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现实版“药神”:和电影里还是有区别

红星新闻 11-19

从德国代购抗癌药、通过 QQ 等渠道向国内患者销售、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刑拘 …… 几乎是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翻版情节。电影情节、境外上市药品是不是假药的争议、病友的 100 多封求情信,曾让翟一平案备受关注。

2019 年 10 月 17 日,被称为现实版肝癌 " 药神 " 的翟一平案宣判。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判决,翟一平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 3 年,缓刑 3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 万元;禁止翟一平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药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法院认为,翟一平伙同他人共同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律法规,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经营药品,数额达 470 余万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翟一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翟一平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对认罪认罚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有明确的认知,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判决书(部分)

11 月 18 日晚,红星新闻通过电话专访翟一平,他表示,接受判决结果,不上诉。在采访中,他亦多次强调,希望公众更多地关注肝癌这个群体,而不是他个人。

红星新闻:对判决结果满意吗?

翟一平:这份判决结果已经生效了,我没有上诉,也算比较圆满的解决吧。现在我还在缓刑当中,在老家(江苏海门市)接受社区矫正。

红星新闻:现在身体怎么样?

翟一平:身体还可以,还比较稳定。定期做检查,定期检查是我们肝癌患者必须做的一个项目,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发。

红星新闻:有没有因为判决结果而后悔去帮病友代购药品?

翟一平:后悔,后悔不了解这条法律。其实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一个犯罪行为,我要知道这是犯罪行为,我肯定不会去干这个的。我有正当职业,有国家注册建造师证书,随便到哪里我都能挣到一碗饭吃。

帮助人的方法很多,并不是只有这种方法。

红星新闻:当时怎么想到要去做这个事情?

翟一平:我是 2014 年例行体检时检查出患有肝癌,自己就钻研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后面我们一帮人组建了好多肝癌群,我也创建了一个公众号,主要宣传肝癌的知识,肝癌系统的研究,也比较关注前沿的治疗方案,我在群里免费地给病友做咨询。

当时为什么用这个药呢?这个药在国外如欧美、日本它已经用于治疗肝癌了,但是国内没有这种药。有些患者就想用这种药,我也没有能力去弄到这个药,这个药是 " 老米 "(郭某洪,今年 6 月份去世)从德国托人弄过来的,我就是分发一下这些药,然后他给我点辛苦费。

有一点要说明,我们没有主动去卖这个药,都是人家托我们去代购。我们没有在群里吆喝卖药,更没有向社会主动卖过这个药,都是病友慕名,他知道然后让我们帮忙代购。

红星新闻:还记不记得被抓时的情形?

翟一平:我当时在上海租的房子,当时警方问,你是不是搞了德国药,他问你药在哪里,我说在冰箱里,他们就把药拿走了,把我带走了,很简单。

红星新闻:被抓后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翟一平:进看守所后大脑一片空白。后来律师跟我讲,如果是定销售假药罪,按照现有的法律,要判十年以上,这个让我比较震撼。

红星新闻:被抓后有很多病友帮你写求情信?

翟一平:对,到现在我都保存着这些信的原件。这些信都是群友自发写的,包括律师的援助,也是群友帮忙介绍的,律师也没有收我一分钱。

比较感动,我觉得这几年跟这些病友,没有白在一起,还是建立了深厚的、超乎生死的友谊。

▲老米(右一 ) 和翟一平(右二 )

红星新闻:很多网友称你为现实版的 " 药神 "。

翟一平:这个我知道,药神嘛,也谈不上。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看过电影,我们这个跟电影还不太一样。电影主角搞的是仿制药,我们代购的是真药,我们这个药是德国正规上市的,都是原产原装的真药,和仿制药还有一定的区别,仿制药还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

红星新闻:取保候审之后还跟病友们联系吗?

翟一平:对,我一直在群里。群里人很多,照顾他们一下,给他们指导一下,该到哪个医院去找哪个医生啊,做什么治疗啊。因为我对全国治疗肝癌的医生比较熟,比较了解,哪个医生做哪个治疗比较好,推荐给病友。

红星新闻:这一年时间怎么度过的?

翟一平:这一年主要就是三件事情,第一,休息、保养身体、定期检查;第二,处理这个案子;第三,还是跟病友在一起,给他们一些指导。

红星新闻:有没有关注抗癌药物在我国落地情况?

翟一平:这个我都关注,去年 pd1 纳入医保,6 月份我在外面,我还在公号发了相关文章,批准了但是国内没有药,直到 9 月份才进入中国。

我们代购的三个药现在国内都有了,普通人负担不起,pd1、仑伐替尼联合用药一个月就五六万,所以我们呼吁降价,要进医保,让肝癌患者都能用得起这个药。

红星新闻:法院判决你在缓刑考验期间不能从事药品生产经营等相关工作。

翟一平:对,有这个禁制令,三年之内不能从事药品相关的工作。药品也不是我的本职,我的职业是建造师,搞建筑装潢这一块的。只不过我对肝癌比较有研究,群里的人比较信任我。

我希望公众后续能关注一下肝癌群体。肝癌是肿瘤,但是中国在肝癌方面没有功能性的用药,这些用药都依赖于国外。这种药也是我们当初从德国代购的一种药物,对肝癌治疗效果非常好,但是价格昂贵,吃不起,一盒药 16800 元,一个月要吃两到三盒,费用巨大,一般人家都负担不起。

老百姓吃不起这个药,只能吃仿制药。仿制药就没有保证了,可能买到假药,或者有的人就吃更加便宜的原料药。

红星新闻:为什么不愿意太多报道自己?

翟一平:肝癌群体确实是非常苦难的一个群体。肝癌这个病,在发病初期没有感觉,我是例行体检发现的,身体没有任何感觉,所有血液指标全部正常,就有肝癌了。

但是等到身体有感觉了,再去查,肯定就是晚期。因为肝是一个沉默的器官,肝里面是没有神经的,不会感觉到痛,只有长得很大了,顶到肝脏表面的神经,才会感觉到痛,那时肿瘤已经很大了。中国最起码有 60% 的肝癌患者是在晚期发现的,得不到早期的治疗。

我觉得我个人也就这样了,我的目的是希望去帮助这些肝癌患者,我有四五个群,一个公众号,最起码一万个家属。我在想怎么样去扩大影响力,去帮助他们,求医问药,更好地使用这些药物,我的着眼点是这样子的。

这个命题很大,可能靠我个人会有些力不从心,但这是我的目标。因为大家比较相信我,可能我在他们这个群体当中有一定的影响,我想余生去做好这样一个事情,更好地帮助他们延长生命。

我们肝癌患者只能说是延长生命,想治愈是不太可能的。肝癌的治疗不要走错路。

红星新闻:你到目前为止帮助了多少人?

翟一平:没统计过,两三万吧。QQ 群 1 千多人,微信群四五个,都满了,公众号 5 千多人。我们群有个口号,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病人。人进进出出太多了,今天进来了,明天走掉了,因为家里人死掉了嘛,他退群了,又有新的人加进来。

我给他们做免费问答,我不收一分钱,碰到困难的人,我还给他捐款、送药。我希望把我了解的知识传递给更多的患者和家属,让他们得到更好的治疗,这是我 5 年来一直坚持的事。

▲翟一平的公众号

红星新闻:你的家人支持你吗?

翟一平:支持,这个事情于我也就这个样子了。缓刑对我影响不是很大,但是有案底了,对小孩以后上学考试都有影响,这也是我对家庭的一份愧疚。

但是我的初衷不会改变,我的初衷是帮助更多的病人,被判缓刑只是其中的一个插曲。在法律框架允许的前提之下,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这些病友,是我这辈子不会改变的目标。

来源:红星新闻

以上内容由"红星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