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智利弃办 APEC 峰会,中美贸易协定签署引关注

中国网 11-02

赵瑞琦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10 月 30 日,面对国内混乱局面,智利总统皮涅拉宣布不得不取消智利主办的两个国际会议:一个是原定在 11 月举行的 APEC 峰会;另一个是原定 12 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他表示,近两周智利国内形势困难,政府必须优先重建社会秩序,把人民需求摆在第一位,并称这是个痛苦和艰难的决定。

智利放弃举办近在眼前的国际峰会以优先应对国内局势,显示智利的危局比表面和预期都严重,国内的示威和动乱很可能愈演愈烈,形成燎原大火,冲击政府执政和国家稳定。

刚刚过去的 10 月,对于智利来讲,是个至暗时刻。因为地铁票价提升 4 美分引发的示威抗议,在这个 1800 万人口的国家到处可见;10 月 25 日,首都圣地亚哥甚至爆发了估计有 100 万人参加的智利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示威抗议。20 余天来,智利全国已至少有 19 人丧生,数百人受伤,7000 多人被捕。这是自智利 1990 年民主化以来经历的最严重的社会危机。

面对突然爆发的怨愤,智利政府不断让步,包括撤除宵禁、经济让步(提高最低工资和最低国家退休金水平、收回地铁票提价和计划中的电费提价)、解散内阁等等。然而,民怨依然久久难以平息。这显示,改善民生的渴求已经扩大为全面改革的诉求。

一直以来,智利政府与大众社会、时代进步和发展规律的脱节,是民众抗议的根本原因。

其一,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也是贫富最悬殊的国家之一。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 36 个成员国当中,智利的收入不平等状况最为严重,普通民众的薪酬水平偏低,有超过一半的人认为自己属于底层。智利此前良好的形象建立在薄弱的基础之上,在很大程度上源自长期受不公正待遇人民的忍耐力。当人民不愿再忍的时候,社会在旦夕之间崩溃。

其二,缺乏现代意识,无法应对以社交媒体为组织手段的示威抗议。社交网络已经成为当下激励公众抗议的一大因素。在互联网连通全国和全球的背景下,世界正进入一个新抗议时代:公众任何一点小抱怨,在社交媒体组织和发起下,都可能使公众抗议浪潮变大,进而能演化为大怒火,甚至是一场革命。

这其中的机理在于:因为有了社交网络,每个人的不满都得以宣泄,这样原本一些可以忍耐的事情,因有人附和而变得不能忍耐,要是再有更多人感同身受,就可以上街游行。在 2013 年巴西公交票价上涨引发的全民示威事件中,大游行就是通过社交媒体组织的。当时的过程就是智利这次示威的预演:随着示威程度的增加,示威者的诉求已经不仅限于最初的公交车票价问题,更多的是表达对整个管理系统深深的愤怒和不满之情。

在政府与示威者对抗的过程中,高压水枪和催泪瓦斯可能会驱散第一波抗议公众,但轻轻点击几下智能手机就能拍摄立即引起人们注意的一张照片或一段视频,并吸引更多的抗议人士。如果政府加大压制力度,示威人群会继续增大,并形成恶性循环。因此,执政者必须在公共秩序的合法需求与倾听公众的合理要求间寻求平衡,才能化危为机:当皮涅拉政府将问题聚焦于公共秩序时,已经错失了解决问题的良机;当政府将控制权交给军队时,它控制局势的能力会越来越弱。

其三,缺乏改革意识,无法跳出 " 发展中国家陷阱 " 的诅咒。示威开始前一周,智利总统皮涅拉还表示,智利是拉丁美洲的"绿洲",是一个宏观经济指标健康、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但是,在维持宏观水平上的经济发展和进出口贸易不断增长的表相之下,是民众生活成本上涨和工资停滞。皮涅拉政府提高地铁价格等一系列节省公共开支举措的结果,是劳工保障滞后、退休金等社会福利减少,使得本就捉襟见肘的低层民众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从区域范围看,智利近十年来的经济模式和经济数据,是拉美国家陷入中等收入危机的典型案例,智利的危机是结构性原因,并非单单是因为富商出身的皮涅拉施政不当就能引起的。随着人均收入达到世界中等水平,在无法通过科技创新引领经济转型的同时,劳工成本上涨造成智利无法与其它成本较低的国家竞争,由此导致经济动力匮乏,进而导致工资根本追不上物价、社会利益分配日益呈马太效应,进而导致民怨积累、社会面临崩盘。目前,有超过七成智利人认为政府是在为少数人服务的。类似问题,也在困扰南美多国。

展望未来,如果无法经由改革走上皮涅拉总统所说的 " 对每一个人都更为美好的智利道路 " 的话,下一根已经被起于青萍之末的风吹起的稻草已经在路上。可能正是这种危机意识,促使皮涅拉做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会期的仅仅两周前,宣布取消一个牵涉 21 国的国际峰会,尽管 3 天前皮涅拉还在信誓旦旦地说将如期举办。对此,APEC 秘书处执行主任丽贝卡 · 玛利亚发表声明表示,智利及 APEC 成员的安全和福祉是应该最优先考虑的事情,秘书处支持智利的决定。

声明中并未提及会议是否会改地举办,但措手不及、颇感意外的中美双方知道:由于智利在最后关头宣布放弃主办 APEC 峰会,中美双方领导人见面的机会便随之消失。本来,双方有可能在两国最高领导人在 APEC 峰会见面时,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种变动为中美贸易协定签署增添了不确定性。

不过,尽管双方很难马上找到替代方案,但中美都已经表示,仍然希望能按照原定时间表来签订协议,目前双方经贸团队的磋商工作进展顺利,双方将按原计划继续推进磋商等各项工作。

当然,大国领导人选择会面地点,并非一蹴而就的事。中美双方的贸易谈判班底,在紧张协调协议内容的同时,又增加了这样一项任务。对于已经谈了 18 个月、经过各种意外的中美双方而言,并不会受太大影响。(责任编辑:唐华)

以上内容由"中国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