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东旭光电债务危机 新能源汽车业务扩张失利

新浪财经 2019-11-21

来源:《财经》杂志

原标题:透视东旭光电(维权)危局:抽贷金融机构为非国有银行,本来答应续贷的

文 |《财经》记者 张建锋文

今年 3 月份,东旭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兆廷在会议上指出,将 " 实业报国 " 作为企业发展的最终目标。彼时,李兆廷也许没有预料到,时隔 8 个月后,其旗下上市公司东旭光电(000413、200413)将出现 20.1 亿元债券违约,随后东旭集团控股权也拟被转让。

作为中国本土最大、全球排名第四的液晶玻璃基板生产商,东旭光电在 2019 年三季度手握 183 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下,公司 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一和品种二合计 20.1 亿元应付本息,未能在 2019 年 11 月 18 日实现兑付。

受此消息影响,15 东旭债(112243.SZ)估价大幅下滑。wind 数据显示,上清所估值中,2019 年 11 月 19 日,15 东旭债估价全价和估价净价分别为 62.71 元、59.26 元,相对于 11 月 18 日的 99.27 元、95.84 元,大幅下滑 36.83%、38.17%。

在公司可用流动资金只有 30 亿 -50 亿元的情况下,金融机构一笔 20 亿元的抽贷,成为流动性危机导火索。" 上述抽贷金融机构为非国有银行,其抽贷行为比较典型。" 一位东旭光电内部人士向《财经》表示,该银行本来答应续贷,但是公司偿还完毕后,就再也贷不出来了,具体原因不清楚。

" 一方面,目前去杠杆的背景下,银行出于对风险控制的考虑,资金更愿意流向国企,而对民企雨天收伞的做法时有发生,"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季立岗接受《财经》采访时指出,另一方面,在企业偿还贷款后,意味与银行结束了上一笔贷款合约,如果没有新的贷款合约,银行不再放贷也是遵守商业规则的一种体现。

东旭光电回复《财经》称,公司资金紧张与公司扩大经营规模后,随着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应收账款也随之增加有关。

业务扩张期,布局新能源汽车的举措,为公司应收款飙升埋下隐患。

11 月 19 日,东旭光电迅速公告,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 " 石家庄国资委 "),拟受让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超 50% 股份。15 东旭债、东旭光电于当日双双停牌。

《财经》记者注意到,东旭光电发行的 17 亿元债券,暨 2016 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也将面临投资人回售申请,行权日为 2019 年 12 月 2 日。

在国资入场消息公布后,东旭光电危局如何化解?草根起家的李兆廷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债券突现违约

东旭光电的债券偿付能力,一直备受投资者关注。

今年 9 月 23 日,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提问,"16 东旭光电 MTN001A" 行权回售,公司是否已准备好偿债资金?东旭光电随后回复称,关于即将到期债券兑付,公司已经准备好兑付资金。

然而时隔不足两月,风云突变。11 日 18 日下午,有消息称,东旭光电宣布回售违约。公司当日晚间 " 未能如期兑付 " 的公告,确认了上述消息。

东旭光电此次违约的债券,为公司 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该票据分为两个品种。

品种一为 16 东旭光电 MTN001A(债券代码:101659065),发行规模为 22 亿元,利率 4.48%,付息日及回售部分债券兑付日为 2019 年 11 月 17 日(休息日,顺延至其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下同),应付本息合计 19.69 亿,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6.05%。

品种二是 16 东旭光电 MTN001B(债券代码:101659066),发行规模 8 亿元,利率 5.09%,应付利息 0.41 亿元,付息日及回售部分债券兑付日同样为 2019 年 11 月 17 日。

东旭光电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上述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东旭集团一位前高层对《财经》记者表示,公司盘子太大,出现一点资金问题也很正常。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9 年 10 月 30 日,东旭光电虽然将 16 东旭光电 MTN001A 未回售部分债券利率由前三年的 4.48%,上调票面利率 300 个基点 /bp 至 7.48%,但投资者回售债券金额仍高达 18.7 亿元,占发行规模比例高达 85%。

根据《东旭光电 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品种一中期票据,期限为(3+2)年期,固定利率,附东旭光电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及投资者回售选择权。投资者回售权,为东旭光电作出关于是否上调品种一中期票据票面利率及上调幅度的公告后,投资者有权在投资者回售登记期内进行登记,将持有的品种一中期票据按面值全部或部分回售给东旭光电,或选择继续持有品种一中期票据。品种二是 5 年期中期票据。

此外,东旭光电 2016 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暨 16 东旭光电 MTN002(债券代码,101659069),发行规模为 17 亿元,投资者回售申请开始日期、截止日期分别为 2019 年 11 月 13 日、2019 年 11 月 19 日,行权日为 2019 年 12 月 2 日。

虽然公司将 16 东旭光电 MTN002 的债券利率由前三年的 5%,上调 300 个基点 /bp 至 8%。但投资者回售债券金额为多少,还是未知数。

一位债券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 16 东旭光电 MTN002 投资者也大规模选择回售,则东旭光电的债券偿付压力将会进一步增加。

东旭光电表示,公司正在加速回款安排兑付资金,计划近期兑付,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同时,计划近期将尽快召开投资人大会,增加增信措施,保证投资者利益。

有媒体报道称,公司解决债券违约的路径主要是归拢其他小项目资金、引入其他资金两个路径。

上述东旭光电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控股股东拟引入国资算是解决资金问题的第一步,具体的措施还需引进国资结果出来才能确定,因为结果不同所采取的措施也将不同,目前很难出具具体的措施。

货币资金负债双高

债券违约背后,让市场颇感疑惑的是,截止今年 9 月 30 日,东旭光电货币资金(合并报表)高达 183.16 亿元。

巨额货币资金,与公司上市后持续融资关系密切。

在 2013 年借道宝石 A 登陆资本市场之际,东旭光电主业为成套装备及技术服务、电真空玻璃器件及配套电子元器件、玻璃基板、建筑安装,彼时公司的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 9.32 亿元、3.69 亿元。

此后,借力资本市场,公司开始持续融资,在扩大玻璃基板等主业的同时,也将触角延伸至石墨烯产业化应用、新能源汽车。

东旭光电 2015 年至 2017 年连续三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 187 亿元,用于股权收购、生产线项目建设。

随着主业快速发展,2018 年公司营业收入高达 282.12 亿元,净利润增至 21.64 亿元。

与收入大幅增长对应的是,公司货币资金和负债双双居高不下,引起深交所关注。

2018 年末,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余额为 198.07 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 27.29%;有息负债余额为 204.31 亿元(包括长短期借款、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占公司总资产的 28.15%。

康得新事件后,海通证券姜超团队发布《从康得新债券违约看存贷双高》,筛选出了部分 " 存贷双高 " 债券发行人,东旭光电位列其中。

东旭光电在今年 5 月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公司 2018 年末货币资金余额中,募集资金 83.96 亿元,受限资金 48.9 亿元,非受限资金 65.2 亿元。

公司进一步表示,经核查,除已披露的 48.90 亿元受限资金外,货币资金不存在其他(潜在的)限制性安排。

按照上述数据,公司 2018 年非受限货币资金,足以覆盖此次违约债券的 20.1 亿元,但公司仍出现债券违约。

同时,东旭光电有息负债规模也居高不下。

2018 年末,公司有息负债构成中,项目贷款授信或批准额度 87.5 亿元,余额 30.93 亿元。流动资金融资中,15 东旭债、中期票据、流动资金贷款授信或批准额度分别为 10 亿元、47 亿元、151 亿元,余额分别为 9.52 亿元、46.79 亿元、117.07 亿元。流动资金贷款主要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财经》记者注意到,截止今年 9 月 30 日,东旭光电有息负债金额合计进一步上升至 216.05 亿元。

东旭光电回复《财经》称,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产业特性决定了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

新能源汽车埋伏笔

货币资金和有息负债的高企,是东旭光电近年来业务快速扩张的缩影。虽然金融机构抽贷引发了此次危机,但在扩张期,公司布局新能源汽车,似乎早已为资金紧张埋下了伏笔。

在石墨烯行业布局多年的东旭光电,随着公司推出解决新能源汽车速充问题的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让其在 2017 年将目光投向了新能源汽车。

2017 年,东旭光电以 30 亿元价格,收购上海申龙客车有限公司(简称 " 申龙客车 ")100% 股权。彼时,申龙客车评估增值高达 641.90%,显示出东旭光电进军新能源汽车的决心。

此次产业布局,让东旭光电打通了 " 石墨烯材料 -- 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 - 新能源汽车 " 的产业链,但也为东旭光电后续应收款剧增埋下隐患。

在将申龙客车揽入麾下之前,申龙客车的应收账款就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2015 年至 2017 年上半年,申龙客车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 11.23 亿元、18.43 亿元和 27.2 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70.20%、87.11% 和 121.78%(按照 2017 年 1-6 月数据简单年化计算),占比较高。其应收账款,主要包括对下游客户应收的货款及新能源汽车销售的中央及部分地方财政补贴。

其中,申龙客车 2016 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高于同期东旭光电应收账款 16.53 亿元(2016 年报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2016 年度,申龙客车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 87.11%,不仅仅高于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 58.40%,亦远高于东旭光电同期的 23.95%(2016 年报数据)。

收购申龙客车后,东旭光电应收账款开始飙升。2017 年至 2018 年,东旭光电应收账款余额增幅分别为 341.46%、82.29%,不仅高于 2016 年的 58.53% 的增幅,亦高于同期公司营业收入增幅。

2018 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 143.53 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总额的 50.88%,相对于 2016 年报数据,大幅攀升。

东旭光电对《财经》表示,公司资金紧张与公司扩大经营规模后,随着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应收账款也随之增加有关。公司 2018 年应收账款增加主要原因,为新能源客车业务所产生的应收账款增加所致,新能源客车应收账款余额达到 63.42 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 2018 年末应收账款周转率同比下降 30.11%。

东旭光电表示,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主要原因为新能源客车业务的行业特点所致,新能源客车运营里程达到 2 万公里方能申请国家补贴,且国家补贴审核及发放需要一定时间周期,导致新能源客车业务产生的应收账款回收期较长,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

今年三季度,东旭光电应收账款为 118.01 亿元(合并报表)。

资金困局待解

在市场还在消化债务违约消息之际,东旭光电发出了 " 国家队 " 拟入场的消息。

11 月 19 日,东旭光电、东旭蓝天(000040.SZ)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有限公司(简称 " 东旭集团 ")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简称 " 东旭投资 "),拟向石家庄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 51.46% 的股权。

截止今年三季度,东旭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石家庄宝石电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计持有东旭光电 21.77% 股份。

东旭光电 2018 年年报显示,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东旭集团 51.46% 股份,李兆廷持有东旭投资 51.171% 股份。

分析人士认为,股权转让或使东旭光电中期票据兑付出现转机。

上述东旭集团前高层表示,东旭是石家庄的一面旗帜,轻易不会倒。

如果石家庄国资委真正入场,首先面临的是如何解决东旭光电资金紧张的问题,而公司募集资金使用效率较低、东旭集团巨额债务也需要整体考虑。

上述债券人士表示,按照惯例,东旭光电筹集兑付债券资金,将会把即将到期的 16 东旭光电 MTN002 一起考虑进入,如果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或大银行借款,则公司此次危局化解可能性较大,具体情况还需要看解决方案。

在资金危机之外,东旭光电还面临着部分募投项目多次延期,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较低问题。

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尚余 81.26 亿元募集资金未使用完毕。其中,2015 年公司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 80 亿元中,30 亿元用于生产线项目建设,原预定达到可使用状态日期为 2017 年 12 月 31 日,后经过 4 次延期,预定达到可使用状态延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

此外,作为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资产负债率虽然从 2017 年末的 68.03% 降至 2018 年末的 62.70%,但 2018 年末,其负债规模仍高达 1299.40 亿元。

截至到 2018 年底,东旭集团总资产逾 2000 亿元,员工逾 1.6 万人,业务覆盖光电显示材料、高端智能装备、新能源汽车、石墨烯产业化应用、新能源与环保、产业园区。

" 公司之前主业一直在发展,同时也想开拓一下新业务,做些产业延展。" 一位东旭集团前员工对《财经》记者表示,这也是老板的一个梦想。

责任编辑:常福强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