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陈洋:德仁天皇单独首访中国的可能性有多大

观察者网 10-22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作为日本德仁天皇登基最重要的仪式 " 即位礼正殿之仪 ",将于 10 月 22 日在东京的皇居内举行。根据日本政府公布的消息,届时将有近 200 个国家和国际机构代表出席,总数量将超过 1990 年明仁天皇的即位仪式。

结合目前各国发布的消息,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 美国交通运输部长赵小兰 , 韩国总理李洛渊 , 缅甸联邦共和国资政昂山素季以及英国查尔斯王子等将会出席。上半年 5 月 1 日,德仁天皇的即位仪式主要是对内,宣布平成时代结束,令和时代开启,而 22 日的即位仪式则主要是对外,向海外各国介绍新天皇德仁,开启令和时代的日本皇室外交。

一直以来,日本皇室大大小小的活动都会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这其中即位和退位仪式显然更为重要,所受的关注程度自然更高。然而,日本列岛近期遭遇超强台风的侵袭,造成数十人不幸遇难,许多地区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况,由此导致整个日本社会情绪低沉,对德仁的即位仪式不如上半年那样积极。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只是将德仁天皇夫妇的花车巡礼延后至 11 月,但仍坚持举行 " 即位礼正殿之仪 ",这不仅是简单地履行早已确定的日程安排,更是以此来给当下的日本社会带来些喜庆,缓解民众的低迷情绪,为整个社会冲冲喜。

日本东京,车队在为日本德仁天皇的即位之礼正殿仪式游行彩排(图片来自 IC photo )

与 1990 年明仁天皇的即位庆典不同,此次中国方面派出了更高级别代表出席,这受到了日本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笔者认为,中方此举既是对明仁天皇在位期间诸多贡献的致敬,也是基于当前不断改善向好的中日关系使然。

在明仁天皇的 " 即位礼正殿之仪 " 上,中方的代表是作为副总理的吴学谦,而这次的代表则是作为国家副主席,且还是 " 习近平主席特使 " 的王岐山前去参加。前后对此,中方出席代表的级别显然提升了。要知道,美国是日本的盟国,且安倍晋三自认与特朗普维持了良好的私人关系,但在副总统彭斯因故缺席的情况下,美方派出的代表级别并不算高,这或许是现在日美关系的一个真实写照。

明仁天皇在位的 30 年里,不论是对日本国内,还是对国际社会而言,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1989 年明仁即位后,便积极走访日本 47 个都道府县,与日本普通民众交流,了解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在日本遭遇重大自然灾害,如 1995 年阪神大地震、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后,明仁天皇夫妇均会在第一时间走访受灾地区,慰问受灾民众,这样的行为在昭和时代是极为少见的,由此也使得在普通民众心中树立起了明仁天皇与国民共进退的形象。

与此同时,明仁天皇积极反省侵略战争、维护和平宪法权威、拒绝参拜靖国神社、与日本右翼势力划清界限,特别是日本国内近年来右翼势力不时兴风作浪的情况下,明仁天皇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和积极的表态,往往起到了遏制的作用,这也获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此外,明仁天皇曾于 1992 年访问中国,并多次会见过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为推动中日关系的发展作出过积极贡献。因此,中方派更高级别代表出席德仁天皇的即位仪式,既是对德仁的祝贺,更是向明仁表达致敬,感谢他在倡导和平、维护客观历史以及推进中日关系发展方面做出的积极贡献。

相信很多读者都已经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频繁向中国示好,而中方派出高级别代表出席日本皇室活动,一方面是对安倍首相积极示好的回应,另一方面也是推动中日关系朝着积极向好的方向更进一步。

在国庆节前夕的 9 月 26 日,安倍晋三专门录制视频,代表日本政府和人民祝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70 周年。接着是 10 月 4 日,安倍晋三在秋季临时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强调要开辟日中新时代,将两国关系推向新阶段,并扩大日中两国经济、青少年等所有层面的交流。10 月 9 日,安倍首相在参议院会议上再次强调," 决心扩大所有层面的交流,把日中关系推上新台阶,开创日中新时代。"10 月 14 日,同样在参议院会议上,安倍首相又一次表达对推进日中关系进入新时代的决心。

日本首相在每次国会召开之际,都会发表施政演说。尽管施政演说的内容往往是概括式的,并不十分具体,但它却能反映出未来一段时期内日本政府内政和外交政策的总体基调。安倍晋三在国会施政演说中,就发展中日关系表达了积极意向,并此后连续两次进行强调,这既反映出今后安倍政权对华政策的总体走向,又表明了安倍晋三个人对于改善发展中日关系的重视程度。

实际上,自去年至今,中日关系不断改善,特别是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两国开始朝着更深层次推进。8 月 10 日,中日战略对话会时隔 7 年重启,这不仅有助于增进两国之间的政治互信,也有助于减少彼此间不必要的战略消耗。10 月 10 日,中国海军 " 太原号 " 导弹驱逐舰抵达日本横须贺港。这是中国海军舰艇时隔 10 年再次访日,也是首次赴日参加海上阅舰式。防务关系与经济关系均是国与国外交关系的重要组成,但深化防务关系的门槛显然要更高一些,毕竟这首先需要两国有稳定友好的关系基础。如今,中日两国开始推动防务关系的发展,这说明两国稳定友好的关系基础已然形成,而在此时派出高级别代表出席日本皇室活动,不仅能够为接下来中日关系的深化发展起到承上启下的促进作用,而且也能为明年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伴随着德仁天皇的 " 即位礼正殿之仪 " 的举行,标志着令和时代的皇室外交已然启动,接下来,德仁天皇会单独首访哪个国家无疑最受关注与期待。目前来看,德仁天皇首先对中国进行单独访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1989 年明仁天皇即位后,他的首次海外访问并没有选择单一的对象国,而是对东南亚三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进行联合访问。此后,明仁天皇与美智子皇后于 1992 年,也就是中日邦交正常化 20 周年之际,对中国进行了访问。这次访问是日本天皇对中国的第一次访问,也是明仁天皇首次对某一个国家进行正式访问(明仁天皇直到 1994 年才访问美国)。

参考明仁天皇的先例,笔者认为德仁天皇将中国作为受访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且很有可能是在 2022 年中日邦交正常化 50 周年之际来华访问。一来,在中日邦交正常化整数年访问,可以说是延续了明仁天皇的先例;二来,德仁即位后,会见的首位外国政治家其实不是特朗普,而是时任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这或多或少反映出他对中日关系的注重;三来,时下中日关系改善势头良好,且中国和日本,特别是日本方面对维护发展中日关系尤为重视,这至少意味着未来三五年内,在不出现特别重大事件的情况下,中日关系总体上会保持稳定向好的发展势头,这正是德仁天皇访华最主要的客观环境。

日本天皇即位后见的首位外国要人,是即将离任的中国驻日大使(图片来自 FNN 视频截图)

最后,希望德仁天皇能够延续其父亲热爱和平的精神,希望日本令和时代的皇室外交能够继续为中日关系的发展贡献力量。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