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个工程,保障了香港 50 多年的供水

上观新闻 10-22

" 此前并不知香港的饮用水从哪里来,今天才了解到原来是这么宏大的工程保障了香港 50 多年的供水 ",日前,一名香港青少年在参观了东深供水工程纪念园之后有感而发。

如果不是参加 " 共建大湾区 共筑中国梦 "2019 年香港青少年来莞文化交流活动,这位青年恐怕还是和他的绝对多数香港同龄人一样饮水不知源。50 多年时光荏苒,粤港供水情从未中断。让我们回到历史,钩沉东深工程的那些暖心的记忆。

香港渴了

香港老人曾先生回忆起 1963 年香港百年一遇的大旱,依然历历在目,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许多香港青少年对东深供水工程印象深刻。一位学生说,

东深供水工程是以向香港供水为主要目标 , 同时担负深圳市和东莞沿线乡镇原水供应的跨流域大型引水工程。建成运行 50 多年来,东深供水工程累计供水量达 500 多亿立方米,其中,对香港供水量占香港淡水总量约 70~80%,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生命水、政治水、经济水」。香港同胞们分批进入东深供水工程纪念园及金湖泵站参观。粤海水务的工作人员向同学们详细介绍了工程的概况、建设难点及运营管理情况。港水塘存水仅够 43 天,港英政府宣布限制用水,每隔 4 天供水一次,每次 4 小时。

" 香港许多人家都买大水桶用来装水,那个时候普通文职人员每月人工一百多港元,一个大水桶就要几十块,但却卖得很好。" 曾先生回忆说。

1963 年,香港每 4 日供水 4 小时实施期间,找寻水源是妇女们日常生活的重责,挑水的行列亦以女性为主。

香港渴了,怎么办?他们向内地寻求帮助,内地在很困难的情况下,向香港供水。1965 年香港缺水情况得到改变——当年 3 月建成的东深供水工程开始正式向香港供水。当年,东深供水工程就向香港供水 150 亿加仑 ( 折合 6820 万立方米 ) 。

一泓东江水,联通粤港血脉,从未间断。供水,是香港与内地关系的一个缩影。

有这样一种历史逻辑:随着香港发展,需要内地供水,内地不断增加供水,尽全力保证。当然,内地的水源,成为香港腾飞的坚强后盾。

目前,东深工程北起东江、南到深圳河,输水线路全长 68 公里,由 4 座泵站逐级把水位提升 46 米后,输入深圳水库,用输水管道送往香港。

深圳水库

50 多年来,内地的水一路向南奔腾,从不间断。截至 2019 年 6 月底,东深供水工程累计对香港供水 255 亿立方米,水量超过 1800 个西湖,从最初的每年对港供水 0.68 亿立方米上升到目前 8.2 亿立方米左右,保障了香港 75% 以上的用水需求。

内地水源 50 多年持之以恒地南流,绝非朝夕之功,背后有许多故事。最近,关于香港供水问题备受关注,咱们聊一聊内地向香港供水的简史。

纾困:内地驰援,终结香港严重缺水

香港是一座被水包围的城市,但依旧缺水,年均降雨量 2200 毫米左右,由于河流和地下水稀少,加之降雨时空分布又极为不均,80% 的降雨量集中在夏季。历史上的香港,每遇大旱,水荒必至。

二战之后,香港迎来了快速发展时期,人口从 1941 年的 160 万人,发展到 1961 年的 300 多万人口,加之香港出口贸易发展,对水的需求越来越大。

对于香港缺水问题,内地一向极为重视,毫不吝啬出手支持解决。1959 年 9 月,为了协助解决香港用水困难,广东省人民委员会批准宝安县兴建深圳水库。

宝安县 2 万多名群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团的兵力参加建设。1960 年,宝安县政府同港英当局签订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协议。每年,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 2275 万立方米(50 亿英加仑),收费标准每千英加仑收人民币 1 角钱。

1962 年秋至 1963 年初夏,香港发生严重水荒,港英当局向广东省地方政府提出供水请求,后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决定修建东深工程。为此,周总理来到广东听取了相关汇报。

曹应旺:《周恩来与治水》

内地加大对香港的供水力度。1964 年 4 月,广东地方政府与港英当局签订《关于从东江取水给香港、九龙的协议》,其中规定:东江—深圳供水工程,于 1965 年 3 月 1 日开始由深圳文锦渡附近供水站供给香港、九龙淡水;每年供水量定为 6820 万立方米(折合 150 亿英加仑),水费标准每一立方米人民币一角。

迢迢东江水,浓浓粤港情。其实,水费远低于成本,只是象征性地收水费,内地保障了 " 民生水 " 的供应。内地承担了工程的全部费用,加上输水要靠水泵逐级提水,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彼时,工程线路全长 83 公里,取水于珠江三大支流之一的东江,通过拦河筑坝和建立大型抽水机站,逐步提升水位改东江支流石马河由北向南倒流入雁田水库,再通过人工渠道导入深圳水库,最后通过坝下输水管供水给香港。全程由 6 座拦河坝、8 级抽水机站、2 宗调节水库和 16 公里人工河道组成。

" 要高山低头、令河水倒流 " 是东深供水工程建设者的口号

此时,内地并不富裕,国家刚遭受自然灾害,在经济困难时期,1 万多人投入东深供水工程建设,历时一年后建成,终结了香港严重缺水的历史。

东江之水伴随着香港经济腾飞,一跃成为亚洲 " 四小龙 " 之一," 东方之珠 " 闪耀世界。

查阅资料发现,广州动员了知识青年,东莞、宝安、惠阳动员了农民,全国 14 个省、市及广东省近百家工厂赶制各种机电设备。期间,他们克服多次台风暴雨的困难,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了包括 240 万立方米土石方和 10 万立方米混凝土与钢筋混凝土的工程。

供水工程引起很大的反响。1965 年 2 月,广东省在东莞塘头厦举行 " 东江—深圳供水灌溉工程落成典礼 ",港九工会联合会及香港中华总商会向大会赠送了两面 " 引水思源,心怀祖国 " 和 " 江水倒流,高山低首;恩波远泽,万众倾心 " 的锦旗。

当年 3 月 1 日,东江—深圳供水工程按供水协议向香港供水。在 1974 年至 2003 年间,先后对工程进行了三次扩建和一次全面改造。

东深供水工程示意图

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1979 年香港人口增加到 492 万多人,生产总值达到 1070 亿港元。港英当局虽然采取了增建贮水塘,建造海水淡化厂等措施,但海水淡化成本比东深供水费高 6 倍,水源仍不足。内地进行了二期扩建工程,对香港供水能力达到初期工程的 9 倍,助力香港经济进一步繁荣。

有了稳定供应的东江水后,1982 年 6 月 1 日,香港政府解除了长达 60 年的限制用水法例,实现 24 小时供水。

牺牲:倾尽全力保证水质,内地甚至放弃发展机会

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东深工程已经开始注重环境保护。此时,内地经济快速发展,为了向香港供水,内地在环境保护上付出了不小代价。还在广东省两个部门之间引发了争论。

有环保部门认为,把防治费用都推给乡镇自己负责,这样会加深沿线群众与东深工程的矛盾。水利部门认为,应按 " 谁污染、谁治理 "" 谁造成污染、谁承担责任 " 的政策来办。好在,环保成为共识,防治污染问题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1994 年 11 月,东深供水局协同有关部门清理拆除深圳水源保护区内污染源。广东省政府在 20 世纪 90 年代水质污染严重的情况下,先后颁布了《广东省东江水系水质保护条例》《东深供水工程饮用水源水质保护规定》《广东省东江水系水质保护经费使用管理办法》。

东江上游河源、惠州两市封山育林,实行水源生态涵养

一个省对一个工程颁布这么多的专用法规,力度之大,这在全国是没有先例的。

香港回归后,在 " 一国两制 " 框架下,为提高向香港供水水质,提供了便利。

东深工程再次改造,实现 " 清污分流 "。2000 年 ~2003 年,广东省政府决定对东深供水工程建设专用输水系统,与前三次扩建不同,这一次为了改善水质。

供水沿线,保护水质与发展经济不可避免产生矛盾。

内地并没有只算 " 经济账 ":广东省划定了供水水源地保护区,并部署东江上游河源、惠州两市封山造林,实行水源生态涵养。源头的河源、东江流域的惠州和东莞等市更是主动放弃了不少发展经济的机会,作出了巨大牺牲。

水质监测取样

很多人不知道,对于广东省而言,水资源并不富余,甚至也缺水:80% 的降雨量集中在汛期 4 月 ~10 月,大部分雨水以洪水的形式流入大海,成为难以利用的水资源;11 月至下一年 3 月是枯水期,降雨量很少,用水紧张,成为制约广东经济社会发展的因素之一。

有人说,如今供港水费贵了。对此,作者并不认同。

其实,深圳及东莞为建设东深供水工程亦付出了巨大的土地资源,而这些土地价值并没有完全反映在东深供水成本里面,更没有单独收费。单是深圳水库占地已达七十平方公里(包括集水区和不允许开发的保护区)。

为香港供水,内地丝毫不敢放松,专门设有深圳市公安局东深分局和武警专为供水工程驻守。与此同时,广东在东江流域率先建成全国首个水质水量双监控系统,对水资源实施精细化的管理、调度和保护。

以河源一地为例,为了保护东深供水工程水源新丰江水库,河源放弃修建库区公路,而是采取投资更大、耗时更长的移民措施,以防止 " 路通林毁水污染 "。

近年来,河源已拒绝了 500 多个可能产生污染的工业项目,放弃了累计超过 600 亿元的投资额。

东江流域面积占河源市全市面积的 88%,河源各级党委政府实现环保 " 一票否决 " 制度,所有重大决策都以环保优先。从 2013 年起至 2015 年,累计投入了 23 亿元用于水资源保护。

沿线各地建成上百座污水处理厂河截排工程,图为广东河源城南污水处理厂

目前,东江流域水源保护区范围已达 2800 平方公里,其中又建立了深圳水库水源地、东莞—深圳—惠州东江水源地等水源保护区,形成了三个圈层的水源保护结构,一层比一层严格。保护区内实行最严格的环保准入,严禁任何污染项目进入,连轻微污染的项目都不准进入。

有识之士认为,香港的发展离不开内地的支持,甚至不惜以牺牲内地的发展,来支持香港。其中原因是什么?很简单,我们是一家人。

合作:没有 " 居高临下 ",想方设法寻找新水源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内地供水支持香港发展,但内地并没有因此 " 居高临下 ",反而与香港形成融洽的合作氛围,达成一系列合作机制。归根到底,同饮一江水,这是一家人的情谊。

正如香港水务署前副署长吴孟东所言,这么多年来,我们同广东省都是有互相尊重的合作精神,所以过往的历史中,讨论都是在很融洽的气氛里。

——对港供水,广东与香港建立起频繁的交流制度,比如粤港供水工作会议、粤港供水运行管理技术合作小组会议、东江水质保护专题小组会议,保障了粤港供水在机制上从上到下的良好运作。

——由香港水务署集合各界人士组成的香港水资源咨询委员会每年会来广东考察一次;每年都有香港学生组织参观供水工程,一年达 100 多次,每次人数最多达 200 多人。

2015 年,时任香港发展局局长陈茂波表示:" 时至今日,东江水仍占香港每年淡水用量 7~8 成,为香港供水带来重要保障。"

2015 年 5 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联合举行 " 东江水供港 50 周年纪念仪式 "

有人认为新加坡向马来西亚购买原水的价格比较便宜,不过新加坡跟香港两者的供水安排,陈茂波认为不能作过于简单的比较。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是在 1962 年签订供水协议,为期 99 年,其间新加坡除了需要向马来西亚支付固定水价外,还需要就原水抽取设施所使用的土地,向马来西亚支付租金,同时须将部分经处理的食水,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再卖给马来西亚。

陈茂波还指出,在考虑到近年气候变化和旱情的风险后,认为采用 " 统包总额 " 是一个更审慎和保险的供水安排。如果采用 " 按量付费 " 方式,粤方将难以保证香港可获得所需的供水量。" 统包总额 " 订下的供水上限,目标是让香港即使在百年一遇的极旱情况下,仍能维持全日供水。过去 10 年香港的实际取水量,占协议供水上限逾 8 成半,其中在 2011 年更几乎用尽供水量上限。

在向香港供水过程中,东江水并非没有危机。2004 年 9 月至 2005 年 5 月,珠江三角洲出现了 50 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和 20 年来最严重的咸潮。东江流域遇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二次特枯水年。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内地对港供水的规模也得到了优先保障。

与其说,这是契约精神,不如说是一家人的无私奉献。

东深供水改造工程纪念广场

数据显示,东江的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已达 38.3%,逼近国际公认的 40% 警戒线。

东江年均径流总量为 257 亿立方米,而水质良好的西江年均径流量达 2215 亿立方米,几乎是东江水量的 10 倍。而西江开发利用率只有 1.3%。

怎么办?西江水是香港新的水源。

历经近十年统筹谋划、科学论证,国家水利部和广东省委省政府决定兴建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工程,引入水资源丰富的西江水,为珠三角东部区域经济的发展注入新的源泉。该工程年平均引水量为 17.87 亿立方米,年供水量为 17.08 亿立方米。

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大会现场

工程建成后,将与东深供水工程等联动调控,形成东江、西江水资源统一调配的供水格局,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带的全面崛起和长期发展提供水资源的万全保障。

2019 年 5 月 6 日,这项重大水利工程进入全面开工、全线建设的新阶段。

迢迢东江水,浓浓粤港情。

历经岁月,被誉为 " 生命水、政治水、经济水 " 的东深水早已渗入香港的每一寸土地,这个跨世纪的工程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迎来了它的新篇章,而粤港两地民众在这一泓清碧的流淌中,早已血脉相融。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光明日报 文字编辑:房颖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曹立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