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茔红军坟 盘州这户山里人守护了 83 年

一次托付,世代守望。

在滇黔交界处的盘州市胜境村龙家沟,83 年前,村民邹学孔收留了一名身负重伤的 18 岁红军战士。两个月后,这名红军牺牲,邹学孔为他垒了一座坟。

时光穿越近百年,邹学孔早已不在人世,但山头上守护红军坟的初心与情怀,邹家已经跨越了五代 ……

守墓情怀 已延续五代

11 月 13 日,冬季的龙家沟山头,黄叶满山,山间一茔茔被杂草包围的坟墓,大多因年久失修而显出一种莫名的凄凉。唯有一座矗立着一通高 2 米、宽 1 米墓碑的坟茔,杂草除得干净干净,月台扫得没有落叶,菊香四溢。

这天,村民邹广阳、邹广周哥俩,携上儿孙、曾孙辈一家四代人近十口,从家里带上香纸、水果、黄菊,来到这座坟前,一次又一次向哥俩口中 " 赵叔叔 " 的坟墓跪拜、作偮、祭奠。

" 叔叔,我们又来看望您了,您好好安息!"71 岁的邹广阳一边作偮,一边跟 " 赵叔叔 " 说话。

" 赵叔叔 " 何许人也?邹广阳、邹广周哥俩在很小的时候,总是记得父亲带着他们和姐姐,每逢正月初一、清明节,都要来给 " 赵叔叔 " 上坟。而父亲只是淡淡地告诉他们," 他是你们的叔叔,一名红军,我的兄弟!"

邹广阳、邹广周哥俩还发现,每年清明节时,父亲总是带上他们要先给 " 赵叔叔 " 挂青后,才轮到挂自家的祖坟。而父亲对 " 赵叔叔 " 的这份情感,是直至 1983 年其 76 岁去世前夕,哥俩才知道有多深厚。

" 他是我们的亲人,我老了,你们要子子孙孙、世代世代传承下去,要去看他,给他扫墓、挂纸 …… 如果他的家人来找,可以让他们把遗骨带走,坟墓留着。除此之外,不准任何人迁移。" 邹广阳之妻胡小菊,至今还记得公公临终前留给一家人的嘱托。

一句嘱托,永远惦念。如今,邹广阳、邹广周哥俩已经有了曾孙,一家总计已有 20 余口人。而在父亲走了以后,哥俩总是按照父亲的方式,带着家人,风雨无阻,延续着这份守墓情怀。

" 过年是聚得最齐的时候,然后一大家子就热热闹闹去给赵爷爷拜年。" 已 50 岁的邹广阳之子邹忠文说,就连住在云南的姑妈,前些年行动方便回来时,也要去山上看望 " 赵爷爷 "。

如今,守护这座坟的邹家,从邹学孔开始,已经跨越了五代人 83 载。

红军嘱托 他捂了 18 年

83 载守护,一切都要追溯到 1936 年。

(当年红军藏身治病的屋子)

时年 3 月 28 日深夜,睡梦中的邹学孔被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几名佩戴袖标、肩章的小青年来到他家,将一个伤者交给他后说:" 请你帮忙照顾一下,让他养养伤,伤好了他就离开。" 说毕,几名青年走出门,消失在夜色中。

时年 29 岁的邹学孔,是一名 " 保长 ",这突出其来的一幕,让他惊了好久没回过神来。

在与这名伤者的交谈中,邹学孔后来得知,其才 18 岁,名叫赵文荣,毕节人,是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的一名战士,当天白天在云南省富源县城东门外遭遇敌机轰炸,身负重伤,当晚大部队驻扎胜境关一带,就被战友托咐给了邹学孔。

但上过私塾、思想开明的邹学孔也深知,以当时自己的身份,一旦收留红军伤员的事情暴露,恐怕危及的不仅仅是自家的生命,还会连累着许多亲人。但他还是冒着危险,毅然把赵文荣藏在了家里。

为了治疗赵文荣的背伤,邹学孔一家省下口粮,他还上山采药、到云南请郎中为其治疗。但对郎中,他只讲赵文荣是他的远房亲戚。

不过,尽管邹学孔给了赵文荣悉心的救治,但由于那个年代缺医少药,赵文荣的伤势还是恶化了,并于两个月后牺牲。

赵文荣牺牲后,邹学孔花钱买了一口棺材,请了寨上几个关系较好的青年抬到他家对面的小上山,为赵文荣垒了一座坟。直到这时,也没人清楚他和赵文荣究竟是啥关系,更不知道他后来一直悄悄祭扫着赵文荣的墓地多年。

时光一晃到了 1954 年。这一年,村民们发现,邹学孔竟公开为赵文荣的坟墓添土立碑,还亲手撰写 " 烈士赵同志之墓 " 的碑文。这时,人们才真正知道,当年他收留并安葬的人,原来是一名红军战士;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邹学孔为赵文荣墓地的祭扫,全然公开。人们也把安葬赵文荣的山头,名字改成了 " 红军坟 ",并开始有了村民和学校师生加入祭扫的行列。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末代,邹学孔又为赵文荣的坟墓培过一次土,而几年后,他给家人留下一份沉沉的嘱咐,就离开了人世。

晚年心愿 或希望公开

其实,关于收留红军的详细故事,邹学孔很少跟子女细谈,以致邹家人知之甚少。但有一个人,却知道邹学孔的心愿。这个人,是何碧。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村寨里的何碧师范毕业后,成了当地的一名教师,加之何碧的外祖父邹义学与邹学孔是族中的堂兄弟,关系较好,因此,小时候的何碧与邹学孔就有接触,参加工作后,这种机会更多。

" 去世前两年,他生了一场大病,会经常杵着拐杖来找我聊天,我就成了村里唯一一个听他详细讲述收留红军赵文荣故事的人。" 何碧回忆说,邹学孔老人去世后,他才明白或许这是老人的心愿,希望他能把这个故事记录、传播开来。后来,他的确用了 7000 字记录下了这个故事,并于前些年提交给相关部门。

何碧说,在交流中,他能感受到当年邹学孔收留红军战士赵文荣的那份担忧,但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兄弟般深厚的感情,所以才有了邹学孔 18 年的秘密祭奠。

何碧表示,他曾作过调查,事实上当年早在红军到来之前,村里已有地下组织的秘密活动,而红军敢把伤员托咐给身为 " 保长 " 的邹学孔,说明已提前对他这个人的思想、为人有所了解。而这从后来邹学孔从未被 " 批斗 " 过,就可窥见他在村民中为人的和善;其二是当时的邹学孔家为单家独户,离其他村民较远,便于保密;再者,此地离云南仅 3 公里,如果一旦暴露,方便转移和异地保护赵文荣。

而正是因为何碧,红军赵文荣及其邹家为其守墓的故事,才被更多的人知晓。

1991 年,盘县特区人民政府拨款为赵文荣修葺坟墓并更换墓碑(原碑置于墓侧);2004 年,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 年,再次拨款整修了墓前台阶,供瞻仰凭吊;2016 年,被公布为 " 盘州市第二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如今,岁月走过 83 载,赵文荣与邹学孔已成故事中人,但邹家人的后代,却在坚持着、传承着守护红军坟的初心与情怀。就连当年赵文荣藏身治病的老屋,依旧保留着。过节时,邹广阳会做上一桌菜饭,在老屋里供奉,恭请 " 赵爷爷回家吃饭 "。

而正月上坟拜年、清明上坟挂青、中元坟前烧纸 …… 红军坟,早已成为邹家的 " 祖坟 " 之一。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高松

视频剪辑:曾黎

编辑 侯川川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六盘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