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弹劾公开听证第三场 白宫官员称“惊到了”

新华社 11-20

弹劾公开听证第三场白宫官员称 " 惊到了 "

王宏彬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 19 日举行针对总统唐纳德 · 特朗普弹劾调查的第三次公开听证会。4 名已经在闭门听证阶段作过证的白宫和政府前任及现任官员露面作证,陈述他们所了解的 " 电话门 " 风波并接受议员问话。

一名证人回忆听到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 · 泽连斯基今年 7 月的一通电话时,用 " 震惊 " 一词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

【"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当天的听证会分两场,一场的证人是副总统迈克 · 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珍妮弗 · 威廉姆斯和白宫头号乌克兰事务专家、陆军中校亚历山大 · 温德曼;另一场的证人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俄罗斯事务顾问蒂姆 · 莫里森和政府前乌克兰问题特使库尔特 · 沃尔克。

特朗普给泽连斯基打那通引来弹劾调查之祸的电话时,前三人作为白宫和国务院的团队成员亲耳听到两人通话内容,只有沃尔克不在场,但他作为乌克兰问题特使经手过后续事宜。

第一个作证的威廉姆斯说,她认为这通电话 " 不寻常 ",因为总统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 " 似乎涉及到(美国)国内政治事务 "。

身着军装、佩戴勋章的温德曼用词更直白,称那通电话 " 不妥当 "。他这样说:" 老实讲,我(听到总统通话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种感觉很可能是有一些震惊,某种程度上,我对乌克兰政策最坏的担忧现在成真了。"

温德曼说,出于职责,他事后向上级部门国家安全委员会报告了他的担心。

刚从国家安全委员会离职的莫里森说,他不认为那通电话本身有不合法之处,但是担心通话内容一旦泄露,可能引发政治风波。

沃尔克则用 " 当时不知道 " 回答几乎一切质询。他称,自己不知道冻结乌克兰军援与调查贪腐有关,不知道调查贪腐与 2020 年总统选举民主党籍竞选人乔 · 拜登及其儿子有关。" 要是他早弄清这些关系 ",当时就会提出反对。

这通电话今年 8 月由一名情报官员检举,特朗普据称在电话中对泽连斯基施压,让他提供拜登父子的 " 黑料 "(拜登儿子受聘于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以换取美方解冻一笔近 4 亿美元军事援助。民主党人控制的众议院 9 月 24 日启动弹劾调查,指认特朗普滥用公权谋取个人政治利益。

【社交媒体攻势】

尽管 4 名证人并没有抖出新料,白宫还是发动凌厉的社交媒体攻势,在 " 推特 " 上实时反驳证人的证词并质疑他们的可信度。

彭斯办公室发表声明,与威廉姆斯 " 划清界限 "。声明称,威廉姆斯的主要工作是为彭斯搜集有关乌克兰的材料,她的顶头上司是彭斯的下级,并不直接向彭斯汇报,她与彭斯 " 几乎不互动 "。

特朗普的社交网络助理丹 · 斯卡维诺则把矛头对准仍在白宫任职的温德曼,称乌克兰政府邀请温德曼出任该国国防部长,而且 " 三顾茅庐 ",暗示温德曼对美国的忠诚度可疑。

温德曼回答议员问话时证实,这确实是真事,但他当时 " 立即予以回绝 ",并且向军队上级和情报部门汇报。

温德曼 1975 年在乌克兰出生,3 岁随家人移民美国,从军 20 年,现任国安会欧洲事务主管。

特朗普先前把上述二人称作 " 特朗普黑 " 团伙。两人在听证会上予以回斥。威廉姆斯称她没想到总统会这么叫她,温德曼则回应说 " 我从不搞派系 "。

特朗普和他的长子当天再次抨击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称民主党人 " 私设公堂 "" 丢人现眼 "。

特朗普 18 日说,考虑就众议院针对他的弹劾调查提供证词。(完)(新华社专特稿)

关键词:库尔特 · 沃尔克 ( Kurt Volker ) 、亚历山大 · 温德曼 ( Alexander Vindman ) 、蒂姆 · 莫里森 ( Tim Morrison ) 、珍妮弗 · 威廉姆斯 ( Jennifer Williams )

以上内容由"新华社"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新华社新闻

新华社新闻

权威声音,亲切表达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