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位居港外国人眼中的修例风波:他们不是为了民主,他们是暴徒

现代快报讯 香港修例风波持续五月有余," 民主游行 " 与 " 暴力行动 " 的争论持续不休。以任何带有立场的角度来看待这场修例风波,都不能让两方信服。记者采访到一位出生于西方、现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从一个客观中立的角度来审视香港近半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或许更能洞见香港的现在和未来。

" 用暴力的方式不给你发言权,这是民主吗?"

安德龙出生于意大利,成长于瑞士,赴中国台湾留学,到大陆深造,目前居住在香港。他今年 50 岁,前 25 年成长于西方,后 25 年生活在中国,深谙东西方文化、亲历香港修例风波,对于香港发生的一切,他拥有发言权。

香港的游行示威,甚至是暴力活动,被很多外国媒体渲染成为争取民主自由而战的游行。在安德龙看来,这不是民主," 你不同意我的看法,我就要打你,用暴力的方式不给你任何发言权,这个是民主吗?"

在暴力活动中,冲在最前面的往往是年轻人," 最可怜的就是那些小孩子,他们 16 岁、18 岁、20 岁,对政治懂什么?他们觉得是为了革命,为了自由,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很酷,觉得很浪漫,觉得打警察就是追求自由,这些是好莱坞式的,这些小孩不明白他们是被利用了。他们觉得,你支持我就是朋友,不然你就是我的敌人,支持警察,我就要打你,这是民主吗?民主,他们不懂。"

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英美旗帜到处可见,安德龙说:" 他们觉得美国、英国是朋友,但内地是你的母亲啊,是难解难分的关系。对于所谓的朋友,你不知道现在的朋友明天到底还是不是朋友。但是现在还早,需要时间,只有时间,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长期以后他们会明白他们是被利用的。"

从政治冷感到走上街头—— " 我必须开口 "

在暴力示威游行的同时,香港市民自发进行了多场撑警集会,这其中,外国面孔寥寥无几,安德龙是其中之一。

以前,安德龙是一个政治冷感的人," 我对政治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很想理解政治,但不喜欢参与。" 但近半年的所见所闻,让他走上街头。

两件事改变了安德龙。一件发生在身边—— " 我晚上出去散步,看到香港变得非常危险,天天有人被打。而且,怎么可以打女孩子?怎么可以四个人打一个人?我非常不能理解!" 第二件事发生在机场—— " 在机场,我亲眼看到暴徒打内地游客,他们不是为了民主,他们是暴徒,是恐怖分子,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必须开口。"

最近一个月,安德龙参加了两次撑警活动,一次是太子站旺角警署的撑警集会,一次是在香港警察总部参加撑警游行。在他看来,香港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基础," 这种和平的活动和暴徒打砸烧区别太大了,他们真的是在追求和平,跟他们在一起感觉很舒服。"

" 时间会给香港修例风波一个最好的答案 "

正因为是外国面孔,让安德龙格外显眼,很快,他便被暴徒锁定。" 我已经收到了很多威胁,他们主要通过电子媒体,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发东西威胁我,但正因为这个,我才觉得开口非常重要。他们威胁我威胁得非常邪恶,我就觉得这个是我的责任,我希望以后可以说,我那个时候没有做一个旁观者,我出面开口了,我不怕。"

安德龙今年 50 岁,最怕一生没有贡献," 如果我不能接受的事情,我会参与,我今年 50 岁,最怕我这一生没有贡献,我觉得我开口是有贡献的,希望能多一些外国人可以出面。"

面对香港近半年来的修例风波,安德龙感到无所适从," 看到香港的教育和目前的情况,我觉得最多两三年我就要走了。本来很喜欢香港,但是看了这么多之后,现在不喜欢了,但我对中国内地非常有信心。"

安德龙认为,时间会给香港修例风波一个最好的答案," 长此以往,香港的经济会走下坡路,社会会乱,一流的社会精英会走。暴徒说我们会重新建设香港,但这个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觉得这一切,只有等平静下来之后,才能慢慢解决问题。"(现代快报香港报道组)

(编辑 张爱红)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