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反崇高”的李诞,机灵地抖了抖包袱

中青评论 11-11

摘要

中青评论

很多时候,有理不在声高,缜密的思维比话语的 " 幽默 " 更重要。

" 美术馆着火了,一幅名画和一只猫,你救哪个?" 在一档以辩论为主题的综艺节目中,嘉宾被要求围绕这个辩题开展论述。出乎很多人的想象,在一众具有 " 名嘴 "" 最佳辩手 " 等身份的嘉宾中,脱口秀演员李诞脱颖而出,表现出极强的个人风格,也因此赢得了诸多观众的欣赏。与此同时," 段子式辩论 " 的说法不胫而走,相关话题在微博上获得了逾 2 亿次阅读。

救一幅名画还是一只猫,所对应的价值观,其实就是在极端条件下,选择对人类文明有长久价值的事物,还是对自己有更大情感寄托意义的东西。对于寻常人来说,现实中不太可能遇到如此的极端情境,甚至不会有这样的抉择机会。然而,对于辩论选题而言,这样的讨论恰恰具有弥足珍贵的意义——排除了 " 干扰项 " 的辩论,能帮助人们在更复杂的现实情境中更快地给出选择。

辩论的方法,决定了辩论价值的成色。在辩论场上,更重要的并不是取得某种 " 舞台效果 ",而是用真诚的语言和严谨的逻辑说服对手,让自己的价值观获得真实的认同。

那么," 段子式辩论 " 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李诞在辩论中的原话,他说:比《蒙娜丽莎》更美的,就是正在 " 燃烧 " 的《蒙娜丽莎》;比神秘的微笑更神秘的,就是 " 烧没了 " 的微笑。

说实话,不怀疑李诞在脱口秀领域的才华,但从这样的辩论语言中,更多的只是刺激观众情绪的 " 笑点 "。辩题之所以成为辩题,是因为选择意义的严肃,选择后果的举足轻重。而 " 段子式辩论 " 选择一个观点以后,就把相反观点当成任意调侃的对象。这不仅是对对手的藐视,也是对自己的轻浮。就舞台效果来说," 段子式辩论 " 或许是一台优秀的即兴脱口秀演出,但以论辩方法而言,它更像是诡辩。

" 段子式辩论 " 很讨喜,很容易赢得笑声和掌声。甚至,让严肃的辩论者哑口无言,只能承认被 " 震慑 "。但是,缺乏逻辑支持的辩论,难免沦为逞口舌之快,其结果不过是博君一乐而已。如果把辩论视为思维的游戏,那么 " 段子式辩论 " 就是脱离游戏规则的任性狂奔。

在一副名画和一只猫之间如何作选择,没有唯一的标准答案。你选择名画,就选择了人类的文明精华,选择了艺术与美;但这并不意味着选择一只猫就渺小而自私,这只猫可能对你有特殊的情感意义,更重要的是,选择了猫,也可能选择了人性。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不是教人在刻板保守、抱残守缺的,不断解放天性,顺应对人性的需求,同样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基石所在。

辩论的意义,在于展示逻辑和论证的魅力,更在于对崇高价值的彰显。当然,对于崇高价值的定义,不同人有不同人的理解,但这样的理解应当建立在真诚的前提上。当辩论变成不对等的语言游戏,那对话就失去了基础。

有人说,这代年轻人是反崇高的,因此 " 段子式辩论 " 才大有市场。其实," 段子式辩论 " 的问题,不在于选择了那个不那么崇高的观点,而在于对价值的消解。今天的段子在调侃《蒙娜丽莎》,明天的段子可能调侃那只猫,其实那个选择猫的人在心中同样怀有对生命的敬畏。总之," 段子 " 所实现的效果,不是思想价值的确立与稳固,而是在 " 机灵 " 中抖出包袱。人们心中的崇高永远存在,而那些试图挑衅崇高的段子,不过是对着大象的脚掌挠痒痒。

舞台上的辩论比赛,或许仅仅是一场娱乐,大可不必过于较真。但是,如果把 " 段子式辩论 " 当成现实的思维习惯,不免让人担忧。培养现代思维习惯,就应当遵守论辩的规则,用逻辑而不是语言说服对手。毕竟,很多时候,有理不在声高,缜密的思维比话语的 " 幽默 " 更重要。

撰文 / 王钟的

微信编辑 / 昆兰

中国青年报 · 中青在线出品

以上内容由"中青评论"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