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继限制司机提现后,“易到”又限制乘客使用账户余额,且京沪两地办公点人去楼空

上观新闻 10-23

9 月 15 日晚上 10 时,经常出差的市民何先生在上海虹桥火车站使用易到用车(下简称 " 易到 ")App 叫车,前往浦东新区灵山路附近。到终点结算时,系统显示路程为 38 公里,费用 218 元。让他奇怪的是,支付方式发生了变化:账户内的充值金额只能支付 30% 车费,70% 的费用需跳转至第三方平台支付,即 " 混合支付 "。新支付方式,使得用户要想尽快用掉账户内的余额,就得额外支付不少钱。

这无疑牺牲了用户利益和体验。而在 2019 年初,易到平台已发生司机无法提现。种种限制越来越多,是否说明易到的经营状况恶化?日前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记者多方联系易到用车,试图了解其运营现状。

充钱容易用钱难

俞女士是最早一批易到的用户,在平台上注册了两个账号,一次充值了 2 万元,专门用来接送父母和小孩。2017 年,易到传出过资金链断裂问题,俞女士停用了一段时间。2018 年下半年,易到平台恢复了正常的服务功能后,俞女士便再次使用,账户里还剩 2000 余元的 " 购卡金额 " 和 3000 余元的 " 赠送金额 "。8 月 8 日,上午 10 时 15 分,她从杨浦区新江湾城前往浦东新区张杨路罗山路路口,易到显示估价为 101 元。抵达目的地时,15 公里路程收费达到 222 元。尽管价格比一般网约车高得多,但考虑到整体服务不错,俞女士没有多问。等待支付时,俞女士发现原本用账户余额支付的方式改了——平台要求车费的 70% 必须用第三方来支付,剩下 30% 才能用账户内的金额支付。也就是说,充值的金额只能用于抵扣车费 66.6 元。司机直言,易到的计费方式早就改了。赶着开会的俞女士只好先交了车费 , 并向 12345 投诉," 自己充的钱,使用还要受到限制,这太过分了 !"

△易到用车仅支持 30% 车费用于账户余额支付。

俞女士提出将账户内的余额作退款处理。9 月 26 日,易到告知俞女士,如果要退回账户内的所有费用,需要扣除当初充值时赠送的金额,并不划算。客服建议她其再关注一段时间,等待支付方式的优化。

想退款,半年没退成

在支付方式发生变化前,易到司机时而无法提现的风波也早已被用户知晓。记者了解到,仍有大量司机至今都未等到提现结果。司机吴先生在 2018 年 10 月注册接单,正常运营了两个月后,便遭遇无法提现。致电客服、App 均无人应答后,他向 12345 平台投诉,易到以短信的形式回复其因为债务原因,会延迟 1 至 2 周提现。但时间到了,易到依然告知必须延迟提现。吴先生账户内 1 万多元的收入只能晾着。" 司机们开始不怎么接单了。" 吴先生说,自己开的是一辆宝马 5 系车,业务以单位用车居多,经常接到前往机场的预约订单,因此平时每单的成交金额在一两百元," 乘客的素质也很高,接单也不匆忙,本来对平台十分看好。" 如今,吴先生除了无法提现,自己还倒贴了油钱," 不敢用了 "。

市民孙先生则反映称,司机无法提现的风波发生后,打开 App 始终显示周边车辆较少,下单后 " 怎么也叫不了车 ",因此他早在 4 月 2 日就申请退费。他拥有两个易到的账户,除去赠送金额,还应有 97.27 元和 426.61 元的充值金额可退。孙先生也早早提供了支付宝账号,可退款迟迟不来。半年来,上海市交通委为孙先生退款一事多次与易到协商,易到客服每次都答应两周内退款,但始终无果。周而复始,孙先生几乎已放弃。

易到称 " 混合支付 " 为自救之举

易到隶属于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 2010 年 5 月在北京成立,是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早期就实施了在线支付和购卡充值并行的消费模式。随着其他网约车平台的崛起,易到开始加大充值赠送金额的活动,赠送幅度一度达到充值金额的 50% 以上。

从市民提供的旧版余额使用规则显示,平台将优先使用 " 充值金额 " 中的余额," 充值金额 " 余额不足的情况下,才会消费 " 充值赠送金额 "。" 账户余额 " 不足以支付本次用车的预估金额,需要再次充值或绑定信用卡以便用车。实际支付时,账户余额可抵扣所有车费。

记者下载易到用车 App 后,发现充值入口已经消失。新的账户余额使用规则称,用户可以选择使用 " 第三方支付 " 与 " 余额 " 混合支付车费,将按照一定比例扣减用户 " 余额 "。尽管表述有 " 选择 " 二字,但实际上 " 混合支付 " 已是目前唯一的支付方式。在实际的车费支付界面,消费者只能选择微信或支付宝支付," 余额部分抵扣 " 的选项默认为车费的 30%。这个重大变化在用户端并没有醒目的提醒。不过,记者在下载易到用车司机端 App 倒是看到了 " 混合支付 全面上线 " 的弹窗,称 " 车费实时到账,提现无需等待 ",落款的发布时间为 2019 年 7 月 5 日。

△ " 混合支付 " 上线后,账户余额使用规则发生变化。

9 月 27 日,易到官方微博发出声明,其中提到," 最新推出的‘混付’模式,既是解决乘客余额的最妥善方式,也是一种自救的措施。" 当日同步上线的 " 补偿提现 " 系统,也是对司机端的一次 " 安抚 ",司机若愿意接单,除了能够直接拿到现在订单收入之外,也有按照订单金额的 30% 提现此前余额的 " 补偿 "。

京沪两地办公点已人去楼空

平台此举无疑是为了减少用户充值金额的流出,增加平台的现金流收入。但如此重要的规则变化,没有做到充分告知和取得用户同意,对于想尽快使用完账户余额的消费者来说是当头一棒。而更令人担忧的是,限制越来越多,这是否说明易到的经营状况已进一步恶化?

截至发稿前,易到用车的客服电话始终提示繁忙,也未回复记者的采访邮件。记者转而实地走访易到用车位于丰台区西四环南路的北京总部,办公室墙上被写上了众多 " 还钱 " 字样,同层办公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处近一年无人办公。工商信息显示,2019 年 2 月 20 日,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所在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位于杨浦区隆昌路的上海分公司与北京总部一样人去楼空,办公室门外张贴的公告停留在 2019 年 2 月 3 日,提及 " 公司将在 2 月 11 日通过车主端 APP 通知您假期后提现登记事宜 "。写字楼的物业管理人员表示,年初前来索赔的车主很多," 有的被拖了 10 多万 ",公司早在年前就已经清空。

△易到用车的上海分公司因 2019 年年初司机提现问题已关门搬离。

2019 年 10 月 12 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已穷尽财产调查措施,确认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名下有银行存款,但均已被他案冻结,可用余额不足人民币 2000 元,不足以清偿债务。法院从 2019 年 9 月 10 日对公司法定代表人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不过,也有用户对支付限制表示了理解。他们表示,只要平台 " 活着 " 能够持续运转,怎么支付并不是主要问题。

栏目主编:毛锦伟 本文作者:车佳楠 肖彤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苏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