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亲情枷锁丨 23 年前弟弟供我读大学,现逼我替还 180 万赌债

ZAKER哈尔滨 11-21 5

实习生 李家兴 ZAKER 哈尔滨记者 李永明

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前半段,温暖感人,而后半段,画风突变 ……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吴勇,今年 44 岁,名校博士,哈尔滨市一家私企的法人。作为业界的高学历者,吴勇从商以来以诚信为本,从未有过一起债务纠纷,从未与法院有过半点儿瓜葛。然而,前段时间,他险些成了被告。想要告他的人,居然是他的亲弟弟吴军。

11 月 14 日,记者在哈市南岗区一栋写字楼里见到了吴勇,他刚开完会,还沉浸在会议的兴奋中。可谈及弟弟,他突然一脸的无奈和沮丧。或许,用 " 又爱又恨 " 来评价他对弟弟吴军的态度,再恰当不过。

寒门手足情深 弟辍学打工供他上学

说到爱,吴勇的眼圈泛红。

吴勇说,他的老家在齐齐哈尔市农村,兄妹三人,他是大哥。打记事儿起,母亲每天都靠喝中药来维持孱弱的病体。几亩薄田,父亲视若生命,可怎能担起养活一家五口生活的负重?整个屯子里,吴勇家是最穷的,穷到弟弟从小就捡他的旧衣服穿,穷到妹妹看的电视机是从收破烂那儿买来的 …… 求学路上,吴勇对 " 穷 " 字更是感同身受,个中滋味儿刻骨铭心。

吴勇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全屯子里最聪明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后来还是全乡第一,中考又是全县第一。成绩永远是最好的,可他吃的用的却是同学当中最差的,一毛钱的馒头,两毛钱的汤,还有那罐母亲炒的连肉丁儿都没有的咸黄瓜,是他高中 3 年的伙食标配。" 我每一天花钱从没超过一块钱,你信吗?"

可即便吴勇如此省吃俭用,家里仍难以支付并不算高的学杂费。1994 年,吴勇考上国内一所名校时,家里犯难了,因为不但学费拿不起,生活费也成问题,更何况,当时吴勇的母亲病得很重,家里四处举债。此时,让吴勇感激一辈子的人站了出来,他就是弟弟吴军。

吴勇说,弟弟只比他小 3 岁,学习成绩也非常好,和他更是感情深厚。那年 9 月,原本要去县里读高中的弟弟主动提出辍学,之后,到齐市一处建筑工地打工。

学成知恩图报 哥为弟一家竭尽所能

吴勇至今清楚的记得,送弟弟走那天,愁眉不展的弟弟大口大口地猛吸着旱烟,而眼泪一直在他的眼圈里打转儿。良久,父亲突然对吴勇说:" 大勇,你写个保证书吧,将来出息了,好好报答你弟!"

吴勇说自己当时一愣,回过神儿来立即拿出纸和笔,郑重地写下这样一行承诺:" 我吴勇将来学业有成,管弟弟吴军一辈子。"

事后证明,吴勇说到也做到了。大学毕业后他一口气读完了硕士和博士学位。2003 年,吴勇被北京一家外企高薪聘用。第一个月工资,吴勇一半寄给了父亲,一半寄给了已在老家娶妻生子的弟弟吴军。此后,他每年差不多拿出一半薪水寄给父亲和弟弟。吴勇说,2005 年春节前,听说弟弟要盖房子,他一次性给了弟弟吴军 8 万元钱,那是他一年的年终奖。

2008 年,吴勇回到哈尔滨和朋友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事业渐渐风生水起,回报弟弟的机会也来了——

2009 年,吴勇把侄子接到家里,并把他送到哈市一所私立学校,所有费用全由他支付。2011 年,弟弟吴军一家搬到了哈尔滨。住的房子,是吴勇花钱租的。吴勇还掏钱给弟弟买了车让他开出租,还给弟媳在自己的公司安排了工作。可以说,弟弟一家三口的学习和生活,他都事无巨细帮着打理。

回老家过年时,父亲一边喝酒一边夸奖吴勇:" 大勇,真有做哥哥的样儿。" 那一刻,吴勇感到心里很温暖。

堕落沉溺赌博 弟道德绑架逼哥还债

说起恨,吴勇很多话到嘴边又咽下。

他告诉记者,自己学业事业有成之际,弟弟的人生轨迹也在一点点与正轨偏离。打工回到屯子里后,弟弟变得不学无术,酗酒还染上赌博的恶习。起初,吴勇并不知道,父亲也难以启齿。所以,当弟弟以各种借口向他要钱时,他全力满足却一无所知。后来,弟弟来到身边后,他才察觉到了异常。

吴勇说,正常的哥一个月都有五六千元的收入,可弟弟总是抱怨钱赚得少。一天,吴勇发现吴军居然没出车,而是和朋友在一宾馆聚众赌博。那天,吴军欠人家的一万多元钱,是吴勇还的。那天,吴勇大骂了吴军,输得红了眼的吴军反唇相讥:" 学都让你上了,你现在有钱了,我怎么和你比?" 那一刻,吴勇无言以对,心里非常难受。

让吴勇没有想到的是,那句戳心窝子的话,竟成了弟弟吴军的一句口头禅,成了每次他对抗吴勇教训的说辞。

吴勇更没想到的是,弟弟在赌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他不但把家里的全部积蓄输得精光,还把出租车输掉了。2016 年,弟弟离了婚。离婚后更是有恃无恐,债台高筑。2018 年 9 月,吴勇拿出了 20 万元替弟弟偿还了部分赌债后,严厉警告他这是最后一次替他背债,以后再也不管了。可他哪里知道,一个长久被赌瘾浸淫的人,长期被赌债缠身的人,想拔出泥淖,太难了。至今年 4 月,弟弟吴军仍有 180 万元债务无法偿还。

这一次,吴勇断然拒绝。可这一次,弟弟突然翻脸。他每天都纠缠和骚扰吴勇,还多次到吴勇的公司胡闹。更让吴勇始料不及的,弟弟竟然拿出了当年自己写的那份 " 保证书 " 要挟他,不替他还钱就到法院告他,就会搞得他声名狼藉。吴勇的肺都要气炸了,却无可奈何。今年 9 月的一天,吴勇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律师,受吴军委托要起诉吴勇,而对方说的证据就是那份保证书。深谙法律知识的吴勇,立刻揭穿了对方的谎言:" 你懂法吗,这份保证书能起诉我?你是我弟雇的吧?" 对方一听,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吴勇突然感到心里一酸,眼泪差点儿流下来。那份保证书,记录着他生命历程中多么幸福的回忆,曾经承载着多么深厚的手足之情,可如今,竟成为弟弟威胁他要钱的 " 筹码 ",他怎能不心痛?

采访结束时,吴勇掷地有声地说,欠弟弟的 " 债 " 他还完了,弟弟欠的 " 赌债 ",他一分也不会再替他还了。他甚至有些自责,或许,正是自己过度的给予,让爱变成了害 ……

(文中人物为化名)

图片均为网络配图

编辑 王剑青

值班主编 张雷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吴军大学赌债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