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牛是气候变暖元凶?可持续农业模式打破谣言

亿欧网 11-12

反刍家畜是满足发展中国家市场需求的热点。但同时,反刍家畜带来了全球 25% 的农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环境学家认为与农业相关的排放是当前世界气候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作为牛肉的主要消费者,美国人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尽管近年来美国人的饮食逐渐从牛肉转向鸡肉,但其人均牛肉消费量仍然是世界其他地区的四倍。

解决方案似乎很明显:少吃肉就行。购买无肉汉堡,减肥的同时就拯救了地球,消减了对动物的杀害。但越来越多的农业倡导者表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充其量只是部分正确。

" 只了解简化的公共卫生信息是很危险的," 可持续畜牧业组织 A Greener World 的执行董事 Andrew Gunther 表示," 如果我们认为土壤、空气和水可以通过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案来改善,我们就会提倡这样做。"

Ariel Greenwood 在蒙大拿州和新墨西哥州经营牧场。Greenwood 明确表示拒绝‘少吃肉’的说法,并且认为这是偏见和误导。" 将肉类视为破坏环境的元凶从而放弃吃肉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人们忽略了生产肉类的多种方式以及生态系统中存在大量变化。毕竟生产肉类的方法有很多。"

来自 BN Ranch 的著名素食主编 Nicolette Hahn Niman 也强烈反对‘少吃肉’活动:" 我对环境和公共卫生倡导者使用‘少吃肉’口号的最强烈反对意见是,这对农民和牧场主非常不友好。我们应该就气候变化与粮食,农业和健康的联系进行更加明智的对话。"

可持续饮食辩论

纽约市长 Bill de Blasio 去年春天宣布,所有公立学校在周一实行无肉日。营养学家 Diana Rodgers 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作为一名营养师、母亲,以及生活在一个种植有机蔬菜和畜牧肉类农场的人,我感到无比沮丧。"Rodgers 说,反肉食的信息来自四面八方,但事实上,吃肉真的不是问题,放弃吃肉弊大于利。她正在制作一个名为《神圣的牛:更好的食肉方案》的纪录片和书籍项目。

Rodgers 是反对 " 少吃肉 " 运动的最直言不讳的人之一。今年 1 月,《柳叶刀》杂志委员会提出 " 地球健康饮食 " 建议将每天摄入的动物蛋白大幅减少至 1.5 盎司(约 42.5 克)左右。Rodgers 对此提出了批评,与许多营养学家的观点一样,她认为肉类是一种不可替代的、营养丰富的食物,尤其是对儿童、妇女和高危人群。

" 从缺乏营养、富含苏打的饮食中剔除肉类没有任何好处。事实上人们更需要从伦理、社会正义、环境和人类营养等角度多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Rodgers 认为,政府当局错过了气候问题和人类健康问题真正的罪魁祸首,大型食品公司、化学公司和加工食品更值得深究。

然而,无肉饮食已经演变成一场全球性的、由企业赞助的食物改造运动。例如,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创建的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指南《为可持续食品的未来而改变饮食》中建议,通过限制肉类和奶制品的摄入量,将个人的碳排放量减少 50%。

到 2023 年,植物蛋白市场预计将达到 92 亿美元。

如今,植物蛋白代替肉类的快餐产品已出现在 Carl ’ s Junior、White Castle 以及 KFC(肯德基) 等餐厅的菜单上,吸引着肉食者和风险投资家。美国规模最大的植物蛋白品牌—— Kellogg's MorningStar Farms(晨星农场)每年售出 9000 万英镑人造鸡肉和早餐香肠,现如今,这个品牌正走向素食主义。总的来说,到 2023 年,以植物蛋白的市场价值预计将达到 92 亿美元。

六个月前,Impossible Foods 公司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无肉汉堡。今年 6 月,Impossible Foods 的首席执行官 Pat Brown 宣布,他的使命是在 2035 年前终结动物农业。Brown 认为,长期以来,利用动物生产供人类食用的食物一直被认为是全球食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现在,环保主义者和越来越多的公众认识到,这个生产系统是一种破坏性的、不必要的技术。

不出所料,他的行动呼吁引发了强烈反响。

比利时食品科学与生物技术教授 Frederic LeRoy 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反肉类运动的批判者。LeRoy 认为,这些植物肉类和无肉产品掩盖了一种极端的情况,即让已经充斥着文化内涵和冲突禁忌的肉类成为禁忌。令 LeRoy 沮丧的是,2019 年的食品转型已经引发了对牛肉产业终结的预测。LeRoy 在《可持续农业》中写道,目前提出的观点——肉类和奶制品有害,而新的科学食品有益——这种观点过于简单化,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灾难性后果,这很危险。

环境活动家 Vandana Shiva 博士指责 Impossible Foods 公司发起了一场 " 绝望的改革 ",试图带领世界进一步实现人造食品的工业化和商品化。这使得 Impossible Foods 的首席执行官 Pat Brown 反驳道,畜牧业是当今地球上最具破坏性的技术。

佐治亚州的农场主 Will Harris 也对 Pat Brown 的说法做出了回应,他对 White Oak Pastures(一种著名的可持续农业模式)所饲养的草饲牛肉进行了生命周期分析。他在牧场饲养的牛肉的碳足迹远低于传统牛肉、鸡肉甚至是 Beyond Burger(一种来自 Beyond Meat 的植物汉堡)。这项研究表明,Harris 农场抵消的碳排放比它生产的还要多,这引发了一场关于再生农业系统碳排放的新讨论。

推特上有很多抨击 Beyond Burger 和 Impossible Burger 是高度加工的垃圾食品的图片。Rodgers 也认为,Beyond Burger 和所有肉类类似物只不过是另一种高度加工食品,这种食物来自廉价的原材料,但在市场上却被标榜为更清洁、更有益健康的食物。这是当今最大的绿色营销形式。

此外,由于人造肉汉堡的价格是普通有机草饲牛肉汉堡的两倍,Beyond Burger 每磅约 12 美元,而沃尔玛的有机草饲牛肉的价格每磅不到 6 美元。Rodgers 说,"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改善。"

蛋白质的未来

Ryan Katz-Rosense 和 Sarah J. Martin 共同著作的即将出版的书《绿色肉食,可持续的食者、动物和地球》中,为蛋白质的未来指明了三条途径:现代化生产、蛋白替代品和可持续性畜牧业。我们正在同时向三个方向发展。

肉类行业由 Cargill、JBS、Tyson Foods 和 Smithfield Foods 等四家跨国公司控制。通过提高工厂养殖的效率来生产廉价而丰富的蛋白质,以此引领着肉类 " 现代化生产 " 阵营。" 蛋白替代品 " 的创新者正在用蛋白质替代品(包括植物性蛋白和实验室培育的肉类)颠覆肉类行业。这两条主要途径都提出以工业化、商品作物和集中作为前进的方向,吸引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 恢复性畜牧业 " 途径与现代食品生产截然不同。它通过关注土壤健康促进生态和社会健康,这是一个被称为再生农业的农业系统。

在这三者中,它受到的媒体关注最少。Michael Pollan 的《杂食者的困境》向美国人引入这一概念之后的 13 年中,它的发展仍然很缓慢。根据 2019 年的《食品与健康报告》,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可能会听说过 " 无肉星期一 ",但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听说过 " 可再生农业 "。

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可能会听说过 " 无肉星期一 ",但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听说过 " 可再生农业。

这一现象已经开始改变了。

" 少吃肉 " 运动的重点是减少人们对动物蛋白质的需求。当涉及到资源使用和环境影响时,世界自然资源研究所说,食用的食物种类与食物的生产方式同样重要。

有机团队多年来一直坚持生产实践很重要,也一直在表达自己的态度:碳排放过多的关键点不在于吃肉的多少,而在于肉的来源。

畜牧业的碳足迹

在为牧民工作时,Greenwood 使用刺激植物生长,增加生物多样性,改善水循环,恢复土壤和储存碳的方法来放牧动物,同时在无法种植其他粮食作物的边缘土地上生产食物。这是一个整体管理的系统。她在《民间饮食》杂志 2018 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我们的团队在不断壮大。我们致力于在脆弱的土地上进行精准放牧,直至恢复环境健康。我们依靠社区的支持来完成这项工作。"

人们普遍认为,牛比汽车更容易造成气候变化。这是一个传播甚广的错误认知。

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兼空气质量科学家 Frank Mitloehner 博士在巡回演讲和 @GHGguru 的推特上讨论了这个问题。在最近的一篇题为《吃肉会影响环境,但奶牛不会杀死气候》的文章中,Mitloehner 发现了误会的根源:2006 年联合国的一份报告《畜牧业的长期阴影》发现,全球畜牧业(主要是牛)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汽车、卡车和飞机。尽管作者后来撤回了这一比较,但在人们心中,它仍然成立。

据美国环境保护署计算,美国农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总排放量的 9%,其中牛群排放量相当大,因为牛在消化过程中会释放甲烷。相比之下,美国的交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总排放量的 29%。Mitloehner 在 5 月向国会作证时说,畜牧业的温室气体直接排放量甚至更低,为 3.9%。但这两个数据都不支持联合国报告中的 14.5% 的占比。

Mitloehner 说 :" 在我看来,这很危险,因为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使用化石燃料显然才是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首要原因。反刍家畜产生的甲烷是一种被公众严重误解的温室气体,它并不是全球变暖的主要驱动因素。然而,目前人们对肉类的痴迷让人们认为,只要他们放弃红肉,就可以问心无愧地开车。"

也许我们可以以不影响气候变化的方式吃肉。Gunther 除了为 A Greener World 公司工作以外,自己还在俄勒冈州经营一个小农场。他认为:" 不能说让人们少吃肉,我们明明可以从不使用化石燃料肥料的生产系统中获取营养均衡的膳食。"

许多减少肉制品消费的支持者认为," 高碳个体 " 有充分的理由减少动物产品的消费,以便在不增加对全球肉类供应的需求的情况下,分享世界固定的自然资源供应。但根据 Mitloehner 的计算,如果美国每个人每周一天不吃肉,那么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只会减少 0.5%。即使少吃肉是一个有价值的概念,它也不是应对气候危机的单一解决方案。

然而,根据全球农业组织(例如可持续粮食基金)的观点,可再生农业也许也是可行的。7 月 4 日,当美国人用热狗和汉堡庆祝时,Nicolette Hahn Niman 在英国农场参加了一个可持续食物信托基金(The Sustainable Food Trust)举办的会议——农业和气候变化:迈向零碳排放。该公司的使命是 " 加速向更可持续的食品和农业系统过渡 "。

Niman 是《捍卫牛肉》一书的作者,他认为牲畜能减少碳排放,并将其储存在健康的土壤中,这被称为碳汇。Niman 说:" 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中,农民和牧场主是不可或缺的盟友。事实上,他们可能是我们最重要的盟友。如果在治理气候问题上过于针对农民和牧场主,会适得其反。"

碳排放的问题不在于牛本身,而在于我们获取牛肉的方式。

像 Greenwood 这样的农场主,他们对动物经营进行全面管理,他们是潜在的变革推动者。希望能有更多的美国农场主加入到碳事业中来。

Greenwood 说 :"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农场主开始重视高科技的放牧,因为他们面临着火灾或不稳定的水旱周期循环的威胁,这些都是管理不善地区的特点。高科技放牧最大的特征就是绿色低碳。"

农业的未来

最近,俄勒冈州社区的一个牧场主家庭庆祝了养牛 100 周年。在三个大学毕业的女儿的帮助下,Scott McClaran 在西部一些最崎岖、最干旱的地区养牛,那里的动物整年都以当地的牧草和入侵杂草为食。McClaran 一家四代人经营着约 20 万英亩的私人土地和出租的公共土地,他们习惯于对自己的生活方式发表强烈的意见。McClaran 说 :" 我们在土地上生产高质量的蛋白质,而这些土地上无法种植任何其他作物。"

早在工业化之前,McClaran 一家就开始经营养牛,为了避免过度放牧,他们把牛赶到草原上。他们相信,游牧能使土地得以休息和恢复。McClaran 一家都是低碳牛仔。

在没有外部资金或财政鼓励的情况下,像 McClaran 这样的农民正在实践和分享碳农业技术,因为他们看到了碳农业是如何提高生产力和土地的健康的。

Greenwood 说:" 与我们从动物身上收集产品一样,放牧动物也与放牧过程息息相关。放牧过程中,动物如何跟土壤、植物、水和流域作为一个整体相互作用,这一点非常重要。"

弗吉尼亚的有机牛和草地养牛

食物及农业谷仓中心(Stone Barns Center for Food & Agriculture)是一个非营利性教育组织,在纽约以北约 30 英里处有一个农场和一家合作餐厅。农场经理 Jack Algiere 负责监管一个示范放牧的项目:利用土地、蔬菜和动物相互关联的系统进行放牧。牲畜在牧场上吃草,为蔬菜和土壤提供肥料。牲畜肉的销售所得用于支付农场的劳动力的工资和维持基本经营。

" 牲畜在农场里有如此巨大的价值,"Algiere 说," 它在整个农场体系中是不可替代的。"

但恢复性畜牧业方法的批评者认为,可持续牛肉生产的想法是异想天开。这些现代化人士坚持认为,粗放的农业体系效率低下,资源占用量大,甲烷排放量高于工厂化养殖。用的土地太多、成本过高,生产的食物却更少。

McClaran 承认恢复性畜牧业可能听起来太过标新立异,也许又过于落后,但他驳斥了批判者的观点,并认为现在是时候让这个想法流行起来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 我们正在讨论的是系统性的变化," Algiere 说起现代化农业生产中使用的化学肥料和合成肥料," 在过去的 70 年里,我们的农业基本建立在一个投入驱动的体系之上。但现代农业迫使我们倾向于单一作物种植并且专业化到农民不关心互作问题的程度。事实上,我们甚至在尽可能避免相互作用,因为这些相互作用会影响某一单一作物的绝对产量。"

农业倡导者并不认为牲畜是造成气候污染的罪魁祸首,正相反,他们认为牲畜是农业生态系统中必不可少的一环,牲畜能够提供高营养、畅销的食品。Rodgers 说 :" 人们对动物在人类健康和可持续发展运动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有一种非常扭曲的看法。

" 毋庸置疑,动物在可持续农业体系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渥太华大学政治学教授,加拿大环境研究协会主席 Katz-Rosene 说," 问题在于规模。"

一项研究提出了美国可持续农业体系的理论,在美国,所有的牛都是 100% 用草喂养的。报告发现,美国有足够的牧场来养活目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 45% 的牛,这样可将碳排放量减少三分之二,并腾出近 8000 万英亩土地用于种植作物。Savory 和 Allen Williams 博士是放牧方法方面的专家,也是可持续畜牧业顾问。

Katz-Rosene 认为,减少全球的放牧对于减少总排放量和土壤压力来说都很重要。虽然对最佳牛群规模还没有达成共识,但整体管理的实践者都认同一个指导概念:在适当的季节、适当的时间段内,在适量的土地上饲养适量的动物。

许多媒体要求制定一套单一的可持续饮食方案。上个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 IPCC ) 发布了一份关于土地和气候变化的报告,报告的作者驳斥了媒体的要求。IPCC 认为,许多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在这些国家,牲畜不仅被视为粮食安全和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而且被视为儿童认知发展和赋予妇女权力的必要条件,这一点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得到了详细说明。

环境科学家 Jonathan Foley 博士是 Project Drawdown 的执行董事,Project Drawdown 是一个气候变化智库。Foley 曾在网站上写过文章《好牛肉 VS 坏牛肉》。他在《走出气候危机的农业之路》一书中写到:" 应对气候变化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灵丹妙药不存在,存在的是猎枪猎弹。"

光荣的牺牲

少吃肉的吸引力可能更多地在于它带给我们的感觉,而不是它是否具有可量化的意义。

这让人想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口号 " 食物将赢得战争 ( Food will win the War ) ",这个口号是由时任战时食品管理局局长的赫伯特胡佛 ( Herbert Hoover ) 创造的。1917 年 11 月,1000 多万美国家庭承诺减少肉类、小麦、糖和脂肪的消费。星期二无肉日和星期三无小麦日是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的美国人自愿改变饮食习惯的呼吁。

战时口号鼓励减少肉、小麦的消耗

胡佛称之为 " 克己和自我牺牲精神 " 的运动如此成,以至于总统富兰克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将星期一恢复为无肉日。总统动员了一个家庭经济学家网络,教育公民所涉及的包括他们消费的食物的资源,对当地和全球社区都产生了有利影响。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为自己为更大的事业做出牺牲感到自豪——但质疑者说,仅这一次还不够。这个问题太大了。Gunther 说:" 这并不像停止吃肉和成为素食者那么简单。这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产品。这是教育,不是单纯的解决方案。"

编译:刘芮伶

文章来源:《Why ranches, cattle, and meat-eating may play a role in fighting climate change》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