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果农被恶意“薅羊毛” 700 万 | 受害者:“站在悬崖边,他们让我赶快跳下来”

上观新闻 11-09

" 给您跪下了。" 这是淘宝店铺 " 果小云旗舰店 " 发布的一则公告开头。

因为 " 标题详情 " 设置失误,"4500 克 " 被错误地标注为 "4500 斤 ",出售价格 28.8 元,再减掉店铺提供的 3 元优惠券,只需不到 26 元,下单者即可获得超过 2 吨脐橙。

消息经坐拥 50 多万粉丝的 B 站 up 主 " 路人 A-" 传播,一夜之间,几万个订单被拍下,涉及金额约 700 万元。这是一家果农开的店,由负责人小布和叔叔共同打理,分别负责店铺运营和水果采摘。待发货数量巨大,货发不出,小布只好请求买家退款。

但赔偿金才是目标。

11 月 3 日晚 8 点," 路人 A-" 在他 3000 人的粉丝群里发出一张订单信息图,图片显示,当天中午,以无法按量发货、虚假宣传为由,某脐橙买家投诉成立,获得红包赔付 432 元。转发时,他捎带了一句:"4500 斤的橙子群友反馈成功下车了,没啥好说的,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这是一群惯常 " 薅羊毛 " 的人," 下车 " 是他们的 " 专用术语 "。一位前 " 羊毛党 " 成员表示,搜刮各类商家的优惠信息,从而获得优惠乃至金钱上的回报,这种行为在圈内叫做 " 上车 ",而此次因价格设置错误才有机可乘的 " 薅羊毛 " 行为被称为 " 上 bug 车 "。

一时间,效仿者众。按照规定,店铺开张时需向平台方先行垫付保证金,这也是小店赔付金的来源。10 万元保证金很快消耗殆尽,店铺被迫歇业。

△ up 主 " 路人 A-" 某条视频主页。

有人说,up 主在为粉丝谋福利,理所应当。B 站信息显示,2018 年 1 月起," 路人 A-" 开始频繁更新,内容多与便宜且方便的食物试吃有关。"0 元买 83 个汉堡 "、" 凤梨酥 2 块钱 1 盒 "、"0 元买 8 瓶肥宅快乐水 " 等是他视频的常见主题,其主页还提供了所谓 " 开箱神车群 " 的群号,邀请观看者 " 进群等车 "。

一些人看作福利的 " 上车 " 信号,却压垮了一家店铺及背后的家庭。11 月 6 日,B 站 up 主 " 小帅喵萌萌哒 " 发表文章《Up 主路人 A- 让农民赔付 700 万,带粉丝以每单 26 元 4500 斤水果,并鼓动投诉店家欺骗不发货》。舆论自此发酵,相关话题成为 B 站、微博、豆瓣、知乎等各大网络平台热门,人们纷纷对果农遭遇表示同情,并指责 " 羊毛党 " 损人利己。

在舆论压力下," 路人 A-" 在 B 站发表动态,表示真诚道歉,并承诺自掏腰包,补偿卖家 2 万元;同日,他再次发表动态,将补偿金额提高到果农再次开店所需金额数 13 万元。

△ 11 月 6 日," 路人 A-" 在 B 站动态中 2 次致歉。

11 月 7 日中午,淘宝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已将这家店 " 保护 " 起来,以避免更大损失,同时坚决抵制恶意下单的 " 羊毛党 ";稍后,哔哩哔哩弹幕网也发微博称," 该用户应为自己言行所造成的社会影响负责,因此将封禁其站内账号。"

截至记者发稿时," 果小云旗舰店 " 已重新上线脐橙链接,28.8 元可购买 9 斤,月销量超过 2 万,店铺公告标题处写着 " 感谢大家关心 "。

△ " 果小云旗舰店 " 主页再次发布公告。

面对 " 羊毛党 " 蝗虫般的 " 钻空子 " 行为,卖家无力招架,平台方难道也毫无办法?

11 月 8 日,记者联系到淘宝公关部工作人员,他表示,11 月 6 日,平台注意到该店铺被大量投诉,此类异常情况一经发现,平台会立即对店铺做屏蔽处理," 所以有网友表示搜索不到这家店铺了,其实是平台对卖家在规则之内的特殊‘保护’ "。同时,平台能够识别多次 " 恶意投诉 " 者,一旦被发现,涉嫌账号可能被封。

也有网友支招,认为不公平的合同可以撤销," 合同是否公平的判定得交由人民法院来做,合同一经生效,平台方没有权利让客户撤销订单。" 该工作人员说。此外,律师梅华伟表示,此类误写的情况属于重大误解,得在三个月内向法院起诉撤销,撤销后可不再履行。

在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看来,平台方应承担更多责任," 刚开网店的农民是非专业人士,此事中卖家存在明显经验不足的情况,由于重大误解,导致合同显示公平,平台有提醒的义务。"

" 薅羊毛 " 本身不是法律概念,但有道德层面的约束," 撸羊毛的行为偏离了契约正义的准绳 " 刘俊海希望,平台能为买卖双方当好红娘。" 为卖家扯扯袖、咬咬耳、提个醒,为消费者站好岗,放好哨,把好关。"

风波告一段落,但舆论怒火未消。被 " 羊毛党 "" 薅 " 倒的店铺不断被网友扒出来,也有不少商家仍束手无策,在留言和评论中奋力呼救。燕青就是其中之一。

△ 买家向燕青提供的发在 " 羊毛党 " 群里的抢券通知图。

燕青在电商平台京东上卖桑葚汁,为了增加人气,11 月 2 日,他在店铺做了闪购活动,即针对 6 罐整箱装的明星产品,在推手群发出内部非公开的促销券,正常售价每件 29.9 元的果汁,用劵后购买 3 件只需 13 元。这种促销活动燕青做过多次,根据以往经验,优惠券每天会被领取 20 余张。

当晚,这些优惠劵却成了噩梦。"9 时 51 分那一瞬间,直接开始跳订单,持续了两三分钟,我下架都来不及了。" 再回忆起,燕青声音中仍有慌张。

仅仅 2 分钟,店铺涌进了 5410 个客户,下单 970 单,通过叠加用券和平台红包,平均每单只需 4.5 元就能买到原价近 100 元的商品,更夸张的是,部分订单只花了 1 分钱。如果按订单数额发货,亏损金额将超过 9.5 万元。" 我当时真的懵了,这是吃我们的肉,熬我们的骨髓。" 这句话被他重复多次,采访中,他几度因哽咽而沉默。

那天起,从早上 8 点,一直到凌晨,他给客户挨个儿打电话,好话说尽,求他们退款,甚至可以赔付与红包数相同的金额。即便如此,同意退款者寥寥,更多买家表示,要么发货,要么赔偿。

△ 买家向燕青提供的 " 羊毛党 " 群里引导粉丝索要赔偿的聊天截图。

关于赔偿金额,有些买家张口就要订单金额甚至商品金额的 10 倍。这让燕青无法接受,他恐怕口子一开,更过分的赔付要求会蜂拥而至。但更为难的是,如果买卖双方无法达成和解,根据平台发货规则,若超出 24 小时有订单未发货,每单扣 1 分,直到全部 100 分扣完,他就得闭店。眼下情况特殊,燕青周一进行了紧急报备,却也只能延缓至本周日。

2017 年,为了筹备开店,燕青前期花费 10 万元,又给平台缴纳保证金 5 万元。这两年,为拉生意,他还做了许多 " 赔本赚吆喝 " 的活动,再加上各种运营成本,投入颇多。" 我们这样的小众产品店铺,本来也没有什么利润,就是养家糊口。店关了,我该如何生存?"

△ 买家对燕青说的话大同小异,要么催发货,要么要赔偿。

" 不关我的事情,能发就发,不能发就关店。" 类似的话燕青听了不少,再听一遍,他还是感到心寒:" 他们不是恶劣,是冷漠,好像你已经被逼上悬崖了,他们说你快跳,跳了之后我好拿钱。"

燕青这款果汁名为 " 阳光味道 "," 真的,几天前,我还是一个挺阳光的人。" 直到现在,他仍未把生意陷入困境的事告诉家人,店铺主页铺的是红红火火迎接 " 双十一 " 的海报。只是,接下来,他还有 700 多个电话要打。

栏目主编:宰飞 本文作者:巩持平 刘雪妍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