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杜富国受伤一年后:一次打 60 针,被子仍要叠豆腐块

ZAKER贵阳 11-14

四根针管,整整 60 针

刚一打完

他紧张的表情一下不见了

笑了出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2019 年 10 月 24 日,重庆西南医院康复楼,杜富国正在用辅助具吃饭。

这是一个伤痕累累的身体。

肉眼可见的是从脖子到肩膀、到腹部、再到大腿,凌乱分布的几十条伤疤,粉红色的凸起与褶皱,像蚯蚓一样,爬满了躯干。他的眼睛完全失明,眼球被摘除后戴上义眼片,长时间隐藏在墨镜之下。两只手已经截肢,小臂仅剩二分之一,甩动空空的袖管成了惯常动作。

身体属于杜富国,他是一名扫雷战士。2018 年 10 月 11 日,27 岁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一枚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浑身是血,被抬下雷场。

时隔一年,失去了双眼与双手的战士正在慢慢适应他的新生活。他收获了很多荣誉,被南部战区陆军党委授予一等功,先后获 " 感动中国 2018 年度人物 "、" 全国自强模范 "、" 时代楷模 " 称号,中央军委授予他 " 排雷英雄战士 " 荣誉称号,习近平主席亲自向他颁授奖章和证书。同时期,为了康复与生活自理,他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无数个,先后使用了 10 几件假肢等辅助工具。

洗漱完毕后独自穿衣服

10 月 23 日,位于重庆的西南医院康复楼。早上六点半,附近军校起床号准时响起,杜富国从黑暗中醒来,然后在黑暗中摸索。

衣服在睡前就摆放在固定位置,他挪到 T 恤的位置,先用鼻子蹭衣服,分辨正反面,有的衣服靠商标或者裤带分辨,碰到前后一样的,战友就在正面别上个浅蓝色的小熊挂件,方便杜富国分辨。

分清正反后,杜富国用牙齿咬起衣服一端,伸胳膊,头钻进去,左右摇晃两下就穿好了上衣。

2019 年 10 月 24 日,重庆西南医院康复楼,清晨,杜富国洗漱完毕后独自穿衣服。

失去双手,他正慢慢熟练新的洗漱方式,用仅剩一截的右胳膊夹住牙刷,把牙膏从挤压盒里挤出,牙膏总是沾不到牙刷上,他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洗脸、擦脸、刮胡子,如今他都能用残臂熟练完成。

依旧按军人标准整理内务

比起当兵时,杜富国的速度慢了太多,但他坚持用军人标准要求自己。

洗漱后他要叠军被,先是绕着被子走一圈,用半截小臂把被子抚平,然后打出褶,小心翼翼,五分钟过去," 豆腐块 " 成型。

再花十分钟时间,把被子移到床头,拉平床单。床铺整整齐齐。

负伤前,他是南部战区云南扫雷大队扫雷四队的士兵,参加的是中越边境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作战任务。和他一起的,几乎全都是 90 后士兵。

2019 年 10 月 24 日,重庆西南医院康复楼,清晨,杜富国洗漱完毕后,依旧按照军人标准整理内务。

雷区被称为 " 死亡地带 ",立着带有骷髅的标志物。在那里,杜富国被叫做 " 雷神 "、" 雷场小马达 ",战友们都说,他是带工具最全的人,缺什么就喊他拿。

从 2015 年 6 月份进入扫雷大队,直至去年 10 月负伤,三年扫雷生涯中,杜富国进出雷场 1000 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 2400 余枚。

三年时间,去的时候还是荒草丛生的雷区,走的时候已经长满了庄稼。风一吹,在山间飒飒作响。

可惜,即便还能再去老山,杜富国都很难听到这声音。爆炸导致他的耳膜穿孔,听力严重受损,如果在吃东西,那外界对他就是一片静默,只能听到咀嚼的声音。

2019 年 10 月 24 日,重庆西南医院康复楼,杜富国使用的义肢、辅助具及其用辅助具写的字。

4 根细长的针管拿到病床前,杜富国该打疤痕针了。

他的身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这些伤疤 " 有毒 ",需要每隔半个月打一次疤痕针," 打到和皮肤一样平就不用打了。" 医生说。

上一次打针是 8 号,杜富国记得,那个医生手法好," 说话温温柔柔的,像打麻药 "。临近打针,护工和战友都来到屋里,杜富国调皮地说,打针的时候要来好几个人,你猜他们干什么?来压着我。最难的是开始,伤疤硬硬的,护士只能用力往里面推针,疼得他直冒冷汗。

"3 2 1,狙 ",一旁的战友张鹏提醒杜富国," 狙 " 就是 " 打针 " 的意思。脖子上打完 11 针,杜富国喊着:" 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再打 "。

给他准备的有咬着的筷子、毛巾,还有果丹皮等各种糖果零食。以前和战友一起看《红海行动》,里面的角色受伤时说,吃颗糖就不痛了,杜富国如今也是这么想的。

打针继续,痛到极点,他嘴巴张到最大,眼睛紧闭,脸憋得发红,忍着不让自己喊出来,半截小臂忍不住翘起,肚子因剧痛吸气而狠狠瘪下去,露出根根分明的肋骨。

四根针管,整整 60 针,刚一打完,他紧张的表情一下不见了,笑了出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每天练字一个多小时

康复师张鑫给他作康复训练有一段时间了,每天上午、下午各一小时,主要活动他的手臂肌肉。他自己也在积极做康复训练,光是吃饭的辅助器,已经换到第三个,越来越顺手。

医院为他配了一只机械手,可以做出 " 开 闭 旋 " 三个动作,对应 " 张开手,握手,和转动手腕 "。这只机械手造价不菲,医生介绍是德国进口的。眼下,他们正在调整这只 " 手 ",4 月份配的,但杜富国瘦了,需要再紧一紧臂围。和受伤前相比,他瘦了 20 多斤。

2019 年 10 月 23 日,重庆西南医院康复楼,杜富国尝试将智能手穿戴到胳膊上。

杜富国还学着靠盲杖走路,左中右三点定位,方便他以后自己去陌生的地方。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在康复室走了两圈,便跟医生提议," 出去走一下吧 ",护士跟着他在走廊里转了两圈。刚练习使用盲杖不久,他还不能完全熟练,有时候会去抓一下身侧的医生,需要感受到别人的存在," 有安全感 "。

他也在练字,在右边小臂上绑住一支笔,靠左边的小臂定点起笔,如今已经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写出 " 不忘初心 " 等不少字。几乎每天,他都要练上一个多小时,左臂被涂得黑乎乎一团。

杜富国在尝试学习各种各样的新事情,虽然还没拿准以后究竟要干什么,但他心里一直有股劲," 我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

2019 年 10 月 24 日,杜富国在技师的指导下接受体能康复训练。

半个月就接受了自己

杜富国出生于贵州遵义湄潭县的一个乡村。到了 18 岁,就报名当兵,去了云南,先是边防兵,他的日常就是站岗放哨、巡逻执勤,也在当地帮着修路、盖房子。

回忆过去,他不避讳提起眼睛这个话题," 我以前视力可好了,100 米、200 米打靶每次都中,随便一打就是优秀。"

每天站岗放哨、巡逻执勤的日子,持续到 2015 年 6 月,他报名加入扫雷大队。" 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危险性 ",杜富国坦言," 再好的防护服,也防不了冲击波 "。

杜富国(左)排除了 1 枚反坦克地雷。

据统计,仅在中越边境云南段,约 130 万枚地雷、48 万发爆炸物遍布 289 平方公里的 161 个混乱雷场。

回忆起那次使他失去双眼和双手的爆炸,杜富国从来不后悔," 我受伤后,半个月就接受自己了,我不后悔,如果后悔就接受不了自己 "。

执行扫雷任务,是杜富国真心热爱的事情,回忆起来,嘴角不自觉上扬。高温是他们要克服的困难之一,热带雨林,经常是 40 多摄氏度的高温,宿舍里像蒸笼。最初没有空调,战士们床上铺凉席,在身上浇两盆冷水,趁着凉快劲儿入睡。

扫雷兵们在当地很受百姓欢迎,当地的孩子们碰见扫雷兵,都会敬礼。杜富国还记得一次扫雷途中,他在橄榄绿的军车里,路边走着三个光着脚的小孩,背着捐赠的花花绿绿的书包,对着他们敬了个少先队礼,直到车开走很远也没见孩子们把手放下来。

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官兵在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西侧坝子雷场手拉着手徒步验收已扫雷场。

跑三公里只用 13 分钟

10 月 24 日下午三点,结束午休后,杜富国出现在康复楼二层锻炼室。

康复师指导他做平板支撑,每分钟一组,他把双脚改成单脚撑地,康复师笑着问," 富国,自己增加难度喽。"

他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变更好,在反重力跑台,一跑就是三公里、五公里,汗水打湿衣服。康复师介绍,他现在跑三公里,大概只用 13 分钟,比一般成年男子速度还要快。

2019 年 10 月 24 日,杜富国在技师唐鹏的指导下接受反重力跑台训练。

每个刚接触杜富国的人,都小心翼翼,怕不小心问到他的伤处。但他自己却终日笑呵呵,喜欢把空空的袖管甩来甩去。刚告诉他失去双眼双手时,医院还专门安排了心理疏导,但没料到,杜富国平静接受了,还反过来安慰别人。

最初进行康复训练,戴上机械手,杜富国的胳膊磨出红红的新疤;黑暗中找不到方向,一次次摸索,但他没叫过苦," 不想让别人担心 "。

杜富国的弟弟也是军人,驻守西藏的边防兵,即便大儿子出了事,杜妈妈也没劝阻小儿子离开," 留在身边该有危险还是有危险,听他自己的。孩子放到身边,永远都长不大。"

2019 年 10 月 24 日,杜富国体能康复训练后,满头大汗。

杜富国形容自己

过去走了一段扫雷的长征路

之后要走一段新的长征路

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是国家的英雄,人民的英雄

衷心祝福杜富国

路越走越顺!

人越来越好!

来源:新京报、剥洋葱 people

编辑 侯川川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康复重庆医生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