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也喜欢没事看看抖音快手的直播”

Mtime电影资讯 2019-11-12

时光网讯 由大鹏、柳岩等主演的电影《受益人》正在上映中。日前,继大鹏和柳岩两位主演(独家专访《受益人》男女主演大鹏 & 柳岩)之后,该片的导演申奥、监制宁浩也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畅谈影片的幕后故事。

《受益人》是宁浩的坏猴子影业发起的 " 七十二变计划 " 中的又一部新作。此前,路阳导演的《绣春刀Ⅱ修罗战场》、文牧野导演的《我不是药神》都出自该计划。

导演申奥是第一次执导电影长片,此前只有短片和广告作品的拍摄经验,因潜力和才华被宁浩选中,宁浩自己也作为监制投身到这部电影的创作之中。所以虽然是新导演新作,《受益人》在某些方面却表现得相当成熟。目前该片票房 1.2 亿,时光网评分 7.4 分,在国产电影中成绩已经算非常不错。

作为宁浩的 " 高徒 ",申奥把《受益人》放到了宁浩的福地——成名作《疯狂的石头》的拍摄地重庆。这座高低起伏、充满烟火气的城市让这两部类型相近的作品有了很多可比较的地方。

当年《疯狂的石头》成功后,效仿者甚众,每年都会有类似的作品问世,很多也都出自新导演之手。拍得多了,难免给观众雷同之感。《受益人》借由直播这个热点话题切入,算是给这个类型带来了一丝丝新意。

宣传 " 我也喜欢没事看看抖音快手的直播 " 的宁浩导演表示," 要从最当代的部分当中,挖掘出你最独特的关怀和视角。当时申奥导演跟我谈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隐约能够嗅到,在这个故事题材和这种人物背景下,能够挖掘出非常有人文关怀的一个角度。不仅仅是一种喜剧。"

Mtime:《受益人》故事的灵感最初是从哪来的?

申奥:我在筹备电影的时候,会收集大量的社会新闻,海量的。然后从里面找到一个比较有趣的人物关系,做一些采访。然后就发现类似的案情有很多,于是我们就把个好几个案子中间有趣的部分都拎出来,拧成了一个新故事。

Mtime:比如前段时间有一个游客在泰国杀妻骗保的新闻,是从这类新闻里找到灵感的吗?

申奥:对,类似,但泰国那个事情是我们开机以后发生的。

Mtime:直播也是这部电影里很重要的内容,怎么想到把直播加入到电影里的?

申奥:我挺喜欢看的。

Mtime:平时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直播?

申奥:我原来做广告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就发现演员们都在化妆间,不是歇着,不是睡觉,全都在说话,一人一个频道。我不太知道他们在干嘛,跟他们深入一聊,才发现那个形式就是他们一个人对着无数的人说话。然后就挺感兴趣的,就问他们每天都播啥,聊天嘛。

Mtime:为了拍这部电影,有没有去调研下直播行业?

申奥:当然有,我去采访了很多做职业主播的姑娘们,因为我那个角色是一个女孩。然后发现了很多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的地儿。 我其实一直以为这工作挺轻松的,因为我之前接触那些所谓的主播都是兼职,她们只是用碎片的时间去做这个事,但真正的职业主播每天工作的时间要远远大于上班族。她们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没日没夜,而且还要保持身材,练新的技能。

Mtime:宁浩导演看起来不像那种会经常看直播的人,怎么会支持导演从这个角度来解构故事?

宁浩(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不看呢?

Mtime:你平时喜欢看哪种直播?

宁浩:我也喜欢没事看看抖音快手的直播。我在最初确定做 72 变计划的时候,一直跟大家反复强调和聊的就是要足够本土和足够当代。这种视角的东西都是我比较支持的。

Mtime:黑色幽默的犯罪类型片每年都有人拍,难免会有雷同的地方,怎样在这个类型里找到新的玩法?

宁浩:电影已经拍了 100 年了,各种各样的类型都很多,如何赋予它更新的或者更当下的一个东西,我觉得其实是最重要的。要从最当代的部分当中,挖掘出你最独特的关怀和视角。当时申奥导演跟我谈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隐约能够嗅到,在这个故事题材和这种人物背景下,能够挖掘出非常有人文关怀的一个角度。我觉得那个角度其实还蛮有价值的,不仅仅是一种喜剧。

Mtime:很巧,《受益人》和宁浩导演《疯狂的石头》都是在重庆拍的,算是致敬吗?

申奥:致敬肯定是有的,我非常喜欢《疯狂的石头》。然后重庆也是一个很适合拍电影的城市。我们在最初选景的时候,不是选择重庆,是在周边的一个城市,但那里后勤保障还不成熟,餐饮运输交通都不便利。重庆影视行业已经相当完善了,它配套的设施都很齐全,当地的人又对摄制组有概念,于是还是决定改在重庆。

当然也要跟其它在重庆拍摄的电影区别开。其实我们没有在太地标的地方拍,基本上是在一个镇上拍的,叫广阳镇,那个地方离重庆市中心将近两个小时车程。

Mtime:很多国产电影都曾在重庆取景,比如正在上映的《少年的你》,重庆这座城市对电影人有些什么独特的魅力?

申奥:我觉得最便利的是它一年四季都是绿的,很多城市它冬天就拍不了了。然后重庆这个城市有好多风貌,它有高楼大厦,都直入云霄,城市轨道又完善,它是国际化一线大都市的样貌,又有水系,有长江。但它同时有好多小巷,特别民间的那些烟火气,保留得很好,茶馆麻将馆什么的。我们拍了一个茶馆,就是宁浩导演当年拍《疯狂的石头》的茶馆,连桌子杯子都没变。

Mtime:是特意去拍的吗?

申奥:不知道,选景的时候不知道。

Mtime:说到烟火气,这次大鹏的造型特别土味,然后还让他去街上乞讨体验生活?

申奥:也没有,那是他自己瞎玩。基本上是我们在候场的时候,鹏哥就背着手出去了,他想深入民间,想跟老百姓在一起,发生一些火花。我们其实就在旁边准备,他闲着没事拿了一个快餐盒就溜达去了,看看自己能不能被人认出来。

Mtime:有被认出来吗?

申奥:没有,从来都没有。他跟别人说我是大鹏,别人就走了。

Mtime:《受益人》是你的第一部电影长片,宁浩导演作为监制,他提供了哪些帮助?

申奥:最重要的应该是剧本。其实我是没有剧本创作经验的,虽然我之前拍广告有很多现场拍摄的经验,有写短片的经验,但是创作方式完全不一样,思路也不一样。从宁导这儿,他基本上把他十几年对电影的理解、认识和经验、窍门,都压缩成了一个两到三年的过程,把它传授给我,我觉得非常受益。

Mtime:在《受益人》的成片中,哪些东西是宁浩导演提了建议才改成现在这样的?

申奥:我记得很清楚,他就说你的主角要是无辜和令人同情的。其实我们从前主角是不够无辜,也不够令人同情的。我们要花很大的力量把它给拧过来,但怎么拧也拧不到让观众喜爱这个角色的程度。临开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改变。

Mtime:除了剧本,在导戏方面有没有跟宁浩学几招?

申奥:有很多。就说具体的例子,其实宁浩去重庆探班的时候,我们马上要拍水底下打架那场戏。在写剧本的时候,他就给了我一个建议,他说你的开题跟合题要是一个题目,我就不太理解。他就说你不能是一个爱情片的开题,最后合到一个动作片的题目上,这就偏了。你如果是从情感上出发,你还要回到情感去。

当时我写的最后一场戏就是打来打去,他说你这是一个动作片的结尾,我就不太会弄了。后来他就丢了四个字给我,武戏文拍,说完就走了。然后我跟大鹏两个人说啥叫武戏文拍,我们俩开始琢磨。武戏文拍,那就是别把它当动作拍,你就一边打一边说话呗,我们瞎猜。结果就发现,确实让那场戏的台词和演员的表演盖过动作设计,反而效果更好。

Mtime:你做监制的方式是什么样的?会在拍摄现场帮忙指导吗?

宁浩:我一向认为现场不应该出现两个导演,因为我自己做导演出身的,如果现场总有另一个导演,或者还坐一个所谓的领导,就很麻烦了。那就是添麻烦,不是给帮忙。所以我到现场去,一般就看看剪辑,看看之前拍的东西怎么样,剪完的东西怎么样,大概能有个什么样的样子,然后等导演收工的时候跟导演聊聊天,说可能会有什么样的问题。那种到现场去动手的事,这我绝对不会做。

Mtime:《受益人》跟《疯狂的石头》的类型很像,你觉得这两部电影有神似的地方吗?

宁浩:说类型像,其实也不能完全那么说。每一个导演都有它自己特殊和特别的东西。申奥导演比我的作品人文关怀要更多一些,更温暖一些。表面看起来都是在重庆,有犯罪,但是差别还是很大的。

以上内容由"Mtime电影资讯"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