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车海平:数字经济与行业知识价值闭环的思考

环球网 2019-11-21

【环球网科技 综合报道】在日前北京世界 5G 大会上,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数字转型首席战略官车海平博士,分享了其对数字经济与行业知识价值闭环的思考。

车博士首先分享了华为与生态伙伴合作的 5G 应用成果。在媒体与体育、医疗、交通、制造、能源、农业等不同领域的 5G 应用创新,代表着各行业、各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正在加速,发挥数字经济新动能正成为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通过 5G 和超高清视频,可实现港口、矿山和医疗手术等场景下专用设备的远程操控,帮助行业专家基于其专业技能和知识所提供的高端服务产品突破了时空的约束,提升了生产效率、经济价值和社会福祉;通过 5G 和 AI,使得工业、农业等领域针对其生产环节中的行业隐性知识(由数据作为知识生产的原料来承载)开展数字化再生产,产出由应用软件承载的可执行的行业显性知识组件,再次闭环注入生产装备和工艺流程,这种新范式可优化生产活动并持续改进效率和质量;在未来的自动驾驶场景下,5G 和 AI 也可以帮助多个组织主体实时完成跨行业的知识融合与复杂系统交互控制,使得人类享受到全自动化的出行服务体验。剖析不同的 5G 应用,就能发现企业都在利用 5G ( 含确定性网络和边缘计算等 ) 和 AI 技术,针对自身的生产组织和运营模式开展全局性优化,适应消费升级及匹配产业结构的升级,以期在演进的价值网络(数字平台生态)中形成有效嵌入。共性的关键点在于,行业知识的数字化再生产和网络化协同,可以说数字经济的核心是知识经济和协同生产,在 5G+AI 时代使得社会和经济运行过程中隐性知识的显性化具有了经济性,且利用行业知识网络化协同为纽带实现跨企业、跨行业的协同生产,将是数字经济的优质增量。

传统企业,其生产设备、OT 和 IT 等众多系统都相对割裂,企业和行业的知识生产和使用存在诸多断点,价值闭环也有洼地。基于 5G 技术落地的强大推力,并综合利用 IoT、边缘计算和 AI 等新技术,将令 ICOT 技术进行有机融合,使得企业的设计、制造、交易、维护等业务流程中的行业知识开展数字化化再生产和利用,可构建出连续的数字主线和全息的数字孪生,行业隐性知识显性化、知识价值闭环方才在更多行业范围内具备技术可行性和经济性。行业知识是价值创造的源头,软件成为行业知识的通用容器,依托软件之间高效连接和互联互通会形成经济高效的数字平台与生态,而这会极大的提升行业知识价值闭环的速动率,使之成为新的技术经济范式。从数字经济的发展视角看,车博士认为,当前工业领域的装备、控制系统和工业基础软件等相对封闭的架构,当前 5G+AI 等 ICT 技术被各行业引入,将有利地促进各行业自身主导的数字化转型,尤其是针对各行业的高价值和高复用的智能装备逐步探索形成智能生产装备平台、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要是智能生产服务平台)等各层生态体系。各层各类行业知识有不同的制成品形态及其数字化再生产和使用闭环的数字化主线,总体上具有 " 生产环境平台化、场景知识服务组件化、隐性知识显性化、数字孪生全息化 " 等特征,行业知识以微服务化组件库形态进行建设和积累,基于数字平台和知识组件,行业内各企业更容易实现共享交易、交互集成形成各类工业 APP,繁荣行业知识市场。这将进一步提升行业 / 企业间的产品协同设计、需求联动响应、供应链全集成和服务上下联通的效率。各行业主导的数字化转型对于行业知识生产和价值闭环的诉求不断提高,也必将驱动 ICT 产业在网络、多样化计算、数据模型、AI 算法、软件和信息服务等领域深化一系列的知识生产的工具革命。

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场全局优化的进程,已经从办公协同、企业管理、交易环节的转型,向价值创造源头的生产端、供给侧、创新制造环节的数字化转型推进。不同于办公、管理和交易环节的数据、信息和知识相对易于集中到云重心,企业的生产要素天然是地理分散的、生产控制也需要就近闭环,这对 ICT 的技术供给提出诸多挑战,使得 5G 技术提供确定性连接、分布式边缘计算与智能、ICT 供给品自身具有按需柔性生产模式成为必需,并驱动数字化 ICT 基础设施整体上的 6 大变化:从中心云向边缘延伸;在现有的连接、计算和存储供给品类上,要拓展通用人工智能的供给;与当前主流的 X86 同构计算技术堆栈并行,需增加端侧的物联网芯片、边缘的 ARM 芯片、人工智能的 AI 芯片等多样性计算技术堆栈,形成开放的异构计算体系;作为企业 / 园区 / 行业 / 城市 / 国家各领域内基础设施的 ICT 技术供给,端、边、云、网各环节从局部独立向全局协同演进,基于分布式协同的数字平台对开展全局优化的上层应用进行支撑,就如 AI 训练在云端,推理在边缘和终端;ICT 不只是知识生产的技术装备底座,也是行业知识价值闭环的依托,应自带商业平台属性;在 ICT 基础设施的运维运营框架中引入 AI,并开展架构简化、流程自动化、场景知识组件化、生产柔性化,正使得极简、智能自治 ICT 基础设施平台的供给成为可能,从而降低行业用户门槛,逐步改变当前市场上 ICT 技术供给的碎片化。

在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高效协同中,数字化 ICT 基础设施是基石:企业各业务环节数字化后,基于数据可实现从感知到预测,再到优化和决策的场景化应用升维;能实现物理和数字世界的双向实时闭环反馈;从设计、仿真、制造,再到运行和维护,可以帮助企业无缝贯穿业务的全生命周期。从企业和市场角度,数字化的 ICT 基础设施将会是个平台化体系架构,成为各个组织中经济高效的知识生产体系,以满足诸如实时、动态、可协同、算力丰富、成本优势等一系列要求。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要实现物与物、物与人、物与本地系统、边缘与云等多方协同。而这需要极简网络支持全量数据的获取、需要经济性和多样性并重的算力、需要普惠 AI 支持数据 / 模型 / 知识驱动。所以 ICT 产业需要将其各类技术要素,如 " 极简网络、多样性计算、普惠 AI" 等,通过产业发展逐步集成整装起来,承担起为各行业广泛开展行业知识数字化再生产赋予工具革命的使命,数字化 ICT 智能基础设施平台体系也将成为数字经济的基石。

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 ICT 与垂直行业的协同,行业知识是价值创造的源头,ICT 是行业知识的容器、生产装备、和知识价值传递的连接脉络。知识价值的闭环,离不开行业知识富集者及生态伙伴紧密协同;需要有智能泛在的数字化 ICT 基础设施支撑。各行业在其数字化转型,重构行业内的产业结构,再塑行业外的价值网络,对于行业经济运行效率的核心要素,如智能生产装备、智能生产服务、知识经济新业态等不同的产业切片,ICT 行业和各行业一起都应尊重行业知识构建和使用的价值,并积极寻找平台化、组件化、智能化等市场机会。在这数字经济的产业发展进程中,也需要产业各方协商推进,诸如知识经济生产要素治理、知识价值分配模式、软件产业升级机会、知识生产工具的基础设施化等诸多的挑战。最后,车博士从全球数字经济协同发展角度,呼吁尊重数字主权,反对数字柏林墙,共建数字经济全球共同体,并发出数字经济互联互通产业倡议,倡导构建相关产业共识、参考框架和标准规范,以促进数字经济中实施经济和协同生产的市场成熟与繁荣。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