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一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补壹刀 11-20 48

" 从盘面看应该快结束了。"

港股连续两天大涨,19 日成功站上 27000 点。

暴徒的燃烧弹还没有完全熄灭,香港敏感的金融市场就已然传递出几分不一样的气息。

是的,这一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的。

排队自首,一网打尽!

在与警方对峙两天两夜后,香港理工大学的暴徒们熬不住了。

他们发现,无论是跪求英爸美爹蔡英文,还是以死相逼威胁反对派,亦或是大打悲情牌向市民要 " 声援 " 要物资(详见 : 香港警方突然换了打法,暴徒开始 " 哀嚎遍野 "!),都不起作用。

一哭二闹三上吊不管用,那就跑吧。

暴徒们有过三次 " 逃跑计划 ",但均以失败告终,他们绝大多数没有逃出警方防线。

警方防线冲不破,有暴徒试图从下水道逃跑。但很快他们就放弃了。

因为下水道 " 太臭了 "。

消防到场救援后,有部分人声称自己吸入了 " 不明气体 " 而身体不适。于是乖乖在现场接受治疗。

林郑月娥星期三早上表示,目前已有约 600 人以自首方式平静安全离开香港理工大学,其中 200 名为 18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士,警方估计仍有 100 多人滞留理工大学内。

她还表示,留在理工大校内与警方对峙的,大部分都不是学生。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与此同时,警方表态也十分强硬。

港警西九龙总区指挥官卓孝业 18 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抗议者是罪犯,没有其它选择,只能投降,警方将公平对待投降者。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滕锦光也通过视频讲话劝留守在校园内的暴徒投降。

他说,警方向他保证,如果抗议者不使用武力,警方也暂不使用武力,会让抗议者和平离开校园,他本人会亲自陪着学生去警局,确保案子受到公平处理。

也许是觉得自己插翅也难飞,不得不为自己的暴行承担责任了。这些穿黑衣的年轻人开始感到了失望:

" 各区开花 " 声援自己,原来竟是没有的事," 我被外面的人卖了 "。

有港媒记者这样写道:现场不少留守的人眼神彷徨,还有人躲在一旁哭泣。

这不是结局,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这一天,港警 " 新一哥 " 邓炳强也在 19 日获得官宣,正式上任。

新官上任三把火。

他上任的第一天,香港警队的口号就改了,从 " 服务为本,精益求精 " 改为了 " 忠诚勇毅,心系社会 "。

有媒体说,口号修改的原因与当前的示威活动无关。

为啥改口号,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咱就是觉得新口号听着更舒坦。

此外,邓炳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提出了 " 四大抗暴策略 "。它们包括:

改变目前不够灵活的机动部队编制,成立由总警司级别警官指挥的 " 总区应变大队 ",这样无论 " 应变大队 " 去到哪个警区,都能与当区最高级警官快速沟通,互相配合;

购入防割颈巾、防护口罩及眼罩等物资,并研究引进一些可以保持距离的非致命性武器;

承诺会争取招聘额外人手,继续聘请已退休的警员出任合适岗位,减轻前线压力;

加强前线人员的反恐训练,加强与其他政府部门及机构的联系。

由于邓炳强在过去的一系列行动中展现出强硬作风,有外媒直接将他称为 " 鹰派领军人物 "。这一作风在他上任第一天也尽显无疑。

在当天的记者会上,邓炳强表示将坚守岗位,打击暴力,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他说,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以 " 首先保护好我的同事,支持我们的同事继续去执法 "。

很多人同情、支持港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在打击暴徒的一线流血流汗,而他们的个人隐私却多次惨遭 " 人肉 ",家人也饱受骚扰。

邓炳强此前在采访中表示要团结社会力量,凝聚支持者的声音。与此同时,面对那些中伤警方的假消息,他说," 见一单,踢爆一单 "。

其实邓炳强一直在一线。自 6 月 " 修例风波 " 爆发后,他不但在幕后指挥,还多次亲自前往现场驱散示威者。

比方说,在 11 月 2 日港岛的示威冲突中,邓炳强直接穿上印有 " 刑警 " 标志的 CID 背心现身金钟警察总部一带,并配备警棍、头盔、防毒面具等装备:

另外,11 月 17 日,也就是港理工被暴徒搞成 " 战场 "" 兵工厂 " 的当天,邓炳强也现身现场指挥。

有媒体称,邓炳强在港理工附近巡视后,定调港警不会攻入校园,但要阻止 " 核心示威者 " 走出尖沙咀。

在邓炳强带领下的香港警队,让人期待。

更为硬气的一波操作来自全国人大。

19 日一大早,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发表谈话,称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谈话说,香港高等法院星期一对禁蒙面法做出 " 违宪 " 的裁决,违反了基本法。

干得漂亮!

就在前一天晚上,港高等法院的裁决出台后,黑衣蒙面暴徒和黄丝议员们弹冠相庆,大批蒙面暴徒上街示威,他们肆意打砸,得意忘形。

那一刻,一直在一线拼命维持这座城市秩序的警队,该是多么寒心。

星期二人大表态是一次拨乱反正,它得到香港各界的欢迎。就连昨天那些自诩 " 胜利 " 的反对派,除了极个别泛民议员极其勉强地做出基于立场的政治表态,大部分人哑口无言。

因为人大的表态,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一段时间以来,香港法院和高院的表现令人失望。从对暴徒的轻判,到对法律的裁断,都让人感到困惑——所谓 " 司法独立 ",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普通市民来说,法院和高等法院的裁决总会产生权威感。

然而一个现实问题是,许多裁决书由复杂晦涩的英文组成,中文版本通常简单。

权威感 + 看不懂,两者一叠加,一个可怕的后果就形成了:

一旦某种错误立场被披上高深的法律外衣,那些处于社会底层、受教育程度相对低的群体受到误导,那些错误的、危害性的行为受到鼓励,似乎是一个自然结果。

这是大是大非问题。

在星期二全国人大的表态中,特别需要划重点的是谈话的最后两句: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这是什么意思,叨姐在这里就不做解读了,让暴徒和黄丝议员们自己琢磨去吧。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由"补壹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