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性侵、毒打…这些孩子的童年比豫章书院可怕 1000 倍!

视觉志 11-17 6

作者|布呐呐

01

豫章书院的事情最近一直闹得沸沸扬扬。

一件又一件爆出来的丑闻,

也在不断地刷新着人们的三观。

绑架、囚禁、虐待、性侵 ……

甚至连揭露这件事的义工都遭到报复,被逼自杀。

在文明的社会里,

这样罪恶的「集中营」就是一颗毒瘤。

它时刻提醒着人们:魔鬼,就在人间。

今天,我要说一个比豫章书院还要恐怖 100 倍的魔鬼,

这里埋葬着数百具被害死的灵魂。

它,就是 " 兄弟之家 " 福利院。

(图源:美联社)

所有的一切,还要从 30 年前的汉城奥运会说起。

时任汉城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朴世直一直说:

" 汉城奥运会是一个奇迹,

让世界走向汉城,汉城走向世界。"

然而,繁荣之下,却隐藏着无尽的黑暗。

为了向全世界人展现出韩国美好的一面,

时任政府作出一个决定——清理流浪者。

(图源:网络)

他们下令把汉城的流浪汉,街边卖东西的小贩,

走失的儿童,通通抓起来关进黑狱。

根据美联社取得的资料显示:

截至 1986 年,被关押的人数竟然高达 1.6 万人。

其中有 4000 人被关进了一个叫 " 兄弟之家 " 的福利院。

在这个地方,每天都上演着苦役、

强奸、虐待、殴打、死亡 ……

人性的阴暗面在这里毫无保留地撕裂开来。

(图源:美联社)

02

1982 年的那天,

14 岁的崔胜友被警察指控偷了一小片面包。

可是,他真的没有做。

为了让他认罪,警察就扒下他的裤子,

用打火机威胁,要烧了他的生殖器。

无奈,他只能被逼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 " 罪行 "。

随后,那两名警察将他带到 " 兄弟之家 ",

当晚一个守卫突然闯入,一把将他的衣服扯掉,

还没他反应过来,自己已被强奸。

第二天,第三天 ……

每一天他的生活都在性侵与殴打中度过,

这种痛不欲生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五年。

但是,有的人更不幸。

崔胜友亲眼看到,

一名守卫死死拽住一个妇女的头发,

用木棍将她活活打死。

他还亲眼看到七名守卫用毛毯蒙住一个男子的头,

一群人将他活活踢死,蓝色的毯子被鲜血染红。

经历过这件事之后,崔胜友无数次想要自杀。

" 我绝望地不顾一切地想要说出我们的故事。

然而,谁会听呢?"

(图源:美联社)

同样陷入绝望的还有韩宗善。

当时,年仅 9 岁的他被关在了那个地方。

他和很多人一样像狗似的被拴住,

饭里有虫子,每天都遭受着殴打。

他们要天天面对死亡,不知道活过今天还能否看到明天。

(图源:美联社)

李采植在 13 岁的时候被送进 " 兄弟之家 ",

他还算幸运地被安排了一个看护的工作,

每天为那些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人上药。

但是这仅仅是走个形式。

因为这里没有干净的器具,

也没有任何人对他进行培训。

他只能用未经消毒的器械来处理伤口,

用镊子夹走那些驱虫。

" 这是地狱中的地狱,

生了病的人只能被丢在那里等死。"

自 1975 年到 1986 年,

记录在案的死亡人数为 513 人,但是远不止于此。

因为很多死去的人,只会像垃圾一样,

被埋在后面的山上。

当然,也有人逃过一劫。

朴颂伊在 9 岁的时候,被送到了 " 兄弟之家。"

她说那些血腥的场面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一天晚上,她和五个女孩终于用一把破锯子

锯开了二楼的铁窗,逃出了这个地狱。

只不过,幸运的人太少,

而不幸运的人太多。

(图源:美联社)

03

在 " 兄弟之家 " 的暴行背后,

还藏着一个毫无人性的血汗工厂。

成年人会被安排做一些建筑工作,

而小孩会分配组装圆珠笔和鱼钩。

他们做的产品,都会出口到其他国家。

按理说,

" 兄弟之家 " 应该向他们支付 170 万美元的报酬,

实际上却一分钱也没有给他们。

除了不给工钱外,一旦产品做的不合格,

还要受到变态的体罚。

一位叫金希刚的受害者说:

" 有一批需要出口到日本的钓鱼用具,

因为组装问题被退了回来。

我和同事因此遭到毒打,几乎被活活打死。"

不过,依旧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图源:美联社)

难道,真的没有正义之士吗?

有。

只不过 " 兄弟之家 " 实在伪装的太好。

" 兄弟之家 " 本来就在一个特别偏的地方,

这里还建起高高的围墙,有专人拿着铁棍,

牵着猎犬在外防守。

正是这堵墙,将里面的人和外界完全隔绝开来,

没人知道被关在里面的人,正在经历怎样的虐待。

如果有义工或者其他机构的人来检查,

" 兄弟之家 " 就会把那些瘦弱虚弱的人关起来,

只让看起来健壮的人出来走动。

在这片「净化」过的土地上,没有人会发现异常。

那些被关起来的人,

绝望地看着那些可能会拯救自己的人,

与兄弟之家的恶人们微笑握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图源:网络)

可是,

就算有人知道了 " 兄弟之家 " 的秘密又能怎样呢?

一位曾在兄弟之家授课的老师说,

他承认 " 兄弟之家 " 就是一个「集中营」,

但是他害怕举报自己会遭到报复,

也会损害自己的名誉。

就像崔胜友说的,

" 我们被困在这样一个监狱里,

谁能来帮助我们呢?没有人。"

04

不过,事情总有败露的一天。

有一天,新上任的检察官金元听有人说,

附近山上总有人拿着铁棍在四周巡视。

他感到很不对劲,

连夜带着 10 名警察突袭了 " 兄弟之家。"

眼前的场景的令他无比震惊。

一群骨瘦嶙峋的人被关在拥挤的牢房里,

他们有的人身上布满了伤痕,有的人不停地哀嚎。

每个人都被死亡的气息笼罩。

" 兄弟之家 " 的老板朴恩槿终于被捕。

虐杀、强奸、苦役、殴打 ……

他身上的每一桩罪行,都足够他在牢里度过一生。

但是,当时法院的判决却是 " 兄弟之家 " 并没有违法。

正值奥运会筹办之时,

高层官员害怕此事给韩国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

于是一直阻挠案件的调查。

最后,朴恩槿只是因为挪用公款的罪名被逮捕。

仅仅被判 2.5 年。

(图源:网络)

刑满释放之后,

朴恩槿以 2700 万美元的价格卖了 " 兄弟之家 "。

他拿着这笔钱,他带着自己的家人跑到了澳大利亚。

在那里,他们继续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可是每天面对那么多冤死的灵魂,

他们良心过得去吗?

不过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恶魔本就没有人性。

兄弟之家的管理员,

同时也是朴恩槿的小舅子林永颂说:

" 反正他们在街头一样会死。"

在他们看来,

那些无辜的生命就像被随意丢弃的垃圾一样,

不管去哪,只不过都是换个不一样的死法罢了。

简直毫无人性。

直到上世纪 90 年代,

建筑工人在 " 兄弟之家 " 福利院挖出了约 100 具尸骨,

这样一起震惊的世界的虐杀案浮现在世人面前。

(图源:美联社)

不过又有什么用呢?

" 兄弟之家 " 早已关闭,

那些致命的罪证早已跟着消失。

30 年过去了,

幸存的受害者没有一天不在为自己讨回公道。

他们甚至卑微地连一句道歉都听不到。

更可怕的是,

他们每天只能伴着噩梦入眠,

一睁眼便是痛苦不堪的回忆,

而这种痛苦将一直缠绕着他们直到死去。

可怜,可悲。

如果坏人得不到惩罚,

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秩序可言。

他们得意的笑声,就是对公平正义最大的嘲讽啊。

躲得过初一

躲不了十五

那些作恶的人

你们早晚会遭报应的

以上内容由"视觉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