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行走指南 | 有人愿意一辈子在车上,永远不想从出口处出去

生活按

车站是活动着的——几乎是永远地活动着的——并置诗学。

从候车大厅的门口进入一个封闭的建筑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我们等待并接受检查,最终抵达月台。

然后上车,进入一个彻底封闭的机械空间,把自己彻底交给工具。

当到达我们的目的地时,我们又从月台上走向出口处。

出口处意味着车站这个系统的终结。一旦跨出出口处那一道门,这一次旅行就完成了。你不再受制于运输系统的管制。

同一趟车上的旅客在此告别,向着不同的方向流去。

在候车大厅门口,人们向着同一个方向聚集。

如此,正好是一个循环。

在出口处,我们手中的票最后一次被检查,然后失去功效。

出口处的地上总是布满了无数的票,那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地名,记忆着一个又一个相同的又似乎相异的出发与到达。

风一吹,它们就到处飞舞。或者,一到凌晨,环卫工人就把它们清扫得一干二净。

如果我们用站台票送朋友上车,看着火车消失后,又随着另一群刚下车的旅客涌向出口处,我们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理解车站这个系统所有的秘密。

车站这个语词之所以常常莫名其妙地牵动我们的心灵,成为许许多多文艺作品的灵感源泉或背景性意象,在于它把人生中的出发与到达并置地呈现。

车站是活动着的——几乎是永远地活动着的——并置诗学。

当你站在出口处的人潮里望旁边一看,发现不远处就是售票处、候车大厅,无数的人正在买票,正在进入。

出发与到达如此紧密地同时显现。

车站在出口处终止时,它已经成就了一种结构,一种将生活中出发与到达这一对本原性元素高度融合的结构。

因为这种结构,延伸出一系列与 " 出发 "、" 到达 " 有关的命题,例如:离别 / 相遇;喜悦 / 悲哀;等等。

出发与达到的界限在出口处的门口,在最清晰的界限处,似乎完全消退,或者说,变得模糊。

我们能够看见的是那些模糊的面影。

如果在检票口随着人流进站,我们见到的是无数的向着列车匆匆走去的身影,那么,我们从出口通道随着人流出站,跨出出口处大门时,见到的是几乎要压过来的一张一张模糊的面影。

模糊之中那一颗颗闪亮的充满着期待的眼珠分外醒目。

这些眼珠每天都在演绎着等待这个词。一些等待是重逢的喜悦,一些等待暗藏着欲望的阴谋。

对于一些人来说,在此意味着到达;对于另一些人,在此意味着一个迷茫的开始。

形形色色的心事淹没在嘈杂里。

当我们跨出那个门口,旅行的结束与日常生活的开始同时发生。

从候车室进去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隔绝的逼仄的空间。而当我们从出口处门口出来,迎面所见往往是一个较开阔的广场,似乎隐喻着自由与解放。

一般人出来的那一刻都会特别地感受到阳光的刺激。但是许多人不知道,就在这个出口处,11 年前的一个夜晚,有人随着到达的人流走到这儿时,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

而又有多少个满怀希望的人从远方抵达这里时被欺骗被抢劫。

这些故事往往是报纸社会新闻版的主题之一,比小说还要小说。

城市车站的出口处往往是充满梦想的异乡人终结梦想之处。他们在出口处就立即领略了城市的邪恶与诡异。所以,有人愿意一辈子在车上,永远不想从出口处出去。

但是,无论如何,每天仍有无数的人怀着同样的梦想从这里跨进城市。

-END-

生活榜 Life(ID:KnowYourLife)

为用户打造美好生活体验场景

为产品提供跨界资源交互平台

为品牌建立生活方式评价标准

以上内容由"昊达生活榜"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人流愿意指南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