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像《熔炉》里一样的恶魔学校依旧好好的?

有部电影 11-12

豫章书院,这四个字,是无数孩子心中最可怕的噩梦。

这所位于南昌的学校成立于 2013 年,一边打着传统文化、国学教育的幌子,暗示可以给孩子 " 戒除网瘾 ",一边干着囚禁学生、殴打虐待,甚至性侵未成年的无耻行为。

奇怪的是,成立几年来,无数孩子遭受荼毒,豫章书院却始终开得好好的。

直到 2017 年,一位名为 " 温柔 " 的作者在网上发帖,揭露了豫章书院背后的黑暗,这才将这间机构背后的邪恶勾当,带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许多曾经被坑进去的孩子,发出血泪控诉,讲述了自己的惨痛经历。

比如,他们在里面每天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生活环境极为糟糕,仿佛身处监狱:

比如,学生们一言不合就要被钢筋制成的鞭子狠狠抽打:

体罚在这里是家常便饭,有的孩子被打到皮肤青紫,也得不到有效治疗:

还有人因为不堪忍受学校的虐待,心理崩溃,寻找各种途径自残、自杀:

此外,还有多名学生表示,自己曾在豫章学院遭到性侵,施暴人正是书院的山长吴军豹:

足以见得,豫章书院对孩子的虐待,是从身体到精神的全面暴行。

有人说它是南昌版的杨永信,有人说这是中国版的《熔炉》。

有人甚至不敢相信,爆料文章中陈述的事件,居然真的发生在 21 世纪的社会里。

两年前那篇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文章发出后,豫章书院的话题得到了很多人关注,也有很多受害者站了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们通过网络彼此取得联系,建立了交流群,在互相倾诉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从豫章书院里出来的孩子,后来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

豫章书院受害者对媒体亲述经历

也有正义的网友们自发组建了志愿者小组,收集整理豫章书院的故事,在各大平台上传播,希望为这些可怜的孩子讨回公道。

他们希望能借助法律的武器,通过网络的影响力,让豫章书院早日关门,避免更多无辜的孩子受到伤害。

很快,事件就引起了多家权威媒体关注,央视还专门做了报道:

2017 年 10 月,经过警方查证后通报,豫章书院的确有罚站、打戒尺等体罚行为,准备对相关负责人进行调查追责。

不久后,志愿者们收到警方的立案通知,都觉得大家的维权行动取得了成果,很是开心。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这是在多方努力下,终于见到曙光的 " 网瘾学校第一案 "。

但就在这时,正处于舆论中心的豫章书院忽然主动申请停办,就此消失于人们的视野。

看到这里,小伙伴们可能会觉得奇怪:家长们呢?孩子们受这么大的罪,为什么家长不站出来问责这家无良书院?

事实上,恰恰就是某些被洗脑的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的。

他们非但不认为豫章书院有错,还反对关停书院,想让它重新开放,好再把孩子送进去 " 受教育 "。

只能说,要不是当年志愿者们够给力,豫章书院说不定真能被这些家长给盘活了。

本来我以为,这件事到书院停办也就结束了,志愿者和学生们的努力,给事件画上了一个虽不完满、但却意义非凡的句号。

但万万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豫章书院的名字又回到了我们的视野。

这次,是当初的文章作者 " 温柔 " 发出的一连串爆炸性消息——

因为举报豫章书院,他的朋友被骚扰、报复,崩溃自杀;

其他的志愿者们,也因为坚持揭发豫章书院的黑暗真相,遭到死亡威胁。

旧事重提,等来的却不是好消息。

志愿者们发出的一篇篇文章和视频,都触目惊心:原来罪恶滋生的豫章书院被举报后,根本没有人付出代价,而两年后的今天,这个噩梦般的学校似乎又要卷土重来。

很快有网友发现,豫章书院的的注册公司已经悄悄改了名,大有要死灰复燃的意思。

这个发现,也让一直关注此事的人们感到寒心:有这么多受害人站出来了,为什么还不能将这个邪恶的机构彻底关停?

这样的现实,让我想起了一部情节相似的电影——《总有一天》。

电影主角是一对命运多舛的兄弟,他们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母亲因为患病精力有限,两个男孩从小就缺乏教管,每天胡作非为,四处偷东西打架。

后来母亲病情加重,舅舅也无力抚养他们,只好将兄弟二人送去了寄宿学校。

可到了寄宿学校,两人才发现自己是踏进了魔窟。

学校里气氛压抑,学生们吃个饭都畏手畏脚,不敢高声说话。

刚开始他们还不明所以,依然我行我素。

哥哥在被校长派去干重活时表示抗议,结果立刻就被老师抽了耳光,告诉他们不能和校长顶嘴。

这时他们才明白,这所学校实际上就是一座监狱。

而暴力独裁的校长,是监狱长一般的存在。

在这里,所有学生都要循规蹈矩,按照校长的意愿行事,稍有不从便会被恐吓、打骂。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学校里还有个变态老师。

他总是在晚上挑个男孩,拉到自己的房间里性侵,最终主角里的弟弟也惨遭毒手。

高压的控制、密不透风的监禁、权力的极端不对等,让饱受虐待的孩子们无处诉苦。

兄弟俩的反抗一次又一次被压迫后,也只能选择默默忍受,等待时机。

但这所学校里最恐怖的,还不是对学生们身体上的伤害,而是无孔不入的精神控制。

比如,有一次兄弟俩试图逃跑,很快被抓了回来,作为惩罚,校长要求所有学生都在外面过夜。

其他学生顿时感觉被拖累了,不愿意被 " 连坐 ",于是主动提出要帮校长惩罚兄弟俩。

最后在校长的示意下,一群人开始排着队,争先恐后地殴打兄弟俩。

可以说,在校长不断的洗脑与摧残下,冷酷的环境已经彻底扭曲了孩子们的心灵。

受害者也变成了施暴者,这才是最让人细思极恐的地方。

这所寄宿学校,就像一台巨大的绞肉机,把一个个鲜活的孩子变成了行尸走肉。

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自愿成为机器中的一个零件,随时准备着将自己的同伴绞得粉碎。

还有的人则选择闭目塞听,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鬼魂,以求明哲保身。

影片中对于精神控制的描绘,入木三分,让很多人看完后脊背发凉。

也有人认为,这样的刻画甚至比《熔炉》还要残忍。

而身体与思想的双重虐待,也正是 " 豫章书院 " 们最可怕的地方。

肉体伤害,或许还有愈合的一天,可精神上的打击,往往会成为伴随受害者一生的阴影。

在《总有一天》的结尾,兄弟俩历经波折,终于逃出生天。

其他孩子受到了鼓励,也犹豫着举起了手,决定对新来的检察官,说出这所学校的真相。

这就像豫章书院事件里,志愿者那一篇勇敢的揭露文章唤起了孩子们的觉醒,他们纷纷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让真相得见天日。

但不同于电影中看似圆满的结局,现实中,在两年后的今天,志愿者们有的遭遇死亡威胁、有的自杀未遂、有的被人上门威胁恐吓。

志愿者拍摄吴军豹上门威胁视频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吴军豹,直到不久前仍在网上辩解,称学校早已解散,自己没有报复行为。

恶人之所以为恶,往往就恶在不自知。

吴军豹义正言辞地为自己洗白,杨永信认为自己是拯救网瘾少年的 " 天神 ",《总有一天》电影中的魔鬼校长,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叮嘱学生:我是为了你们好。

自以为正确,并强制所有人贯彻这种正确,才是最值得警惕的邪恶。

好在,豫章书院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

志愿者和义愤填膺的人们还没有被击垮,仍然有人愿意继续为这些孩子奔走。当初的文章作者温柔 JUNZ,正在全网寻找豫章书院的受害者,希望重启案件,将恶人们送进监狱。

而我也想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将这个消息传播给更多的人。

真的希望,沉默的受害者能像电影中受到鼓舞的孩子们一样,举起手来,勇敢一点,也许这次,我们就成功了。而对旁观者来说,多一个人知道真相,孩子们就多一分获救的希望,这个世界也就更光明一分。

以上内容由"有部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