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币圈风云:区块链、虚拟币与人性

阑夕 11-21 1

10 月 25 日,黄浦江上最豪华的游轮之一蓝黛公主号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在这艘被称为是 " 上海外滩繁华夜色下最亮丽的水上风景线之一 " 的游轮上,来自多家区块链创业项目的 100 多位代表人齐聚,吸引他们至此的并非是黄浦江两岸的风光,而是一场名为 " 全球区块链时尚夜 " 的颁奖典礼。

用主办方的话说," 这是区块链行业的首个礼服奢华时尚盛宴,科技、时尚、艺术在此碰撞出了耀眼的火花。" 币圈在遇冷近一年之后,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狂欢。

就在颁奖典礼的前一天,区块链被国家宣布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同时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这次集体学习的主题正是 " 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 "。这起消息随即登上了《新闻联播》报道与次日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被认为是中央从政策层面对区块链的未来发展与重要意义进行了定调。

和往常一样,资本市场再次闻风而动,整个 A 股区块链板块百余只个股迎来涨停潮。

但有所不同的是,上市公司并非这场狂欢的唯一参与者。在区块链利好消息出炉后,币圈玩家们纷纷奔走相告,仿佛得到了正名,也就带来了后来的颁奖典礼。

颁奖典礼过后,孙宇晨发微博说自己 2013 年开始推广区块链技术,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业者,甚至在后来他还被推崇为 " 币圈任正非 "。此外,徐明星在朋友圈中难掩兴奋," 看以后谁还敢说区块链是骗局 "。

好景不长,3 天后人民日报再度撰文指出," 区块链技术创新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应防止那种利用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炒作空气币等行为。"

一盆当头冷水泼下,除了明确区块链与虚拟币绝不是一码事之外,通过复盘币圈近两年的风云变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一个赤裸裸的、被放大的人性暴露场。

" 币圈任正非 "、" 庄家杜均 " 和造神运动

如果要给币圈风云选定一个主角,那么最佳选项无疑是那些顺势走上神坛的币圈大佬们。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他们在币圈呼风唤雨,捞名得利,似乎为国内众多炒币者的一夜暴富之路操碎了心,也一度成为后者们心目中的投资大神,

故事的开始还需要从区块链说起。关于区块链的名词解释已经有很多,其公认的优点在于储存信息数据具有安全、真实和不可篡改等优点,也还存在着需要海量存储空间、巨幅能耗开支及数据记录速率极端低下等痛点。

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第一个产物就是诞生于 2008 年的比特币。2013 年 11 月,美国政府举办听证会,首次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地位,比特币开始打破小众圈层,步入更广阔范围内投资者们的视野。

2017 年比特币迎来大涨,从年初的 997 美元攀升至顶峰的超 20000 美元,至当年年底,比特币价格依旧高达 13581 美元,涨幅近 1400%。

比特币的这波暴涨原因至今未明,其中蕴含的泡沫与金钱的味道却吸引了大批投机者、野心家和骗子,他们打着区块链的旗号组团入场,币圈沸腾大幕就此拉开。

空气币就这么出现了。

先入局的玩家们创造了 ICO(首次代币发行)的玩法,即模仿企业 IPO 首次公开募股的发币众筹活动,吸引社会资金来炒热其所发布的虚拟币。

ICO 的融资主体通常是一个拼凑出来的团队,制作一个网站,再发布一个所谓的 " 白皮书 " 就可以启动融资。

彼时近乎所有的虚拟币都与空气币无异。

根据 Coinmarketcap 的调查数据显示,2017 年以前,国内 ICO 项目一共只有 5 个,2017 年的前四个月也只新增了 8 个。在 2018 年的前三个月里,进行 ICO 的新增虚拟货币就达到了 187 种。彼时不仅 90% 的比特币交易发生在国内,全球虚拟币交易所前 2、3、4 名平台均为中国平台。

随着各种各样的虚拟币横空出世,诸多此前默默无闻的人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所谓的币圈大佬并且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

在最疯狂的时候,有些项目甚至连白皮书都不需要写,通过各种渠道宣传和找人站台,只要形成了新币上市后暴涨的赚钱效应,就可以吸引散户跟风加入,从而空手套白狼。

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发起的 PressOne 项目没有白皮书,只用了 20 分钟就募资数亿元。

李笑来早年间通过教课、卖书攒下了第一桶金。2013 年,《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比特币市场的报道,其中指出李笑来是中国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之一。

同年李笑来创立比特基金,几年后通过在得到专栏开设《财富与自由之路》一举收获十几万受众支持,从出书、开课、做投资到频繁参与 ICO 项目,李笑来俨然成为了遍撒财富自由的教父和先行者。

相较于李笑来的高调和知名,金色财经创始人、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的知名度与其在币圈中的地位并不匹配。

杜均早年间的经历也更加扑朔迷离,媒体鲜有关于他的报道,可以证实的一点是其靠倒卖域名发家,也因此接触到了互联网与比特币,从而成为虚拟币的早期入局者之一。

同样与李笑来在炒币一线搏杀不同,杜均的登顶之路更加隐晦,节点资本投资并推动项目 ICO,金色财经参与鼓吹,火币网上坐庄拉高价格出货或砸盘做空——在这样一条完整的炒币链条下,杜均甚至不需要亲力亲为,就可以以股东身份享有整个链条的巨额收益。

孙宇晨或许是最年轻的 " 币圈大佬 "。2013 年,孙宇晨接触瑞波币的发行者 Ripple 并成为 Ripple 大中华区首席代表。一番辗转腾挪之后,他收获了多个名誉头衔,继而 " 碰瓷 " 马云等商界大佬为自己炒作宣传,无论好名恶名,在圈子内的知名度终究是打响了。

2017 年孙宇晨发布波场币,从 2017 年 12 月中旬开始用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把价格从 1、2 分钱拉升到 2 元钱,币价暴涨百倍,整体市值突破 140 亿美元,跻身区块链市值全球前十。孙宇晨当即抛售了 60 亿个波场币,一波套现 3 亿美元。

李笑来私下里曾做出过这样的评价," 你去看看孙宇晨,卧槽市值最高 140 亿美元,谁看谁懵,懵到什么程度?明知道他是骗子,你都不好意思骂他,怕别人反过来骂自己是傻逼。" 孙宇晨得知此事后不仅没有一丝被戳穿的尴尬,反而发微博称 " 听说我又躺着中枪了。"

到最后,在这些大神的带动下,炒币者疯狂到不管什么白皮书,不管什么币,只要看到发币就砸钱,把交易所网站都抢到卡崩溃。有炒币者投资 5000 赚超百万,然后一夜之间爆仓变回零。

在 2017 年 9 月 4 日,包括一行三会、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在内的七部委就已经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 ICO 融资。

但无济于事,道高一尺,莫高一丈,一应玩家随之纷纷将服务器架设至境外,空气币圈的趋利浪潮并未停止,暗涌依旧。

郁金香泡沫,疯狂之后灭亡

17 世纪初,郁金香作为一种观赏花卉流入荷兰,投机商开始大量囤积郁金香球茎以待价格上涨。在舆论的鼓吹之下,人们很快对郁金香表现出了一种病态的倾慕与热忱,并开始竞相抢购郁金香球茎。

在一年的时间里,郁金香价格上涨了 59 倍,随之卖方开始大量抛售,郁金香价格一泻千里,因投资郁金香而破产的民众数以万计。最终由荷兰政府出面终止所有合同禁止相关交易,方才彻底解决了这场经济泡沫。

这样一场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的金融投机也成为了经济学术语,用以昭示了此后人类社会的一切投机活动。

币圈的狂热,不正是郁金香泡沫的再现吗?

事实很快证明,没有实体项目落地支撑、没有权威机构信誉背书、没有真正技术依托的虚拟币们只有一点 " 价值 " 可言,即构成新的金融诈骗套路:

庄家借区块链的名头发行空气币,通过名人站台、热点炒作、营销吹捧等方式操纵早期币价上涨,然后出货圈钱跑路一气呵成,留下被割韭菜的散户们在风中凌乱。

在监管政策出台之前,李笑来直接参与的 ICO 项目非常多,与他有着明里暗里站台背书关系的 ICO 项目更数不胜数——当然,绝大部分项目都在暴涨又暴跌后,被李笑来否认有直接关联。

去年 7 月,一条李笑来私下谈话的录音被曝光。在这条录音中,李笑来不仅坦言自己的投资之道是做网红、炒概念、会忽悠和搞社群,还点评了多个币圈大佬及其项目:

" 都私下说不能出去说了,我是第一个给他(帅初,Qtum 创始人)卖空气币的人,我们给他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不然他哪有今天。

" 莱特币为什么会涨,到最后的解释很简单,就是傻 X 太多了。共识价值,傻 X 的共识也是共识。"

在 2017 年 9 月 ICO 项目被七部委叫停之后,国内交易所发布的 ICO 项目破发率超过了 95%,部分空气币的价格跌幅甚至超过 99%。众筹上市当日价格推高,次日庄家抛售跑路的现象屡见不鲜。

2018 年 8 月 24 日,中国银保监会联合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 " 虚拟货币 " " 区块链 " 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

这份公告直接将虚拟币定性为 " 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今年 6 月被曝崩盘跑路的 plustoken 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款成立于去年 4 月的虚拟货币钱包涉及加密货币价值超过 200 亿元,用户数超过 100 万。

其不仅以 28 天为时间门槛设置了较大差异的提币手续费,实现了 " 你要我的利息,我要你的本金 " 的资金盘模式,还有着发展下线拉人头的奖励玩法,通过创始、大神、大咖、大户四级,用户最高可获得 150 万美元的巨额奖励。

这种求用户交纳费用取得加入资格,并通过发展多级下线、以每级下线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的方式,无疑已经构成了传销行为。

也有相当数量上市即破发的虚拟币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立案调查。例如在去年 1 月 15 日,号称是全球首个支持数字加密货币的博彩游戏平台英雄链,上线即破发,从 0.6 元的发行价直接跌至 0.05 元,跌幅超过 90%,很快就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立案调查。

几乎在五部委出台新指示的同时,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深链财经等一大批头部币圈媒体的微信公众号被封杀。存活下来的区块链媒体纷纷转型财经媒体,在低调中谋求生存。

而那些没有将服务器架设置至海外的虚拟币交易所同样几乎全军覆没,关门了事。随着监管高压全面到来,币圈大神们也开始走下神坛。

李笑来高调宣布不再进行任何项目投资及站台,准备花几年的时间认真准备转行;号召创业者们 all in 区块链的徐小平,删光了所有相关微博;创下 40 多天投资 20 个 ICO 项目的纪录的薛蛮子远赴日本买下京都一条街,投资民宿事业。

至于杜均、孙宇晨等人,要么与币圈项目切割开来陷入沉寂,要么远赴海外低调观望局势,颇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派头。

直至日前,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技术得到国家定调正名,这些币圈人士方才上演了本文开头那弹冠相庆的一幕。

如今看来,这场全民炒币热潮本质上是资本、媒体、交易所合谋的一波割韭菜大戏,韭菜们每天花钱上着区块链学习班,在各种 " 三点钟 " 虚拟币投资群里潜心研究,到头来还是用自己的财富帮助币圈大佬们实现了财务自由,只给自己留下了一地鸡毛。

币圈不再,区块链重新登场

虚拟币或许是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第一个产物,但绝非全部,更代表不了区块链。

时至今日,包括 BAT 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已经在区块链技术发展和落地应用层面探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其中,阿里已经申请了 1005 项区块链专利,主要落地应用于金融领域,目前蚂蚁金服的区块链技术已经落地 40 多个场景,技术上已经能够支持 10 亿账户规模,同时能够支持每日 10 亿交易量,实现每秒 10 万笔跨链信息处理能力。

蚂蚁旗下的蚂蚁区块公司还和杭州互联网法院一起合作发行了司法区块链,帮助公证处、司法鉴定中心、法院出具的任何文书都有无法被篡改的电子凭据。阿里健康则与江苏常州市合作推出我国首个基于医疗场景的医联体 + 区块链试点项目。

腾讯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布局更加多元化,在目前已落地的腾讯区块链应用中,有区块链电子发票项目 " 税务链 "、供应链金融项目 " 微企链 "、司法存证项目 " 至信链 "、城商行银行汇票项目等。

腾讯还在公益、游戏、医疗等更多领域尝试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在行业痛点、解决方案、潜在应用等多个方向开展研究。

百度同样有多个部门涉及区块链业务,包括百度金融的 " 度小满金融区块链开放平台 ",百度搜索的区块链应用 " 度宇宙 "、区块链图库 " 图腾 " 等,百度云还可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并专门设立了区块链实验室。

此外,华为、中国平安、京东、苏宁等企业也已经涉足这一领域。

如果说区块链技术必然拥有光明的未来前景,那么在币圈风云背后,更多的是人性的阴暗面与缺陷性。

投机者和骗子们趁着监管法律法规不健全诈骗圈钱固然可恶当罚,币圈的疯狂也离不开韭菜们的贪婪、短视与盲从。

在这个人人向往财富自由的时代,太多人陷入了过度的焦虑,焦虑又和贪婪相辅相成,在一味的追求躺着赚钱和一夜暴富中," 天上不会掉馅饼 " 这句箴言早已被抛诸脑后。

被割了韭菜的散户们在币圈是没有话语权的,庄家大佬们却站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炒币者们因此会选择性忽视那些一败涂地的同行,聚焦极少数暴富的玩家。

这种 " 幸存者偏差 " 将人性的贪婪推向了极致——即使明知道这是一场击鼓传花的骗局,炒币者们仍坚信自己不会是那个最后接盘的傻瓜。

一个赫然在目的例子是,即使在李笑来那段 " 割韭菜录音 " 在社交网络上热传引发一片哗然之后,币圈交易依旧进行的有条不紊,新的炒币大军也没有停止入场的步伐。

不认识到人性中的这些缺陷,就无法应对那些利用人性缺陷设下的骗局。即使没有虚拟币,也会有 " 实体币 ",总有一把镰刀适合你。

参考资料来源:

【1】《我国必须走在区块链发展前列》,叶蓁蓁,人民网

【2】《人性之坏孙宇晨》,弯钩,万小刀

【3】《" 通往财富自由的路上,都是韭菜?" 李笑来录音泄露!揭底币圈割韭菜套路》,王晓,21 世纪经济报道

【4】《庄家杜均》,范俊杰,PingWest 品玩

【5】《叫嚣双 11 暴富 100 倍!虚拟币交易所围猎投资者》,李想,证券时报

【6】《央视揭空气币真相:这里面的泡沫究竟有多大?》,比特网

本文作者: 阑夕

以上内容由" 阑夕"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