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当郑爽的男朋友,到底有多难

ZAKER吉林 11-19

先来假设这么一场旅行,试试看,坚持到哪一步你会想要喊停。请注意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设定条件,旅行者,有且只有你和你的另一半。

你和你的另一半来到某乡下度假区。时值炎夏,室外温度高达 40 度。这里清静,人少,空气好,但同时,没有任何便利设施,比如饭馆超市外卖。意味着,一日三餐必须自给自足。

想象中,这样的旅行应该极度休闲,放松,爱干嘛干嘛。然而第一天一大早,你还睡得流口水,另一半的声音已经响彻耳畔," 起床啦起床啦。"

ta 尽量显得温柔,可对一个打算睡到自然醒的人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鬼之音。比工作日的闹钟,比领导的咆哮,比客户的要求都魔鬼一百倍。

但你没打算屈服,继续装死,蒙头大睡。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ta 开始放大招。手一划拉,只听滋啦一声响,窗帘整个被拉开。瞬间,窗外足以刺瞎眼的阳光,一股脑扎满房间的每个角落。扎得你浑身绞痛。

就问你,怕不怕,醒没醒,能不能起床!

这种不由分说直击心脏的叫床模式,上一次发生还是十多年前,高中每个周末,你妈捶门,拉窗帘,催你赶紧起床吃饭写作业,边催边骂骂咧咧。

ta 不骂,ta 属于慈母型。此处," 慈母 " 特指一种该死的温柔。比如,你刚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坐起来,想回魂两秒。不,你不能你不想你不准——一支挤好了牙膏的牙刷已经递到你面前。

它在对你发出指令," 麻溜地,给我滚去洗脸刷牙!" 你只能接收,执行,一刻不容缓,更不容反驳。

你妈觉得她是为你好。ta 是觉得,ta 在照顾你伺候你,把你伺候得跟老佛爷似的。但你,并不能真的像老佛爷一样对此理所当然。你要学会投桃报李,学会感恩戴德。

像是坐车前往观光地千岛湖的一个多小时,你以为那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多小时吗,不是,每分每秒都是考验。考验你够不够体贴心细,是不是观察入微,有没有全身心地爱 ta 关注 ta 记挂 ta。

如果你足够爱 ta,ta 一撅屁股一皱眉头一掉头发,你都应该一清二楚。你不知道,因为你困了,在补早上被 ta 吵醒的觉。可你怎么能困呢,这是你们难得的二人世界诶!

好死不死,七拐八绕的山路成功把 ta 甩晕车了。画面就成了这副鬼样子,ta 难受地晕着车,你居然舒服地睡着觉。你硕大一颗头,垂在靠背上被甩来甩去,甩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滚地上。这样都甩不醒你!

此时此刻,ta 一定在内心深处念着世界经典名句泪如雨下,"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在我面前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在我面前,却压根不知道我在晕车。"

就这么又晕又气地终于回到住处。果不其然,ta 蹭一下炸毛了。

至此,旅行不过刚刚开始半天 ……

来吧,回答开头的提问。这样一场早上不能睡懒觉,下午困了不能打瞌睡,另一半晕车不能毫无察觉的旅行,进行到哪一步的时候,你会窒息?

我先说!大热天的,在方圆一百里都是猪牛羊和农作物的乡下,可供娱乐的项目极其匮乏,却还不准我吹着空调睡到饱,还敢拉我窗帘拖我起床;光是这第一步,真的,我就得提刀跟对方拼命。

图解已经很清楚了,这场要人老命的旅行,来自综艺《女儿们的恋爱 2》,女主郑爽男主张恒。

必须表达一下我对张恒的佩服之情。究竟怎么能做到,和一个默不吱声直接拉你窗帘催你起床的人谈恋爱的?拉窗帘真的,太无情太残酷太无理取闹。

就算对方是刘昊然我也 …… 只能给他三次机会。

这里补充一个小插曲,关于从千岛湖回来,郑爽炸毛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商量这一天怎么玩。各位来想象一下哈。

在一个特别十分非常热热热的午后,在一个知了哇哇叫蚊虫嗡嗡飞的田园乡村,你问你的另一半,咱们下午干点什么好,ta 回答你," 去种地。" 请问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你会是什么心情?

是我我又要提刀了。

显然," 种地 " 这么酷炫的玩法,一般人玩不起。张恒的提议是,去漂流。漂流需要预约,时间已经过了,这才有了张恒的第二个提议,去千岛湖。

郑爽一开始是反对的,理由一大堆," 我喝了豆浆,坐车,车上开空调,空调一吹,我肚子会痛 " 不拉不拉。重点也提到," 我会晕车。"

那么,各位又来想象一下,想象跟你男朋友约会。

你说亲爱的我们去看电影吧,他说没什么想看的。你说那我们去试试楼下新开的咖啡馆,他说这个点喝咖啡会睡不着觉。你又说,不然去唱 K,他缓缓吐出一句话,两个人唱 K 好傻。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怒火中烧,很想把这男的摁在地上摩擦?所以张恒一甩手,我 fuck 说。

张恒生气,郑爽委曲求全,走吧走吧去千岛湖。去呢,张恒睡觉,回来呢,张恒又睡觉。等于来回两个小时的车程,张恒对郑爽的晕车一无所知。

听出这个炸毛故事的重点了吗?因为是你想去千岛湖的,我晕车我多不情愿,我也一路陪着你。可你在我晕车晕到快死掉的时候,你居然给我呼呼大睡,你都没有陪着我。

郑爽该炸毛吗?该——如果她只有 17 岁第一次谈恋爱的话。

只有 17 岁小姑娘,才会在恋爱中,斤斤计较那一句话,那一个小表情,那一丢丢小动作。但凡,有任何微不足道的细节与想象不符,要命了,刺伤了,流血流泪了,他是不是没那么爱我了。

纠结再纠结,痛苦再痛苦,在小男友面前,又能做到半个字都不说。不说不是原谅他,是一边忍着憋着受伤着,一边用显微镜般的余光死死锁定他观察他,他,这个榆木脑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啊!

结果显而易见,都说榆木脑袋了,不拿木槌敲一敲,到死,他都不会发出半点声响。他不响,没反应,她就愈加感到悲伤逆流成河。河水堵塞,无处发泄,怎么办?

黑脸呗,翻白眼呗,说风凉话呗,故意找他茬呗。像郑爽,面朝千岛湖,春不暖花不开地。再看看旁边那个榆木脑袋," 哇好美哦好好玩哦 " ——千岛湖竟然都比老娘垮到地上的臭脸,更能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简直气上加气。问她,你干嘛呢,没好气回答," 照照片,不然不是白来了吗。"

到家,一个健步冲下车,冲之前给他留好线索," 谁也别跟我说话!谁也别哄我!" 烦躁地,怒气冲天地。想说,老娘这回给的暗示,瞎子都能看出来了吧。

这位老娘的理想剧本应该是,榆木脑袋整个吓傻,楞在原地冻住三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非常惊慌失措,非常紧张地追上她,抓住她的手,问她,"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所以,即使在哒哒哒地往房间里冲,身体仍然很诚实地放慢速度,左绕绕右晃晃。利用晃动的角度,配合眼睛偷偷往后瞟,瞟榆木脑袋有没有按她脑补的那套,很少女漫很玛丽苏的戏份在演。

偏偏,她找了榆木脑袋里,最不开窍的那一个。没有追,没有抓手,没有终于 get 到 " 她生我气 " 之后的反省和询问。

看郑爽气呼呼地走前面,张恒茫然地跟后面。一进门,张恒劈头盖脸就冲郑爽一句吼," 你又咋了?"

这真是一个极具讽刺的 ending。

天知道,在郑爽决定炸毛之前,她酝酿有多久,心路历程有多长,小九九有多弯弯绕绕。结果都只换来张恒这个毫不领情的反应:你烦躁,我不烦躁吗,你怒气冲天,我就不能怒气冲天吗。

怎么讲,张恒这种顶级榆木脑袋,在对付某类,为情所伤自怜自艾哼哼唧唧的脑残少女时,还蛮奏效的。反正郑爽那装了一肚子的,老也长不大的所谓中二少女心事,全被张恒治得妥妥的。

硬从这个角度看,张恒或许才是郑爽的 Mr.Right?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隔壁的隔壁的那个张翰,至此,总算可以放心吃一碗牛肉面了。

来源:想吃牛肉面的牛牛、谈资

编辑:小召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