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有人喜欢孩子,有人不|三明治

有人喜欢孩子,有人不|三明治

编辑 | 思嘉

沙苑和鲸鱼是一对相识多年的闺蜜,她们结识于大学某一年的暑假,同为暑期语言夏令营的助教,在 " 熊孩子 " 的夹击中两人互相取暖,并由此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上个月,沙苑决定向好朋友倾诉她的 " 恐孩症 ",作为一个每天对面孩子的教师,鲸鱼在回信中会跟她说点什么呢?

亲爱的小鲸鱼:

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天,我现在在书店手作房的角落里,蹭用已经下班回家的美工的办公桌开始给你写信。

九月一号在十二年中小学生涯中是个特别的日子,是叫人信誓旦旦踌躇满志的新学年开学日,但和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不过是个平常的周日晚上。对于选择了进入中小学工作的你,这却也是有特别意义的一天吧?

如果说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也许是去年今天我前公司的老大突然离开了,她很爱我们,我们也很爱她。0 点,公司公众号发布了怀念阿总的文章,前同事们,包括一些和我一样已经离职的都转发了。

突然觉得,我喜欢原来工作的文化传媒行业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在那里遇到的人,总是如此情感充沛地生活着,无论对人对事还是对物,大家投入而真诚。后来做的其他事情,都没有再遇到这样的团队伙伴了。看到前主编转发时,说了和我一样的感受:" 有一种情感和凝聚力,可遇不可求。"

一年前,在家赋闲半年后的我开始了现在这份工作,参与一个复合书店的筹备与初期运营。是前公司领导推荐的,他觉得和我们原来做的事相似,我应该会喜欢。但其实,公司核心业务板块是儿童科创教育,用在文创方面的资源并不多,所以当项目进入正轨后,我的工作重点也慢慢从书店运营转到教育项目推广了。但是我发现自己对儿童教育兴趣不大,没那么喜欢和孩子在一起吧。

有一些念头说起来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夏天,当我对我所做事情、所处行业的喜爱程度产生怀疑时,我在电影院听到《哪吒》的片尾曲《今后我与自己流浪》,竟觉得无比感动,那一刻心里冒出来的声音是:" 果然还是喜欢这种创作出作品的感觉啊!"也是在那个晚上,我愈加清晰了,为什么比起陪孩子 " 玩 ",我更喜欢原来的行业了——即便是服务于甲方需求,那个用尽心思创作、和伙伴们并肩合作、看着自己的付出逐渐接近理想模样,并最终形成完整作品的过程,那种成就感、那份执着与投入,太叫人着迷了!

然而,我也不想回去做广告传媒那么辛苦的工作,矛盾至极。

亲爱的小鲸鱼,你喜欢做孩子们的老师吗?

沙苑

2019/9/1

于探所书店

亲爱的沙沙:

见文如面。

今天是九月二号,是我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这一刻,我撑着即将闭上的眼皮,听着你在来信中提及的音乐《今后我与自己流浪》,听着音乐,品着歌词,暖黄的灯光充满了整个房间,我把冷气放得很足,这一刻的放松是我对生活所能表现出来的最后仪式感。

从昨晚到今晚,距离我上一次去和小孩子玩耍聊天,已经很久很久以前。

成为国际班小学二年级班主任的第一天,我感觉一切都恍如隔世。二年级,自己的二年级好像是 1999 年吧?那时的自己怎么都不会想到,二十年后,自己会成为那个站在讲台上的人吧。说来奇怪,从小到大都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小孩子,当自己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有各种各样成熟的想法,而今天当我面对这群 7 岁到 8 岁不等的小朋友的时候,我却觉得他们人小鬼大。

" 我妈妈说我太早熟了 "

" 啊?"

" 我妈妈说我懂得的东西太多了 "

班里新加入的一个女生昨晚就是这么和我说的。班上真正意义上的插班生,从其他学生转来,第一次住宿。从昨晚表现和今天一天,我一直以为她是那种内心特别强大的女孩子,也默默觉得她好像是很早熟。

转折出现在晚餐前的排队,她发现自己的伞不见了,虽然我和她说没关系的,可能只是同学不小心拿错了。但她完全不理会我的话,自己找了一下周边位置之后就开始流泪。先是流泪,后变成了嚎啕大哭再变成痛哭不止。然后就弃整个集体于不顾了,不管其他同学得排队去吃饭,好不容易到了食堂也不管其他同学需要打饭,轮到她的时候就蹲在打饭窗口前放声痛哭。那一刻觉得,终究只是个孩子啊。

你说我喜欢做孩子们的老师吗?这个问题我好像还不能回答出一个最准确的答案。在此之前我碰到的都是 " 大孩子 " 了。像那个让我们相识的南亚普通话夏令营、像那时的美国高中汉语夏令营,前几年带的也是高中和初中。他们也是孩子,但却是已经拥有一定想法的孩子,有时候觉得以前接触过的,其实已经是半个大人了。

这个开学第一天呐,我好像一直在走路,站着站着,今天还穿着带跟的鞋子,当老师就是容易得静脉曲张吧。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发现自己右边的膝盖疼到不能弯曲,上下楼梯特别慢。可是这群孩子还这么小,你不管,他们就不知道往哪走了。

可能我会喜欢当孩子的老师,因为他们就像一张白纸。第一节课给他们讲的规矩,他们会记住,就是你说过的一句话,你没在意,但是他们却记得很牢。惊讶的同时也深感责任的重大,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害怕自己成为那个自己不想成为的人。

你的工作里,会有这样的感受吗,自己的一个不经意,却不小心改变了一个人?

小鲸鱼

2019/9/2

于深圳

九月不知不觉过去三天啦,打算这月结束后就不做这份工作了,却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口辞职,所以对于时间的流逝感到焦虑啊!

你说,因为工作中的行为改变一个人这种事,其实在儿童教育领域很普遍吧,有时候是大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老师言行真的可能影响一个孩子,有一些说是影响其一生都不为过。因为这种状态,我更加不想触碰这个领域。当我笑着和孩子说话时,经常会走神,会感觉那是另外一个,虚伪的我,这种状态太分裂了,不知道你能不想象?

跟你比起来,我倒是带过低龄的学生——大三暑假的时候,我带过了三个夏令营,学员都是小学生,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一年级,6 岁,印象太深刻了。她那么小,在饭堂吃饭她连点餐台都看不到,我每顿饭都要抱她起来让她看菜式。

她说她是香港籍的,妈妈在菲律宾工作,爸爸开公司很忙,来参加结营仪式的家长是她奶奶,总之是那种家境很好但得到的陪伴很少的宝宝吧。倒也不娇气,就是真的太小了,所以拿杯豆浆不小心就洒掉,洗个衣服拧不干让阳台泡了水,状况频出。那时我还没多少和小朋友相处的经验,不知道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喜欢孩子,努力想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比如照顾好一个小妹妹。可是比起照顾生活,德育教育才叫人绝望,我下次跟你分享我当时印象深刻的另外两个孩子—— 我今天腰坏掉了。

说回来,也许我是从那个夏令营开始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耐心去和孩子沟通的,等我腰不痛了继续跟你分享。

希望你顺利度过开学过渡期,享受工作的忙碌,而不去抱怨和对立,希望你传递给孩子们生活充满希望和真善美的一面。晚安。

当你站在讲台上,看着这些小朋友,你最喜欢他们什么呢?

2019/9/3 深夜

于汕头

这一刻我坐在教室自己的卡座里,这是我的办公区域,每天至少早上 6:30 到下午 17:30,我是肯定会在教室里和孩子们一起的。学校的规定,班主任的办公桌必须在教室里,个人觉得这样子工作效率还挺低的。

开学第一周就这样过去了。距离我上一次接触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已经是 1999 年的事情,那时候是我自己。他们的个子都好小,不知道那时的自己看起来是不是也是这么的小。

一周的相处和观察,基本已经了解到每个孩子的性格,小孩子很简单,什么都藏不住。他们对你的喜欢和讨厌,都会在不知不觉里面表现出来。

对于这个小班集体来说,我是新人。和我一样是新人的还有两个插班生。他们俩一个是校内转学部,一个是市内转。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初来乍到,都很乖巧。

今天说说那个男生。他是班上个子最小的男生,生活作息都很规律。他妈妈一再要求我一定得对她的孩子严格。之前他在我们小学部读书,不知道为什么这学期转过来了国际部。

那天晚自习,他在收拾东西的时候,自己念叨着 " 牛奶留给妈妈喝 "。我在一边听到了就问," 为什么要留给妈妈喝啊?" 当时我坐在教室后边的办公桌上说的这句话,他也没转头看我,只是又默默地说了一句," 妈妈总是干活,做很多事,我要把牛奶留给她。"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九月三号的时候,你问我 " 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我最喜欢他们什么?" 这个问题,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我对这群孩子似乎是感觉责任大于喜欢的。

" 喜欢 " 给我感觉是比较主观和感性的词语,但我个人觉得,做教育需要理性和感性兼备。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他们的形象更应该是一个低年龄的学生吧?师者有师者需要坚持的专业和原则。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东西来喜欢的话,那应该是他们眼神里面露出来的光吧。简单又纯粹,这种感觉,基本上都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不断消失的。

不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我对他们的喜欢,可能就占的比重大一些。

我喜欢他们不经意的暖心。

前天晚上,其实不是我的晚自习,我只是刚好在加班而已。班上住宿的三个女生来到教室,拿了书要去隔壁班上晚自习,因为人数少,需要合班。新转来的那个女生,也是一个内宿生。她抱着书要离开教室的时候,问说 " 那等我们放学,你还在这里吗?" 我说可能第一节下课我就走啦,老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她说好。

晚自习结束回到教室,他们发现我还在加班,他们很开心,开心的原因很简单,老师还在教室里。我说了句老师好累啊,背好痛,还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没一下子,就有一个学生过来给我捏肩膀捶背,小小的手使着非常温柔的力道,虽然只是简单捏了两下,但那一刻又感觉自己被治愈了。

所以,可能我最喜欢他们的时候,并不是在讲台上的时候,而是我被允许存在于他们的世界的时候,他们出于真心去关心你的时候。

爱你的鲸鱼小姐

2019/9/7

于深圳龙华

说到夏令营中印象深刻的那个孩子,今天再跟你分享另外两个孩子的故事。

先跟你介绍一下我当时在夏令营中的工作职责吧。我参与的项目是那种营地夏令营,说是营地,其实只是借用了中山一个正在放暑假的中专学校,组织了老师来开展主题活动。

我参与的三个分别涉及了两个不同主题——童子军营和小记者。童子军营就是军训,小记者营其实就挺水的,由机构的语文老师开了几天课,带孩子们做做游戏上上作文课什么的。而我的工作不是上课,是看孩子,师生 1:7 配比,也就是我要跟 7 个小朋友同吃同住陪他们去上课负责给他们拍照写观察日记晚上汇报给家长。

最麻烦的,是安抚他们的情绪。很多孩子在那之前没有离开过家里,出发前爸妈的心理建设做得也不够,天天哭——其实如果不愿意,又何必来夏令营呢,一周而已,难道就能变得独立勇敢吗?那是家长在自欺欺人吧,有一些孩子从头到尾就不愿意接受,几乎就是熬到回家的。

有一个女孩就是这样的案例,不小了,那会儿她要升六年级,读的是私立学校的国际部。喜欢洛丽塔的衣服,每天在刘海旁边还要留两条长发,抓住一切机会埋头玩手机。跟我吐槽非国际部的同学如何又穷又土,心里骄傲得很,但就是无法适应营地生活,天天哭着要回家,一次次打电话要求妈妈立刻来接,电话一挂断妈妈又马上私聊我说要鼓励她安抚她。

我,一个跟她认识没两天,她都没把我当老师的老师,怎么才能让她信服呢?她哭着哭着又会诉说起自己的事情来,比如在家妈妈疼妹妹不疼她之类的,大概也到了敏感年龄吧。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没有帮到她,加上结营仪式才七天的相处,我们互相倒数着日子过来的。

还有一个孩子,从衣着到样貌,比其它孩子朴素很多 —— 没有以貌取人的意思,但是一个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方方面面的细节藏不住的。

三四年级的男孩子,皮得很,也聪明得很,比大人以为的还要聪明,他们很快就能辨别出谁与他们 " 不一样 "。六个男生很快就组成小团体,集体欺负那个孩子,不会做出什么直接的伤害性行为,只是不断恶作剧,比如拿枕头攻击他,看他被打中时哈哈大笑,把他的鞋子藏起来,看他在床边茫茫然的样子哈哈大笑……你跟他们讲大家有缘相聚一堂要互相关爱这些话,有什么说服力呢?孩子们是很纯粹的,连坏心眼都很纯粹,在无聊的童子军营中,每天午睡前和晚上睡觉前,有那么半个小时能找个人取乐,多开心。

这个孩子一开始被欺负会哭,后来学会一被欺负就马上找我。然而你我也是从学生过来的,都懂的,他找老师这种事只会让情势更糟糕。这种集体讨厌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我甚至不忍心去安慰那个小男孩说,他们只是想跟你玩。我知道不是的,他就是一个随机而无辜的目标而已。

还好夏令营很快就结束了。结营那天,小男孩欢天喜地地跑向妈妈,跟妈妈说夏令营很开心,给妈妈展示了他得到的奖状。那一刻,我真希望他真是只记住开心的事情。

亲爱的鲸鱼,如果知道自己的学生遭遇这种精神暴力,你会怎么处理呢?

2019/9/4

我又蹭了下班后的美工的桌子

如果我遇到这种精神欺凌,我怎么办?

肯定是会去阻止的,每个学生都是平等的个体,没有谁能够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就可以颐指气使。这是我相信着的,但是在实际生活里,你看,像 " 我爸是李刚 " 这个例子不是也是一直存在着吗?

像你上面说到的这种精神欺凌,或者有时就是直接的校园欺凌,我们都是从学生过来的,我都知道,完全没有任何欺负现象的校园,真的很难有吧。

小时候的我,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些男生会一直欺负那个看起来脏兮兮的男生,但如果你问,小时候的我会想和那个被全体欺负的学生做朋友吗?那时我答案是否定的,我不想,因为他和我们不一样。

人可能天生就对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充满了敌意吧?

去年我任教的班级里,就有一个被欺凌的女生,就是精神欺凌。她已经不单单是在班级里被男生排挤了,而是整个年级都知道的风云人物。就是总有一些行为或者习惯或者某些东西,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可能当家长也是很累吧,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眼中肯定是最好的,哪怕他有一些别人不喜欢的习惯之类的,家长会选择无条件的喜欢支持自己的孩子。

在没有进入校园之前,他们能得到无限的包容,可能到了群体生活里,群体总会第一时间发现那个不一样的个体。如果是超越平凡的强者,就会变成群体里的 " 天神 ",如果是一眼看出来的弱势,那就会被群体排挤。这样的事情不单单是发生在孩子的世界里,大人的世界,不是更严重吗?

而且,从小时候走过来的我们都知道,这种被欺负的孩子,除非他自己反击成功,不然老师帮他或者家长出面,他都不会从此安全。

可能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也适用于孩子们的世界吧。而作为一个规则的维护者,当然还是要尽最大可能的去保护自己领域里的每一个个体。虽不能护他从此不受欺凌,至少有你在的地方,他不受欺凌。

教育这份工作,任重道远。

2019/9/8

昨天我和运营总监提出了辞职,虽然还没有得到具体答复,但终于是说出口了想结束一份工作的原因总是错综复杂的,不想做儿童教育项目只是其一,团队氛围、岗位发展方向等等,都左右动摇着我。

有多少人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工作呢?今天管理团队开会,老板指出客服组一位小姐姐的问题:" 我觉得她没那么喜欢孩子。" 她做的是幼儿全托项目的客户服务,由衷欢孩子确实很重要呢,除非你真的八面玲珑,能在家长面前表演得很好。

爸妈把那么小的娃娃托付在这里,很多是持观望态度的,他们敏感而克制,操碎了心。而教育不是机械执行的事情,我觉得只有真心喜欢孩子,才能真正走进你所服务的这个群体,去观察宝宝们平常的一举一动,去陪伴他们每一个微小而意义重大的脚步。

有些工作,是需要爱心的,对吧?

2019/9/5

在家

上周我们进行了摸底考试,班上语文成绩最低分的孩子是 26 分。我见到这孩子的时候,觉得孩子长得很可爱啊,看着很精神,怎么会考这么低的分呢?

默默观察了他一个星期之后,发现他上课喜欢自己发呆,没有跟着老师的指令和教学步骤走。你说上课从来不听课的孩子,他可以考出高的分数吗?当然不可能。而且我不知道这个孩子之前经历了些什么,他和我说 " 老师,我好抱歉啊,我总是拉低班级平均分。" 还露出很内疚的表情。那一刻,我是震撼的,这是一个二年级的小朋友对自己的定位吗?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小时候学习成绩好就会怎么样,人这这一辈子会遇到太多太多的未知。如果是孩子一直很自觉,把学习当成乐趣的真学霸,那固然是很好。但事实就是,并没有那么多的孩子是出于求知欲在主动地学习。更多的,让他们学习的,是在他们背后一直推着的家长。

小时候一直拿高分的同学,很可能后面会因一次两次的挫折就慢慢下沉。相反的,是那些开始没有太认真,直到后来有一天自己想去学习的人,才会坚持着走下去,攀上一个又一个的高点,去触碰更好的世界。

上周让带回去签名的表格,也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带回去,他就是在发呆,没有听老师在说什么。我不喜欢给孩子贴标签,可能到了初中高中学习不好,是自控能力太低,但是小孩子呢,这个真的很难说。

早上我批评了他,傍晚要放学的时候听到英语老师说他没有写作业,把他叫来身边问为什么,小小的他讲话还是奶声奶气的,语言逻辑还不是太清晰,大概意思是他收拾书包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把作业写上去,所以他回家了没有带作业练习题。

我说那你可以和妈妈说,让妈妈帮忙和老师解释一下啊,这样老师就不会批评你了。他眨眨他的大眼睛,说我妈妈还没有想到。可能我有点以貌取人吧,我们班上的孩子一个两个的都长得好有灵气,不可能是不会学习的孩子啊。

我和他说,你要不要和老师拉勾勾,以后语文课你不发呆,一定要认真听老师讲课。他犹豫了一下。我问他:" 你知不知道拉勾勾意味着什么?" 他说意味着很久很久。

所以今晚放学,他在教室里很乖地写着语文作业。不知道孩子能守承诺多久,他说他以前考过 100 分的。我只是希望,他不再觉得自己只是个可以考二十几分的孩子。

做了严肃的约定,我们就要一起坚守吖。

这几天备考二三年级的课本,觉得这些文章好有童趣,让我突然感觉自己回到了童年,又多了一种童年里感受不到的乐趣和幸福感。不知道你在做儿童项目的时候,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受?

2019/9/9

在教室加班

记录你的生活,让故事被人看见。11 月,每日书继续开放共写班,欢迎带着你的朋友来写点击了解:每日书是怎样一个世界,或前往 " 三明治写作学院 " 小程序报名参加。

给作者赞赏

作者相关作品

以上内容由"中国三明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