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个时节,我还在想着与秋天有关的事

上观新闻 11-12

立冬已到,我还流连在深秋。

看着楼下梧桐的叶子黄了、枯了、落了,心里竟有些慌张起来,慌张于今年的秋天已经过去了,而我对它竟没有任何的感知。更为可笑的是,在这个时节,我还在想着与这个秋天有关的一些事情。

在秋天,可以去做的事情很多。譬如,择一个天气晴好的秋日,去爬一座山,站在山顶看淡云高天,看绚烂的群山,看原野与河流。或是在一个层云堆叠的午后,去江边看芦白蓼红,山枯水瘦。或是坐车沿乡村公路由南向北来一次远程的旅行,边走边看。车如一叶轻舟,在秋天的波峰浪谷间,随波荡漾。起伏之间,任一帧帧精致的秋天的画面从车窗外闪过。而在车窗之外,远村近树、小桥流水是意蕴深远的小品;稻田、玉米和高粱地是随意涂抹的印象派的画;深秋的荷塘是用力深沉的木刻版画;而秋天山野里的树,大概就是无法一一描摹的风景画了。

秋天里,我们也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这些事情足以排解我们在秋天里所能感受到的孤单。前两天,我在路边看到一株碧桃的枝上开了几朵粉红的花,虽然没有春天时满枝花开的鲜艳,但秋风里的碧桃花还是很惹眼的。我想那枝碧桃大概是感觉到了秋天的孤单,才开出一枝花来,陪伴我们这个孤单的秋天吧。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些人也看到了那枝碧桃花,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想。他们也会在秋天里感觉到孤单吗,他们也会感激那一枝秋天里的碧桃花吗?也许会,也许不会,并不是每一个人在萧瑟的秋天里都会感觉到孤单的。

能感受到秋天孤单的,应该不只是我们吧。人有此感,物应如斯。我一个人去长江边,看江水依然浩荡东流,只是和夏天比起来,已经安静了许多。江面上仍能看到漩涡和波浪,漩涡不大,波浪也不大,此起彼伏、不知疲倦的样子,能让人想到静水潜流的汹涌,也能让人想到会当击水的勇气。江边的芦苇,有的连成一大片,也有一些江岸边的芦苇并不多。此时,芦花已经白了,不管多与少,在秋风中,总能感觉到芦苇的孤单。芦苇的旁边,总会有一丛丛的蓼,蓼花红了,一串串紫红、粉红的花,也在风中摇曳,伴着芦花,红蓼也会孤单吗?芦花白了,蓼花红了,它们也是因为害怕孤单,而相约相守在一起的吗。

楼下的银杏树举着一树金色小扇的时候,已经扇走了夏天。不远处的湖边,柳叶也挂着一树如眉的黄叶,在秋风中,不知是在笑,还是在恼,笑秋风,也恼秋风吧。河边的乌桕结籽落叶的时候,老屋旁边的柿树上叶子将要落尽,树上也只剩下几个通红的柿子仍挂在枝头,略显孤单。村东小河里的水位落下去的时候,那孔石桥突然显得高了许多,那样的高度,也是孤单的高度吧。攀附在桥身上的藤蔓垂下来,随风飘荡,如无所依附般。或许,它想依附于秋风,依附于老桥,也想依附于桥下的一泓秋水。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黄玮 本文作者:章铜胜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叶子秋天时节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