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走路赚钱”涉嫌传销诈骗非法集资,趣步被查后的众生相

懒熊体育 11-14

随着趣步 App 的被查," 走路赚钱 " 的生态链得以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2019 年 10 月 15 日,新京报记者查阅长沙市政府网站显示,长沙市经开区在市民信箱中明确回应市民,趣步公司及趣步项目涉嫌网络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长沙市工商局经开区已立案调查。

天眼查资料显示,趣步公司(全称为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简介为:通过运用区块链技术,开发运动类 App," 打造会员大数据、营造健康运动氛围、倡导并激励人们运动,传播正能量及商城扶产助销等方式,实现平台价值最大化 "。

离政府网站公示已过去近 1 个月,截止目前案情尚未披露最新进展。

趣步的套路

对于用户来说,趣步最大的吸引就是 " 走路赚钱 "。

使用趣步 App 进行计步,每天只需要走 3000 步(2019 年初改为 4000 步),每天坚持打卡,就能够得到 " 糖果 " 奖励。糖果即趣步平台发行的数字货币。用户可通过积攒糖果进行提现、兑换商品、领取优惠券等操作。同时,用户之间还可以交易糖果。在峰值时期,一颗糖果价值在 26 元左右。

▲用于兑换商品的任务卷轴机制。

打开趣步 App,用户首先需要填写推广人员提供的邀请码注册,然后花费 1.5 元人民币进行实名认证,绑定支付宝、银行卡、身份证、微信账号。在趣步 App 里,用户可通过点击视频广告、累计步数来积攒糖果。

打开趣步 App,用户首先需要填写推广人员提供的邀请码注册,然后花费 1.5 元人民币进行实名认证,绑定支付宝、银行卡、身份证、微信账号。在趣步 App 里,用户可通过点击视频广告、累计步数来积攒糖果。

但想要快速积攒糖果,用户就需要邀请新人注册。每邀请一个新人,老用户就可以获得 0.54 个糖果。

正因这种拉人注册的获客返利方式,趣步 App 被定性为变相传销,其原因是:通过社交获客的赚钱类 App 拉人超过了 3 级。《法制日报》就此案件采访了相关律师,后者指出,3 级并不是指层数。层数两级,3 次返利,也算是 3 级。例如,A 拉了 B,如果 A 获得提成,这算一层;B 拉了 C,那么 B 拉了 C,B 获得提成,这又算一层;同时,因为 A 拉了 B,B 拉了 C,所以当 A 和 C 之间再建立关系,就变成了 3 级。反映在趣步的体系里,即是每一个 C 都能为 B 和 A 带来 0.54 个糖果。

事实上,趣步被传是变相传销的消息,早在今年 3 月就已经传开。事情曝光后,趣步用户在之后的几个月里都不断出现糖果无法提现、无法交易,平台无法登陆的问题。一时间,趣步用户心里充满了疑问,但趣步官方却表示,被下架、吊销营业执照、立案调查都是不实消息。直到 10 月 15 日长沙市市民信箱中的这则回复被媒体发现。

微博网友还透露,趣步一度曾与一些高校达成合作,学生必须注册 App,否则会被扣学分。

通过利用用户贪小便宜的心理,趣步广泛吸纳用户。截至 9 月份,趣步 App 的登记用户已达到 7300 多万。有受害者告诉懒熊体育,他们认为趣步团队希望通过 " 躲 " 的方式摆脱这次舆论风波,继续进行诈骗。

目前,警方正在对趣步团队展开搜索。受害者还称,趣步现在的服务器已经非常不稳定,用户时不时连不上服务器、无法交易、兑现糖果,糖果价格也是一路急转直下,从 26 元跌到了 16 元。

然而,那些我们称作 " 受害者 " 的人,却对 " 受害者 " 这个称呼颇有微词。

被套进圈子里的人

陈楚是最早一批被推荐使用趣步 App 的用户之一。

去年年底,身为程序员的陈楚经亲戚介绍下载了趣步。抱着 " 在不花钱的情况下赚点零花钱 " 的心态,陈楚每天兢兢业业走路攒糖果。坚持一个月,获得了 11 个糖果。

然而,11 个糖果并未达到取现门槛。经其他用户介绍,陈楚加入了趣步用户的某个交流群。在这个群里,他了解到糖果变现的真正方法。

他介绍道,通过邀请拉新的模式,趣步用户分为三个阶层:高层、中层、底层。高层为趣步官方管理人员,中层用户则通过大量拉新,获取系统提供的新糖果。

在趣步的圈子里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中层在前期通过贩卖糖果赚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进而又在低价期买入大量糖果。拉新之后,底层用户大量涌入,糖果的需求量增加。相应的,当糖果的需求大于供给之后,糖果价格就会被 " 炒 " 高。

▲趣步交易网站注册页面,需填写邀请码。

但在 2019 年年初,陈楚发现趣步 App 登录时而不畅,再加上群友曾聊到过趣步模式的潜在风险,陈楚果断将手中的糖果抛出,卖给了自己的下线。他向懒熊体育表示," 后来仔细想想,它的内核就是一个传销盘。"

按照趣步交易逻辑,拉新会给老用户带来糖果奖励,但随着时间推移,新用户增速逐渐放缓,对糖果的需求量也相应减少。供求差距缩小后,交易价格也会降低。截至 10 月底,糖果最低价已经跌至 16 元。手握大量糖果,选择抛售的用户,往往会亏掉大部分资金,但也能够及时止损;选择继续观望的用户,心里已经非常焦急,却还想 " 再等等 "。

不仅如此,陈楚还通过趣步推广人员得知,趣步官方管理层拥有平台上 90% 的糖果,甚至更多。也就是说,中层和底层始终都只会是被宰杀的对象。一旦管理层手中的糖果全部释放,糖果就会瞬间大幅贬值

但区别于股票和货币,对类似于糖果这样的数字货币,我国目前暂时没有相应的监管机制。换言之,数字货币发行数量都由机构决定,可控性和风险非常大。例如,机构一次发行 1 亿枚数字货币,但只在市面释放、流通 1 千万枚,随时可以通过大量释放数字货币,对其价格进行调控,用户却不会知道这个巨大的陷阱。

识破这个骗局后,陈楚希望让更多用户知道真相。于是他组建了趣步受害者交流群。目前,这个群成员已超过 100 名。但让他不理解的是,很多人进群后,第一句话是问:趣步出了什么事?

" 出了这么大的新闻,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趣步出事了,有时候一想,也就知道为什么趣步能活这么久了 ",陈楚说道。

觉得没被套进去的人

在陈楚建的这个群里,用陈楚的话说,加进来的 " 什么人都有 "。以唐朗为代表的 " 专业团队 " 是除了受害者的另外一类人。

在跟唐朗交流的过程中,懒熊体育了解到,市面上有上千个从事各类 " 走路赚钱 "、" 阅读赚钱 " 此类软件 " 操盘 " 的团队。他们通过发展人数和层级,形成了自己的团队。只要一个平台有关于拉人头赚钱的模式,他们就可以派团队进驻此 App,获得 " 认证分红 " 及其他奖励。

对于这种拉人头的方法,唐朗称为 " 排线 "。他介绍道:" 排线就是 A 下面排一个 B,B 下面排个 C,C 下面排个 D,以此类推,也就是 A 负责把大家全部给关联起来,这样上面的人可以获得下面人的分红。" 据了解,这样一个团队最少有 500 人。如果跟着群主 " 投资 " 这些 App,一个月至少可以分得 3000-5000 元;即使你不想花钱,每个月也可以赚 300 元左右,听上去非常诱人。

▲交流群内某用户的趣步页面。

事实上,所谓排线,实际上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传销。很多人抱着免费玩一玩的心理,加入团队准备 " 赚点小钱 "。但真正进入团队之后发现,团队里的人每天都在高谈阔论:今天谁赚了几千元、昨天谁又在某个 App 提现了几万元,并晒出截图。巨大的心理落差,会让赚点小钱的心态瞬间崩塌,成功掉入他们的陷阱。

唐朗透露,自己进入团队已有小半年时间,平时也没有正式工作,全身心投在赚钱类 App 的研究中。有意思的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是 " 受害者 "。相反,他把收购糖果投入的一百多元看作是一种 " 投资 ",并抱着非常乐观的心态。" 既然投资了利润和风险是共存的,不可能百分百赚钱 ",唐朗说。他还表示,自己并不理解群里认为被骗的人。" 你一毛钱都没拿,最多也就拿 1-2 元的认证费,能骗到你什么?"

从用户角度出发,这个说法看似正确,但对于平台来说,1-2 元也可以是一笔巨额收入。按照趣步给出的 7300 万用户数量,即使每位用户只花费了 1.5 元进行实名认证,总的下来,趣步目前光是用户认证收入就已过亿。对于单个用户来说,1-2 元并不算大钱,但对不法商家来说,这就是获取大量资产的源头。有趣的是,趣步官方公告还曾明令禁止 " 排线 " 团队的存在,并表示违者会进行封号处理。

还想继续套别人的人

在趣步受害者群中,还有另外一群人。他们每天能反复用十几个社交账号加群,并声称自己被骗 20 万元、2 万元、5 千元,实际上却是赚钱类 App 的推广人员。进群之后,他们往往会丢出一串串其他赚钱类 App 的广告,之后就免不了被群主踢出该群。

经过观察,用图片分享自己的收益、鼓吹此类 App 是金融投资项目,是这些推广人员惯用的 " 洗脑 " 方式。他们活跃在各个与趣步有关及其他同类 App 的群,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招揽那些被趣步伤透心的用户。虽然这样的推广方式效率较低,但针对的就是存在侥幸心理的受害者。

事实上,像趣步这样的赚钱类 App 还有很多。例如最近在 iOS 端拥有 30 万日下载量的 " 步多多 ",以及 " 趣走 "、" 乐走 "、" 走路赚 " 等,都是打着走路赚钱或区块链的幌子,发行虚拟货币,进行非法集资、敛财。

这些虚拟货币的价格高低都掌握在平台管理者手中,即使是 " 空手套白狼 ",用户也是全然不知。除了发行虚拟货币,赚钱类 App 一般还会在平台内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如 15.9 元的苹果有线耳机、7.7 元的太阳伞、抽奖免费领茅台酒……这样的行骗方法,在大多数人看来似乎并没有太大吸引力。但对于年龄稍长、接触智能手机时间不长的下沉市场用户来说,这样的信息往往颇具欺骗性,并且非常普遍的存在于他们日常使用的各类手机客户端里。

▲在 App Store 搜索趣步出现的部分同类 APP。

不管是新闻提现、运动提现的 App,都乐于使用现金诱惑的方法吸纳新用户,并且屡试不爽。在获取到这些新用户后,平台一方面可以靠倒卖用户信息获利,另一方面也能够依靠用户在 App 内点击广告获取佣金。同时,正是由于 " 排线 " 团队的涌入,平台的广告佣金和实名认证收入数目往往非常惊人。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发稿,趣步再一次出现了手机客户端无法正常使用、糖果无法提现和交易的局面。

许多群友也纷纷表示,只要糖果价格能够稍微回升一点,自己一定马上抛售糖果," 少亏一点是一点 "。在谈到这个话题时,陈楚突然说了一句:我有预感,趣步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现在的网友都会用 "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 来表示一个事件中,所有参与者都有责任的事实。放在趣步这件事上,不管趣步最终会不会崩盘,它能蒙骗并继续洗脑数量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体,参与推广的人、拉身边亲朋好友入股的人、最后赔的血本无归的人,其实都有必要好好反思一下,是哪个瞬间,让自己成了受害者,也成为了趣步的 " 帮凶 "。

(应采访者要求,陈楚、唐朗均为化名)

延展阅读:

对话 MLB 中国:新人入局,棒球在中国提速要靠 " 文化 " 和 " 故事 "

被李佳琦刷屏的 " 双 11",运动品牌这次玩明白了么?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转载请注明 www.lanxiongsports.com。

以上内容由"懒熊体育"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