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B 站说明年是全民动画元年,为什么?

极客公园 11-19 18

「元年」和「预言」,当这两个词出现在 B 站国创发布会上的时候,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显眼。

11 月 17 日,在 B 站 2019-2020 国创发布会上,副董事长兼 COO 李旎提出了「全民动画元年」的概念,她说随着 80 后进入 40 岁,00 后进入 20 岁,从小有着看动画习惯的这几代人正在成为社会主流,「这意味着动画这个内容形态,开始真正成长为全民的需求。」

「以过去的观察为基础,我们可以对下一个十年做出三个预言。」这三个预言分别是:三年后国产动画的产量、规模会数倍于日本番剧,七年后动画会成为娱乐行业的主流,而十年后,中国原创动画将会领先、流行于世界。

李旎背后的屏幕上依次打出了「2020 是全民动画元年」、「关于下个十年的三个预言」的字样。对一向低调、小众的 B 站而言,这多少会让人感到「画风」上的变化。

去年在同样的舞台上,李旎的判断是,「2019 年会是国产动画自《大圣归来》之后最重要的一年」,B 站想要给行业以信心,但这说法却显得非常保守克制。当时国产动画刚刚经历了投资泡沫的破裂,行业整体都处在惶惶不安的状态。

今天来看,这个说法保守了。2019 年,《哪吒》石破天惊地拿下了近 50 亿票房,《白蛇缘起》和《罗小黑战记》依靠口碑完成了同档期的逆袭,《灵笼》、《汉化日记》和《少年歌行》等高质量剧集作品上线,让人们看到更需要工业化生产的动画番剧产业的进步。再加上六月 B 站十周年活动上破圈的「三体动画化」消息,「主流」的社会看到了动画的力量,整个行业也慢慢走出前两年的阴霾。

在行业慢慢有了起色之后,不断强调与合作伙伴「共同成长」的 B 站似乎也有了向「社会主流」发声的底气。

元年之前

事实上,虽然「预言」听起来有些唬人,但 B 站的三个判断并不仅是在鼓励行业,也是基于 B 站自己的经历的总结。

从数量、规模和流量上来看,中国动画产业超越日本并非不可能。根据日本动画协会统计的数据,在全球领先、高度成熟的日本动画产业,近五年来,每年的动画产量稳定在 350 部上下,比起刚刚走上正轨的中国动画产业,日本动画在数量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就 B 站自己而言,2019 年它上线了 104 部国创作品,引入的高质量日本番剧约 110 部,数量上已经趋平。另外,通过与版权、制作方合作的方式,B 站已经参与了 88 部国创作品的投资、出品和发行,而这时 B 站国创区设立才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在当天的国创发布会上,B 站发布了 27 部新作品,同时同步了 13 部上年发布作品的最新动态。随着《哪吒》和《三体》动画等作品冲进主流视野,动画从业者信心上升,行业内对动画产能的预期相对乐观。

流量也是一样,李旎在发布会上透露,B 站 2019 年国创区的 MAU 首次超过了番剧区(日本动画为主),成为 B 站第一大专业内容品类,总播放时长超过 3 亿小时,同比去年增长 125%。另外一边,从行业整体的角度看,在 B 站还是个人网站的 2013 年,全国在线动画用户仅有 2000 万人,而 2019 年这个数字达到了 3 亿。

关于动画成为娱乐行业主流的预言,李旎在采访中向媒体解释道,一方面技术不断发展,动画和真人影视和游戏等更为「主流」的娱乐方式间的界限不断模糊,比如越来越多的真人影视作品中引入了 3DCG 的内容,互动影视这一概念本身就是在模糊游戏和影视之间的界限,而虚拟偶像、vtuber 等行业的兴起,更是动画二次元行业与传统娱乐行业之间边界被打破的证明。在技术之外,一部动画作品从企划到制作到上线需要 2-3 年的时间周期,李旎认为就行业目前的情况来看,两个周期之后,人们在意识上,对国产动画的认识会发生变化。

至于十年之后,国产动画走向世界的预言,则更像是一次基于目前行业里出现的乐观情况,对未来的一次畅想。「动画在中国诞生一百年来的理想,将真正被实现。事实上,我认为这一天并不用等到 2030 年,它会很快到来。」李旎说道。

《我为歌狂 2》海报

预言的底气

某种程度说,B 站作出预言,也是它深扎国漫市场的决心体现。

在国创分区成立的两年半以来,B 站逐渐深入国产动画行业,同时随着公司其他业务的发展,B 站逐渐形成了一个面向国产动画产业非常完备的产业链布局。

具体而言,除了已有的社区和视频点播平台,B 站针对动画产业还设有投资、制作、漫画、游戏自研和发行、影业、付费会员、直播、广播剧、衍生品开发、广告、会员购电商、虚拟偶像和大型线下演出活动等遍布产业链横向与纵向各个环节的业务布局。「在行业内有这样闭环的公司很少,极其地少。」李旎在采访时说道。

「一个 IP、一个团队、甚至一个创意,只要接入到 B 站的产业布局生态中,就能得到全方位的开发和滋养。」李旎说,她把 B 站定义为国产动画产业的「基建方和服务方」,「在 B 站看来,每个作品商业化的角度和切入点都是不一样的」,全产业链的布局可以保证任何类型的作品都能在 B 站的服务中找到商业化的可能。

B 站副董事长兼 COO 李旎

这种「基建、服务」的保障,对与动画的创作者而言尤为需要。即便是国内的头部动画制作公司,在进军原创领域也一直非常谨慎。2018 年底刚刚拿到过亿元 B+ 轮融资的绘梦动画就是国产二维动画领域的头部公司,但在与 B 站确定合作之前,他们的作品大多以小说、漫画改编为主,原创的比例相对较少。

对动画制作公司而言,改编作品存在既有的粉丝群体,无论是开发成本还是上线后的风险都相对较低。原创则完全相反,但原创的优势在于,一旦做成,制作公司可以对 IP 进行相关授权,营收手段更加丰富。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绘梦动画 CEO 李豪凌解释道,绘梦方面原来虽然有做原创动画的想法,但是没有平台,没有资本,对于制作公司来说,做原创的风险太大,在当时的市场条件下,「做得越多,亏得越多」。而在与 B 站合作之后,「大家互相投资,我们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合伙人」李豪凌解释说,「现在合伙人那边有平台,有资本,就可以一起来做。」

从公开资料可以看到,绘梦与 B 站在 2018 年 6 月成立了「哆啦哔梦」公司,主攻原创动画,公司法人为 B 站董事长陈睿,绘梦与 B 站双方均有持股。据李豪凌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哆啦哔梦」数个项目正在策划和制作过程中。李旎也表示,B 站与绘梦有大量原创作品的尝试,所以 B 站「会给李导足够长的时间对原创作品进行孵化和拿捏。」

对高质量内容的追求和对制作周期的宽容度,是很多制作公司选择 B 站的原因。从 B 站手中接过《三体》版权的艺画开天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在一次又一次的合作中,B 站与制作公司建立了高度信任的合作关系,艺画开天虽然制作发布的时间相对不稳定,但每次交付的作品质量一直饱受好评,在 B 站上吸引了很多粉丝。因此 B 站选择将《三体》版权交给艺画开天制作动画,对上线时间的要求也相对宽松。

《三体》动画海报

「B 站与制作方的关系从来不都不是传统的甲乙方关系,」Bilibili 版权资深总监张圣晏对极客公园说道,「我们需要他们帮我们做出好的内容,没有他们也没有今天这些内容的呈现。」在平台与制作方达成信任之后,B 站会把自己拥有的优质版权给到制作公司,本次国创发布会上最受关注的两个 IP 都是这样的模式,上面提到的《三体》交给了创作《灵笼》的艺画开天,原著在晋江文学城上收藏过百万的《天官赐福》则交由绘梦动画负责制作。反过来,在拿到这些知名 IP 的时候,制作公司也会自然而然地收获更多行业里的资源。

《天官赐福》海报

在可靠的全产业链服务和相互信任的合作机制的基础上,B 站还有着自己独有的优势:极高活跃度和忠实度的粉丝用户。

去年在国创发布会上发布、目前正在 B 站热播的《万国志》背后的制作方灵樨文化尤其欣赏 B 站用户的高质量。创始人杨智超对极客公园提到,其他平台的观众有普通观众、粉丝、和核心粉丝三个层级,但 B 站的观众直接跨过了「普通观众」,夸张点说,B 站展示的数据,「不是播放量,它上来就是粉丝了」。《万国志》正片在 B 站上线前,「追番」(相当于收藏订阅)人数已经超过了 20 万,「(其他平台)可能有几万就不错了。」

某种程度上,B 站对内容的高要求也来源于平台用户的高粘性,这些粉丝级别的观众从客观上对 B 站上线的作品提出了高标准的要求。灵樨文化在 2019 年 9 月上线《万国志》1、2 两集,但因为作品存在一些问题,没有达到粉丝们的预期,受到了 B 站用户的批评。灵樨文化的团队紧急把内容回炉重制,十一期间加班修改。一个月后,《万国志》新版本上线,不仅是后续的剧集,连已经上线的 1、2 两集都完成了重制。制作方的诚意打动了观众,目前《万国志》的评分已经回到了 9 分以上,评论区和弹幕里,重制的诚意甚至成为了 B 站用户点评的加分项。

「B 站用户是非常喜爱动画,有鉴别力的。他们对于国创具有好奇心、参与度、宽容性。只要你的作品有亮点,有良心,他们就会付出十倍的热情成为你作品的宣传大使。」李旎在发布会上说道。

打动观众的勇气

B 站与动画产业这种「共同成长」的合作关系不仅体现在与头部制作公司的合作中,国创的团队还在向动画制作的更早期摸索。

在国创发布会当天下午,B 站首先举办了「小宇宙新星计划」的颁奖典礼。这是 B 站第一次为「小宇宙」项目举办如此规模的活动,为了给年轻新秀颁奖交流,B 站请来了绘梦动画 CEO 李豪凌、壹动漫总经理王诤、艾尔平方创始人兼导演的卢恒宇和李姝洁和玄机科技创始人沈乐平等行业资深人士为获奖者颁奖,并在现场进行对谈交流。

2016 年开始,B 站与国内各大高校合作,开启「哔哩哔哩小宇宙」企划,将优秀的动画毕业设计作品在 B 站平台上进行展映。获奖作品将会得到 B 站的高额奖金,后续也会有机会将作品开发成商业动画,在 B 站的全产业链模式里进行孵化。2017 年获奖的《请吃红小豆吧》就在去年拿到了 B 站的投资,今年更是以续作登上了国创发布会的舞台。

今年,B 站把「小宇宙」项目升级,拓展到全社会,征集优秀的原创动画作品。从 7 月开始征集投稿,B 站接到了 69 部原创动画的参赛作品,它们风格迥异,与成熟的商业动画有着高度的差异性。

动画作品的多元化是 B 站非常强调的一点,在举办「小宇宙新星计划」活动时,评审在作品的商业化可能性之外,尤其注意作品风格、题材的差异性。李旎在国创发布会上提到,要想实现那三个预言,必须修复中国动画产业里存在的几个严重问题,其中第一个就是原创能力和原创人才的稀缺。

这也是「小宇宙」项目走出校园,面向社会上独立工作室的原因之一。这次颁奖礼上获得金奖的作品《阿莉塔的睡前故事》,目前已经与 B 站完成签约,之后 B 站会帮助制作团队把作品已有的复杂故事和世界观设定孵化为成熟的系列动画。

《阿莉塔的睡前故事》海报

《阿莉塔的睡前故事》制作团队「摔跤社」(Studio Tumble)是一个由 7 名各大美术高校毕业生组成的独立工作室,他们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 24 岁。

导演张逸兴因为《阿莉塔的睡前故事》拿到了「小宇宙」项目的最佳导演奖,他今年只有 25 岁,刚刚毕业一年,在摔跤社的团队里担任导演。

比起身边经验丰富的行业老炮,刚刚走出校园的年轻导演和制作人在台上会显得十分青涩,说话也更加保守克制。张逸兴本人看起来也有些害羞,即使在媒体群访时,说话声音也是全场最小的那个。不过聊起作品和创作的时候,他的声音会明显大一些。《阿莉塔的睡前故事》是他和团队打磨了两三年的作品,他们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一切都放进了这个具有极高美术水准的动画短片里。

「小宇宙新星计划」活动现场

「这个片子是给英雄看的童话故事,我们之后的目的也是做(出)能给人内心以力量的作品。在我看来,这个就是人性的光辉,我们之后的目标也是做出更有人性光辉的片子,」张逸兴突然顿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第一次在台上说这种话。咽住一口气,他掷地有声地补上最后一句 :「做出能够打动大家的作品!」

走下台,张逸兴趴在桌子上喘着粗气,「感觉心脏病要犯了,」他几乎带着哭腔。团队的伙伴和其他年轻的同行在他身边逗笑调侃。李豪凌走过来,「有点激动啊,感觉你差点哭出来。」他安慰张逸兴说,「发自内心,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一旁调侃张逸兴的年轻同行也严肃起来,他告诉张逸兴,自己还没有他这样的勇气。

附:B 站国创发布会作品清单

责任编辑:卧虫

题图来源:Bilibili

以上内容由"极客公园"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极客公园

极客公园

这里汇聚着优秀的产品观察报道、高质量的线下活动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