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扫黑除恶下“砍刀队”仍不收手:谁在给它“壮胆”?

新京报 2019-10-26

雷宇第一次进入全国公众视野,源于九年前的 " 横山砍刀队 " 事件。

文 4459 字,阅读约需 8 分钟

▲位于横山区殿市镇白岔村的东方红煤矿。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这个位于陕北神府煤田带的 " 中国能源百强县 ",因一位煤老板的落网,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2019 年 9 月 15 日,有自媒体披露,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财源煤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雷宇被警方控制,直指雷宇系横山 " 砍刀队 " 幕后老板。至此,轰动一时的横山 " 砍刀队 " 两起伤人案被重提,雷宇系 " 砍刀队 " 幕后主使的传闻在事发十年后再被热议。9 月 27 日,新京报记者从榆林市公安局证实,雷宇确因涉黑被刑事拘留,但相关案情不便透露。

多位案件当事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雷宇被控制前后,榆林市公安局扫黑办曾多次向他们了解当年案情,雷宇是否与 " 砍刀队 " 多宗暴力案件有关还有待调查。

▲范廷才二弟范廷有向记者展示其被打的伤疤。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

"100 个人里有 99 个人知道他 "

一位早年与雷宇熟识的知情人表示,现年 44 岁的雷宇,祖籍为横山区殿市镇小河沟村,其父雷祥夫在原横山县韩岔镇经营煤矿。

这样的出身并非显赫。年过六旬的雷祥祖与雷宇父亲熟识,据其回忆,早年的煤矿因煤价低、规模小、机械化程度有限等因素," 采一吨煤就亏 20 几块钱 ",煤老板谈不上发财,是一件十足的苦差。

另一位知情人透露,靠煤炭发家的雷宇并不是一开始就进入煤炭行业。进入上世纪 90 年代,已经成年的雷宇利用家中积蓄购买一辆私家车在县城开出租," 喜好结交社会人员,但没听说有什么大的劣迹 "。

2002 年前后,雷宇因父亲去世接过其父手中的煤矿。而就在这一年,煤炭行业迎来拐点,当年 1 月,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进入市场化,煤炭价格随之爆发式上涨。在接下来的煤炭 " 黄金十年 " 中,雷宇的煤炭生意越做越大。天眼查资料显示,雷雨控股或占股的企业前后多达 10 家,横跨煤炭、房地产、酒店、小额贷款多个领域。

伴随财富增长的是名气。多位横山市民向记者表示,雷宇在横山实名度很高,"100 个人里有 99 个人知道 "。这样的名气,不仅因其煤炭生意带来的财富,更因其张扬的行事风格。雷宇第一次进入全国公众视野,源于九年前的 " 横山砍刀队 " 事件。

▲王永宏向记者展示其手上的伤疤,其小拇指至今无法伸直。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 砍刀队 " 的两宗暴力案件

2010 年 1 月 30 日,原横山县韩岔乡东方红煤矿工人挖断在矿区居住的范廷才家水管,双方协商无果后,范家人将一辆面包车堵在了煤矿前。

落网后的 " 横山砍刀队 " 成员高占山证言表示,范家人挡矿后,他向雷宇汇报,雷宇指示可安装新管并从矿上拿一两万赔偿。协商无果后,高占山再次与雷宇联系," 雷宇老婆接的电话说雷宇醉了 "。高占山随后致电刘成明、尚小龙,两人分别指派人员乘两辆车赶至现场,一场混乱的打斗旋即开始。

范廷才称,砍人事件后,雷宇曾至医院与其协商赔偿," 说处理完我这件事,他再处理王永宏的事情。王永宏还能跟他斗一斗,我们不‘够’(资格)。"

雷祥祖的说法与范廷才基本吻合。据雷祥祖回忆,当时他在雷宇旗下财源煤矿担任矿长," 砍刀队 " 两案发生后,雷宇向他表示,此事社会影响太恶劣,县里压着赶紧解决,让雷祥祖出面与范家人谈判了结此事。随后,雷祥祖与范家人达成了包括征地赔偿款在内共计 350 万元的赔偿协议,条件是范家人不再上告。但这一协议因案件被媒体曝光没有实现,范家人则按法律程序获得了 49.5 万元赔偿。

仅过一个多月,数名蒙面歹徒持长刀、棍棒进入原横山县众森宾馆,将宾馆老板王永宏砍伤。录下这一过程的监控视频由媒体披露,舆论哗然," 横山砍刀队 " 这一名称自此被公众熟知。

当年 4 月 29 日,榆林市公安局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当时落网的 11 名嫌疑人中,有 4 人同时参与了上述两起案件。新京报记者梳理两案判决书发现,4 人为尚小龙、王兴刚、折魁、米建龙。时至今日,范廷才与王永宏均认为,两起案件都与东方红煤矿存在直接或间接联系。

王永宏案被法院定性为私人矛盾引发的刑事案件。判决书披露,尚小龙朋友韩刚在王永宏所开 KTV 消费时发生冲突,尚小龙等人遂决定报复。而被告人之一王进先,曾提前七八天住进王永宏宾馆,摸清王永宏的活动规律后才决定动手。2011 年,尚小龙等 16 名被告人因范廷才、王永宏两案分别获刑,其中尚小龙被判最重,处有期徒刑 3 年。

2019 年 9 月 26 日、27 日,新京报记者从横山区委宣传部、榆林市公安局分别获悉,雷宇因涉黑已被刑事拘留,案件由榆林市公安局 " 扫黑办 " 主持办理,案情目前不便透露。范廷才、王永宏、雷祥祖等多位当事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雷宇被控制前后,榆林市公安局扫黑办曾多次向他们了解当年案情,雷宇是否与上述案件有关还有待调查。

▲横山区韩岔镇小河沟村村民指称煤矿非法开采导致山体塌陷,建筑物倾斜。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矿、民矛盾下的暴力阴影

" 横山砍刀队 " 两案在 2010 年告破前后,曾引起全国媒体的报道。当舆论监督的喧嚣过后,萦绕在横山本地的暴力阴影并未散去。

天眼查资料显示,位于横山区殿市镇小河沟村的财源煤矿成立于 2010 年,雷宇在其中占有 81.4% 的股份。小河沟村多位村民透露,多年以来煤矿与当地村民的矛盾从未断绝,暴力事件时有发生。而这些暴力事件的严重程度无法与 " 砍刀队 " 两案相比,多数以赔钱了结。

村民薛毛娃称,2011 年他在给财源煤矿运煤时,不慎将运煤用的四轮车翻扣导致损坏。在他欲将四轮车驶离现场时,遭保安阻拦,发生冲突后遭殴打。后经雷祥祖调解,薛毛娃在事发一年多后获赔 5 万元。

与零星的暴力事件相比,村民质疑煤矿因越界开采导致的生态破坏则为更严重的矛盾。

王传宝、雷祥祖及多位村民描述,早期煤矿开采机械化程度低,对生态环境影响有限,并没有引起过太大矛盾。而在后来煤矿大规模开采后,地面塌陷、地表水流失、煤尘污染等问题凸显,村民与煤矿的矛盾因此加剧。此外,地面坍塌的范围往往出现在采区之外,这引起了村民对煤矿违法越界开采的质疑。

2018 年,小河沟村雷鸣福等人代表村民举报财源煤矿越界开采导致地表塌陷,随后也发生了暴力事件。雷鸣福弟弟向记者描述,2018 年 9 月 14 日,原横山县国土局派人到村向雷鸣福等人了解举报情况,次日雷鸣福就在回榆林路上遭人拦车殴打。

雷鸣福弟弟称,雷鸣福左臂尺骨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后经村民辨认,认出视频中一名行凶者为在财源煤矿出现过的任某,后视频中两嫌疑人向警方自首。雷鸣福弟弟透露,此案在立案侦查后家属便从未被通知过办理结果,今年 5 月份,他至横山公安分局咨询案情,一位民警向其透露,任某被判刑 9 个月,已经刑满释放。

2019 年 9 月 26 日,新京报记者至横山区人民法院了解该案判决情况,在经横山区委宣传部协调后,法院回复称不便透露。

小河沟村多位曾参与举报雷宇的村民透露,在雷鸣福被打事件发生后,小河沟村与财源煤矿谈成了每人每年 4000 元的共享基金方案。但不久后,雷宇却举报村民敲诈勒索,导致雷鸣福在内的 3 名村民被羁押。

横山公安分局微信公众号今年 7 月 12 日发布," 目前,雷某福(雷鸣福)已被依法执行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

矛盾之后,导致上述类似的恶性案件不断。2019 年 6 月 25 日,在陕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后,榆林市政法委书记张守华针对中央督导组指出榆林矿产资源领域涉黑涉恶案件挖得不深等问题作出部署。

9 月 15 日,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财源煤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雷宇被警方控制。9 月 27 日,新京报记者从榆林市公安局证实,雷宇确因涉黑被刑事拘留,但相关案情不便透露。

新京报记者 卢通 陕西榆林报道 校对 李铭

观点

扫黑除恶下 " 砍刀队 " 仍不收手:谁在给它 " 壮胆 "?

▲图 / 新京报网

多年来,雷宇因以警车为座驾、开赌场、放高利贷等备受热议。但他最显著的标签还是,掌控着一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 " 砍刀队 ",为非作歹。据了解,2019 年雷宇被列为榆林扫黑重点之一,同时榆林警方专门成立雷宇专案组。舆论认为,随着雷宇案的深挖,该案背后的保护伞有望被破除。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雷宇控制的这个名义为保安公司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高峰期有 100 多人,成员多是吸毒者、刑满释放人员,手持砍刀、木棍,专门为雷宇平息矛盾,被村民称为 " 砍刀队 "" 大刀队 " 或 " 棒棒队 "。不管是个人矛盾,还是煤矿纷争,都依靠 " 一言不合就砍人 " 来摆平,简直是横行一方。

而较之于 " 砍刀队 " 的凶残,当地对相关案件的暧昧态度,更让人惊诧。有些人可能还有印象,在 2010 年华商报等媒体的报道中,有这样一个细节:横山县公安局韩岔派出所所长张成对于煤老板开警车的问题表示:" 政府都管不住,我们哪有办法 !"

最近披露的报道中,一起案件的受害者 " 被狂砍五分钟 " 后,由省内的鉴定机构鉴定为 " 轻伤 ",受害者不服,找到北京一家鉴定机构,最终被鉴定为重伤," 但(当地)官方不认可该结论 "。且 " 砍刀队 " 制造的多起案件虽被告破,背后的实际责任人雷宇却 " 毫发无伤 "。

或许正是仰仗着多年来 " 全身而退 " 的能量,即便到了 2018 年,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后,雷宇仍未收手。报道披露,去年 9 月,在因越界开采、地表塌陷等问题被举报后,雷鸣先是派人打伤举报者,而后主动提出给予 3 名常年对其举报的村民经济补偿,让他们不再上访。但 3 人接受后,雷宇又迅速以他们涉嫌敲诈勒索为由对其举报,这 3 人至今仍被羁押在看守所。

梳理雷宇及其 " 砍刀队 " 所制造的一系列事端,除了让人感叹其嚣张程度,也分明能感受到地方治理上的某种软弱。如果十年前的 " 砍刀队 " 能够通过依法严惩消除在萌芽状态,如果当年的 " 警车开道 " 事件被严查,断不至于形成今天这般 " 为害一方 " 之势。

结合十多年前的煤炭开发及地方治理生态,类似的黑社会现象,很难说是孤例。其背后往往牵连着复杂的利益分配与政商关系。如,村民缺乏合理的维权渠道导致矛盾激发——在地方治理乏力的背景下,煤老板的 " 暴力解决 " 模式被默认——继而又催生涉黑组织及其保护伞,由此形成一种基层乱象的闭环。雷宇一案的具体定责、定罪,还有待依法处置,但毫无疑问,这样的 " 典型 " 案例长期存在,背后的保护伞及地方治理缺陷,在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所以,案件处置必须 " 拔出萝卜带出泥 ",深挖保护伞,不能以时间原因就怠慢追责,并以此为契机,彻底净化地方的治理生态。特别是,扫黑除恶背景下仍不收手,雷宇的 " 惊人 " 能量到底来自何方,必须得给社会一个交代。

此次案件,也重申了涉黑治理的几点常识。一是," 坚持打早打小、露头就打、防微杜渐 " 很重要;二是,任何黑恶势力壮大背后,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治理堵点甚至痈疽,只有深挖保护伞,方能正本清源;三是,一些矿区,由于利益复杂,历史原因多,当成为扫黑除恶的重要关照地区。

文 / 任然(媒体人)编辑 孟然 校对 李项玲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