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盯上弱势群体,IS 要在亚洲“安营扎寨”?

上观新闻 11-11

据外媒报道,新加坡政府 9 月抓捕 3 名涉嫌参与恐怖融资活动的女性外籍佣工。研究发现,这一案例只是极端组织 " 伊斯兰国 "(IS)将触角伸向亚洲的 " 冰山一角 "。分析认为,在中东遭遇溃败后,IS 正将目光转向亚洲,地区安全机构仍需警惕极端意识形态和潜在恐怖威胁。

激进边缘

据悉,这 3 名嫌犯均为印尼公民,年龄都在 30 岁左右。根据新加坡《内部安全法》,她们因涉嫌参与恐怖融资活动被捕,面临最高 10 年监禁和最高 50 万新元(约合 260 万人民币)罚款。被捕时,她们已在新加坡工作了 6 至 13 年。

每周六天,这 3 名女性在新加坡各地从事家政工作。但据新加坡内政部的说法,她们利用业余时间在网上宣传 IS,向海外武装分子捐款,其中至少一人甚至准备在叙利亚成为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的一位发言人证实了这一消息,并表示正在提供领事协助。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反恐专家指出,在新加坡和香港等亚洲大城市工作的家政人员中,这三名嫌疑人并不是在网上被激进化的个例。专家警告称,在中东遭遇溃败后,IS 正将目光转向亚洲,越来越多弱势女性成为招募目标。

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研究员纳瓦 · 努拉尼亚(Nava Nuraniyah)指出,激进分子盯上、利用弱势女性,并将其视为 " 摇钱树 ",因为 " 她们有稳定收入,会说英语,通常有广泛国际人脉,这使她们成为理想(目标)。"

被 " 洗脑 " 的她们开始相信 IS 是在为伊斯兰而战,对 " 异教徒 " 使用暴力是合理的。新加坡内政部一位发言人说 :" 绝大多数外籍工人都遵纪守法,对我们的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然而,仍有一些人因为 IS 暴力意识形态而变得激进。"

研究发现,大多数案件都涉及印尼公民。2015 年至 2017 年,IPAC 进行相关调查发现,至少有 50 名印尼女性在海外从事家政工作时处于 " 激进边缘 ",其中 43 人位于香港地区,4 人位于新加坡,3 人位于台湾地区。值得注意的是,印尼约 87% 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

努拉尼亚指出,对于一些女性来说,被激进化的过程通常始于创伤。" 她们要么经历离婚,要么负债累累,要么遭受文化冲击,这些都是移民工人经常遇到的问题。" 她们远离家乡,生活在一个陌生环境中,甚至时而受到无良雇主虐待,所以特别容易受到网络思想的影响。

此外,她们被激进化的速度可能非常快。IPAC 发现这样一个案例:一名在香港从事家政工作的印尼工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从一个极端思想的支持者变成了信徒。

公民社会反对暴力极端主义联盟的项目官员阿尔法斯(Diovio Alfath)指出,这些弱势群体通常缺乏适当的社会帮助,因此无力应对灌输给她们的激进信息。

在线交流

据报道,这些弱势群体被激进化的渠道是双向的。一方面,她们可能在社交平台上主动接触激进分子,迈出第一步。另一方面,不少人很快就会加入激进组织,并被训练成激进分子。根据 IPAC 研究,祈祷活动或社交聚会也可能是激进分子的招募渠道。美国国务院近日公布报告也指出,2018 年,IS" 证明了自己的适应能力,尤其是通过在网上激励或引导追随者的行动。"

据悉,转折点通常出现在男性激进分子成为目标的 " 男朋友 " 之后,她们随后会被邀请加入加密应用程序上的专用聊天室。华盛顿国家战争学院专家扎卡里 · 阿布扎(Zachary Abuza)指出,激进分子会在这些加密渠道上分享信息。

一些被激进化的家政工人可能会嫁给 " 圣战男友 ",一些可能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比如金融家、招聘者和协调员,还有一些甚至会前往战区。

触角延伸

新加坡内政部表示,两名女性嫌疑人曾经试图前往菲律宾南部。专家指出,IS 加强了其在东南亚的立足点,一些支持者最近开始把目光投向菲律宾。2017 年,马拉维之战让人们看到 IS 思潮和势力在菲律宾乃至东南亚蔓延。

阿布扎指出,在失去中东领土后,IS 便开始鼓励激进分子前往菲律宾棉兰老岛,试图在那里建立一个 " 哈里发国 "。菲律宾被 IS 视为 " 安营扎寨 " 的最佳地点,因为棉兰老岛南部安全形势堪忧,给了激进分子可趁之机。目前,菲律宾和印尼几个伊斯兰组织已经宣誓效忠 IS。

阿布扎指出,由于 IS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节节败退,其对东南亚穆斯林的在线招募活动日益增多。阿尔法斯持类似观点并指出,IS 变得缺乏组织性,行动不那么有序,有些命令来自当地极端组织甚至个人。

保持警惕

CNN 指出,弱势群体容易被激进分子利用一事已经引起各地关注。各地政府正在积极监控社交平台,一旦发现恐怖主义相关内容,便会将发布者驱逐出境。此外,新加坡当局还与当地宗教组织密切合作,努力与外籍家佣社区进行接触,这有助于其了解新加坡的多元社会。

新加坡内政部表示,自 2015 年以来,已将 16 名嫌疑人遣返至印尼。

分析认为,尽管巴格达迪之死对 IS 是一次沉重打击,但并不足以摧毁该组织。该组织仍是一个日益增长、不断演变的威胁,尤其是意识形态传播。

美国国务院反恐协调专员瑟尔斯(Nathan Sales)在巴格达迪死后发表讲话称,IS 通过分支机构和个人扩大影响力," 恐怖分子总是在寻找下一个战场。" 总体看来,世界各地,尤其是亚洲地区的安全机构仍需重视恐怖主义威胁,随时准备应对潜在的报复性袭击。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本文作者:陆依斐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