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因为焦虑,我从三甲医院辞职,现在帮 996 人群缓解职场焦虑

钛媒体 10-22

图片来源 @unsplash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为毛晓琼,责编为子木,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以下为文章要点:

20 年前在三甲医院当医生,在医院里经常看到人性丑恶的一面。

这些 " 负能量 " 使我焦虑,睡不着觉,又无法排解,只好选择离开。

辞职后从事医械销售,自学心理学,考上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兼职从事职场焦虑心理疏导。

职场焦虑的感觉,就像一只被狼追赶的羊。心理咨询就是送上一碗有营养的 " 心灵鸡汤 "。

不久前发布的《2019 年职场人健康力报告》显示,心理疾病在职场白领中已高居第三位,仅次于颈椎、腰椎问题和内分泌失调。此外,有四分之三的白领不同程度地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状况不佳,其中有接近 80% 的人感到焦虑。

八点健闻近日访问了一名资深心理咨询师,他曾经深受职场焦虑的困扰,如今却成了缓解他人情绪的灵魂按摩师。本文根据采访对象口述整理写作而成。

△受访的心理咨询师

曾被瘾君子拿刀威胁,只为开一支杜冷丁

严格地说,我并不是一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我的本职工作是在一家医疗器械外企做销售主管。2008 年,因为个人兴趣和职业需要,我在工作之余报了心理学的班,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于是,就在周末兼职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客户大多是朋友介绍的,很少收费。但我有一个原则,只接手有职场焦虑的案主。

之所以热衷于职场人士的心理辅导,是与自己的经历有关。因为我也曾经是一名潜在的职场焦虑症患者,一度非常严重。

职场焦虑的重灾区有两个,一个是提倡 "996" 文化的互联网公司,另一个就是整天与病人打交道的医院。

20 年前,我是一名三甲医院的心内科医生。3 年里,我几乎每天都很焦虑,严重的时候,整夜睡不着觉。那时候,医生值夜班是可以睡觉的。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以为自己睡着了。但护士走到门口,还没有敲门,我就马上坐起来,因为我听到她的脚步声。

2000 年前后,中国的医生确实不那么好当,除了日常的看病、手术,还要花大量时间与病人家属打交道,言辞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激化矛盾。我记得很清楚,医院急诊室的玻璃窗从来没有好过一个星期。每次都是被打破了,修好。没过几天,又被打破了。那时候医闹事件也很多,医生每天上班都是提心吊胆,挨骂是家常便饭,就怕挨打。

我曾经遇到过一件很极端的事。一天晚上,我在值夜班,突然脖子一凉,有个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医生,帮我开一支杜冷丁,给你 100 块钱。不开,我这把刀子就捅进去。" 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这是撞上吸毒的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义正辞严地跟他说,第一,我没有处方权,没法给你开(其实是有的);第二,即便我有,也不会给你开,你快走吧。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在医院里吹嘘了很久,自鸣得意,现在想想有点后怕。

在医院里,经常能看到人性丑恶的一面。我们曾经收治了一个消化道出血的患者,身无分文。终于联系到了他的家属,但都不愿意认他。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们还是给他医治。后来,领导就派我去追账。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到了他的老家,见了他的家人,才知道这个患者有多坏。

他和弟弟一起去外地打工,到年底发了工资,两个人一起坐火车回来。结果他偷了弟弟所有的钱,导致弟弟一个人沿着铁轨走了 300 多公里才回家。这样的人,家里人怎么会愿意认他。没办法,医院只能认了这笔账。他的病已经治好了,但是赖着不肯出院,因为在医院有吃有住,我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医院工作的 3 年,我经常接触到这样的 " 负能量 "。从心底来说,我对医生这个职业是有感情的。如果焦虑仅仅是单纯的医疗问题,我相信能克服。但各方面的压力都转嫁到医护人员身上,就出现焦虑,睡不着觉,又无法排解,怎么办?我选择了辞职。

△医生压力来源统计(图片来自医脉通)

也是机缘巧合,我在网上做了一次职业兴趣测试,一个国外的网站,一共三份问卷。最后的分析结果告诉我,适合我的职业方向有两个,一个是继续当医生,急诊科医生。第二个是做销售,最好是和医药行业相关。我当时一想到医院急诊室玻璃窗损坏的频率,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销售这个方向。

说来也神奇,我在销售这个岗位上干得很顺利,本来就愿意与人打交道,再加上有三甲医院医生的背景,客户都信任我,所以业绩出得很快,自然也不太有焦虑感。很快,公司就给我升职加薪,没几年就做到了大区的销售主管。

就在这个时候,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职业选择,发现心理分析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于是,我做出了人生中第二个重要的决定,系统学习心理学,并且成功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兼职从事职场焦虑的心理疏导。

职场焦虑的感觉,就像一只被狼追赶的羊

职场焦虑是怎样产生的?

在谈论这个话题前,首先搞明白职场焦虑到底是什么。焦虑其实是一种特别普遍的心理状态,它是动物面对压力时非常基础的一个情绪反射。通俗地说,就是当动物遇到危险时,它需要快速做出一个 " 打 " 或者 " 逃 " 的决定,而不管是 " 打 " 还是 " 逃 ",身体都要做一个准备,肾上腺素分泌,肌肉群紧张,心跳快了,血压高了。一般情况下,这种状态会持续几个小时,甚至更长。

如果通过身体调动,危险最终解除了,它就会慢慢恢复正常。如果危险始终都在,那这个动物就会长期处于一种紧张状态,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焦虑。你可以想象一只被狼追赶的羊,如果它跑了几个小时都没能摆脱狼,那它一定非常焦虑了。

对于人类来说也一样。随着社会组织的复杂化,现代人要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多元,也越来越难彻底解决。所以,也就越来越容易产生焦虑,就像我当初在医院的 3 年经历。

职场是现代人压力的最大来源,焦虑的人群很大。我曾经看过一个统计,93.4% 的职场人士认为自己的负面情绪来自于工作,远超家庭、情感的困扰。根据临床判定,如果焦虑情绪持续出现 6 个月,就够得上焦虑症的诊断标准。在焦虑症人群中,大约 2% 的患者出现过自杀行为。另一个更惊人的数据是,在所有有自我伤害行为的人群里,近 60% 曾被诊断患上焦虑症。

正因为如此,如何把焦虑控制在萌芽状态就显得极为重要。这几年,我接触过上百个案主,绝大多数都能通过心理疏导的方式改善心境。通过他们,我也大致归纳出了职场焦虑产生的原因,我们可以自我对照,对症下药。

从大的层面来说,引发职场焦虑有内因和外因两大类。内因比较玄乎,和每个人的家庭环境、成长经历等因素有关,我们暂且不论。

从外因来看,一般有三个。

一是对工作本身没有兴趣,时间长了产生职业倦怠,我早年的经历就属于这种。从现在很多统计数据来看,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我看到过一个调查,中国人在选择职业的时候,最先考虑收入和社会地位,兴趣排到很后面。这或许有现实因素,但我们通过大量的案例来分析,把职业和兴趣链接起来之后,能够明显改善职场焦虑。

二是工作任务重,考核压力大。我曾经遇到过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位从业者,她是人事部门的 HR。他们公司有一个很残酷的考核机制,每个月必须有 2% 的末位淘汰,如果达不到,HR 自己走人。在这样的公司,我们会看到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这里的员工会间歇性地产生焦虑,一般集中在月末或者季末的考核结算期。尽管焦虑感很重,因为有间续,反而不容易演变成焦虑症。

第三就是职场人际关系的处理,这个原因发生的概率最高。我们做过一个社会调查,发了大概 700 多张问卷,问你是愿意加薪,还是老板对你好一点。结果 74% 的人说希望老板态度更和善一点。这还只是针对老板,还有更多的人际矛盾,发生在同事之间。所以,在缓解职场焦虑中,改善工作氛围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心理咨询就是 " 灵魂马杀鸡 "

说了那么多,很遗憾地告诉你,刚才说的这三条外因,全都不在心理疏导能够解决的范围。因为我们既不能要求国家提高社会福利保障水平,让所有人可以凭借兴趣择业;我们也没法跟企业老板说,你应该把考核指标降一降;我们更不可能化解你和同事间的所有矛盾。

心理疏导,改变的是内因。

我遇到过一个 80 后的同行,也是做销售的。他在一家国企做了 7 年,已经算是一个小中层。但国企的情况大家都知道,领导比较保守,升迁都是论资排辈,个人很难凭能力跳出来。

两年前,他做了一个决定,主动跳槽,去了一家名气很大的互联网企业。因为人家不认国企的资历,他其实是降薪去的。家里老婆当然很反对啊,闹脾气,这是他的一个压力源。

他干的依然是销售,但被分配到一个并不熟悉的产品线和一个并不太好的区域。头几个月,业绩显然不好。但互联网企业有明确的目标考核,每次工作会议,他都是那个被批评的人。从原来单位里的骨干,到现在面临淘汰,面子上挂不住,这是他第二个压力源。

半年以后,企业要对他做一个评估。按照当时的业绩,是要被劝退的。他自己也几乎放弃了,连续一周没去上班,单位电话也不敢接,整个人接近崩溃。这是第三个压力源,也是最难克服的。

后来我是这么对他进行疏导的。首先是心情放松,放空大脑,引导他连续做几次深呼吸,把焦虑情绪先抛掉,创造一个理性思考的环境。这种方法非常管用,大家有空的时候可以自己尝试一下。

然后引导他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和面临的问题。在这种舒缓的状态下,当事人自己会有很多办法。这个案主的能力和背景都很不错,不然也不会有勇气从国企里跳出来。只是当他被焦虑包裹的时候,成了情绪的奴隶。后来,他自己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去跟领导谈,换一个部门。

这个决定最后帮到他了。听说他后来很快就被提拔了,现在发展得很好。

从这个案例里,你会发现,心理咨询并不是告诉案主该怎么做。相反,我们行业有一条潜规则,就是不能替案主做决定。像我们这种针对职场焦虑的心理疏导,核心是让案主放松,短暂地抛掉焦虑情绪,进行理性思考。所以,也有人把我们的工作叫做 " 灵魂马杀鸡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贴切的说法,人只有在放松的时候才能做出最合理的决定,我们的心灵太需要放松了。

这是一碗有营养的心灵鸡汤

听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说,哦,我明白了,心理学不就是灌心灵鸡汤吗!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确实有点像。但在心理学的圈子里,我们更愿意把他叫做 ABC 理论。

这是美国临床心理学家埃利斯在上个世纪 50 年代提出的一套理论。埃利斯认为,任何的激发事件 A(activating event),都是通过人的信念 B(belief),产生行为后果 C(consequence)。这套理论放到职场焦虑的语境下就是说,任何压力事件都不会直接引起焦虑,引起焦虑的是人对这些事件的看法。

而我们要改变的,就是 B。

从我的经验来看,改变职场焦虑的 B,关键在于打破对自己的设定。我接触过很多案主,他们自己分析得出某个解决方案的时候,经常会跟着说一句,我怎么能这样做呢?肯定不行啊。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反问他一句,为什么不行呢?

我曾经碰到一个案主,她是公司的财务总监,算是跟着老板起家的元老,收入不菲。按理说,这样的职场角色不太会有焦虑感。但她告诉我,她每天走进公司,就有一种走进战场的感觉。

原因是她的一个下属,是老板的亲戚,走关系进来的,业务能力不强,工作经常犯错。对于财务来说,犯一个小数点的错误,就够开除的了。但因为与老板的这一层关系,她动不了这个下属。所以,每次这个下属犯了错,她都会狠狠地教训一顿出气。而这个下属也不是省油的灯,仗着老板的关系,会在办公室与她对骂。

在这种对立的关系下,她会刻意地去挑这个下属的刺。挑得多了,下属反而更加不在乎,导致她在部门里威信全无。更可怕的是,因为工作上的挫败感,她在家里变得攻击性很强,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一团糟,丈夫经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儿子也变着法子躲着她。

后来,我们通过平复她的情绪,引导她想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辞职,按她的资历,完全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她马上否定了,因为放不下这里的职位和报酬。二是如果下属再犯错,直接交由老板处置。但很快,她又说不行。她觉得这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丢给老板就显得自己能力不足。

这就是典型的自己给自己设限。给自己设的限制越多,能做的选择就越少。到最后,她只有一种选择——和下属 " 硬扛 ",这是她的困境所在。幸运的是,通过我们的引导,她最终找到了更好的方法,调整了这个下属的职位和汇报线路,减少了双方直接冲突的机会,改善了工作状态,也缓解了焦虑。

多数职场人都对自己有过这样的要求:必须高质量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必须每个月赚够多少钱,必须和同事保持多么融洽的关系,必须在几年之内获得升迁。

我的建议是,找个时间安静下来,问问自己:这些必须,有多少是真的必须的。想明白这些,不光能缓解职场焦虑,人也会变得非常有力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