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牛角说】桑伯格,高举环保旗帜的“圣女贞德”

ZAKER吉林 10-23

瑞典环保女孩桑伯格火了,她的粉丝甚至希望她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好在老成持重的诺奖评委们不是追星族,不会跟着他们一块儿疯。

9 月 23 日,桑伯格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那个著名的 "how dare you" 演讲。在演讲中,桑伯格义正辞严地说:" 我们正处于大规模灭绝的开始,你们能谈论的只有金钱和永恒经济增长的神话?你们怎么敢这样!你们已经用空洞的言语,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

就像哈姆雷特一样,桑伯格的演讲和形象落在不同人的眼里,便有了不同的解读。在环保主义者眼中,她代表了纯洁的、不受利益沾染的力量,对环保事业的推动极具价值。在保守人士眼中,这小姑娘的言论纯属胡说八道,完全是一个外行的胡言乱语。然而她的影响力又超过了她的年龄,让人没法等闲视之。

而最有意思的是中国网友的态度,人们普遍反感这个小姑娘,不是因为她的观点,而是因为她咄咄逼人的姿态。那怒目而视的表情,剑拔弩张的态度,真理在握的亢奋,很容易让人想起某些不好的记忆。

说句老实话,我也不喜欢这个小姑娘,她的姿态和观点我都不太接受。我在朋友圈转了一篇批评她的文章,一位朋友质疑我,即便你不同意她的看法,看不上她的姿态,但作为一个成年人去攻击一个小姑娘,这不是君子所为。

虽然我有点儿恼羞成怒地跟他掰扯了一个小时,但我也暗自接受了他的看法,这就是个小姑娘,她有自己非黑即白的单纯世界,有自己幼稚的想法,却也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勇气。攻击她,这太不体面了。

而且真正让人反感的不是桑伯格,我们笨想,以她这样一个小姑娘,会走到联合国总部去发言?会乘坐一艘零排放的帆船横渡大西洋?谁给她提供的机会?又是谁给做的宣传?

也许我们需要听一下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发言:" 没人告诉她世界是多么的复杂且不同,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希望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瑞典人相当。" 普京评价格雷塔是个单纯而善良的少女,但被有心人利用了。他提到,不应该把儿童和青少年卷入成年人的世界,让他们变得极端。

谁是 " 有心人 ",当然是那些环保主义者。在他们眼里,桑伯格这个小姑娘 " 奇货可居 ",她会成为一面旗帜、一把武器,以童言无忌的方式表达出成年人无法表达的激进话语。同样因为这未成年人的身份,让他们的敌人只好忍气吞声,因为攻击一个孩子是不体面的。

而就像普京说的那样,这个生活在黑白世界里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成人世界的复杂性,环保从来不仅仅是科学问题,它还是政治问题。而当桑伯格被当枪使了只好,她同时也吸引了 " 敌人 " 的火力,承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

此时的桑伯格,给人一种圣女贞德灵魂附体的感觉。众所周知,英法百年战争期间,一个 14 岁不识字的牧羊女贞德,自称受到了神的启示,率领绝境中的法国军队打败了英军。她既是法兰西民族的一面旗帜,但也是被法国王室所利用的 " 炮灰 ",结局也很悲惨。

桑伯格的遭遇当然不能和贞德相提并论,但二人的状态却大同小异,都凭着幼稚的想法和一腔热血,杀进残酷的成人世界,却又取得了难以置信的影响力。而有心人又把她们推上了更高的舞台,甚至是 " 祭台 "。无论如何,这一切都不该由一个孩子来承受。

抛开桑伯格的年龄不谈,单纯回到环保这个话题。这个世界是不是在变暖?变暖之后对人类是不是有威胁?这些严肃的问题我想只有科学能回答。当然科学界内部也有争议,不仅是理念之争,同时也是利益之争,人们都希望科学能为自己的利益背书。

而桑伯格的问题在于,她的见解和她的影响力并不匹配。一个外行,凭借着巨大的影响力散布很可能是错误的观念。这种情况会有多危险?不妨听听经济学家哈耶克的担忧。

哈耶克曾经建议取消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他认为经济学并不像自然科学那样有着确凿的结论,经济学内部充满争议。然而诺贝尔奖却能赋予经济学家不应有的权威,而外行们又愿意倾听权威的观点,这就可能让错误的观念传播出去,甚至影响到国家政策。

想想看,在哈耶克眼里,经济学家都不值得信赖,那么一个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孩子呢?环保是个大问题,但同时环保也是一好很专业的科学问题,一旦行差踏错,可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关于环保问题,值得请听的声音不来自环保主义者或是政治家们,自然也不来自一个孩子,它只能来自于科学共同体的主流声音。

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