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重塑自我:21 世纪最重要的技能(一)

36氪 11-19

神译局是 36 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 · 赫拉利曾在《今日简史》中总结了 21 世纪的 3 个特点:1)信息过剩 2)变化太快 3)算法操控。并提出了 3 点。包括 1)提高理解能力 2)重塑自我 3)了解自己。但是如何去重塑自我呢?职业教练 Paul Millerd 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原文发表在 Medium 上,标题为:Reinven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Skill Of The 21st Century Career。鉴于篇幅太长,我们分两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重塑自我:21 世纪最重要的技能(二)

职业生涯刚起步的时候 Ben 激情满满。但是,他选择了一个非常稳定的职业。这条路 " 典型 " 的走法熬过 9 年稳定又艰苦的工作,届时他在工作上就可以有一点点自由了。当然,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意识到,这段时间有点太长了,但是这是长辈告诉他的金玉良言,他不得不听从了几年。

就像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对自己的能力信心爆棚。他认为自己有能力做得更多,但老板只要让他好好干,等到轮到他。他的老板可能很残酷,甚至会虐待人。Ben 一心想推翻他的老板接替他的位置。

当老板被迫请假的那一小段时间里,Ben 对此稍微有了一点体会。他终于可以在没有老板指使干事情了。他热爱这种自由,并且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踏上自己的征程。

不过老板回来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愤愤不平的 Ben 想把事情拽到自己手上。一开始他想偷偷地从本市竞争对手那里揽活,但大多数人都认得他的老板,所以不想跟他打交道。哪怕他们看到了 Ben 的才华,他们也不敢制造一个敌人。

Ben 意识到自己必须离开自己住了一辈子城市然后重新开始。17 岁那年,以学徒的身份给哥哥打了 6 年工之后,本杰明 · 富兰克林只身前往费城。

自由,冒险以及开拓自己的道路,对这些东西的迫切要求是不受时间影响的。大多数大学生告诉我说,有朝一日他们 " 希望能自己开公司 "。哪怕害怕,在企业世界的大多数人都怀有一丝幻想,想要做一些更具创业精神的事情。即使是那些职业生涯即将走到尽头的人也无法幸免。我跟婴儿潮的那一代人也聊过,他们把退休看成是去追求自己年轻时一直都想干的事情的机会。

在富兰克林时代,从波士顿跑到费城不是顺着 95 号州际公路开下去就搞定那么容易。他被迫乘船。在他的自传里面他是真么描述自己这趟旅程的。

晚上,我发高烧,就上床睡觉去了。但是,因为在某处看过说多喝冷水对发烧有效,我就按照这个处方,结果一整晚大部分时间都在出汗,烧终于退了,早上,下了渡轮后,继续步行前进,到了离伯灵顿还有五十英里的地方,有人告诉我应该去找条船载我到费城。

当天一整天都在下雨。我浑身都湿透了,到了中午时,我已经很累了。于是我到一家小旅馆呆了一晚,开始后悔不应该离家出走。

大多数人的适应能力都不如富兰克林。但是,我们依然有着同样的渴望去走自己的路。重塑自我。踏入未知。

我们缺乏的不是勇气,而是用来驾驭现代世界以及弄清楚这段旅程会是什么样子所需的,更深层的理念、工具和模型。我们不需要又一篇文章来告诉我们,追求激情会让我们更快乐。我们不需要有人告诉我们,说我们的老板不知道如何管理。

我们需要一幅更新版的现实地图,需要更好的办法去思考如何踏入未知世界。怎么开辟自己的道路进入到一个跟我们的想象不一样的世界?这里有六条道路。

我们需要调整自己对工作的期望

从事全职工作的人不到三分之一。医保、福利都很好,还有个人发展和收入增长机会的工作就更少了。但是,我们对职业世界的假设仍然基于 1950 年代 " 组织人 " 的神话:

当组织人的各种 " 好处 "

就像 Seth Godin 所说那样:

受过教育,工作努力的群众还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他们再也得不到自己应得的

跟着走然后就能得到照顾。

我每周都会收到那些 " 循规蹈矩 " 者的电子邮件并跟他们交流。这些拿到了学位、资格证书和工作,那些本该可以保证他们长期感到满足的东西。但是,他们却在工作中面临着痛苦、焦虑或者意想不到的失败。

下面这段来自一位走成功的寻常路的朋友,他拥有顶级 MBA 学历,有着在顶级咨询公司工作的经历:

大公司有很多扯淡工作,我自己就是个令人吃惊的例子。我先是在第一次重组时接受了一个新职位,然后又在不相干的第二次重组时被分到一个被人遗忘的岗位——相当于在 6 周之内被炒了 2 次鱿鱼。从那以后,那个本来是我老板的家伙就安排我跟手头有空缺岗位的内部人士联系,我觉得也许我也可以利用一下。

这些对话有一半都跟令人讨厌的无聊工作有关,要么结果就是招聘经理说:" 我听说你很棒,我们交流得很不错,你看起来似乎也很好合作合作,不过我们得找个经验多一点的人 "。这种反应凸显了一件事,我的业务部门被收购后,我再怎么有潜质,也没什么机会了。

这种故事太常见了。但是,我们对职场的传统看法是运转良好,所以他们不会告诉任何人。有过这种遭遇但从未向人诉说过的人数量之多令人惊讶。他们为什么要跟我这么一个互联网上的陌生人说大概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这里就不进行探讨了。但是事业停滞,迷失自我,这些仍然会带来巨大的耻辱,因为我们在用错误的假设去做事。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确实得到了自己该得的。至少在他们的职业生涯初期是这样。对于许多大学毕业生来说,这是一条看起来直截了当的发展道路:

寻常的职业路径

…… 但是然后事情变得怪异起来。很多公司还是会去倡导一条清晰的职业道路,但由于增长缓慢而难以兑现诺言。很多人指望着有一条通向资深总监或者高管角色的捷径。现实跟理想差得有点远。这意味着大家的职业慢慢变得有点像这样:

实际上的情况

在现代世界里,要想驾驭好工作,更重要的是,要想驾驭好生活,是很难的。在过去,你可以靠稳定的收入增长来偿还 3 年期的抵押贷款,但是现在还能指望靠这个吗?

我希望我说的这些不是事实,但是过去几年我跟数百人交谈过,我意识到那些掌握了重塑自我这门技能的人,似乎对未来最为兴奋。什么是重塑自我的技能——应对不确定,保持灵活的技术的人们 - 处理不确定性,保持债务灵活,实验新的工作身份。

所以,当那位高管告诉你 " 小伙子,好好干,有朝一日你会得偿所愿 " 时,你可以微笑着面对他,但不是因为你会得偿所愿,而是因为你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没有什么是可以打包票的,吊死在这条道上有点疯狂。

快速测验:以下角色有何共同点?

数据科学家

SEO 经理

Substack 付费作家

首席快乐官

区块链开发者

远程健身教练

在线课程设计师

这些都是我 2007 年毕业时几乎还没有的工作。现在,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从事这些工作。

如果我知道会有这些职业的话会怎么计划呢?去年,我在接一项咨询的零工时,被迫用上了我 10 岁的时候纯粹出于好玩自学的建站技能。我当然没有为去年的事情做好计划——只是有幸那项技能可以帮上忙。

对成功的不合理想法妨碍我们采取行动

每个人都看过像这样的文章。这种文章之所以存在(并且起作用)是因为它利用了根植在我们内心深处对金钱、地位以及权力方面的不安全感。这种文章对点击量很有用,但这种思维方式让我们相信成功意味着赚很多的钱,让很多人相信这样的公司甚至都不值得创办。

在过去 2 年多的时间里,我回答了无数关于招聘员工和发展的计划问题。其假设是人人都是创业者,人人都想要更多。这个假设太过根深蒂固,以至于让无数人以为自己得制订扩充计划,尽管内心深处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足够的东西。

《Company of One》的作者 Paul Jarvis 曾写过一篇文章,谈关于他跟另外两个人一起加入了一家新公司:

" 如果这家公司需要我们三个人以外的人去发展业务的话,我就已经出局了。"

...... 不是因为我害怕成功,而是因为 " 成功 " 对我来说意味着能够得到需要完成的东西,不需要聘请一个团队就能完成

我考虑做播客时,有人问我怎么去赚钱。我告诉他那不是我的目标。我只是想尝试一些新东西,看看是不是好玩。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让我保持创造力并提升我的思维层次的一种强制机制。做这件事只让我花了 75 美元买个麦克风就可以开始了。

我跟很多人都交流过,那些被困在原地的人。他们也乐于尝试自己或某些创意项目,但又对失败有着根深蒂固的恐惧。其中的部分原因来自于我们对成功的样子的看法。

我们没有看到像 Jarvis 这样的创业者的故事,他更关注 " 够了 " 而不是致富。相反,我们考虑的是能抓住我们注意力的品牌和名人。如果你想做自由职业,想成为一名顾问,你会担心跟麦肯锡和波士顿竞争。如果你想做自己的事情,你会想到前面已经有 Gary Veynerchuk 和 Tim Ferriss 。如果你考虑做播客,那你会头疼要跟 Gimlet 和 NPR 竞争。

很容易会陷入这种陷阱。下面是我的播客在苹果平庸的播客 app 里面的截图:

如果我们是这种角度看的话,那似乎我们之间就是直接竞争。

只是 " 美国生活 " 的运作就是个《财富》500 强的业务部门,而不是一家初出茅庐的初创企业,而且那还只是 NPR 的众多播客之一。看看他们的团队与我的团队以及听众人数的比较:

如果我要跟 NPR 来比的话,那绝对是个失败。可是对于那 200 多个收听我节目的人呢?你们就是我最喜欢的人。

我任何时候都能跟你们交谈。

当大家考虑走自己的路时,他们马上会考虑就是自己是否能取得成功,而所谓成功意味着赚钱以及别人对他们的看法。虽然这中想法可以让人奔忙奋斗好多年,但这不是一条可持续的人生道路。

走自己的路的真正挑战是找到你想要做下去的工作。这会建立一个反馈回环,让你永远精力充沛,让你可以结识同样感到兴奋的人,并且不断想出新点子去试验。

大家一想到互联网,就会想到各种各样的口水战。但我的发现是网上大部分人对那些消极的的事情都不感兴趣,相反他们只是想找有趣的想法或者有趣的人去交往。

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告诉我们,截止今年,已有 38 亿人连接到互联网。这意味着如果你想要寻找跟自己的创作、工作或分享产生共鸣的人的话,找到的难度要比你想象的容易。

你只需要在浩瀚的宇宙中找到跟你有共鸣的那一点尘埃。如果你是自由职业顾问,也许 5-10 个稳定的客户就能维持你未来 5-10 年的生活。如果你用 200 美元的价格提供付费课程,并且希望每年能赚取 100000 美元,你则需要关心就是去找到 500 名对你的课程感到兴奋的人。

另外,你的想法可能还不够奇怪。

2015 年,Marielle Chartier H é nault 创立了美人鱼学校,现在在加拿大和美国拥有 10 所学校。她就靠叫人怎么像美人鱼一样游泳来谋生:

她一开始做这门生意也许只是想看看是不是也有人有着同样的兴趣。然后就发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找到你的部落

财富和规模最大化只是确定行动方向的两个选择而已。互联网为你的生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更多选择。

译者:boxi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