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涿鹿警方:“倒卖出生证”的医院职工疑患宫颈癌,已被取保

上观新闻 10-22

10 月 21 日晚,央视《焦点访谈》以 " 无中生有的出生证 " 为题,报道了 QQ 群违法出售出生医学证明现象,曝光了河北涿鹿县中医院职工郭某涉嫌出售《出生医学证明》。22 日,涿鹿县委宣传部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作出回应。

涿鹿方面表示:10 月 21 日,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了涿鹿县中医院职工郭某涉嫌出售《出生医学证明》一事。此前,8 月 15 日,央视记者到涿鹿县中医院采访安利娟等三人就诊住院情况,院方发现住院信息存在疑点,立即开展自查,《出生医学证明》签发人员郭晓彤迫于压力主动承认伪造变卖《出生医学证明》的事实,并到县公安局投案自首。涿鹿县委县政府接到报告后,要求对相关责任人严肃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并在卫生系统内开展检查。8 月 16 日,县公安局就此立案侦查,对郭晓彤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按照上述涿鹿方面的回应,当地在央视曝光前两个月已经就此事作出了处置。两个月过去了,这件事的处理进展如何?

涿鹿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吴万凯 22 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涿鹿县中医院职工郭晓彤伪造变卖《出生医学证明》后到县公安局自首,县公安局于 8 月 16 日立案侦查并对郭晓彤采取刑事拘留措施。17 日郭晓彤被押送至张家口市看守所后,由于其本人称自己 HPV 呈阳性,是宫颈癌患者,遭到张家口市看守所拒收,郭晓彤随即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吴万凯介绍,郭晓彤被张家口市看守所拒收后,涿鹿县公安局立即将其送往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有两项指标呈阳性,医生表示可以认定郭晓彤疑似宫颈癌,但是最终确定还要做病理切片。这个过程需要两个多月,目前涿鹿县公安局也在等结果。

吴万凯还表示,该事被媒体曝光后成了全社会的焦点,现在正和张家口市公安局、看守所沟通是否可以先将郭晓彤送进看守所,目前正在等答复。" 如果将来病理切片确认她是宫颈癌的话,必须要取保的。" 吴万凯透露。

同日,涿鹿县委主要领导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这件事各个方面的工作都在进行中,如有发现违规现象,一定严肃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涿鹿县委宣传部的回应也提到:节目播出后,涿鹿县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当晚八点半,立即召集纪委、政法委、公安局、卫健局等相关部门召开紧急会议,成立由县委书记、政府县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安排部署案件侦办和信息发布等后续工作。公安机关加快违法线索侦办进度,尽快查清违法事实,并依法从速予以处理;卫健局再次对全县各助产医疗机构《出生医学证明》签发办理情况进行全面清查,完善规章制度,堵塞程序漏洞;纪委对移交线索进行核查,对涉嫌违纪违规违法人员,一律追责问责,严肃处理。

涿鹿方面还表示:下一步,涿鹿县将进一步梳理排查,深入分析问题根源,以该案件作为反面典型案例在全县进行通报,要求各级各部门特别是职能部门和窗口单位职工深刻吸取教训,切实增强法制观念,坚决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介绍,最近央视记者发现,在网络上,出生医学证明却在公开出售。一个河北卖家,声称自己办理出生医学证明连住院手续和病历都不需要。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表示自己已经为别人办理了多个出生证明,甚至还发送来了收取费用的图片。

报道透露,这位卖家发过来了三张出生医学证明,声称是她给操作办理的,上面清楚地显示是河北省涿鹿县中医院签发的,证明上还有孩子母亲的名字。于是,记者来到了涿鹿县中医院。在医院办公室,记者请工作人员在住院系统中输入了三个出生医学证明上的孩子母亲的名字,查询的结果却非常蹊跷。

三位母亲都没有在医院住院待产,意味着他们的孩子都不是在这家医院出生。根据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规定,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需要接生医生的签名、手印和助产机构公章。既然孩子不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那这三份出生医学证明怎么会是这家医院签发的呢?

央视记者找到了这家医院负责签发出生医学证明的统计病案办公室。郭某是负责录入出生医学证明计算机信息的工作人员,经过一再询问,她承认了自己就是网络上的那个卖家,这些出生医学证明是她私自办理的,其中的两个买家来自河南和张家口当地。

郭某说,她因为网络赌博欠下大量债务,因而想着通过倒卖出生医学证明牟利。她在 QQ 群里散播消息,如果有人想购买,只要提供身份证,花上三万多元,她就可以帮忙办理。按照规定,办理出生医学证明需要有接生医生签字的分娩信息,并附有分娩医生出具签字的分娩记录,郭某为此伪造了医生签名章,很容易就把分娩记录凭空打印出来了。

除了伪造的分娩记录外,郭某利用同样的手段随意伪造了新生儿的《出生医学证明》首次签发登记表。之后,郭某就登录了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的录入系统,开始按照之前伪造的登记表填写新生儿及其父母的信息。根据河北省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的规定,每家医院要指定专门的两名人员作为出生医学证明信息员,经过培训后上岗,通过唯一的账户密码登录系统录入新生儿相关信息,但在涿鹿中医院,却只有郭某一位信息录入员。

就这样,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审核环节就被郭某监守自盗地打破了。之后郭某通过出生医学证明的网上系统就可以打印一张出生医学证明。

《焦点访谈》节目介绍,出生医学证明是国家文书,伪造、倒卖出生医学证明是违法行为,违法者要承担法律后果。这些伪造的出生医学证明有可能是为了掩盖拐卖儿童和非法领养的犯罪行为,严重影响公安机关对拐卖儿童案件的侦破和追查,特别是对被拐卖儿童的回归家庭造成重重困难。目前,我国已经有多个省份相继出台了新的《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也在酝酿出台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工作规范,以加强对出生医学证明的管理监督。

《焦点访谈》节目还曝光了的四川遂宁市射洪县民营医院遂宁现代妇女儿童医院医生涉及违法出售出生医学证明。10 月 22 日凌晨,射洪县政府办公室通过官微回应称,已依法控制涉事医院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并对该医院进行停业整顿。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柯嘉 岳怀让 文字编辑:杨蓉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