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专访用嘴帮老人吸尿医生:自己都想吐了,但救人是天职

新京报 11-22

救人医生、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张红回应称,事发时病人比较痛苦,时间紧迫,用嘴为患者导尿实属有限条件下的选择,也曾担心会感染些通过体液传播的传染病,但他觉得风险是小概率事件,能救助患者就无怨无悔。

全文 2350 字,阅读约需 4 分钟

▲张红在飞机上用嘴为患者吸出尿液。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宣传科供图

"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 医生张红说完,对着一根导管吸了起来,导管另一头连着躺在飞机客舱里的老人,张红用嘴为老人进行导尿急救。

近两日,发生在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 CZ399 航班上的这一幕获得各路网友点赞。

昨日正在美国进行学术交流的张红通过微信接受记者采访,还原救人过程。张红表示,做出这一举动实属有限条件下的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出于普通医生的本能做出的行动。

▲ 7 旬老人飞机上无法排尿膀胱有破裂风险 医生用嘴吸尿近 800 毫升。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据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官方网站消息,11 月 19 日,在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 CZ399 航班上,一位老人突发疾病,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医生,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对其进行救治。昨日上午,正在美国进行学术交流的张红通过微信接受记者采访,还原救人过程。

━━━━━

高空中老人突发疾病

记者从南航方面了解到,11 月 19 日凌晨,南航 CZ399 从广州出发,飞往纽约。当航班离目的地还有 6 个钟头的时候,当班主任乘务长冯玲接到后舱乘务长的报告,说有位老年旅客反映自己的老伴无法排尿,急需医疗救助。冯玲赶到座位,发现患病老人情绪不稳定、直冒虚汗,立即安排乘务员在客舱广播寻找医生。

听到求助,张红和肖占祥赶来对老人进行检查。张红回忆,他和肖占祥医生经过观察后发现,老人由于前列腺肥大导致尿潴留,膀胱大致存有 1000 毫升尿液。老人当时坐卧不安、大汗淋漓,小腹已经涨得跟小西瓜一样,"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把尿排出去,否则将面临膀胱破裂的危险。"

因为飞机上没有可以进行尿液引流的专业设备,两位医生利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临时组装了穿刺吸尿装置。

张红表示,导管直径比较大,约有 1 厘米," 这么粗是不可能从尿管里导尿的,所以肖占祥医生做了一个带针头的引流管。经家属同意后,我们让病人平卧,进行膀胱穿刺。"

两名医生救助病人使用的工具。

医生用嘴为患者导尿

设备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病人由于长时间膀胱膨胀,膀胱已没有张力。" 当时该旅客已有休克的征兆,如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张红回忆,当时肖占祥医生对病人膀胱进行了轻轻的按摩,但是老人仍无法顺畅排出尿液。" 病人比较痛苦,需要赶快把尿排出。"

"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 张红对乘务员说完,转头就对着导管,用嘴为老人吸出尿液。

张红医生先尝试着吸引流管将尿导出,虽然能吸出来,但是却不能像虹吸作用那样源源不断地将尿引出。" 时间紧迫,我们得赶紧把病人的尿液排出,而且这个引流管好容易穿进去,不能再弄第二次。所以就想到了用嘴一口一口吸引流管的办法,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约半小时的时间,张红用嘴为老人吸出了近 700-800 毫升尿液,老人转危为安。张红回忆,导尿过程中,肖占祥医生一直在帮助调整针头位置,确保最大限度排出积存尿液,累得 " 腿抖手也在抖 "。

记者从南航方面得知,老人转危为安后,距航班落地还有 5 个多小时,乘务组清出客舱最后两排机组休息位,搀扶老人躺下休息,并在后续航程中持续照顾着老人,观察他的状态直至落地。飞机抵达纽约后,乘务组积极与地面工作人员进行交接,悉心安置病情好转的老人。

▲专访飞机上用嘴帮老人吸尿医生:自己都想吐了 但救人就是天职。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对话救人医生张红

" 没有人不怕,只想要把尿液快点排出来 "

记者:你考虑过吸尿的过程会存在风险吗?

张红:老实说没有人不怕的。那个味确实不好闻,我吸第二口的时候就想要吐了。也怕会感染一些通过体液传播的传染病,但我考虑风险是小概率事件,现在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无怨无悔。

而且当时我脑子里只想要把尿液快点排出来。整个过程最困难的地方就是针头很细又很短,一不小心可能就跑到膀胱外面。吸的力度也需要把握,(力气)小了大了(尿)都出不来,需要慢慢摸索出一个最佳的压力,一口一口把尿排出来。

记者:排尿成功后老人的情况如何?

张红:后来病人转危为安。让我很高兴的是,出了机场后,患者和他太太有说有笑地走,遇到时还向我和肖医生表示感谢。我也告诉他,需要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记者: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次救助行为?

张红:我个人认为是在一个非常条件下,出于普通医生的本能做出的行动,属于本职工作。事发前我还半梦半醒,听到客舱广播说需要医护人员,我就开始穿鞋了。起身后,看到旁边的肖占祥医生也站起来。

如果有什么感想的话,就是觉得普通大众应该相信医生,绝大多数的医生都敬畏生命,遵守誓言,牢记使命。

记者:在此之前你遇到过紧急救助的情况吗?

张红:之前在公共场合没有遇到特别紧急的救助事件,但是在心理上是有准备的。我 55 岁,今年正好是我毕业工作的第三十年。

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没有太多难忘的工作经历。如果一定要讲的话,可能有过连续三天手术不睡觉的情况,但是其实中国的广大医务工作者都是这样工作的。做医生这个行业,对家庭和子女会有很多的负疚感。但另一方面,我们把病人治好了,其实就很幸福。

记者:目前飞机上为患者导尿的事情在网络上受到关注,你有什么感受?

张红:我有些始料不及。这说明大家对这个事情很关注,觉得比较正能量。但对我来说," 红 " 完之后回去老老实实地继续工作最重要。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吴婷婷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