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被卸磨杀驴的“白头盔”们警醒了谁?

玉渊谭天 11-19

文章经授权转载自玉渊谭天(ID:yuyuantantian),作者:谭主。

2019 年 11 月 11 日凌晨,伊斯坦布尔的贝尤鲁街区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掉下来了。

小花园的地上,一个人躺在那里。

土耳其警方随后赶到,确认了身份:死者是一位白人男子,名叫梅西耶尔。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叙利亚民防组织”(又称“白头盔”)的创始人。该组织曾活跃在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近年来慢慢被人遗忘。

梅西耶尔的死因尚在调查中。而随着梅西耶尔逝去的,还有“白头盔”的辉煌时代。

当叙利亚战局愈来愈趋向于清晰,关于“白头盔”的“传说”也接近于落幕。但这场棋局的故事,仍然值得后来者回溯、借鉴。

棋局黑手

故事从一大笔“黑钱”讲起。

2006 年到 2011 年期间,一个主要资金来源是美国国会的非政府组织 ——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 对中东地区的资助不断增加,其中活动开展最活跃的地区便包含了叙利亚。

这些“黑钱”近乎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叙利亚的独立媒体、民间组织和激进的“意见领袖”。矛盾在黑暗处潜伏,等待爆发。

2011 年 3 月,社交媒体上一篇题为“ 2011 年反对巴沙尔 · 阿萨德的叙利亚革命”的文章揭开了叙利亚反政府活动的序幕。15 个在学校墙壁上涂鸦反政府内容的叙利亚学生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愤怒的学生一定没有想到,他们开启的是一场 8 年后尚未结束的战争,引发的是数百万叙利亚人的颠沛流离。

大规模暴乱随之而来。

一些游行示威者打出了星条旗,一些反对派武装升起了美国国旗当“护身符”。就像他们在香港的“同行”一样,叙利亚反对派们上蹿下跳,呼吁美国、英国、联合国等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对叙利亚内政进行干涉。英美回应十分积极,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美国准备对叙利亚发起新的制裁,以此孤立阿萨德政权;美国多名议员甚至要武装叙利亚反对派。

此时,叙利亚政府陷入空前孤立的境地,这也是阿萨德总统和政府支持者们的至暗时刻。西方和反对派开始联手,凶猛的舆论战攻势接踵而至。

在这盘舆论战棋局里,有一枚重要的棋子,便是开头提到的名为“白头盔”的非政府组织。

2012 年底,在叙利亚局势趋向于胶着之时,“叙利亚民防组织”成立了。因为成员在救援活动中常常戴着一顶白色头盔,他们又被称为“白头盔”,自称工作原则是“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挽救更多的生命,并尽量减少对人和财产的损害”。

他们的使命似乎是救死扶伤,顺便通过社交媒体向世界传递叙利亚战局中的平民近况。一时间,“白头盔”仿佛成为了天使和英雄,左右着世界舆论的风潮。

▲《白头盔》纪录片片段

他们发布的难民照片,救死扶伤的身影,牵动着世界上无数人的心。甚至西方国家对叙利亚多次谴责或动武的理由是“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而“证据”则来自于“白头盔”所制作的视频。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多的迹象表面“白头盔”与西方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勾连。

比如,白头盔的创始人梅西耶尔便是一位不简单的人物。他拥有间谍履历,是前英国军事情报员,多次参与北约以“人道主义”为名的战争。离开军队后,他也曾在战乱地区与各种外包安全公司打交道,其中便包括在伊拉克被指控滥杀平民的“黑水国际”安保公司。除此之外,公开资料并无更为详细的信息。

▲“白头盔”创始人梅西耶尔

比起这位身世复杂的创始人,维持“白头盔”运转的资金来源更为复杂。英国独立调查记者范尼斯 • 比利的调查显示,美国、英国、荷兰都对“白头盔”拿出了大手笔,欧盟甚至对“白头盔”成员进行了专门的培训。甚至一些私营性质的企业和个人也有参与捐款,金融大鳄索罗斯旗下的一家机构,就通过中介组织与“白头盔”有着关联。

▲“白头盔”及其创始人梅西耶尔利益相关方示意图

由此,一根利益链条若隐若现:西方国家政府或利益集团出资 —— “白头盔”精心制作照片和视频指控叙利亚政府及俄罗斯 —— 西方媒体大肆报道造势 —— 西方国家政府以此为借口施压或发动战争。

有人在诛心,有人在杀人。

在“白头盔”们四处装模作样的时候,亲政府的媒体被迫噤声。

这丝毫不夸张,在当时的叙利亚,为政府说话是道“送命题”。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武装人员曾多次针对叙利亚宣传部门进行暴力攻击。

2012 年 6 月 27 日,亲政府的“叙利亚新闻”电视台遭袭,3 位记者遇害;同年的 8 月 3 日到 4 日,“叙利亚自由军”发起了针对阿勒颇广播电视大楼的攻击,并在周边引爆炸弹;叙利亚极端武装组织“胜利阵线”也宣称杀害了叙利亚官方电视台的一位记者。

虽然有些小麻烦,但一切仿佛都还是在幕后黑手与“白头盔”们的计划中顺利进行。似乎只要没有人说,天使与英雄的“完美”人设便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但转折也悄然到来。2015 年 9 月,俄罗斯上院批准普京对叙利亚空袭,以打击 IS 武装。阿萨德政权的“铁杆支持者”俄罗斯显然是下了狠心,给混乱的叙利亚战局增加了一份不确定性,也为“白头盔”们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

覆灭

时间来到 2016 年。

虽然俄国军队的参战制造了一些麻烦,但只要有美国在,叙利亚的一切,仿佛都可以按照反对派想象的方式前进。

此后,关于“白头盔”组织的纪录片《白头盔》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颁奖典礼中,当影片进行到颂扬“白头盔”帮助受伤平民的“英勇事迹”之时,一名主持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讽刺的是,纪录片导演之一,“白头盔”负责人的雷德 · 萨利赫在兴高采烈地前往美国领奖时,竟被美国边检机构拒绝入境,理由是:萨利赫有同叙利亚“基地组织”、“努斯拉阵线”等恐怖组织联系的嫌疑。

麻烦接踵而至。从反对派占领城市阿勒颇逃出来的普通市民对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记者表示:

“白头盔在帮助伤者时,有偷盗行为,看到戴着珠宝的,就会强行脱下来。

自诩“中立”的白头盔组织与反政府武装的“友好关系”也被揭示了出来。一些阿勒颇市民对此表示:

“他们把我从我的房子赶出来,说要把那里变成 ‘ 叙利亚自由军 ’(反政府武装)的基地。”

与此同时,关于“白头盔”造假的指控也如雨点般砸下。

2016 年 8 月“白头盔”发布“营救”奥姆兰照片,引发了各国媒体对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的指责。

但此后,小男孩的父亲达克尼什在接受叙利亚阿拉伯通讯社采访时却说:

“爆炸发生后,有一群人将奥姆兰从他手里抢走,然后拍摄了那张照片,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向西方媒体消费我们。

世界舆论哗然。

央视驻叙利亚记者徐德智曾经深入探访过反对派活动区域,他发现,白头盔帮助平民确有其事,但漏洞百出也是事实。如此半真半假,也是该组织的最为可恨之处。

“ 50% 事实加上 50% 谎言就是最真实的谎言。”

利用身处叙利亚战区一线的信息不对称优势,在传播的源头造假,这种行为难以查证,也会掩盖真正的事实,蒙蔽大众的眼睛。

但是,再完美的谎言也抵不住一个小小的破绽,“人设”的崩塌总是来得很快。

事情总是这么出乎意料。在当年的美国大选中,对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自由运动”有布道者般狂热的希拉里黯然离场;而靠着“铁锈区”中被遗忘的美国工人和农民的选票,特朗普从半路杀出,登上了总统大位。

2017 年 1 月 20 日,特朗普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 45 届总统。随后,一切都改变了。

相较于前任总统,特朗普显然对“捂紧钱袋子”的兴趣更大。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到三个月,白宫就向美国国务院和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发出指示,要将对相关项目的预算削减近一半。其中,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的资金削减 37%,即 200 亿美元。

而削减的重头戏,就是美国国务院的对外援助资金。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务院近东事务局是援助白头盔的主要机构,而美国援助,占白头盔组织资金来源的三分之一。

形势急转直下,反政府武装的“灾年”来了。

俄罗斯 — 叙利亚联军发起全线反攻,取得了阿勒颇战役的胜利。5 年来,在阿勒颇的残垣断壁之中,叙利亚政府军顶住了美国空军的狂轰滥炸,打退了反政府军队的疯狂进攻。

▲ 2017 年 9 月初,以叙政府军精锐王牌“老虎部队”为主力的解围大军,与守城近 4 年的第 104 空降旅在代尔祖尔胜利会师

央视驻叙记者徐德智告诉谭主:

“自从 16 年底叙政府收复阿勒颇以后,叙利亚的局势就变得对叙政府有利了。

2017 年全年,在俄叙联军的隆隆炮声之中,叙反政府武装兵败如山倒。叙利亚战争的始作俑者“叙利亚自由军”在压力之下开始分裂,部分自由军部队转投由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叙利亚民主军”。

狼被剿灭了,狈也在劫难逃。随着反政府武装的丢城失地,“白头盔”组织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成员伤亡越来越大,“剧组”开始运转不畅。

光吃饭不干事,谁也受不了。

面对这样的局势,反对派们背后的势力逐渐开始动摇。西方的“金主爸爸”可不爱养闲人,说翻脸就翻脸。

2017 年 7 月 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决定,停止由中情局所操控的、关于向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反对武装提供武器支持的所有项目。同时,美国政府取缔了克林顿基金会,也切断了自由军的资金来源。

2018 年 5 月 3 日,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台报道,“白头盔”组织负责人雷德 • 萨利赫对记者抱怨道:

“之前还好好的,有参议员甚至保证美国能长期资助我们至 2020 年,但白头盔最近这几周都没有拿到来自美国的资金援助。”

在最困难的时候“断水断粮”,叙利亚带路党们的“西方主子”并不会雪中送炭。

而“白头盔”更是不好过。

2018 年 9 月 22 日凌晨,“白头盔”位于叙利亚城市伊德利卜的总部,被俄罗斯空天部队的战机炸成一片废墟。此时此刻,深陷俄军包围的“白头盔”们已如瓮中之鳖,惶惶不可终日。他们要想捡条命,只能往约旦或者土耳其等国的边境方向逃亡,但中间必然要经过俄军和叙军的占领区。

而俄叙在与美方签署“和平解决伊德利卜问题”协议时,曾严肃表态:

必须对“白头盔”组织实施严惩,决不能放任出境。

当然,也有些不信邪的“狠人”。为了突围,一伙 60 余人的“白头盔”小队曾强行冲击俄叙联军设立在伊德利卜的关卡,试图向土耳其边境方向逃窜。

随着警报响起,俄国导弹呼啸而至。爆炸声中,“民主”冤魂们化为一缕青烟。

走投无路的白头盔成员只能向西方的“好朋友”求援,去年的北约峰会期间,西方国家讨论了撤离“白头盔”成员及其家属的方案,计划安置在加拿大,英国,德国,还有约旦,以色列。而对这些“赔钱货”,特朗普表态:一个也不要,全部拒绝。

峰会结束后,仅有 800 多名白头盔成员获准撤离到其他国家,至于剩下的人,美国已经顾不上了。

2019 年,美军大部撤离叙利亚,留下一个“烂摊子”。

曾拿美国国旗作为“护身符”,参加反政府武装的库尔德人,现在升起了叙利亚国旗。在他们的对面,有土耳其的坦克,也有曾经的盟友“叙利亚自由军”。

被围剿,被轰炸,被友军残杀。受西方蛊惑,但又被西方抛弃的叙利亚反政府组织已走向覆灭。不知道当年受外部势力支持,占领校园、街头打砸的叙利亚反对派们,现在身在何处?

终场战事

西方国家高超的舆论操控能力和意识形态制造能力,吸引了不少同这些国家有“价值落差”的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他们总被西方意识形态制造的玫瑰色幻象吸引,但却不明白一个道理:

任何看似得来不费劲的美好事物,都是有价格的。

这个“价格”,常常是以生命计数。从棋子到弃子,这就是叙利亚反对派受西方蛊惑的下场。炮灰们生的卑微,死的耻辱,只是苦了叙利亚的老百姓。在内战前的 2011 年,叙利亚是集富裕繁荣和乐善好施为一体的国家,也是全世界第三大难民接收国。只是因为少数不怀好意的反对派,国家便陷入深渊,百姓流离失所,成为中东难民营里冻饿而死的尸骨。

败局已显,叙利亚恨国者们逃窜的身影愈发逼近,对于这些曾经的“盟友”,西方国家却担心他们中有恐怖分子,急忙关上大门。只留恨国者们在门外哀嚎。

马克 · 吐温曾经说过:历史从不重复 , 但会押韵

在香港街头占领校园,打砸店铺,袭击市民的那批人,也爱挥舞星条旗和港英旗。西方国家一方面夸赞这些暴力示威者们追求“民主自由”的行为,但另一面,却屡屡传来这些“示威者”被西方国家大学拒绝录取,被海关拒绝入境的消息。

什么意思,你都懂。

注:文章经授权转载自玉渊谭天(ID:yuyuantantian),作者:谭主。

以上内容由"玉渊谭天"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军事频道

军事频道

环球军情 时刻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