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知名科技博主 Ben Thompson:谷歌与环境计算

36氪 10-23

神译局是 36 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近日举办的 2019 年 Google 制造大会有点索然无味,会上发布的大部分东西近期都不会推出。Google 为什么这么着急发布?做那么多硬件葫芦里究竟买的是什么药?知名科技博主 Ben Thompson 对此进行了分析。原文标题是:Google and Ambient Computing

近日举办的 2019 Google 制造大会(Made by Google 19)上,最令人惊讶的披露来自 Google 设备与服务高级副总裁 Rick Osterloh 主旨演讲的开幕词:

如果你看看 Google 所有的产品,从搜索到地图,从 Gmail 到照片,你会发现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你带来一个更有用的 Google。开发可帮助你增长知识、成功、健康和幸福的工具。现在,当我们让这一使命延续到硬件和服务时,就意味着要开发类似…… Pixel 手机、可穿戴设备、笔记本电脑以及给家庭使用的 Nest 设备之类的产品。所有产品都经过了精心和负责任的设计,为的就是要每天都能帮助到你,同时又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不知道你有没有抓到要点?很显然,Google 已经有了新使命——把更有用的 Google 带给你。整合全球信息就到此为止了!

需要明确的是,这肯定是个错误的陈述,而且我还夸大了。就在 5 个月前,在今年 5 月举行的 Google I / O 大会上,CEO Sundar Pichai 在主旨演讲开始时还重申了公司长期以来的使命宣言,同时还引入了 Osterloh 所用的 " 有用 " 的措辞:

这一切都始于我们的使命,即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访问并从中受益。今天,我们的使命显得一如既往地有意义,但是我们实现它的方式却在不断演进。我们正在从一家能帮你找到答案的公司转变成一家可帮你把事儿干成的公司。今天早上,我们会为大家介绍许多建立在用户信任和隐私基础上的产品……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加倍努力,在你的工作、家庭和生活当中为你效劳。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你提供帮助,在一天的过程当中,不管大事小事都能提供帮助。

因此," 让大家受益 " 是 Google 的目标,而不是使命宣言。这也许是很细微的差别,但我对这一错误陈述表示感谢:因为再回过头来看看 Pichai 的评论,我们终于理解了当初看作是一场挺无聊而且又很自嗨的活动意义何在了。

Google 的公告

Google 先后发布了以下产品和服务:

11 月 19 日,该公司将推出视频游戏流媒体服务 Stadia

作为 AirPods 的竞争对手,该公司的 Pixel Buds 将于 "2020 年春季 " 上市;不过当时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可供媒体上手的样品

Pixelbook Go,该公司的第三款 Chromebook ,将于 10 月 28 日开始发货

公布了 Nest 设备的云记录服务 Nest Aware 的新定价;收费模式不是针对设备收取固定费用,而是以家庭为单位。新的套餐计划将在 "2020 年初 " 启用

Nest Wifi ,Mesh 路由器 Google Wifi 与 Google Home 智能音箱的混搭,将于 11 月 4 日开始发货

新的 Nest Mini(可替代 Google Home Mini)将于 10 月 22 日开始发货

配置雷达芯片、新摄像头和增强 Google Assistant 功能的 Pixel 4 智能手机将于 10 月 24 日开始发货

这份清单比较突出的第一件点是,很多发布的东西近期内都不会发货。第二点是,大多数产品介绍的其自身的优点,而是在穿插了很长的 Google 产品开发过程的介绍之后才提到的。就像我说的那样,这种发布纯属无聊和自嗨。

不过,Pichai 对公司新目标的清晰阐述对于理解公司的驱动力挺有帮助的:要想 " 让大家受益 " Google 应当无处不在,这也意味着公司需要得到信任。因此,发布一系列涵盖了你可能需要 Google 协助的许多场景的产品(不管是不是做好了发布的准备),是在解释 Google 如何真正帮助用户利益最大化的背景下进行的。

Google 的愿景

Osterloh 把这种愿景称为 " 环境计算 "。来自主旨演讲:

在移动时代,智能手机改变了世界。到处都能拥有功能强大的计算机是非常有用的。但是当你需要时计算随时随地都能听候差遣甚至会更加有用。你应该听我跟 Baratunde 谈论过这个想法,计算助理就在你身边——也就是环境计算。你的设备跟服务和 AI 一起协作,这样一来,任何时候只要需要,帮助就会过来,并且这种帮助还是会变化的。当你不需要的时候,这种技术就会推到幕后。因此,这个系统的中心不是设备,而是你。这就是我们对环境计算的愿景。

坦率地说,从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

首先,这个对未来的愿景看起来似乎比我们所生活的智能手机现实要大。增强现实或可穿戴设备等替代产品感觉也比它小。

其次,这是一种愿景,这种愿景不会跟智能手机竞争,而是会利用它。智能手机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有用,多到任何直接竞争的技术都将被迫覆盖无数的用例才能取代它。但是,环境计算只是把智能手机视为实现其承诺的几种方法之一。

第三,这是只有 Google 才适合去追求的愿景。这是一家服务公司,它的动机是服务的客户数量最大化,不管采用何种手段(例如设备),并且在提供包含和积累有关大家生活基本信息的服务方面已经领先。

请注意,我在两周前就写过,Google 所处的位置要比 Facebook 或 Amazon 好得多。后两家公司因为没有自己的智能手机而受到阻碍,而且它们在消费者领域的滩头堡(分别是 Oculus 和 Alexa)也受到限制, Facebook 的局限是专业化,而 Amazon 的局限性是地理位置。当你关掉头戴设备或者离开家时,环境计算就将消失,这并不是真正的环境。Osterloh 也指出了这一点:

Google Assistant 在这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把一切汇聚到一起,并用熟悉、中立的方式让你得到所需的帮助。我们的用户告诉我们,他们发现 Google 助手非常智能,对用户很友好并且很可靠,这对于环境技术实在是太重要了。交互需要自然并且直观。举个例子:如果你想听音乐,无论是在厨房、开车还是跟朋友一起去逛街的时候听,体验都应该是一样的。无论你在做什么,都应该只需说出歌名和音乐名就可以播放,而不必掏出电话、点击屏幕或按钮才行。

只有拥有智能手机平台的公司才能在每个地方都提供同样的体验。也就是说,只有 Google 和 Apple 才行,而后者似乎都没怎么尝试过家庭的场景。

Google 的整合

这也解释了 Google 尽管是服务公司,但仍在硬件上进行投资的原因。克莱顿 · 克里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在《创新者的解答》中解释了怎么才能在新市场中取胜:

当存在性能差距时(产品功能和可靠性不足以满足特定市场层面的客户需求时),公司必须通过制造出最好的产品来进行竞争。在这样的竞争当中,围绕专有、相互依赖的体系结构开发产品的公司相对于产品是模块化体系结构的竞争对手,会拥有重要的竞争优势,因为模块化固有的标准化使工程师的设计自由度太高,而且无法优化性能。

为了弥合每一代新产品的性能差距,竞争力迫使工程师要以越来越高效的方式把系统的各个部分装配到一起,这样才能从可用技术中获得最大的性能。当公司必须通过制造最好的产品来参与竞争时,他们不能简单地组装标准化的组件,因为从工程的角度来看,接口的标准化(意味着较少的设计自由度)将迫使他们放弃技术上可行的前沿领域。当产品不够好时,放弃可以做到的最好意味着你会落伍。

Google 的环境计算

在环境计算的情况下," 集成 " 不是指集成单一的设备及其关联的软件。相反,重要的集成是在于集成存在于你生活当中每个部分(家庭,工作,娱乐以及中间任何地方)的所有各种设备,以及将其连接到一起的服务。这就是 Google 的所有各种硬件要提供的:毫无疑问,到了明年,最佳的环境计算解决方案将是你家里的 Nest 设备、口袋里的 Google Pixel,耳朵戴上的 Pixel Buds 以及工作当中用的 Pixelbook 。

不过,我认为这并非 Google 的长期目标,也不应该是。尽管该公司有时会陷入到用自家服务来对 Android 进行优先化和差异化的陷阱当中,但 Google 根本性的服务本质意味着它的环境计算产品会利用任何希望参与棋子的 OEM 厂商,甚至包括苹果在你。不过,就目前而言,这项技术还不够好,这就是为什么 Google 自己要做很多这方面工作的原因。

Google 的挑战

尽管 Google 在实现这一愿景方面站在很有利的位置,但由于结构性以及自身内部的原因,目前还不能确定 Google 能不能取胜。

首先,客户很有可能不仅对环境计算的概念感兴趣,而且还有钱去买各种必要的电子产品来让这个设想成为现实(可能是用 iPhone)。苹果是智能手机里面高端的集成播放器,而且是逆克里斯滕森的,在市场里面占据了可维系下去的比例。另一方面,Google 则是智能手机里面的模块化播放器,这意味着它拥有最实惠的智能手机产品,并且迄今为止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该公司面临的挑战是自身模块化的客户群不太可能买 Google 卖的集成解决方案。

其次,尽管 Siri 可能永远无法达到 Google Assistant 的可靠性和可用性——因为苹果也面临着自身的内部挑战——但苹果通过对自身设备加倍下注来提高 iPhone 的切换成本。AirPods 确实做得比 Pixel Buds 好,因为它们已经做了 3 年了,而且 Apple Watch 的增长依旧强劲。这两款设备(尤其是一起使用时)还可以为你提供智能手机以外的环境计算功能(是的,HomePod 仍然找不着北)。

第三,正如我前面提到那样,Google 在会上花了很多时间来阐述其以用户为中心的做法,这样做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其核心的广告业务正受攻击,因为这是把用户及其数据视为商品。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即客户是否愿意让 Google 参与到自己生活的更多方面,这是苹果提出并且还会继续定期提醒的一个攻击点(就像我在 I / O 大会之后所写那样,Google 通过吹捧自己拥有那么多数据所带来的好处它来反击。)。

第四,Google 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是的,根据之前的观点,在大家的日常生活当中持续存在可更精确的定向广告带来更多的数据,但是环境计算下通常是没有广告的位置的。Google Assistant 只能给出一个结果,而且如果 Google 希望还能保持别人的信任的话,最好那个答案是最好的搜索结果,而不是付费买下来的结果。

第五,从某种程度来说,前面提到的问题无关紧要,仅仅因为 Search、Display 和 YouTube 赚了太多的钱,这就是 Google 在执行方面无精打采的原因。昨天发布的产品里面很大一部分直到下个月或明年才能准备就绪,因为对于 Google 的损益表来说那只能算是舍入误差,无关紧要。这看起来似乎属于奢侈品,但实际上,要么成功要么死是一家公司可以拥有的最大优势之一,尤其是在尝试进入新市场时。

Google 的文化

有一件事情是 Google 绝对可以做的,那就是传递消息:我发现昨天演讲非常无聊,只是在在第二次看的时候才了解 Google 试图要传达的内容。

不过,这未必就是个惊讶。Google 成立之初就是靠做得更好然后让大众自己发现它而取得成功的。这种做法完全见效:Google 搜索比市场上的任何其他产品都要好,并且由于可以在互联网上访问,因此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均可访问到 Google,且边际成本成本为零。

但是,当公司不得不卖点什么的时候,它就没那么轻松了。榜首的位置对 Google Cloud Platform 来说似乎仍遥不可及,难望 Amazon(第一)和微软(有得卖,尤其是卖给现有客户)的项背。该公司目前正试图用暴力破解的方式来追赶,Google 从 Oracle 挖来了一位 VP 和一大批的销售人员,但这些努力会跟该公司只需做出更好的东西就够的感觉背道而驰。

鉴于消费者市场和企业市场之间的差异,环境计算面临的挑战会有所不同,但重要性是一样的:要取得成功,尤其是要想通过其集成产品取得成功,Google 必须在这个漏斗的各个方面都做得更好——从最初的树立意识,到教育用户,再到转化为分发渠道,乃至于支持。但是,至今尚无太多证据表明该公司在上述任何一个领域取得了进步,而且鉴于 Google 的核心业务依然如此强大,它也没有太多的动力去做这件事。

而愿景就是这样的:提出来很容易,表达清楚比较难,做出来则是难上加难。但是,真正需要尽心尽力的是卖出去。

译者:boxi。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