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 去伸张正义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

《有色眼镜》海报

时光网讯《权力的游戏》在五月的时候迎来了史诗级的,创纪录的收官,虽然引发了争议和分歧,但还是在 7 月 16 日收获了 14 项艾美奖提名。紧随其后的就是获得了 11 项提名的《有色眼镜》,这是一部四集限定剧,导演是阿娃 · 杜威内,她也是本剧的联合编剧。

这部剧讲述了五个少数种族少年在 1989 年的纽约被误判性骚扰了一位出来慢跑的美国白人女性,并且获罪,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真实故事,演员们的表演非常出色,让人看得内心焦灼。这部剧是目前为止杜威内作为导演而言最成熟,完成度最高的作品。

该剧还非常有时效性和话题度,剧集播出时正值司法正义改革,不管是在美国本土还是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都在讨论,审判和量刑不应该有任何种族歧视或阶级差异。除了核心的种族问题以外,《有色眼镜》还涉及了媒体饱和、起诉过当以及公共操纵等问题。

现在,唐纳德 · 特朗普已经是美国总统了,但当年他还是个积极推销自我的房地产大亨,因为当时在纽约时报上买了一整个版面的广告呼吁对案中的五个男孩执行死刑而引起过关注——他从未就自己的这个行为道歉,即便现在已经证明那几个孩子是无辜的。

不久之前,时光网记者在洛杉矶采访到了阿娃 · 杜威内,这位 47 岁导演讲述了她对这个悲惨故事所抱有的热情,以及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她遇到了怎样的独特挑战,还有她对网络电视平台的接纳等等。采访的精华内容见下:

Mtime:你是《有色眼镜》的编剧、制片人和导演,你为什么会在这个项目里投入这么多热情?

阿娃 · 杜威内:没错,我对这个项目的确很有热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不想再做一个所谓的 " 伸张正义的女孩 " 了,你懂吗?我拍过《塞尔玛》和(纪录片)《第十三修正案》,甚至在《蔗糖女王》里都有一个曾被监禁的角色。

所以我就觉得," 唉,我真的不想(再拍这种故事)了。我想拍《一个明星的诞生》!我想拍性感的东西,还有像《消失的爱人》那样的悬疑片。"(大笑)但是,我的内心总是在呼唤我回到这种故事里。

我也觉得我现在已经足够大,足够成熟了,我终于可以说," 这就是我想做的," 并且接纳我可能就是那种 " 伸张正义的女孩 " 的事实,这也没什么。我喜欢这些故事,它们对我很重要。这些电影里都有我的名字,我消失了以后它们还会存在。这就是电影的美好之处。所以,我在意这些故事,这对一个艺术家而言是很重要的。

导演阿娃 · 杜威内

Mtime:你决定执导整部剧的全部集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阿娃 · 杜威内:我从 10 年前开始专职做电影,这 10 年间我都没休息过,除非下一个项目已经略见眉目了。这个项目特别难,因为我刚拍完《时间的皱折》就立刻开始拍这部戏了。无缝衔接,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而这次的拍摄又很有挑战性——有 117 场文戏,跨越了 30 年的时间,而我还要在 66 天里拍出 5 个小时的内容。

Mtime:你也提到了,这部戏跨越了 30 多年的时间(从事发当时一直到他们被释放),我个人觉得,另一个最大的挑战应该就是选角了吧。我尤其喜欢你选的这些年轻演员们,他们当中有些人只有很少的表演经历,有些人甚至完全没有。你在选角上下了多少工夫?

阿娃 · 杜威内:是,现在看好像是神仙选角,或者至少我自己觉得还不错,但当时我认为," 这简直是选角灾难。" 你想想,117 场文戏要拍!《时间的皱折》有 17 个演员,再之前的《塞尔玛》大概有 30 位主要演员。但这部戏有 117 场文戏,我就觉得,"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真正让我觉得棘手的问题是要让两个演员去扮演同一个角色。因为我可以找到一个男孩来演,但我找不到一个能跟这个优秀的男孩接戏的男人。这样的话,我只能放弃他们二人中的一个。

我必须得把他们配成对,因为男孩要成长为男人的样子。所以这个挑战真的很大,我记得《月光男孩》里,令我觉得比较难的地方就是里面的转变,这是巴里 · 杰金斯的故事的一部分,他们身上那种那种懵懂,非常青涩的感觉会让你认为," 好,你要让自己接受,这些人就是之前那些人,新的这些人没必要非得让你觉得熟悉 "。

他让三个人饰演了不同年龄的同一个角色。于是,我就去看了类似的作品,并且在想," 哪些东西对我而言是有用的?哪些是没用的?" 然后我发现,对我而言,他们的相似度非常重要,于是这就成了一个重要的任务。

至于那些男孩,有的已经在商业或者电视行业工作了六七年,还有一个孩子是我们直接从巴尔的摩一所学校的戏剧演出里选出来的,我看到的他的第一份录像就是他妈妈在观众席拍摄的,画面都是抖的。

这个孩子就是安萨特 · 布莱克,在片中饰演 Kevin Richardson,他非常出色。我觉得他很有意思,我的选角导演 Aisha Coley 跟他们说," 行,你们继续录,然后读一下这段台词。" 他们问," 继续录?什么叫继续录?" 也就是说,他们丝毫没有试镜的经验。

所以,主演当中有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男孩,还有几个比较有经验的。但我们的试镜是在世界范围内所有英语国家展开的,这可以说是整个拍摄过程当中最难的部分。你说的没错。

Mtime:你为什么觉得必须要把这部剧的名字从《中央公园五人帮》改成《有色眼镜》?原来的片名对那些熟悉这个故事的人还是挺有标志性的。

阿娃 · 杜威内:我把名字从《中央公园五人帮》改成《有色眼镜》是因为 " 五人帮 " 的是纽约州,是市民、媒体给他们起的政治绰号,这样的绰号会让他们失去人格。唐纳德 · 特朗普在推特上还用过这个绰号,而且这样的名字并不能触及这个事件的核心。

我想要的片名,是可以让我们更加概念化地去思考这种非正义事件背后的原因的,而不是那个被人们说旧了的,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绰号。

Mtime:你有考虑或者设想过把这个故事放到院线上吗?因为,我个人觉得,跟不同的人一起观看这样的电影是很有意义的,自己在家看和大家一起看之间是有差异的。

阿娃 · 杜威内:我不知道,但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是因为根据我的经验,人们在看这种涉及到种族问题的电影时,会有自己的舒适区,他们不想去电影院看这种东西。他们会觉得不舒服。《第十三修正案》在电影院绝对播不好。

《塞尔玛》作为一部关于公民权的电影而言,表现还算不错,值得尊敬。但我觉得,如果观众能在自己想看的时候直接点击一下播放键,那么观众人数会更多,他们不用去考虑," 好,我是白人,我想看这部电影。

这是对白人至上主义的控诉了吧?但也许人们会觉得我是这样想的,或者…… " 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你可以自己在家看,你有自己的时间,也有私密性。在大银幕上看到真正的文化创伤也可能会让黑人感到不舒服。

你知道,有些时候你是不想哭的,有些时候你不想在公众场合,在人很多的环境下感到失落。涉及到种族问题的这种话题是有私密性的,而且我发现,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更多人会告诉我,他们愿意在家跟家人和朋友一起看这种电影。

这样的空间让他们即便看到了令人不舒服的东西还依然能觉得自在,并且能体会到非常个人化的感受。我们也举行过一些媒体看片会,把四集连续播放出来,还挺震撼的。

你能看到画面投射在大银幕上,作为导演,我会觉得," 这片子看起来不错啊!"(大笑)但关键在于,我是更希望人们在手机上看这部作品?还是希望没人看?这样的故事是我想要传达给观众的。

我得接受,所有人都要接受观众现在的状态,不要逼着他们去他们不想去的地方——尤其是这种东西,我希望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如果我看见一个孩子用手机看这部剧,我会被水呛到。

实际上,昨晚我在从纽约飞来的飞机上,有人在看《时间的皱折》,我在这部电影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她在用小屏幕看。我对她说," 你要不要拉下遮光帘?这样就不会晃眼了。"

她说,"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大笑)我接着说,"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把遮光帘拉下来吧。因为你都看不清奥普拉的妆容了。就让我帮你拉上吧。"(大笑)

Mtime:最后,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五个男人在很多年之后终于走出了这个困境,后来他们也恢复得不错, 这种状况可以说是几近奇迹了。

阿娃 · 杜威内:我觉得不是接近奇迹,这就是奇迹。我认为这五个黑色、棕色人种的男人能从年轻时的创伤中走出来,很大程度上说明了黑色、棕色人种作为一个文化群体,是可以克服困境的。

当你回顾奴隶制,或者看到现在我们身边依然存在的系统性偏袒,你会发现在这样的状况下依然有欢乐,有胜利,有文化传承。

有非常美味的食物,有音乐舞蹈,在深深的痛苦中产生出了艺术。我觉得这几个男孩代表了他们的社区和文化。

不管你把这部作品当成电影还是电视剧,你都能从中看到新闻里没出现过的,他们身上的另一面。他们被称为 " 狼群 "、" 罪犯 "、" 禽兽 "。但他们不过是有梦想,有家人,有回忆,有心声的几个男孩而已。

他们不是禽兽——他们是遭遇不公正待遇的人。所以,这部剧的目的就是展现他们本身就是奇迹,让大家知道,像他们一样经历痛苦的那些人也都是奇迹。

以上内容由"Mtime电影资讯"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Mtime时光网

Mtime时光网

让电影遇见生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