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创投老兵甘剑平成立新基金,回答了最受关注的 12 个问题

钛媒体 10-23

钛媒体 10 月 23 日消息,创投老兵甘剑平所创立的渶策资本已经成功完成首支基金 3.51888 亿美元募资。据渶策方面透露,该基金主要专注于中国互联网、消费及智能科技领域的早期至扩张阶段的投资。

基金出资人来自许多全球顶级的捐赠基金、基金会、家族办公室和母基金,包括:匹兹堡大学(Pittsburgh)、杜克大学(Duke)、卡内基梅隆大学 ( Carnegie Mellon ) 、史带投资(C.V. Starr)、Kaiser Permanente、迪特里希基金会(Dietrich Foundation)、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凯门资本(Commonfund)、独秀资本(Unicorn Capital)、启元投资(Axiom Asia)和尚高资本(Siguler Guff)。

在钛媒体的专访中,甘剑平表达了他对这支新基金的期望,作为一个坚定地自由市场信奉者,渶策资本将继续在市场充分竞争的消费互联网、智能科技领域寻找机会。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甘剑平

甘剑平认为,渶策资本是一家保持坚定的自由市场信仰的投资机构,他和他的团队会将这种风格继续贯彻下去。

在谈到资本寒冬的问题时,甘剑平依旧保持了乐观态度,他表示资本市场的波动还在正常范围之内,不会影响到渶策资本的投资。

在谈及大消费、消费互联网的投资趋势时,他表示,消费行业的增长态势明显,未来该市场依旧会由国内外消费潮流、年轻群体的偏好所引导。

以下是甘剑平在接受钛媒体专访时的观点,回答了业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钛媒体:消费互联网一直是传统 VC 关注的点,但今年我们看到消费互联网领域并没有诞生出比较知名的公司,作为资深投资人您认为消费互联网是否还有机会?您认为比较有前途的领域都有哪些?能不能分享一下?

甘剑平:我们的新基金还是以大消费、消费互联网和智能科技为主。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忙于募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国家的消费市场规模庞大,有 14 亿左右的规模,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地方城市。现在的消费市场反而更大,体现在人均 GDP 的持续上升方面。就国家而言,对比美国 GDP 构成,中国消费所占 GDP 的比重还不高,所以总体来说,消费还大有可为。

在北上广深,任何一个家庭拥有一套以上的房子,折算成人民币都会达到一个可观的数字,这样的家庭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算中等偏上的家庭。

再看人口结构,如今的 90 后、00 后成长于较好的时代,在消费意愿上相比上一代、上两代人来说,已经具备相当的购买力。我相信消费会继续增长下去,而消费中的投资机会也会不断诞生。

钛媒体:最近投资圈似乎对下沉市场非常感兴趣,我们想探讨一下关于下沉市场的投资逻辑,可否分享一下?

甘剑平:我认为消费潮流并不是由底层市场所引领的,从互联网的用户角度,去看下沉市场是有效用的,在当地可能对于电商、某些品类商品的渗透还没有那么大,会给一些平台提供一些较低的获客成本机会。但对于买东西这件事来说,消费者一定是希望去北京、上海、米兰、巴黎和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去购物的,而不是去一个县级城市消费。如果有任何一个投资人说,他要去下沉市场寻找消费品牌,那么我敢说,他的成功概率一定是不高的。

这也就是说,为中国市场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优质产品,是在消费投资中最重要的点。

钛媒体:B 站,是一个植根于二次元文化的社区,对于二次元这类亚文化在中国有着相当长的培育期,如果说,下一个亚文化机会是会出现的话,您认为会诞生在什么领域?

甘剑平:五年前你可以认为 B 站是一个亚文化产品,但现在,该平台月活跃用户已经 1.2 亿,涵盖了中国线上娱乐人群 20% 左右,这样的水平已经不意味着它仍然是一个亚文化平台了。在一级市场,我们认为,如今的年轻人已经把看动漫、玩游戏当做较为主要的休闲娱乐方式,也是主要的消费行为之一。对于现在的大学生人群来说,如果不看动漫、不玩游戏,反而有可能成为小众群体。

你看历史上所有的主流文化,在兴起时,都会被认为是亚文化、小众文化。摇滚乐就是一个案例,甲壳虫乐队刚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那现在谁还认为摇滚乐是一种亚文化,反而有些人会认为摇滚乐是一个老年人玩的音乐形式,因为年轻人可能对 RAP、Hipop 更感兴趣。

钛媒体:B 站的成功会复制在其他行业中吗?其他的亚文化会不会也可以诞生出 B 站这类平台?

甘剑平:文化的传播是一个很自然地过程,在一段时间内是小众文化,逐渐会被大众所接受。

钛媒体:电子烟行业的项目还比较早期,而且项目同质化比较严重,您对这个行业怎么看?能否预测一下未来发展趋势?

甘剑平:我们不会投资有害健康、或者有可能危害健康的消费品企业,跟烟草、烟草、赌博、色情有关的行业我们都不会碰。在美国,你会看到有一些人因为电子烟而过世,这个赛道我们不投资。

钛媒体:关于智能科技,渶策在创业团队的选择和布局上的考虑是什么?

甘剑平:我们的关注点仍然以消费互联网、大消费为主,关于智能科技领域,我们希望能看到人工智能、软件等可以马上被应用到商业场景中的创业项目。尤其是,我们会那些关注帮助互联网消费公司提高效率、增大产能、更快获取用户的公司。

我们不会看硬科技、黑科技之类的项目,也不关注如何把人送到火星之类的项目。作为一个 VC,一个自由市场的忠实信仰者,我们认为,我们投资的项目必须在投资期限里能够被应用、有利润。

现在愿意去工厂打工的人越来越少,所以说在工厂中用机器替代人工的领域也是我们所关注的。

钛媒体:我们今年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诸如半导体行业正在掀起一场 " 举国 " 升级运动,极大调动了投资行业的积极性,这和我们一般理解的自由市场经济似乎并不相同,您怎么看待?您认为 VC 在这种潮流中应该把握怎么样把握机会?

甘剑平:我们不参与任何不以市场规则为导向的投资。中国有 14 亿消费者,有几十万亿的消费机会,这样的赛道足够大,足够我们忙很多年了,并且你提到的投资机会和我们团队的基因不相符,所以我们也不会去尝试。

钛媒体:渶策的投资策略相对之前有什么变化吗?是否依旧按照美元基金的投资策略进行投资,是否有更加创新的投资思考?

甘剑平:VC 和 PE 是一个被印证的行业,几十年里,是在相对自由的市场中慢慢产生的,现在我还想不到有什么创新方法,如果我们认为行业发生了一些创新我们会去学习,但如果是那种企图不以市场为导向的创新,我们认为最终都会失败的。

钛媒体:科创板的估值是否有过高风险,您怎么看待?

甘剑平:市场的价格表现出曲线的发展是一个正常现象,本来就是来来回回上下波动的。虽然有很强的不确定性,但其背后都是有原因的,股价的确定是每一个资本参与者根据经验判断的集合,我之前也有说过,哪怕有 100 家公司上市,最后 99 家都亏钱了,但只要出现一家 Facebook、Airbnb 这类的公司我认为都是成功的。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所产生的回报,会超过其余投资的资本。

纳斯达克有几千家公司,很多都是你没听说过的公司,但只要有苹果、微软,就已经证明了它是一个成功的市场。

钛媒体:关于资本寒冬问题,我们看到一级市场的募资规模已经缩减至 2014 年的水平,您怎么看待资本寒冬?

甘剑平:我觉得这很正常,至少倒回了 2014 年,不是 2008 年的水平。2008 年才是真正的资本寒冬,不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波动性都是正常的。

钛媒体:对于港股、美股和 A 股这三类资本市场,您认为它们是否发生了变化,您怎么看二级市场的变化?

甘剑平:规模不是很大、增长不是很快,但盈利情况很好的公司很适合 A 股,比如工业制造企业、影视文化企业、企业服务企业,业务性质决定了它们适合 A 股上市,我认为港股和美股已经区别不大,过去几年阿里、拼多多、B 站去了美股,但美团、小米去了港股,二者差异并不大。

钛媒体:投资本身是一群依靠经验和资历的行业,您在投资圈摸爬滚打很多年,能不能谈一谈您的心路历程,在创立渶策后,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甘剑平:我在过去 20 年,一直在关注和我性格基因相对比较符合的消费互联网行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行业内可能有人比我更努力、更聪明,但因为我一直关注在这个赛道中,所以最后的成绩还算不错。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耐心、专注的人。(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苑晶、郭虹妘,编辑 / 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