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美众议院启动弹劾调查公开听证;民主党人死磕特朗普背后的政治路线之争

文汇 11-17

▲ 11 月 15 日,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 · 约万诺维奇(前)出席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并作证。| 新华社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进入了公开听证阶段,众院情报委员会分别在 13 日和 15 日举行了两场持续数小时的听证会,向全国进行电视直播。负责欧洲和亚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乔治 · 肯特、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 · 泰勒、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 · 约万诺维奇等人,先后在听证会上接受了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的询问。此后一段时间还将有 8 位人士在公开听证会上提供证词。

事情的起因是今年 7 月特朗普在致电乌克兰新任总统泽连斯基时,被知情者举报以延迟提供军事援助相要挟,促使乌方配合调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之子亨特 · 拜登在该国的腐败行为,图谋削弱拜登在 2020 年大选中的优势。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此举不仅妨碍了大选的公正,更是引入外国势力干涉美国政治,对美国的宪政民主和国家安全都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力主将其罢免。

民主党人控制的众议院于 9 月 24 日启动了对总统的弹劾调查程序。

弹劾调查与 " 通俄门 " 的渊源

实际上,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是近两年沸沸扬扬的 " 通俄门 " 事件的延续,是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紧扣大选所进行的权力斗争的新发展。

华盛顿联邦地区法院陪审团 15 日还裁定,总统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政治顾问罗杰 · 斯通所涉七项罪名全部成立,包括向国会作伪证和妨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 · 米勒团队的 " 通俄 " 调查。

▲ 11 月 15 日,在华盛顿,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政治顾问罗杰 · 斯通(前左)在陪审团做出裁决后离开法院。| 新华社

特朗普入主白宫还不到半年,民主党人就抛出了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帮助特朗普当选的指控,导致对特朗普进行了长达将近两年的 " 通俄门 " 调查。调查虽然把特朗普的几名亲信送进了监狱,但是 2019 年 3 月由独立检察官出具的最终调查报告,没有给出特朗普本人通俄的结论,特朗普因此逃过了一劫。但是事态却并未就此结束。

作为对 " 通俄门 " 的反击,特朗普于 2017 年 7 月开始指责民主党人在 2016 年大选中教唆乌克兰政府披露有损于自己竞选团队的信息,来为希拉里助选。2018 年 12 月乌克兰基辅行政区法院的一项裁定,显示特朗普的上述指责并不是空穴来风。这家法院认为,乌克兰国家反贪局局长瑟特尼克和最高拉达议员列先科披露的某些信息,导致了特朗普的竞选主席马纳福特辞职,这种行为影响了 2016 年美国大选的进程,属于违法行为。鉴于乌克兰是一个在安全问题上高度倚赖美国的欧洲国家,法院的这项裁决难免令人质疑白宫的新主人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裁决的结果。

如果这一点较难确定的话,近日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的 3 位美国外交官的证言,却能够帮助廓清一个事实,那就是特朗普上台以后,便谋求乌政府以及总统泽连斯基,配合他深挖民主党关系人在乌的黑材料,为此,他甚至绕过了国务院,直接委派与乌方瓜葛颇深的亲信、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充当与乌方接触的代理人。

在 15 日的听证会上,前驻乌大使约万诺维奇指出,正是因为总统和朱利安尼认为自己妨碍了对拜登父子的调查,才导致她遭到解职。

如此看来,原本想在乌克兰给民主党人制造麻烦的特朗普,现在却被政敌反手一把揪住不放。目前,众院议长佩洛西等人极力把特朗普施压泽连斯基的行为定性为 " 贿赂 ",以满足宪法对弹劾的规定。

道路之争增加弹劾不确定性

目前,认为弹劾调查动摇不了特朗普的人士给出的理由主要有:

一、美国民众关注的首先是民生,如今美国经济增速还比较令人满意,特朗普的支持者极力将其归功于总统的施政,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支持弹劾的社会力量;

二、弹劾案需要参众两院支持才能有效,如今参议院仍然为共和党人把持,支持弹劾案的可能性不大;

三、如同 " 通俄门 " 一样,民主党人手里缺少支持弹劾总统所需的 " 铁证 ",拿出来的都是所谓 " 间接证据 ",难以说服特朗普的支持者倒戈;

四、在美国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的环境下,即使有过硬的证据,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可能视而不见,继续力挺总统。

这些看法都有其道理,不过应当看到的是,从 2016 年大选、" 通俄门 "、再到弹劾听证,共和、民主两党为争夺美国最高行政权力进行的恶战背后,始终隐藏着美国未来两条道路、两种选择之间的激烈博弈。

民主党领袖们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想要把特朗普拉下马,是因为他们秉持建制派的立场,担心特朗普当局的所作所为,会损害美国战后 70 多年建立起来的霸权体系以及与之匹配的软实力。而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保守势力,则认为建制派极力想要维护的旧秩序令美国因过度付出而走向衰落,他们力求摆脱霸权带来的国际义务,同时又谋求利用霸权构建一个唯美国独尊、有利于其 " 我行我素 " 的新秩序,这个转变牵涉到了经济、社会、文化、军事、内政、外交等众多领域的政策大调整。

应当看到,虽然特朗普的政治主张一开始并未成为共和党的主流,但是自其入主白宫后,凭借手里掌握的行政资源,通过大胆的政治赌博、一笔笔的政治交易,以及利用对手的弱点,逐渐完成了对共和党的控制,把保守政治势力与建制派的斗争转化为了共和、民主两党之间的党派斗争。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虽然在参众两院反对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决定的人士当中不乏众多共和党人,但是共和党内对他的反对恐怕也仅止于口头表态。从随后众院围绕拜登父子事件进行的公开听证来看,共和党议员基本都持维护特朗普的立场。

相比之下,目前仍然主导民主党的建制派,手里拥有长期执政积累起来的政治资源和政治经验,这一次又确实逮住了特朗普的把柄,从而对他发起新一轮的攻势。无论是特朗普勾结外国政府针对本国候选人这一事实的曝光,还是其阵营回应这一指控时的引起争议的表现,都在美国选民当中造成了不少对特朗普的恶评。原本对弹劾持谨慎态度的民主党人,正是受事件曝光后民调转而不利于特朗普的事态鼓舞,才转而寻求对其弹劾。

民主、共和两党之间这场新的较量对于双方来说都不会轻松,同理,让美国民众在两条政治道路之间做出选择也不会轻松。这场涉及美国前途的角力,各利益攸关方都会竭尽所能技压对手,近期美国政坛风波难免,社会撕裂难免扩大。

作者:王成至(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王卓一

责任编辑:宋琤

*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