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博士也疯狂:手机不必成为我们的器官 - 对话前谷歌科学家、「出门问问」创始人、CEO 李志飞

极客公园 10-23

作者 / 李曦

「Hi,小问,我要听王菲的歌。」话音刚落,在一款 TicWatch Pro 4G 版智能手表的屏幕上立马出现了王菲的一首歌,瞬间,优美的歌声通过一对真无线耳机飘进了我的耳朵。

这时,轻轻用手上下滑动耳机的侧面就可以方便地调节音量,双击它则可以直接进入下一首歌,长按它两秒就又唤醒了语音助手,这个亲切有趣的功能叫「挠挠」。

这个体验真是让人蛮惊喜的。最自然的往往也是最难实现的,在我看来带了点儿老北京味儿的「挠挠」,却实现了在全世界都相当领先的一种人机交互应用。这个耳机被我「挠」了两下后,歌声被调到了最合适的音量;好奇的我敲了它两下,它立刻帮我换了首歌,如此轻松有趣的驾驭真是让人感觉超好,于是一声「谢谢」脱口而出,就像和朋友的亲密对话。

产品真正的主人是李志飞,前谷歌科学家、出门问问科技公司的创始人、CEO。显然他比我更加自如地运用着自己亲密的智能助手:「嗨,小问,我要给张鹏打电话。」TicWatch Pro 4G 版智能手表的表盘上旋即显示出了极客公园创始人、也是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张鹏的名字,电话已拨出。在做完这两件事之后,机敏能干的小问又回答了主人对上海天气的问询,还根据主人的语音精准记录了主人停车的位置,并在主人询问时迅速做出了回答。

看上去内敛、平和的「出门问问」创始人、CEO 李志飞,在教我体验 TicWatch 智能手表不断迭代更新的研发成果时,眼睛里闪着光。刚才做的所有这些事,都是靠一只智能手表和一幅真无线耳机完成的,完全没有使用手机。

出门问问创始人、CEO 李志飞

李志飞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还是个有点陌生的名字,但其实他创办的「出门问问」 – 一家以语音交互和软硬结合为核心的人工智能公司在成立仅五六年的时间就已经发展成为 2018 Top 10 科技独角兽企业。美国名校计算机博士、谷歌科学家、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中国领先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出门问问创始人、CEO – 这些都是李志飞身上的标签。

2004 年,李志飞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计算机系博士学位,读博期间,李志飞开发的开源机器翻译软件 Joshua,曾经是世界学术界两大主流机器翻译软件之一。博士毕业之后,李志飞加入谷歌总部担任科学家,从事机器翻译的研究和开发工作。「我们在谷歌的那几年做了 80 多种语言的自动翻译。机器翻译主要依靠的就是人工智能算法,我当时做的就是机器的算法,不断提升翻译的速度和质量,并使它能支撑更多语言的翻译。」

2010 年到 2012 年间,移动互联网在硅谷呈现出了爆发式的增长,从谷歌内部可以看到,安卓手机的销量每个季度都翻倍,呈现指数级增长;而彼时 GPS 的应用也已经相当普及,李志飞意识到世界真正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一直研究语音交互的李志飞,却发现很多场景下人机交互的体验依然很糟糕。

「比如傍晚回家的时候我想查一下 Safeway 是否还开门,那我需要先在 Google 的网页上搜 Safeway,进入它的网站,再去官网里找『关于我们』那一栏,找到我想查的门店所在的 Location,才会看到几点钟关门,就觉得非常不方便。其实这些完全可以通过算法和后台的设置自动回答用户的问题。用户直接用语音问 Safeway 几点关门,机器应该马上就可以回答出来」。

类似这样的痛点恰恰也是李志飞想开创出一番事业的始作俑者。他相信科技一定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这让我想到了 Uber 的创始人卡兰尼克,有一次他和朋友一起在细雨蒙蒙的街头叫出租车,却很长时间都叫不到,这种人人都遇到过的窘迫令他当时产生一种新的设想:「为什么我们不能让车的资源被更好的利用,让人们的出行更方便、更便宜?」这个解决出行痛点的想法成为了后来共享出租车产业横空出世的最初诱因,直到后来共享出行做得轰轰烈烈,一举颠覆了整个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旧有商业模式。

Uber 创始人卡兰尼克

当大多数人每天仍然在得过且过的时候,一下子找到了应用场景新痛点的李志飞,已经抱着科技能够改变世界的坚定信念,下决心干一把大的。2012 年,他从谷歌正式辞职。至今李志飞仍能想起当初开车驶离谷歌园区的情景。这位才华横溢的谷歌华人科学家的这个决定,不仅仅意味着他本人将开启人生的全新篇章,也预示着顶尖华人科技人才的回流必将在未来给中国带来更多世界级科技创新的成就。

李志飞跑回国,说动了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做天使投资人,着手创办了出门问问公司。他召集了来自斯坦福、马里兰、MIT,以及清华、北大等海内外著名高校的工程师,组建了出门问问最初的核心创始团队,创立初期,即通过近一年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从 0 到 1,构筑起语音识别、语义理解、对话管理、垂直搜索等核心技术基础。

有使命的团队,接地气的海归

「出门问问的使命就是定义下一代的人机交互。」李志飞说。公司的目标是打造成功的人工智能语音平台,出门问问这个名字本身就体现了出行和语音的结合。

这是一个工程师文化浓厚的创业团队,李志飞对人才的选择标准,除了具备强大的技术开发和创新能力以外,还必须有使命感和接地气。一群优秀的海归工程师,有了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信念,就意味着接受了需要不断创新、未来或许会迎接很多不确定性的挑战。

无比折腾的商业化探索之路

「我们在语音智能应用方面的商业化探索,是全世界折腾得最厉害的公司。」李志飞说这句话时一如既往地平静、平和,可是如果你仔细品味,这些无尽的探索与折腾意味着那些曾经有过的激情、探索、失败、迷茫、挫折,无数个不眠之夜,乃至许许多多的五味杂陈。

2013 年,李志飞的团队做了「出门问问」微信公众号,用语音交互技术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由于其高科技含量、模式上的创新和很好的体验,竟然很快就聚拢了几百万粉丝,当年即被腾讯推荐为十大官方微信公众号之一,这也相当于测试了一下中国市场对语音交互技术的热情度和接受度,结果还是很令人欣喜的。然而,与这样的欣喜相反,很快李志飞就发现这个平台并没有产生真正的粘性。守着几百万粉丝却苦于不能变现。李志飞于是决定做自己的 APP。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试验的结果是,李志飞和团队发现多数用户还是习惯于用眼看手机,用手触摸手机,对着手机说话很难形成一个日常习惯。

就在这时,Google Glass 突然推出并瞬间火爆,当时中国对于创新、酷帅的黑科技热情高涨,李志飞抓住这个契机,把语音搜索引擎做到了 Google Glass 上,甚至还可以通过语音指令让 Google Glass 拍照。一时间销售非常好,李志飞自己就卖出了几百副 Google Glass。

然而,Google Glass 这个产品后来并没有获得真正的成功。但是这件事让李志飞获得一个重要的启发,他和团队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非手机的硬件形态。马上开始看产品,研究了很多产品形态,包括机器人、智能手表等等,他们需要的是找到最接近刚需的使用场景。一番调研后,李志飞和团队发现语音控制能力对于耳机、智能手表、汽车仪表等设备的重要性要大得多,基于市场量和用户接受度等多方面的考量,出门问问下决心开始做硬件,从一个原来只做算法的公司,正式跨入了做硬件产品的领域。后来的几年,沿着这条道路,逐步将公司打造成为了在人机交互领域中罕有的「AI 核心技术 + 硬件 + 软件」能力一体化的公司。

底层能力才是差异化竞争优势

我问李志飞如何看语音交互技术的未来发展前景,对于李志飞来说,他的研发领域正是在此,也曾经想象过非常多的未来应用场景。但他坚持把我拉回到了理性的思考模式。「重要的是到底为了什么要交互?真正的需求在哪里?所以说它的未来商业前景也必然是基于实实在在的应用场景的。比如说在车里语音交互对驾驶者非常有帮助;比如你可以不带手机,只戴一个 4G 的智能手表就能解决很多场景下的需求。」

不带手机?你有没有想过?

李志飞这番看似波澜不惊的话语其实是相当有想法的,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全新生活方式的图景,也感受到了李志飞对语音交互在未来将带给人们更便捷、更优质的生活体验的梦想和激情。我的脑海里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想到了「修女也疯狂」这句话,这样一个超级理性、外表极为冷静的博士科学家,内心有着一个「疯狂」的梦想。

当手机已经被很多人视为一个「人体新器官」的时候,它也正在给人们带来由于过度依赖导致的不便和健康方面的困扰,包括颈椎和视力等问题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和担忧。

凡是问题和痛点的出现,都意味着新的机遇的产生。

「人们的体验需要不断的优化;同时 Digital well-being 也成为了很重要的课题。」李志飞看到了一个未来潜力巨大的基于语音交互服务的智能设备市场,在这个市场仍然有很大的应用普及和体验提升的空间。

这几年,除了出门问问又陆续获得了谷歌和大众汽车集团的战略投资。经历了一段相当折腾的商业化探索之后,出门问问已经以其 AI 核心技术优势成功进军了 2C 和 2B 两个市场,「以语音交互和软硬结合为核心的人工智能公司」的定位铸就了出门问问的底层能力,李志飞的团队以此做为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在消费市场的人机交互类个人智能硬件产品上不断推陈出新,同时对商用市场进行 AI 科技赋能,联手汽车公司将用户驾驶体验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靠强悍的产品力打开国际市场

创业短短几年,出门问问在智能手表领域已经做到了全球前五名,与苹果、三星等各大知名国际品牌同台竞争。自 2017 年开始开拓国际市场以来,不到两年就获得了高速成长,现在国际业务的收入已经占到整体业务的一半,且全部是在发达国家市场的收获。北美最大的本地电信运营商 Verizon 仅允许三个品牌的智能手表进入其渠道,而这三个品牌就是苹果、三星和出门问问的 TicWatch。

我非常惊讶于出门问问国际市场拓展取得的亮眼成绩,不同于很多中国本土企业国际化优势更多地显现在东南亚和俄罗斯市场,出门问问的智能手表产品在美国和欧洲等主流国家市场获得了非常好的市场反馈。细问之下,其根本原因是过硬的产品力,正应了俗话说的「有了金刚钻才能揽来瓷器活儿」。目前在全球,没有哪个品牌能够像 TicWatch 那样在智能手表系列产品上做得具备如此综合的能力,更富创新的体验和物超所值的价格。

熟知大型科技公司做事方式的李志飞,在搭建灵活创新的研发机制方面充分发挥了创业公司的优势,快速地将 AI 技术、软件、硬件等不同细分领域的研发能力集中运用到了智能手表等产品系列上,建立了区别于大型企业的独特竞争优势,并在自己最擅长的人机交互领域展现了更卓越的体验。

发达国家市场的消费者相对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消费群体普遍拥有更加独立的判断能力,他们不盲目追随大品牌,更加懂产品,更加注重个人的真实体验与感,简而言之,他们真正「识货」。在一群极客消费者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海外消费者能够识别出出门问问产品系列领先的技术能力、功能优势、更好的人机交互体验和更亲民的价格,并成为了出门问问的忠实用户。

虽然与很多大规模的公司相比,出门问问仍然是一家小体量的年轻创业公司,然而我相信,李志飞通过自身技术优势和综合体验优势在国际市场形成真正的差异化竞争定位的策略,正是中国本土公司最应该学习的国际化策略-- 用他人不可替代的优势提供有独特竞争力的产品和体验,真正惠及全球消费者。

科技创业者的信念:相信科技的力量

对于科技创业者来说,科技这件事说出来很容易,但是做着做着就会遇到各种难以解决的困难,感到很沮丧。

在艰难的商业化探索过程中,当看不到研发的结果,当没有摸到市场的脉搏,当未能收获大规模消费群体的认可,当久久不能获得商业上的回报,而大量的资金和无数个日夜的激情工作已经投入了进去,这样的时刻任何人都有可能对自己产生怀疑,陷入迷茫。

做为从谷歌出来的科学家,李志飞见过了世界最牛的科技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尤其是谷歌倡导的企业文化、人才协作的机制、创新的氛围,都潜移默化地给了李志飞很多启发。

「刚回到中国时,我们的志向是做中国的谷歌」。李志飞说。但很快李志飞认识到,很多东西不能傻傻地学,因为国内的人才基础与硅谷有不小的差距,而作为创业公司,创新也不能像谷歌那样不设限,因此,经过多方面考量后,李志飞设立了如下的公司核心价值观– 创新、理性、效率。

「这看上去确实有点矛盾,但是对于创业团队来说,既要避免做先烈,又要一直走在最前沿,保持我们在这个领域的独特引领优势,就需要在各种现实的局限中做出选择、拿出最优的解决方案。」如同走在钢丝上,需要练就最好的平衡能力,这种高超的平衡能力考验的是对技术发展趋势、产业生态的动态变迁与更迭以及市场引爆点等一系列关键问题的判断力。

李志飞说:「创业过程中最困难的,就是需要在关键的时刻做一些艰难的决定。」

艰难的时刻一个接着一个 -- 语音交互难以找到刚需场景,新进入的市场还没有被教育,硬件开发和生产曾是完全陌生的领域,智能应用接入的服务还不够丰富,人机交互体验还有待提升,围绕穿戴智能设备的产业生态还没有形成。。。

而除了业务和商业模式需要不断去建立以外,还有人才、资金、运营效率、管理等等无数问题,而这些原本并非是一个自然语音处理和人工智能科学家所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去关注的。曾经在压力重重下的李志飞说:「有一段时间一到周末和放假,我就会更加焦虑。」

为实现将领先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于日常生活这一目标,李志飞带领团队不断摸索与尝试,先后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 AI 可穿戴、AI 车载、AI 企业服务等多个场景,让人工智能技术得以真正服务于每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2015 年 10 月,李志飞领导下的「出门问问」完成由 Google 投资的 C 轮战略融资;2017 年 4 月,出门问问完成由大众汽车集团投资的 D 轮战略融资,融资 1.8 亿美元;至此,出门问问已经完成了六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 2.55 亿美元。

又见李志飞,我看到的是一个无比淡定、坚毅又充满智慧和理性的科技独角兽企业领头人。在大量潜在的市场机会和无数从零到一的挑战中,李志飞靠坚定的信念、前瞻的预见性、专业的判断力和务实接地气的策略引领团队前行。

这个信念也是他与团队抱团取暖的柴薪– 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科技能够推动人类的进步;相信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创新能推动一件件想象中的图景变成现实;相信做这件事就是你与别人不同之所在。在李志飞博士冷静的外表下,一颗有点「疯狂」的心有力地跳动着;而信念的柴薪点亮的火焰在李志飞博士的心中已经熊熊燃起。

本文作者李曦与出门问问创始人、CEO 李志飞(左)

以上内容由"极客公园"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