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仿生人会梦见克莱因蓝吗?

果壳网 11-14

以下文章来源于不存在 ,作者巽

#002FA7

RGB ( 0, 47, 167 )

CMYK ( 98, 84, 0, 0 )

HSV ( 223., 100%, 65% )

since 1957

50 年前,法国艺术家伊夫 · 克莱因(Yves Klein)在米兰画展上展出了涂满 " 克莱因蓝 " 的巨大画板。

计算机 Windows 系统的崩坏界面是蓝屏。

《第五元素》贡献了荧幕上令人过目不忘的蓝色外星人。

《银翼杀手》的蓝绿色光线早就了大众对赛博朋克的经典想象。

《爱死亡机器人》最热的一集 Zima Blue,机器人从游泳池的一块蓝色瓷砖中找到了归宿。

在 google 中输入 " 科幻 ",出来的图片。

" 黯淡蓝点 " 是我们对地球最诗意的称呼。

……

人类对未来的想象中为什么总是有很多的蓝?

01

蓝色,一个命运多舛的颜色

在人类的颜色史上,蓝色是一个诡异又命运多舛的颜色。

早期人类使用的颜料主要源自泥土,兼有少量矿物、植物及动物颜料,红黄(赭石)色系是人类最易于获得的颜色。

法国肖韦岩洞 La Grotte Chauvet

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 Cueva de Altamira

引魂升天图 ( 局部 ) 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帛画

法国拉斯科洞窟 lascaux

因此,早期人类社会的基础色是红、白、黑。

最优秀的绘画常常会将用色局限为四种 白色,黄色,红色,黑色。

—— 《博物志》 老普林尼 Gaius Plinius Secundus

古希腊人的颜色词汇里只有白色、黑色和红色,其它颜色的描述含糊混乱,描述蓝色和绿色的词汇几近于无。

19 世纪的欧洲历史学家曾认为古希腊人的眼睛有缺陷,看不到蓝色,或者尚未进化完全。直到现代的复原技术向我们证明:古希腊的艺术作品其实是丰富多彩的。

颜色的地位与意义是由社会给予的。

——米歇尔 · 帕斯图罗

不论东方或西方,早期基础色往往都用来象征皇权或宗教。譬如欧洲宗教中的黑白红,或中国皇家的黑色和黄色。

在欧洲,蓝色和绿色很长一段时间被视为二等颜色,这可能与它们难以获取且染料性质不稳定有关。

欧洲蓝色地位的改变,要等到 12 世纪教堂的彩绘玻璃窗上出现 " 圣德尼之蓝 " 以后。

圣德尼之蓝 "the blue of Saint-Denis" or "the blue Suger"

到了 13 世纪,宗教画中蓝衣圣母的大量出现,以及法国王室蓝底黄鸢尾花国徽的出现,进一步从宗教和政治两个方向提升了蓝色的社会地位。

Leonardo da Vinci attributed - Madonna Litta,mid 1490s

古代法国的国徽:Azure sem é -de-lis or 1305 年之前

在东方,蓝色的待遇则要好得多。

但由于蓝色染料太难获取,艺术品中使用蓝色则要等到两晋。

随着佛教有规模地传入中国,佛教造像和壁画中开始出现由天然青金石制成的蓝色染料。中国迄今为止未发现青金石矿床,而阿富汗的巴达赫尚青金石开采历史已经超过 6000 年。

历史学家推测,敦煌莫高窟壁画中的天然青金石由阿富汗、印度等国传入新疆,再传入敦煌。

青金石原料贵重,运输困难,因此主要用于佛教艺术,并未在民间推广。

敦煌莫高窟壁画

蓝色的大规模使用是在隋代之后——

我国现存最早的完整 " 青绿山水 "(一种国画技法)图是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

游春图 - 展子虔 . 隋

" 青绿山水 " 技法经唐代发展,至宋达到烂熟,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是这类型绘画的巅峰。

" 青绿山水 " 技法中的石青石绿,原材料为蓝铜矿和孔雀石,它们的大量使用可能与当时甘肃祁连山蓝铜矿的发现有关。蓝铜矿比青金石便宜,易于获取。

千里江山图 - 王希孟 . 北宋

宋以后,由于文人阶层兴起并掌握话语权,对艺术的审美取向逐渐改变,水墨写意的文人画占据主流,重工重彩的设色工笔画被边缘化为匠人画,青绿山水图日益式微。

中国艺术中的蓝色,由绘画转移到了瓷器中。

1540 至 1560 年间,一名叫克里斯多夫 · 瑟切尔的波西米亚玻璃工人发明了蓝色颜料 Smalt,元代青花瓷所用的蓝色颜料与 Smalt 成分相似,因此有人推测是这种颜料是被中东商人带入了中国。

明代海上丝绸之路建立,东南亚出产的 " 苏麻离青 " 大量输入中国,使中国青花瓷进入了辉煌发展的阶段。

所以," 未来 " 为什么跟 " 蓝色 " 挂等号?

什么非生物感,冷酷感,甚至还有说代表冷战后新时代的……都是玄学。

最科学的解释是:

每一种颜色的流行,都跟技术息息相关。

02

技术催生的色彩

蓝色是一个缩影,其他色彩亦如,比如…

绿色与砒霜

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鲜艳且性质稳定的绿色染料—— " 施韦因富特绿 "。

这种颜色顿时让当时的人们趋之若鹜。

施韦因富特绿

这种由德国施韦因富特市 Wilhelm Dye and White Lead 服装公司研制出的新型绿色染料由砷(也就是砒霜的主要成分)构成,长期使用会使人中毒,甚至死亡。

拿破仑的去世就据说于此有关——拿破仑偏爱这种绿色,卧室中大量使用绿色的幔帐与墙纸。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爱美的女性穿着含有这种绿色的衣服,当时有一幅画的名字就叫 " 砷之华尔兹 "。

《砷之华尔兹》1862 年

紫色与海螺鳃下腺

紫色则是颜料历史上最晚出现的颜色。

早期的紫色原材料除了紫草等紫色植物,还有一种更为铺张的获取方式,即从染色骨螺等海贝的鳃下腺(贝紫)中提取。

1 克染料需要消耗约 2000 个染色海贝,这种方式获得的紫色在欧洲被称为 " 泰尔紫 ",又叫 " 帝王紫 ",在中国则被称为 " 贝紫染 "。

骨螺和骨螺紫

因其高昂的造价,紫色很长一段时间只能用于帝王贵族和宗教僧侣的衣着。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颁布的《禁奢法》明确规定:

除皇室成员外一律禁穿紫色。

著紫色礼服的维多利亚

中国唐代官员的袍服按颜色区分品级,同样只有三品及三品以上的大员才能着紫袍。

1856 年,苯胺紫在合成奎宁的实验中意外获得,紫色才开始流行起来。

William Henry Perkin,1856 年合成奎宁的实验中,

意外制造出了苯胺紫,历史上的第一个人工合成的有机颜料

技术塑造了颜色和大众审美,影响其背后的文化意义。

后来,技术越来越快,甚至出现了技术过于超前,导致人眼难以识别,无法定义的颜色。

黑洞之黑

Vantablack 2.0 是目前最黑的人造物质。

它能吸收高达 99.8% 的可见光,近乎于一个人造黑洞。

2016 年,美国当代艺术家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用这种颜料二次创作了他本人于 1992 年制作的装置作品 " 坠入地狱 "。

Descent into Limbo,Anish Kapoor,1992 年设计。在 2016 年获得了 Vantablack 的艺术品独家使用权,将作品改良成了现在的模样。

" 想像一下,当你漫步在一个如此黑的空间中时,你无法感受你的位置、你的身份、甚至是时间。"

大家即使站在 " 黑洞 " 边上都无法判断这到底是真的黑洞还是涂上的颜色,导致本作在葡萄牙展览时,真的有人坠入装置的黑色坑洞中。

2018 年的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也用了 Vantablack 做视觉设计。

莫兰迪色

12 年的伦敦奥运会主视觉用了大量闪烁的荧光色,当时人们一时觉得难以接受,没想到这种颜色很快就在平面视觉和视频中大量出现。

2012 年伦敦夏季奥运会 logo 和开幕式会场。因为主视觉中大量的粉色调,这届也被戏称为 " 粉色奥运会 "

《黑镜》第一季的第二个故事里就充斥着各种电子屏幕,屏幕里播放着颜色鲜艳的广告,几乎是现在的真实写照——

△ 《黑镜》S1E2

信息时代,电子屏的显色度比普通印刷品高,因此各种荧光色有了施展空间," 赛博朋克 " 系的配色也流行开来。

或许是因为荧光色太过铺张,当人处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我们的眼睛反而适应不了,想要寻找一些更简单、更纯净的颜色。

近几年莫兰迪色流行,这或许就是原因。

莫兰迪色来自画家乔治 · 莫兰迪作品中的常用色

还有另一种更加极端的例子。

2015 年,谷歌基于神经网络的 Deep Dream,可以识别图像后作画。

画出来的图像仿佛迷幻系 + 伊藤润二,颜色就… .

人类无法描述了。

Deep Dream 的画,也许无法在 " 颜色 " 的维度上讨论 by James Temperton

一切都表明:

我们的眼睛已经跟不上我们的技术发展了。

小时候,水彩笔只有七色,老式显像管电视播着颜色失真的《西游记》。

现在,电子屏 64K 是标配。

接下来,人类的视觉会走向何方?

一切都得看技术趋势。

如果视椎管神经变异,材料科学发展,下一个流行色,也许会越来越挑战人类的视力极限。

作者:巽

编辑:船长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不存在(ID:non-exist-FAA),如需二次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以上内容由"果壳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