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未支付《蒙面唱将》《盖世音雄》5167 万广告费 金嗓子董事长江佩珍变“老赖”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 杭州报道

因为一直没有履行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全国闻名的金嗓子集团旗下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 " 金嗓子食品 ")和实控人、香港上市公司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 " 金嗓子 ",06896.HK)董事长、主席江佩珍,被法院列为 " 失信被执行人 " 和 " 限制消费人员 "。

《华夏时报》记者日前获得一份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 2019 年 6 月 14 日作出的终审判决书显示,因不认可《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剩余广告费,遭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 " 星空华文 ")起诉。历经法院一审、二审后判决,金嗓子食品需支付剩余共计 5167 万元广告费。

金嗓子 2019 年 9 月 23 日发布《2019 中期报告》称,2019 年上半年增加的 500 万人民币其他开支是用于相关诉讼支出。但官司终审至今 4 月有余,现实是金嗓子方面未执行判决,星空华文没拿到一分钱。

《盖世音雄》收视率不达标

2016 年,金嗓子食品聘请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 " 灿星 ")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上市传播项目提供《盖世音雄》节目植入策划服务。金嗓子食品还和星空华文达成备忘录,双方在《盖世音雄》和《蒙面歌王第 2 季》达成广告合作,金嗓子食品进行节目赞助。判决书提到,星空华文是灿星的全资子公司。

《盖世音雄》是江苏卫视联合灿星制作推出的一档原创电子音乐综艺节目,邀请王力宏、凤凰传奇、庾澄庆、PSY 担任战队队长,带领吉克隽逸、大张伟、吴莫愁、邓紫棋等明星队员,将经典歌曲进行电音改编。《蒙面唱将猜猜猜》是《蒙面歌王》第 2 季,也是由江苏卫视和灿星制作携手打造的大型音乐悬疑竞猜类真人秀,至今已到第 4 季。

根据金嗓子食品和星空华文的约定,两档节目广告赞助总价 8000 万元,同时还分别约定了收视率保障。

判决书称,2016 年 6 月 19 日至 11 月 27 日,江苏卫视播出《盖世英雄》和《蒙面唱将猜猜猜》节目各 11 期,并有多次重播。星空华文在两个节目中发布了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的广告。2016 年,金嗓子食品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 " 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 " 和同名微博上发布关于《盖世音雄》和《蒙面唱将》节目的宣传信息。

星空华文事后盘点,《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超出预期,金嗓子食品要实付 4000 万元广告费,《盖世音雄》收视保点 1.80,实际收视 1.07,按照折算再减去金嗓子食品前期已经支付的 1300 万元,还要实付 1076 万元。

" 现在做综艺节目,都会签收视率对赌协议。" 某一线卫视内部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果收视率不达标,广告费可以打折减免,电视台用其他资源方式如赠送硬广、上其他节目的赞助等补给赞助方," 广告费多少还是要付的。" 对方表示,不同的节目付款方式不一样,分开播前支付、分阶段付款播出等。" 现在客户越来越强势,也有播后付款的。"

金嗓子旗下公司败诉被列 " 老赖 "

2017 年 4 月 1 日,星空华文向金嗓子食品发送催告函,要求 10 日内支付全部欠款 5076 万元。之后又发送律师函,要求金嗓子食品支付欠款和违约金。再之后,追讨不得的星空华文起诉到法院。

一审中,金嗓子食品认为,星空华文出具的收视率报告不权威,属于事实认定错误,《盖世英雄》和《蒙面唱将猜猜猜》的收视率都没有达标;根据备忘录约定,节目收视率不达标,企业有权扣减广告费;再者,既然没有签订广告合同,说明双方没有就广告费达成书面一致,企业也有权拒绝支付。因此,金嗓子食品认为自己没有违约,不需要再付钱。

在这起诉讼中,星空华文还把金嗓子食品的全资母公司、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简称 " 金嗓子有限公司 ")列为被告。金嗓子有限公司现在是港股金嗓子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前身是成立于 1956 年的柳州市糖果二厂,这也是金嗓子集团的历史起源。

星空华文认为,金嗓子食品和金嗓子有限公司在合同洽谈期间法定代表人都是江佩珍,金嗓子食品在被起诉前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建平,而黄建平同时担任金嗓子有限公司的董事,两公司明显存在人员混同,且在业务上也存在混同。关键一点,金嗓子食品的注册资本金是人民币 200 万元,而涉案合同款是其注册资本金的四十倍。据此,金嗓子有限公司完全是利用金嗓子食品逃避履行付款义务。

法院最后认定,双方广告合同实质成立;《蒙面唱将猜猜猜》完成保点收视率,《盖世英雄》未完成保点收视率,金嗓子食品应支付剩余广告费 5167 万元;金嗓子有限公司和金嗓子食品不存在财产混同情形,不应承担债务连带责任。

判决生效后金嗓子食品一直未付钱,于是被列为 " 老赖 "。

同时,因 " 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 ",江佩珍作为金嗓子食品的实控人被法院限制高消费,这意味着出行不能坐高铁、飞机,不能住星级宾馆,不能买房、租写字楼,不能买私家车、旅游、子女读高级贵族学校,不能购买高额保险理财产品。

" 一旦被列为失信企业,日常经营就会受到影响,正常款项进出可能就会被拿去执行,除非资不抵债申请破产。" 北京盈科 ( 杭州 )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邵斌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靖霖 ( 广州 ) 律师事务所黄洪连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表示,金嗓子食品如果明知自己没有履行能力还签订合同,涉嫌合同诈骗。如果明明有能力履行判决而不履行,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金嗓子半年贷款激增近 2.6 亿

在金嗓子 2018 年年报中披露,因为金嗓子食品涉及和星空华文的官司," 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本集团计提拨备人民币 50,750,000 元。" 因当时案件尚未终审,故金嗓子在年报中称 " 列明支付时间(如有)并不切实可行 ",并认为上诉会胜诉。

金嗓子集团在 2019 年 9 月 23 日发布的 "2019 中期报告 " 里提到,2019 年上半年,金嗓子集团其他开支约 650 万人民币,同比 2018 年上半年 150 万人民币其他开支,增加的 500 万人民币是 " 金嗓子植物饮料相关诉讼判决所需承担的费用支出增加所致。"

"2019 中期报告 " 披露,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金嗓子集团的计息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总额约为人民币 3.558 亿元,而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则约为人民币 9600 万元。所有银行借款须于一年内偿还。与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相比,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增加是为了补充本集团所需流动资金。

半年时间,金嗓子银行债务剧增将近 2.6 亿人民币,都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可见金嗓子对现金流的渴求度。《华夏时报》记者还发现,除了涉及和星空华文的官司被列为 " 限制消费人员 " 外,江佩珍 2019 年 8 月 15 日还被宁波市鄞州区法院颁发了限消令((2019)浙 0212 执 6562 号),案由是江佩珍没有遵照判决在指定时间履行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

从金嗓子的 2019 中期报告来看,公司营收 3.55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22.5%;归母净利 0.45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58.2%。公司总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喉片产品销量的增长。

关于江佩珍被列为 " 老赖 ",《华夏时报》记者尝试拨打金嗓子对外公开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而对于后续案件执行会如何反应?记者多次联系金嗓子食品,电话不是没人接听就是被挂断。在星空华文方面,5167 万广告费将如何执行到位,记者尝试联系企业,对方总机却始终无人接听。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