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成立 21 年,韦博英语一夜倒闭:消失的巨额预收款和被贷款套牢的学员

庞大的预付款,为何没能覆盖韦博英语的开支,钱都哪去了?这是员工和学员最关心的,也是急需高卫宇回应的。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 | 刘宇翔

摄影 | 赵东山

韦博英语 CEO 高卫宇又上热搜了,10 月 21 日,他去银行转账时,被学员认出,闹得沸沸扬扬。

想向他讨要回学费的学员不止上海有,家在常州的程萍也是其中之一。10 月 15 日晚十点,程萍毫无征兆地接到其为儿子报名的常州 " 开心豆 " 英语培训机构发来的停课通知,一夜之间," 开心豆 " 的线下教学校区也随之关闭。

" 开心豆 " 是韦博英语旗下独立运营的子品牌,面向 2~12 岁儿童提供英语及 STEM 思维培训。10 月以来,随着韦博英语成人业务闭店潮的蔓延,不到十天时间,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各地陆续曝出韦博英语培训机构闭店的消息,受此影响,面向儿童业务的 " 开心豆 " 也未能幸免。

虽然通知说是 " 暂时关闭校区 ",但程萍依然惶恐不安,她手里还有价值 14000 元的余课,她觉得," 开心豆 " 宣称的 " 暂时性关闭 " 只是托词,更大的可能是机构维持不下去了,她在天眼查发现,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每天都移除一家对外投资公司,抽逃的迹象很明显。而让她懊悔的是,当初缴费时一时冲动,为儿子一次性缴纳了一年多的课程学费。

现在,程萍是常州市 " 开心豆 " 学员家长群中的一员,她告诉《中国企业家》," 韦博常州市开心豆英语培训中心学员超过 3000 人,平均每个孩子预缴费超过 2 万元,自己还算是谨慎的,有的家庭甚至预缴 9 万多学费。"

" 开心豆 " 的闭店也意味着韦博英语培训机构在全业务线上的溃败。根据韦博官网介绍,韦博英语由高卫宇于 1998 年在上海徐汇创立,以英语口语培训为核心,为 6 周岁以上人群提供以实用为导向的中外教结合英语课程及相关服务。发展至今,韦博旗下有韦博英语、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韦博嗨英语三大业务板块,覆盖线上线下成人少儿等英语培训场景。截至 2018 年 7 月 1 日,韦博英语在全国 60 多个城市 150 多家中心,培训近百万名学员。

这家成立 21 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本来坐拥近百万客户,却仿佛一夜之间就走向了坍塌的边缘,以至于高卫宇被人围着讨要学费。韦博英语为何走到今天,又将如何解决遗留的难题?

被分期的学员

此次受韦博英语大规模闭店影响最大的就是那些预付款的学员,他们很多人已经无课可上,却依旧背负着贷款。

周薇是在 2018 年 4 月逛商场时,遇到韦博英语的线下推广,恰好当时她也有自我提升的意愿,所以就决定先听一节课试试。下课之后,本来周薇还打算回家再考虑一下,但在销售人员的劝说下,最终还是当场报了名。

韦博英语课程顾问给周薇推荐的学习计划是一年半的课程,如果当时购买再送半年的课程,一次性付共计 34000 元,也可以选择分期付,每期不到 1600,共计 24 期 38000 元。周薇当时觉得按照自己的经济能力,每月不到 1600 元也能承担,并且定期的支出也能给自己一个压力和提醒,于是就报了名。

之后的日子里,周薇只知道自己每月需要支付给一个叫 " 度小满 " 的机构近 1600 元费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背负了贷款。

在 2019 年 10 月 10 日晚上之前,周薇都按照每周 2~3 次的频率去韦博英语培训中心上课,甚至在 10 号晚上她还看到有外教在发布上课信息,但是 10 号晚上周薇突然收到老师在学员群发布的消息," 韦博英语要闭店了,老师们也没领到工资,大家各自想办法吧 "。

等到第二天,周薇和其他学员赶到上课地点时,发现韦博英语已经大门紧闭,而物业因为韦博英语拖欠房租也不得不强制停止场地供应,并给韦博英语大门上张贴了法务函。

10 月 12 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通过公开信对外回应," 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问题。我们陆续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战略转型,架构调整,合伙制和转加盟等方式,也包括股东追加投资借款等,但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随着韦博英语板块业绩的持续恶化,同时受近期各类负面舆论的影响不断被推迟。"

眼下的状况让周薇感到无奈。截至目前,周薇还有 9700 元的课程没有上完,而现在虽然韦博闭店了,但选择分期的学员们却还不得不每月照还贷款。有些 2019 年 9 月才报名的学员,更是因此背负了 4 万多的贷款却无课可上。

周薇和其他学员目前最大的希望是,要么在停课期间,暂停还贷;要么韦博官方能有一个后续的妥善安置方案,学员转到其他机构,硬着头皮把剩下的课程坚持完。

然而,第一种情况很显然不现实,周薇从度小满方面了解到,在签署合同时,度小满已经一次性把学费全部付给了韦博英语,学员必须把学费和利息分期还给度小满。

除了度小满,与韦博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还有浦发银行、京东数科、招联消费金融等等。在韦博英语大规模闭店之后,目前只有浦发银行冻结了学员的未出账单,因为与大部分机构选择一次性付清学费给韦博英语不同,只有浦发银行是按月支付给韦博。

对于第二种解决方案,在 10 月 12 日高卫宇的回应中,只提到了上海地区成人英语及青少学员的上课安置计划,公开信称," 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新航道也在沟通中,都表示愿意接受部分青少学员和出国学员 "。

但这也只是计划,目前还没有落实,更多人还是退费无门且只能继续还贷,担心否则个人征信留下不良记录。

预收款去哪了?

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以及场地租金、物业费,是韦博英语短时间内大规模闭店的直接导火索。

在《中国企业家》获得的一份北京 6 大中心校长及高管与韦博英语华北大区负责人高四海协商谈判的录音中,高四海称," 现在 9 月份,6 所中心营业收入不到 200 万。今年北京、重庆、乌鲁木齐等各地的兄弟院校,在 1~8 月份支持了 1600 万,但还是难以改变经营困难的局面。"

谈判时间在 2019 年 9 月 23 日,当时韦博英语北京的很多培训店甚至已经交不起电费,无法正常营业。

除了北京,别的城市的韦博英语教学点也早有困境。吴军是嘉兴市八佰伴购物中心韦博英语培训店的授课老师,从 2019 年 8 月开始,他们的工资就被拖欠,公司先是推迟发薪日,之后又在工资发放上有克扣,只发 2400 的基本工资,推迟发放绩效奖金,而后者往往占培训讲师薪资组成的较大比例,甚至 8 月的基本工资也都是直到 9 月下旬才发出来。

吴军当时已经意识到公司的经营可能有一些问题,但是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公司只是遇到短暂困难,应该可以挺过去的," 毕竟 20 多年的老品牌,何况当时辞职换工作的时机并不好 "。

其实在此之前的数月,嘉兴地区的门店刚发生过一起事件,当时 " 因为经营理念和课程安排意见不合 ",韦博英语一个门店的校长被罢免。直到现在,吴军才意识到那可能就是大规模闭店的征兆。

在教育培训从业者潘欣看来," 虽然外界很难判定韦博资金链断裂的具体原因,但根本问题就在于他们把预收款提前花完了。"

近些年,学费分期等金融产品的出现,大大刺激了学员的付费意愿和培训机构的预收能力,但对于培训机构来说,预收款如果用于大规模烧钱获客,但营收无法继续增长的话,将危及资金链。

预收费的增多对企业管理和运转资金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位接近新东方的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新东方同样是线下起家和预收费,但是新东方会有一个退费准备金,这部分资金永远不会动,以应对学员退费的情况。

其实,关于学员预收费,政府早在 2018 年就出台过相关政策。2018 年,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 " 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 3 个月的费用 ",出发点即是避免出现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但韦博英语的很多学员在 2019 年的预缴费依然是超过 3 个月。这笔庞大的预付款,为何没能覆盖韦博英语的开支,钱都哪去了?这是员工和学员最关心的,也是急需高卫宇回应的。

经历过韦博闭店这一事件之后,负责物业管理的郑刚在筛选租客时变得谨慎,他没想到做教育培训也有这么大的风险,现在只要是有跟金融机构做产品分期业务的公司,他都不租。

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衰落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韦博大规模闭店的背后,是成人英语业务的衰落。

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是上海交通大学 1993 届计算机系毕业生,此后又获得该校 MBA 和 EMBA 学位。

关于高卫宇创办韦博英语的背景和初衷,2016 年 4 月 27 日发布在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一篇校友采访中写道," 大学期间,高考英语成绩 94 分(满分 100 分)的高卫宇却遇到和外国同学无法交流的窘境,这让他痛感国人哑巴英语的教学弊病;工作之后,他更是敏锐察觉到国内在英语口语培训方面的市场空缺,预见到英语口语教育事业大有可为。"

21 世纪初,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以及国际交流的加深确实带动了国内的英语学习热潮,也是韦博英语能在全国各地拓展业务的重要基础。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成人英语已经不再像十多年前那样受追捧。英语普及越来越低龄化,线上学习越来越便捷,线下成人英语培训的需求大量减少。

在发展过程中,韦博英语也意识到成人英语的增长乏力,开始要求全国各大门店拓展青少业务,并将针对 2~12 岁少儿群体的开心豆业务独立运营。韦博英语郑州中心的课程顾问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在 2017 年就接到总部要求发展青少儿业务的要求,但是公司整体营收状况并不好,这些年成人英语业务在下降,而青少业务也面临各种竞争,效果一般。

事实上,韦博英语的经营困难在很早之前就有征兆,《中国企业家》记者在实地探访韦博英语北京总部崇文门店时发现,韦博原本租用了便宜坊大厦的 10 层和 17 层两层办公场地,但是《中国企业家》通过给大厦物业打电话得知,从 2019 年 5 月租约到期之后,韦博英语就因为业绩不佳不再租赁第 10 层的办公场地,缩减到只租第 17 层。

在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看来,线下成人英语培训市场规模在下降,随着教学场景往线上转移,加之线上教学的成本优势,雇佣菲律宾和欧美等国家的外教,在生源和获客方面都大大冲击了韦博英语的业务。

此外,教育培训行业本身也进入一个并购和融资的整合期,华尔街英语已经两度易主,而同样成立于 1998 年的 iTutorGroup 则被中国平安入股,被纳入平安整体生态战略体系中。随着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规模收缩和行业整合,韦博英语在互联网时代逐渐失去了品牌优势,获客成本大大提高。在潘欣看来,就算是线上,很多成人英语培训发展也并不算好,获客成本高,增长乏力。

韦博的青少儿业务没有拯救得了日渐衰落的成人培训业务,如今反倒被成人培训业务拖垮。程萍目前等待着一个可能无人能给予的回复。

韦博英语闭店后,保洁员吴清花换到了新东方,她说韦博英语的员工一直待她很好,并没有因为她是保洁就看不起她。在办公室里,她正在一件件地清理办公室的旧物,她在韦博英语做了 3 年多保洁,在她看来韦博是 " 大公司 "、" 老品牌 ",应该不会拖欠工资,但现在看来,在现实中,并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程萍、周薇、吴军、郑刚、吴清花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韦博英语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