能,再由品牌商安排运力将产品从加工厂运至唯品会仓库,产品销售后的物流运作由自家快递负责。

2017 年唯品会的物流规模就达到了近 70 亿,不难看出,这种以 " 商流 " 为主导的平台才是未来服装物流行业的重点发力方向。

社会化物流瓶颈难突破

但如果从货品的商业流通逻辑看,物流对于以电商平台为主导的服装业来说更像是一种顺应而为的存在,类似于锦上添花,并不能指望物流作为利器去突破公司发展的瓶颈。

比如,唯品会主打的标签是 " 特卖 ",如果你特卖的同一款产品真的比其他平台更划算,不是假货,消费者等上个三五天也不是难事,这与找代购是一个道理。

并且,众所周知电商自建物流的前期投入是十分巨大的。截止 2018 年,唯品会拥有的仓储总面积达到 290 万平方米,其中 180 万平方米为自有仓库,在 6 个区域建设了物流枢纽覆盖了全国主要城市。

但唯品会的业绩增长可能并不足以支撑它这样持续地对物流进行高投入。从 2017 年 Q1 到 2019 年 Q1,唯品会营收同比增速从 31.1% 持续下降至 7.3%,并且官方公布的 2019 年 Q3 营收增长预期仅在 0% 到 5%。对比巅峰时期 2013 年、2014 年高达 1395.79%、119.78% 的营收增速,唯品会似乎走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期。

这对于 80% 来自唯品会订单的品骏快递来说是个致命打击,如何实现规模化、获取新的利润增长点迫在眉睫。为此,唯品会先是 2017 年宣布分拆互联网金融业务和重组物流业务,然后与中邮速递达成资源共享战略合作,紧接着唯品国际又与京东全球购宣布在供应链形成合作,不断探索各种方式解决自建物流的未来发展。

此前,品骏快递宣布,截至 2019 年 7 月份,品骏快递实现连续 22 个季度盈利,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31%,社会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 149%,线上快递业务单量同比增长 840%,全国直营站点数量同比增长 46%。

明明业绩尚可的品骏快递为什么还会有可能被 " 抛弃 "?对于唯品会来说,采用品骏快递的履约成本显然还是比较高,其履单费用始终居高不下,保持在 9%-12% 之间,主要原因是物流员工增加、本地仓租金增加、折旧费用增加所致。

从 2019 年年初起,唯品会开始实施快递外包 JITX 计划,以社会化物流取代部分品骏物流承担唯品会快递业务。目前,唯品会把全国范围内 40% 的订单外包给韵达。唯品会认为,社会化物流具备速度快、成本低的优势,随着 JITX 计划效果逐步显现,唯品会将大规模缩减运营成本,净利润进一步提升。

放弃物流 = 自废武功

从唯品会近几个季度的财报可以看到,回归 " 特卖 " 战略被频繁提起,并将自营服饰穿戴品类作为其核心优势品类,这一战略的确为唯品会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

以唯品会 2019 年 Q2 财报数据为例,其 GMV 在二季度保持双位数增长。同时,二季度唯品会总订单数为 1.478 亿,相比去年同期的 1.113 亿单增长 33%;总活跃用户数达 3310 万人,同比增长 11%。

但在这样的战略导向下,货品和供应链才是特卖的核心,而并非物流。若真的将快递业务进行剥离,短期来看的确会给唯品会带来不错的利益,也不会拖累财报。

但如果唯品会将目光放的长远些,就会发现抛弃物流实际上是在 " 自废武功 "。

首先,上文中已经提到了在服装物流行业," 商流 " 并行才是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放弃物流,就会变成单一的 " 品牌聚集平台 ",做的是帮品牌商清理库存的生意,这种和供应商合作的模式是唯品会资金周转的保证,但一旦产业生态链不够稳固,就会出现降维打击。淘宝京东拼多多近几年都推出了特卖频道,高维打低维,进一步压缩唯品会的生存空间。

其次,将自有订单的快递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快递公司,对于 " 拼效率 " 的电商平台来说,很容易在重大时间点(比如双十一)出现滞后情况;对于品牌商的业务合作停留在订单履约层面,导致最终成果仅仅停留在出入库及时率、订单满足率等基础 KPI 以及可怜的物流费用率层面,难以联动做出亮点,打造个性化、差异化的业务。

差异化运营,优化服装行业供应链

品骏快递与京东物流的发展模式相似。

京东物流创立之初只服务于京东自营商城,后来开始服务于京东平台上的第三方商家, 2016 年京东宣布向社会开放物流服务体系,2017 年京东物流子集团宣布成立,2018 年宣布对外开放快递揽收业务。

最新公布的 Q3 财报,让人们看到了相比基数大,经济规模触顶的电商业务,物流已经成为京东营收新的催化剂。

三季度京东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 60 亿人民币,相比上季度暴涨 28.7 亿元。据京东物流 CEO 王振辉透露,目前京东物流外部收入已经占京东物流总收入近 40%,明年还会继续提升,利润水平将更加稳定。外单业务层面,京东物流已经服务了 20 多万家企业客户。

分析财报,京东 Q3 物流以及其他服务收入占净服务收入比重达到 37.5%,且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如果照此推断,京东物流全年营收很可能将达到 230 亿左右,和通达系的快递企业规模相当。

目前,京东向社会开放的三大物流体系分别是仓配一体化的供应链服务、京东快递服务和京东物流云服务。

仓配一体化要求的是需要针对行业的供应链特性和差异,来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商家甚至可以将包括京东在内所有电商平台的仓配物流业务外包给京东物流,无论是 B2B 还是 B2C 的业务都可以承接,电商已不再是京东的边界,本质上是开源的。

考虑到唯品会并不像京东还做冷链等等一系列物流服务,更聚焦于服装细分市场,那么还是应该从解决服装企业最大困扰——也就是库存来着手。

服装企业旗下的物流基本都以仓为节点,而分仓已成为大累赘,必须优化物流模式,减少全国分仓,设置必要的城市前置仓。但正如上文中提到了,品牌商对物流的重视度并不太强,对大数据消费倾向预测不够准确,自行设前置仓存在一定的风险性。但这块恰恰是唯品会的优势所在,可以用电商的差异化运营方式来对供应链进行优化。

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唯品会也将业务延伸到了线下,在线下开设特卖折扣店。今年 7 月,唯品会进一步 29 亿元收购杉杉商业集团,大手笔布局线下奥特莱斯业务。虽然只是在试运营阶段,但线下店从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前置仓,且分销一体,加快周转效率。线下奥莱也是中国服装市场的一个巨大蓝海,唯品会可以在此进一步发力。

物流资产 ABS 可缓解现金流压力

而京东物流已经 " 守得云开见月明 " 的第三方快递业务,其中的成功秘诀,可能是唯品会最想知道的。

针对 C 端的快递服务,要对现有的物流体系和资源进行一次重组,这并非是一件易事。品骏快递其实也面对这样的问题。

在京东的 Q3 财报里,提到了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事。京东特意强调了年初与新加坡政府基金 GIC 合作成立的核心基金已经完成主要工作:将价值 109 亿元的物流资产交付基金公司,进行 ABS(资产证券化)融资,物流资产超过 10000 万平方米。

之前,京东唯品会等都发行过金融类的 ABS 产品,但物流资产的 ABS 是一个较新且刚被行业逐渐采用的融资方式,如在 2016 年,苏宁将 6 处自有供应链仓储物业资产转让给中信金石基金管理公司的相关方拟发起设立的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作价不低于 16.5 亿元人民币。

物流资产的 ABS 的价值,实质上是物流企业资产的未来现金流的价值,亦是物流资产产生的现金流作为证券发行的支撑。

国际知名物流投资企业普洛斯也采取了类似手段:先拿地建设仓储,交由运营部门经营,待其年化收益率稳定在 7% 及以上之后,纳入到其物流地产基金中变现,回笼的资金用于物流地产的再投资,形成良性循环,放大杠杆收益。

在 2018 年 Q4 的分析师问答中,京东 CFO 黄宣德曾表示 " 该交易的内部收益率估计将超过 17%",若以此类推,此 ABS 项目将每年为京东提供 18 亿以上利润。

这给唯品会提供了一个可复制的模式。用 ABS 手段缓解现金流问题,第三方便可获得相应资源扶持,物流资源建设和对 C 端服务的资源整合也可较快进入轨道。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